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紫苏诡鬼小女佣 第十章

诡鬼小女佣 第十章

作者:紫苏书名:诡鬼小女佣类别:言情小说
    【第十章】

    鱼儿上钩了。

    施亦纶嘴角带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气定神闲的任由温舞琳怒气冲冲地将他拉出茶楼。她带着熊熊燃烧的怒火走过八条街,闯过一连串的红灯,吓傻了一堆紧急煞车的驾驶人。

    直到她愤怒的步伐走进一处熟悉的住宅区,他才不疾不徐地下令,“左转。”

    “你闭嘴,不要跟我说话!”温舞琳回头朝他一吼,脚步却下意识地听从他的指示。

    “右转。”

    “知道啦!”她又回头朝他大吼,根本丝毫未注意到自己已踏入他的地盘——他住处楼下的大门。

    “走进去。”

    “不用你讲!”她都快气疯了,这家伙怎还不会看她脸色,一直命令她往左往右?

    “进电梯。”

    “不要命令我!”她又朝他吼了声。

    “是。”施亦纶的嘴角微微扯起得意的笑,抬手按下楼层按钮。

    电梯很快的在指定的楼层停下,接下来,未等温舞琳有任何反应,施亦纶已迅速搂着她的手臂将她架进他家里。

    直到温舞琳站在一间打扫得窗明几净一尘不染的豪宅内,才拧起秀眉瞪着这些熟悉的家具摆饰。

    “这里是……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看来这丫头已经被自己的醋意淹没了,居然丝毫没有注意到她已经被他拐回他家。

    “把高跟鞋脱掉吧,走了八条街,脚不酸吗?”他换下鞋子,走进客厅。

    温舞琳一脸茫然,她是何时跟着施亦纶来到他家的?

    “不要跟我说你气疯了,忘了这里是哪里。”施亦纶吁口气,脱下外套,伤脑筋地睨着她。

    “你为什么把我掳到你家来,是何居心!”她站在玄关,紧握双拳朝他愤怒地大吼。

    他一愣,挑起浓眉,这丫头颠倒是非喔。

    “你确定是我把你掳到我家来的?”

    “要不是你,为什么我现在会在这里?”

    “你需要我去调阅茶楼的监视录影带,来让你看看当时是谁拉着谁冲出茶楼的吗?”

    望着他深幽的眼,几乎被怒火焚毁的记忆开始在温舞琳的脑海里零星的拼凑。

    她依稀记得,她拉着施亦纶怒气冲冲地在马路上横冲直撞,当他开口命令,她还朝他大吼,怎么会就这样吼到他家来了呢?

    立时,她猛烈地倒吸口气,神经顿时抽紧,喔,要命,她疯了不成?怎么会把他这么大一个人从茶楼掳走!

    很好,从她的表情看来,她的记忆已逐渐恢复,施亦纶满意地看着她惊慌的脸。

    “需要我那么做吗?”

    “不用了,我的记忆力很好!”

    “刚刚那位小姐是客户的女儿,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那关我什么事啊!”温舞琳脱下脚下那双三寸高跟鞋,光着脚丫走进客厅。

    哇咧。这下糗大了,不过,想到他在茶楼与那个女人有说有笑,她心头又是一阵无名火乱窜。

    “怎么会不关你的事,你必须对这种事很介意才行。”

    “我为什么一定要介意,我不过是你的女佣而已!”

    “你说什么?”施亦纶的黑眸中闪过一丝愤怒的光芒。

    他真是会被这个死脑筋的小女人气死,他每晚劳心劳力,填满她的空虚,三不五时送她个小礼物,当他是吃饱撑着啊,居然到现在还认为他不过是个变态主人!

    “女佣!我不过是个女佣,你这个主人在外面认识任何一位名嫒千金,都没有必要向我报告。”

    温舞琳经过他身旁时生气地推了他一把,要他让让,却反倒被他顺势扯进臂弯中。

    “等等,我有话问你。”施亦纶脸色微沉。

    他今晚非得扭转她这个错误的想法不可,如果没办法做到,明天一大早他就架着她回她家,向她父亲提亲!

    真是气死人了!

    “有话快问,我去喝口水就要回我自己的住处,拒绝加班,主人!”她恼火地抄起手中的小提包捶打他的胸膛。

    反正她在他眼中不过是个暖床的女佣而已!

    “不这么做,你不会老实回答的。”他完全不打算放开她。

    “你又要使什么诡计来诓我!”

    温舞琳愤怒地想摆脱他的箝制,可是紧搂住她的健壮臂膀就像是坚固的牢笼,让她怎么也挣脱不了。

    “小舞,你明白女佣与女友的差别在哪里吗?”他决定将她那颗死脑筋狠狠敲醒,省得哪天真的被她气死。

    “废话,当然!”她赏他一记白眼。

    “你说说看。”

    “说什么?字面上的意思你难道不懂吗?”

    这个花心男,已经有她了,居然还跟别的女人吃饭约会!现在还来问她有何不同,对,她就只是他打扫房子兼暖床的女佣,连情妇、床伴都称不上!

    好呕啊!为什么她会让自己面临这种窘境呢?受到委屈都还不能喊冤!

    温舞琳气他,更气自己。

    见状,施亦纶不由得摇头,哑然失笑。

    “笑什么,放开我啦!”

    他吁了口长气,“要我告诉你,女友与女佣最大的不同在哪里吗?”

    “你要说就说,我没兴趣跟你打哑谜!”她现在可是一把心火烧得正旺,没兴趣陪他施大律师猜灯谜。

    “用你这慧点的小脑袋想想,有什么事情是可以对女友做,却不能对女佣做的?”

    “我怎么知道啊!”

    “我问你,我可以对女友这么做吗?”施亦纶的薄唇覆上她噘起的红唇。

    “啊!”

    “可以吗?告诉我。”

    他缓缓地吞没她柔美的唇,灵动的唇齿轻轻摩挲着她娇艳的唇办,火热的灵舌略带霸气地撬开她的贝齿,轻轻挑动她口内的粉舌,与它嬉戏,细细品尝、汲取她的甘美。

    他带着魅惑的低沉嗓音仿佛催眠的咒语,不断蛊惑着她,让她顺从的听命于他,忘了反抗。

    “不行。”温舞琳忍不住娇吟出声。

    这个吻没有丝毫强行掠夺之意,但带着甜蜜软热的铺魂诱惑,迷惑了她的理智,让她全身酥软,完全陶醉于其中。

    “我可以对女友进行色诱,对女佣可以吗?”

    “不行。”她抑不住地仰颈承受他的热情。

    听见他这么说,温舞琳终于恍然大悟。

    “回答我,我可以跟女佣大刺刺地在任何地方享受只有男女朋友可以享受的鱼水之欢吗?”

    “不行。”

    “那你说,你是我的什么人?”

    难道?温舞琳说不出话来,“告诉我,你是谁?”

    “是你的女友。”

    “记住,你是我施亦纶的女友,而不是女佣!”施亦纶嘴角勾起浅浅的笑,晶亮的双眸微敛,满意的欣赏着她娇软柔媚的模样和嫣红的脸。

    “可是,当初你为什么不直接逼我当你的女友?”

    “小傻瓜,那是因为当时我并没有信心可以将你留在我身边,只能改采这种迂回战术啊!”

    “那你……”话到嘴边,温舞琳仍说不出心底的顾虑和揣测。

    “傻瓜,我爱你啊!”

    万里无云的晴朗天气,凉风徐徐拂过,豪华的游艇上正举行着浪漫的婚礼。

    在新郎吻上新娘柔美的娇唇那一刻,妆点得浪漫梦幻的甲板上充斥着拉炮的声响,紧接着是酒杯轻碰声,接下来,穿着华衣美服的男女宾客们在舞池里翮翩起舞,女人的裙摆随着男人的长腿旋转,有如一朵朵色彩缤纷的花。

    才跳了两支舞,温舞琳便来到船头,身子轻倚着白色的船栏,迎着海风,眯眸欣赏着迷人的海景。

    “美丽的小姐,只有你一个人吗?不介意我与你一起共享这个顶级VIP位子吧?”

    随着调情的嗓音结束,她的身子被纳入一具健硕的胸膛中。

    “要帅哥才行喔!”

    “你不妨回头鉴定一下。”

    “呵呵呵,还算可以啦。”温舞琳扬起唇,将整个娇躯往后倾,让身后那带着淡淡酒气的男人呵护。

    两人的身子随着游艇的轻晃面摇摆,享受这无人打扰的时光。

    “你今天真美。”施亦纶轻吻着她纤细光luo的雪肩。

    已经够美的她今天更加明艳动人,一袭银灰色的细肩露背小礼服,搭着镶着水钻的银色高跟鞋,性感的白嫩玉足让她曼妙的身段显得娇媚诱人,扣人心弦。

    如此娇娆美丽的她,也难怪吸引船上所有男士的目光,让他恨不得能一直跟随在她身旁,赶走那些垂涎她的苍蝇。

    她是他一个人的,任何男人都不能分享她的美丽。

    “你今天也挺帅的,我相信除了我之外,还有很多女性宾客对你抱着浓厚的兴趣,更等着你过去邀舞呢!”温舞琳的眼中带着诱惑的调笑。

    “台湾女性真正会跳舞的没几个,我怕自己会被她们踩残了。”

    “你还真挑耶!”她伸出纤纤玉手扯了扯他颈子上的领结。

    “我很难找到棋逢敌手的舞伴,怎么可以随便更换,降低我的素质?”

    “你真是大言不惭。”温舞琳笑着替他调整好领结。

    “天地良心,我这是恭维你耶。”

    施亦纶低下头,以带着微微酒香的唇吮着她的唇办,顽皮地逗弄,两人的热情在唇舌间蔓延,勾动出欲望的火焰。

    “你身上酒味好浓。”她双手绕住他的颈子,抵着他的唇抱怨。

    “因为我被分派到我最讨厌的一项工作!我看荻曜霆那家伙根本是故意整我。”施亦纶忿忿地咬牙道。

    温舞琳一愣,吐了吐粉舌。

    姐夫一定是因为当初她误会他,才故意将这个仇报复在亦纶身上,不过,她可没有胆子向亦纶招认这件事。

    “你被奉命挡酒,那怎么会在这里?”

    “我抓到一个打手,所以就过来找你啰!”

    “打手?”

    “段誉桀。”施亦纶得意地咧嘴一笑。

    “啊?”

    “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时间浪费。”他漆黑的瞳眸染上一丝笑意。

    “什么事?”

    “方才新娘丢捧花的时候,你没有在现场吧?”

    “怎么?”

    “当时正好吹来一阵诡异的风。”

    “然后呢?”

    “就在那一瞬间,那束捧花正巧掉在我前面。”忽地,施亦纶不知从何处变出一束新娘捧花,塞进她手中。

    温舞琳惊喜地睁大眼,望着这束捧花。

    “习俗不是这样子的吗,谁接到新娘捧花,谁就是下一对结婚的新人,你觉得呢?”他有些尴尬地搔着头。

    “你这是向我求婚吗?”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去向未来的岳父提亲了?”

    “亦纶,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

    “我已经跟家人还有爷爷提过,这两天会带你回去与大家见面,我的家人都很好相处,你不用担心。”

    “我指的不是这些!”

    “你会嫁给我吧?”

    “我还没看到你跟我求婚!”温舞琳忿忿地瞪着他。

    “婚礼订在三个月后,你觉得如何?”

    这个可恶的施亦纶,老是摆出主子的架式命令她,连结婚这种事都不愿委屈自己一点,低声下气求她嫁给他!

    “亦纶!”她气得直跺脚。

    见她气得双颊红通通的,施亦纶知道戏弄得够了,于是扬起性感的唇,倾身靠近她,捧住她的小脸温柔地告白。

    “亲爱的小舞,嫁给我吧。”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