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元柔养妻趁早 第四章

养妻趁早 第四章

作者:元柔书名:养妻趁早类别:言情小说
    一片黑白的景象,却有光芒忽明忽暗闪烁着,一张年轻的脸庞沾满了鲜血,正撕心裂肺的放声哭喊——

    “吓!”黎真满头大汗的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她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喘着气,眼珠子快速地颤动着,久久她才从恐怖的梦境中抽身。

    她慢慢地下了床给自己倒了杯水喝,冰冷的水滑过喉咙,终于安抚了她紊乱的心,想到梦中的那张脸,她不由得怔愣了下。

    虽然梦境中一片混乱,但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那个满头鲜血的女子好像就是她今天看到的小花。

    她已经好久没有作过这么恐怖的梦了,是预兆吗?

    她放下茶杯,坐到椅子上,她看得出来那个薛大娘不是什么好人,但她能跟小花说吗?说了人家信不信是一回事,她能不能全身而退也是个难题。

    她的身分是大巫女,是负责侍奉鬼神之人,对于这些鬼神之事,因为她亲身经历过,所以她一直很相信,而她在同一天碰见了那个小花姑娘两次,梦中又梦到了她,那就代表了两人有缘,她理当为这位小花姑娘避过一劫。

    可是要怎么避?

    黎真烦恼地把头发拨过来又抓过去,她到底该怎么办啊?

    赵稽抱着不少卷宗走进书房,正巧看到府兵的护卫长走出来,两人互相点个头后,护卫长就先离开了。

    “王爷,这些是那些姑娘失踪案的卷子。”将怀里一迭卷宗放到桌上,甩了甩手,赵稽走到一旁自个儿倒水喝,“司未过来干么?”司未正是护卫长的名字。

    “说前两天有个姑娘想找我。这些卷子你瞧过了吗?觉得如何?”司徒易没将司未说的事情放在心上,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那些失踪的人。

    “瞧过了,这些失踪的姑娘,在山里或族里多半是容貌出色之人,出事的前后,似乎都有人牙子到过村里。”

    “人牙子?”司徒易摇摇头,“这不算什么。”

    西北虽商道繁荣,但那些山谷里的村落,因为路途不便,所以还是很困苦的,常有人牙子到山里去收那些贫苦的孩子,有良心一点的,就推着人签了活契送进富人的府中当个小丫鬟,狠心点的,就卖到那些烟花之地去赚皮肉钱,这情况自古以来就断绝不了,官府也无法可管,只能睁只眼闭只眼让这些人别太过分而已,简单来说,人牙子出没山村买卖幼童、女子是很频繁也正常的事情。

    “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这里,但说也奇怪,虽然这些村子都有人牙子去,但每个人牙子都是不同的。”赵稽本来怀疑人牙子私底下物色了貌美的村姑拐了人,但去的人牙子都不同实在很奇怪。

    “都不同……把人牙子找来问问,得快。”他今天出城去巡视,回来时发现城里多了很多罕见部落或山村的人,怕是那些失踪的家属找到这里来了。

    这些人的想法也没错,此地是商队汇集之所,繁华与买卖的方式都不是小集市能比的,要销点脏货在这里是最快的。

    “是。”赵稽实在很想抓抓头,这些人牙子都没固定的据点,想找人得费功夫了。接着他又说道:“王爷,白苗族的商队今早进城了,据消息说,苗族商队一路行来时,其中一个白苗长老的女儿也失踪了。”赵稽希望那些人拐子别那么不识相,连苗女也敢随便拐走,那些苗人可不是好惹的。

    司徒易一听,眉头就皱得死紧,苗族一向都住在华南一带,他们最出名的就是蛊术,让人防不胜防,万一人拐子真在城里,就怕伤及无辜。

    “隘口跟县衙都已经下令严查,再让人最近多注意街上,那些人牙子若真有鬼,不是躲到山窝就是府城,让人贴出告示,若有人得知消息就有赏银,还有,派人仔细盯着那些苗人,有什么消息立即通报。”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吗?”赵稽怀疑那些人牙子有那么聪明吗?要是真躲在这儿,不就摆明了等人来抓他们吗?

    “永远不要小看人心,要当好人并不一定要聪明,但要当坏人,却一定得聪明。”司徒易说道。

    赵稽摸摸光滑的下巴,“那苏邦算好人了。”那家伙有时候笨得跟猪似的。

    司徒易淡淡一笑,“你还真卯足了劲儿趁他不在时说他坏话。北疆有消息吗?”

    “俞将军传来消息,鞑子已有异动,边疆似有人挑起鞑子打草谷的旧习,不知道是哪一方的人马。”俞将军是北疆李王的下属,西北一直与北疆保持着联系,毕竟战线长、疆域广阔,两边战区又有交迭之处,这些一直是赵稽负责的部分。

    司徒易放下手中的毛笔看向他,稍有犹疑后问道:“你……有听过严密此人吗?”

    赵稽讶异地点点头,“当然听过,严密可是前朝的开国军师,可以说前齐能够这么顺利平定天下,多亏了他的帮助,就连军中的军师一职,也是因为他而来,只是严密后来也成了逆贼,有人说是前齐开国皇帝是飞鸟尽、良弓藏,又有人说是严密犯下了不可原谅的错。”只是这些都是传闻,又年代太久,谁是谁非也说不清了。

    “最近京城颇不安稳,翰林彭大学士献上了前齐皇帝齐磊的起居注和手稿,里面似乎提到了前齐的宝藏。”司徒易嘴角一撇。凡是有乱臣贼子或没落皇族想要起什么坏主意,第一个就是拿宝藏开刀!

    世上哪有这么多宝藏?可笑。

    赵稽眨眨眼,“宝藏?前齐的宝藏?那不是瞎话吗,民间百姓说说也就算了,怎么可能会有这东西。”

    传言,前齐开国皇帝齐磊在入主中原之后,搜刮了一大笔金银财宝藏在某个地方……少开玩笑了,齐磊开国时穷到快被鬼抓走,这不管是野史还是正史上都有记录的。

    “严密一脉的后人似乎又开始活络了起来,京城出现了震天手雷。”司徒易说道。

    震天手雷是军中特有的武器,都是制式制造的,他这些日子已经密嘱了军需官盘点手雷等库存。

    “什么?但严密一脉不是被逐出中原了吗?”都已经消失了几百年的人,为什么会挑现在回到中原?

    不!不对!有传言说,当初严密被赶出关外,西北与北疆,不就是关外吗!

    他想到的事,司徒易当然也早就想到了,甚至他知道的比赵稽多太多,他与李王都能够肯定,关外鞑子的动作,肯定跟严密后人有关,只是这些人藏得太深了,查不出他们到底躲在哪里。

    而且他们还得等待皇上的密令,据说已有人可以破解出齐磊手稿上的密文,翻译出来就能知道手稿上到底都写了些什么,为什么会引得严密后人非要争夺。

    难不成真有宝藏?但司徒易不管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司徒家其实是前齐的旧臣,一直负责镇守西北,他们家也有一些描写齐磊的书籍,上面的的确确写明了前齐开国初期民生有多困苦,根本就不可能有大批的宝藏。

    “静心等待,他们都已经出手了,露出尾巴的时候也不远了。”司徒易相信这些人早晚会露出马脚。

    “现下还是把心思先放在失踪案上。”边疆长久以来都如此,要打仗也不是这一时半刻的事,先安稳民心才是当务之急。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