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四方宇再临的魔君 尾声

再临的魔君 尾声

作者:四方宇书名:再临的魔君类别:言情小说
    “冬之圣使!”

    一看到立于身后雪地上的人,妖魔们皆惧骸!

    此时,小屋内再传震撼天地的兽吼,无数魔物再次被震飞出,还有许多连滚带爬出来的,一直白色巨虎,身上有着几圈的黑色虎斑,威仪的从屋内沉步迈出。

    “圣兽?”

    “冬之圣使的座下圣兽,白虎!”

    随着冬踏出的步伐,无边浩气再次如浪倾撩雪地,俊雅的面容在银色长发飞舞中是一贯的清冷。

    “妖魔!”剑影扬手划空时,紫瞳掠凛。

    小屋前的白虎也再次咆哮一吼,眨眼,雪地上只剩冬和白虎,魔物们已吓得各自奔窜!

    翔一凝目,手中长剑消失,白虎走到助人身边,舔着主人的手。

    “我没事,咪唬呢?”他揉揉白虎的头。

    低呜的一声,一只有缩小虎版的小头颅从白虎颈边探头,原来咪唬水的谁的小暖袋挂在白虎颈边。

    “都没事就好。”翔拍拍咪唬,抬头看向远方,灰蒙的天际,曙光隐隐微透,天快亮了。

    紫瞳看着天色,一时若有所思,这一页,对他……很漫长。

    转身要在走向小屋时,翔停下身形,雪地上,微微有股窜动的电流,就在他蹙眉时,四周瞬间转成一片白茫,小屋、、野林全消失了,连白虎都不见踪影!

    翔沉目,知道自己中了妖魔的藏招,学雾迷茫中,唯见一道身形朝他走来当冬看清来人时,他怔了一怔。

    明艳秀媚的黑发女子,一双翦水般的瞳幽凝着他,这是一度曾经让他动心的东方女子一攻工公主——冀婉丽

    这一瞬的失神,一股异香钻鼻,让冬连日疲劳的意思更加昏沉,眉目却依然淡漠。“你不该化此形貌出现我面前。”他对着走到眼前的女子说。

    “你一直知道我跟着你,以你的能力,可以杀了我,但你没这么做”来人靠入他怀中抱紧他。“你让我在受伤时没被其他妖魔吞噬,可见你对魔并不是全然无情。”

    “不杀你是因为没有杀你的理由。”光城圣使要杀的是危害人类的妖魔,东拉开她。“助你只是因你的母亲,若再纠缠,别怪我出手。”

    数月前冬到北方出任务,见到一个将死的妖魔为护受伤的女儿,而与其他魔物苦苦奋战,一时的心弦触动,他出手解围。

    “我不相信,大家都说冬之圣使对魔是最冷酷无情的,但你保护了我,可见我是有希望的,无论多久,我都要证明这一点!”她再次抱住他。

    当时伫立月色下的光城圣使,银发冷颜,一身的独特灿华,让她一见倾心,就此关注这位冬之圣使。

    魔的执念与爱欲之心相当强烈……

    沉重与疲惫跃上冬的双眼,她再次扯开他的臂。

    “为了你好,不要再接近我。”

    魔王大公能用魔思将他拉入意识的世界中,可见他的行踪一杯掌握。以魔君的占有欲,不会让人太亲近他。

    冬想离开,眼前妖魔化身的你把被子却忽然环上他的颈,昂首硬吻上他,冬不悦的要再拉开他,四肢却沉重的举不起,是那股入鼻的异香作怪!

    “你虽撑着多日不入眠,我进不到你深层的意识,但从你的潜意识中探到这个女子的模样。”她抱紧着道:“除了亲人之外,这个女子是你心中唯一有过不一样想法的人,只要你喜欢,我可以为你成为这个女人。”

    冬沉闭上眸。眠魔有独特的能力,她多口来的测探力量,让他被自己深层的魂识不停的干扰,才会更加陷入魔王大公的魔思中。

    “群魔围伺小屋时,你暗中帮了我,为此,今日不杀你,滚,”一股浩气从翔身上迫离他。

    对转身要从这片学雾结界离川的翔,妖魔女子面容,转怒道:“你……我不信我得不到你!”

    霎时,数道浓烈的雪柱腾空而起,从四面八方围逼而来,翔冷哼一声,就要出手,却因中了异香,沉重的四肢慢了一步。

    关键一刻,兽吼破空,随即一道烈焰冲破一妖魔封界,同时兰花香气随着劲风回荡!

    下一刻,阳光轻落面上,还有许多兰花瓣影与焰光相伴,四周景色以再次回到野林内的小屋,不同得是,晨曦遍照大地,雪地上,除了白虎外,还有了两道冬熟悉的昂挺的身影。

    “此女为眠魔,在魔界中算得上贵族,能力不差。”温和的声,出自一身淡雅衣物的修长男子,黑缎似的长发,面容清逸,正是秋之圣使,文若雁。“白虎,我瞧她对你家主人没太大的恶意。不用再吓她。”

    秋的封印是兰花,此刻千兰纷影,正化成一张绵密的网,罩住一个青发发抖的艳丽妖魔,白虎一只虎爪踩着妖魔,张着大虎嘴正做势要咬掉她的头。

    “只怪他的主子太没用了,光城圣使还能着妖魔的道,不能巨门的犀虎猫怎么会在这儿?难道翔弟这一路遇上了巨门,还捉走人家的猫?犀虎猫,星宫神将中的巨们才有,他对那一窝额犀虎猫,护得跟命”一样,不太可能给人。”

    火焰红发,气势狂野轩昂的夏之圣使繁濉星,拍着伏在秋肩上的咪唬,回头看向伫立雪地上的人。

    “啧啧,我说天资绝色的翔弟,你今天着脸色和德性,就是一个悲惨。”繁濉星来到冬面前,故意伸手试探的握住她的下颚,左右端详。“你全身上下就这张脸,勉强让涤星哥哥我还能看着你说话,现在连这唯一看点都没了,不用这么考验同伴之情吧!”

    夏和冬向来不和,从言语和行动,从来没给对方好过。

    “我说你这眼神也来点感激吧,我和若雁等你等到骨头都散了只好来找你。”光城圣使,能以四季司独有的‘枷锁卷咒-活动讯息,共同约在一座山麓下的神殿见面,却迟迟唯见冬的到来。

    平时,翔在他伸手时就会打掉,但今日的冬,只是一脸阴沉。

    “哟,平时的冷声锐言去哪了??不会是被北方的妖魔吓到了吧?!”

    翔依然沉肃的看着他,没说话,

    “你希望我怎么做。想用什么条件交换本圣使的帮忙?”濉星轻拍他的脸,改问道:“如果你决定以身相许答谢,记得解开封印。”他夏之圣使只爱美女。

    “钥之印,放过、”

    “行”繁濉星不啰嗦。

    “大海之主。”

    “大海之主已经要你你以身相许,舞天飞琉搞什么把戏?还有什么?”

    “手臂、胸膛……”

    翔一说完,身躯已倒入繁濉星及时伸出臂膀,瘫入他怀中。

    “翔”秋急忙过来探看。

    “他是睡着了,被眠魔缠上,几天几夜没真正入睡,如果不是身心憔悴,眠魔根本动不了他。”

    “他刚才说什么?”

    “他逮住的眠魔领有玥之印,别杀她。我要的以身相许,已经被大海之主捷足先登了。”再听到大海之主,还跟东有这种互动,繁濉星内心有着奇异的闷嚷。舞天飞琉是最难攻陷又不赏他面子的女人!

    看着繁濉星横抱起沉睡的翔,文若雁笑着摇头。“你们俩向来不合,默契却又好到胜过任何人。”

    只有夏,才有办法对冬那简单的言行一听即可。

    “知彼知己,才能璀残必胜!”这是他繁濉星坚持不二法则,击倒他看不顺眼的人,就靠着法则。

    “你说春能脱身吗?”

    繁濉星耸耸肩。“依他的个性,想尽办法都会出现,眼下要看他怎么拿回能力。太久没来北方,真是群魔盘踞。”

    “刺激吧,可以每天杀尽无数妖魔,好好把北方杀个清净,本圣使连血都沸腾。”秋对夏额话苦笑,却为大家终于在聚首而欣慰。

    夏的洪亮,秋的温雅,同伴说话的声,伴随着彻底安然沉睡的冬,他知道,有这两人在,比结界更安全。

    铺着残血的山林野径,一道青发妖娆的身形,难过的落泪奔跑

    眠魔虽被放过,却可能从此再也接近不了冬,因为红发圣使对他下了最狠的警告,还下了火焰咒印在她身上,只要她靠近冬,马上被圣浩的火焰焚身!

    “难道身为魔,就没有喜欢光城圣使的资格……我不甘心……不甘心”哽咽的走着,当她闻到一股怪异的腥臭味,这才发现自己走进了一处诡异的地方。

    原该是耸天的原始古林,此刻尽是被烧黑残断的林木,阴沉的天色,更笼罩下迷离的幽暗气氛,耳中不停充斥着凄厉妖音,当浓浓的烟焦扑面后,眼前一幕,骸住了她……

    一望无际的尖削短木,无数的妖魔被穿刺在尖木上,满地尽是属于妖魔的青黑血流成河迷离阴暗山,四处都传着诡异怪音,像蝉声又像蛙声鼓鸣。

    眠魔惊见只像人一样大的黑妖兽,盘着林木,张着锯齿的大嘴,啃食魔尸!这是一座妖魔炼狱!

    这是……都是在小屋外对冬之圣使觊觎,伺机染指的妖魔们,竟然全死了,眠魔骇的要退身时,却发现自己所站的地方,有一圈深黑的暗影,让她动弹不得,她骇的拼命挣扎身躯,却在其中一只发现她的妖兽叽声长叫后,,无数妖兽回头,一瞬间,眠魔双眼只看到铺天盖地朝她扑来……

    来不及发出叫声,便是活生生被利齿、锐爪,撕扯,抓碎的残破血肉,溅洒四周,青亮的长发被勾飞起,飘荡着主人的支离破碎……

    妖魔界倒悬的黑色冰山内,金色神性的魔王大公立着单膝盘坐在晶镜湖面上,湖面倒映出的是同样单膝盘主湖面,一身冰蓝服饰,漆黑长发的艳丽女子,眉目有几许男性的俊魁,背景正式深北极地的一处湖面!

    为着与广城圣院的协议,魔王大公的黑色魔性,一魔主梨逻的化体,用女子身份入人界。在极寒中,湖面本该霜冻,但此湖像座深黑的静水,沉默的运筹一切。

    梨逻支着颅侧,双目沉凝。“向来对妖魔冷酷无视的你,如今竟放魔一条生路。”魔主摊开的掌心是眠魔的一络青亮的发丝,她缓缓闭起了眼。“本君该高兴你对魔终于有了不一样的态度吗?”

    随即,霍然睁开的眼,一黑,一金的眼瞳,同时迸出妒怒烈火。

    “不,本君绝不准你的心放进其他的人!无论前世的圣殇,今生的翔,你的灵魂烙着魔王印记,你是我魔王大公的人!”

    一道黑色火焰焚进掌心的青色发丝,尘屑落进黑湖中。

    “你若对人界如此流连,本君就为你夺下人界吧!”魔王厉色敛去,缓缓再闭上眼,一切仿佛归于平静。

    如今的北方,正如这座黒湖,内藏无数的暗潮汹涌,魔王大公化体入人界,更为多变的北方,添下不确定变数!!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