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青微夫人有点娇 楔子

夫人有点娇 楔子

作者:青微书名:夫人有点娇类别:言情小说
    天宝二年,天下太平。

    刚登基两年的肃文帝雷厉风行,是个比先皇冷酷,却能澈底整肃弊政的明君,刚结束先帝的大丧就开始着手肃清官场贪墨不正歪风,虽然不能立竿见影,几次惩处杀伐却已经让心怀不轨的官吏们战战兢兢,再也不敢像先帝掌政末年时候那样恣意妄为。

    在这样的统治下,老百姓的日子越过越好,对皇帝口碑自然很高,早就忘了当初他登基时的一场暴乱,也忘了那一场兵变。

    肃文帝的皇帝位是夺来的,从他的太子亲二哥手里,太子是很好的太子,有着几年的储君威严,为人宽容,可他性子温和,心慈手软,却不适合再统治已经千疮百孔的大晏,先皇也曾犹豫过要不要改变遗诏,可最终还是心慈没有继续。

    就在先皇去世那日,五皇子宁王发起了兵变,囚禁了太子登基为帝。

    如今两年过去,民间早已忘记那些腥风血雨,可在深宫里,这一切还在继续。

    最近宫里不太平,暗潮汹涌,无论是主子还是下人,个个都风声鹤唳如坐针毡,就连朝堂上的大人们也不例外。

    倦勤斋外,等候皇帝召见的一众大臣都有些战战兢兢,因为等候的太久都脸色苍白摇摇欲坠,如果不是怕失态污了皇上的地盘,有几个老迈的几乎要晕倒。

    就在他们面前,几道大门隔绝了所有的声音,就在这道门后的殿里坐着天下之主当今圣上。朱红门外,沉着脸冰冷眼神的大宦官带着徒弟守着,他半垂着眸伫立在门口,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脸上深沉的纹路如同刀刻,透着点无情,是个让人看不透心思的人。

    就连天气也阴沉沉的,不像是个好日子。

    似乎一切的坏事都从前几天早朝皇上罢免了万太傅开始,那一日跟平时并无什么不同,除了万太傅提起被囚禁在深宫的太子,说两年时间过去,天下大定,请皇帝看在战友手足的分上,放太子出来另立府邸。

    万太傅说出这话的时候,整个殿堂里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针掉下来都能听清楚。可最终,太子没有出来,第二日,万太傅因错被罢官。

    从那日开始,宫里的气氛就开始变得古怪,每个人都像是被掐住脖子似的,就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牵连。

    大臣们聚在一起,看看彼此的眼神,都没敢开口。

    最后还是站在最后的年轻官员悄声开口,问身边的同僚,“张大人,咱们还要等多久,太傅这事……”

    “嘘。”张大人上了年纪,摇摇头,“不可说,不可说。”

    虽说是不可说,所有人的眼神却昭示,大家都知道他被罢免的原因并不那个无关紧要的错误,而是那个不能说,不能提的原因。

    所有人都清楚,从五皇子登基为帝那一刻,这些站错位置的大家族都会面临灭顶之灾,可这一年里效忠太子的人被罢免的罢免,抄家的抄家,人人自危,只有万太傅没事,眼看朝堂变得风平浪静,大家松懈下来,他却又突然被罢免。

    在这样的情况下,众人怎么能不紧张,要知道同朝为官多年,要论关系没有几个人能拍着胸脯说和当初那场夺嫡兵变无关。

    众人面面相觑,那两人声音很小,可已经都听到,强忍着。

    大太监眸子微抬,冷冷地扫一眼下面,四周立刻寂静无声,就连呼吸都恨不得忍住。

    在这里等候召见已经是这般难受,真不知道此刻进去见皇上该是多受罪,想到这,大家都有些同情待在里面的那个人。

    这位户部尚书魏大人……可真是倒霉啊,要独自面对皇上。

    虽然能管住大家的嘴,却管不住所思所想,几个大臣脑海里已经开始想象里面该是多么腥风血雨,皇上会和这位当朝大红人说什么,是不是讨论拿谁开刀,猜疑着下一个倒霉的人会是谁。

    可事实上,倦勤斋里很平和。

    恢弘大气的宝座上坐着大晏朝第四位皇帝,曾经的五皇子,下面的矮凳上坐着另一个年轻男人。

    两人正在交谈,面色平和,甚至都带着点笑意。

    他们年纪都不大,面白无须,若仔细看还是皇帝更年长几岁,比起皇帝满身的浩然正气,下首的年轻男子俊朗之外还有些有些阴柔,眼神深邃。

    谈完了正事,都用了茶,皇帝放下手里的折子,“那就这么做吧,江南连年水患,治不如防,你派些稳妥的人去查看,要是情况属实就要早做防范。”

    “是。”下首男人答应了。

    看他绷着脸面无表情,皇帝突然挑眉,笑吟吟开口,“怀诚怎么越来越严肃,正事谈完了,咱们君臣聊点闲话。”

    听到这话那人微怔,嘴角勾动出点笑容又消失,十分的镇定,“微臣洗耳恭听,有什么闲事能让皇上上心。”

    “怀诚今年二十有五了吧。”皇帝没给他回答的机会,径直问出口,掐指算了算,“朕如果没记错,是有二十五了,这么一算,咱们君臣相处也快六年了。”

    “是。”魏怀诚应诺,他半垂着眸没有直视君颜,即便皇帝让他放松也没有显得过分的亲昵。

    “时间过得真快。”摇摇头,皇上笑了,“第一次见怀诚那年,朕的二阿哥才六岁,现在都快和朕一样高,怀诚怎么还不成亲,你这个年纪也该成家了。”

    眸光微闪,魏怀诚有点吃惊听到这句话,脸上表情却没露出什么异样,“事务繁忙,虽有意却无能为力。”

    “巧了,咱们君臣竟然想到一起,如果怀诚有心,不如朕帮你保个大媒,放心,那姑娘不只是姿容出色,性子也温柔动人,算是我看着长大的,要不是她比朕的二阿哥大了几岁,我都想让二阿哥把她娶了。”

    皇帝越说越高兴,笑起来。

    魏怀诚也微笑,却并没有把这话当真,为人臣子最重要的是要懂得什么该说,什么该信,如果连皇帝嘴里的玩笑和真话都分不出来,那不如离开朝廷。显然,刚才的话就是纯粹的玩笑,至于保媒这件事。

    他半垂着眸,很上地道追问:“既然皇上都觉得好,那自然是不会差,只是不知道是哪家小姐?”

    皇帝笑容变得复杂,深邃的眸子若有所思盯着魏怀诚,“万灵,万瑞安的亲孙女。”

    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即便是镇定如魏怀诚也掩饰不去他的吃惊,平静无波的眸子里写满了对这个建议的诧异,可等到对上皇帝的眼睛,他明白过来,这不只是一个建议。

    万瑞安就是被罢黜的万太傅。

    “静之。”皇上突然唤出他的字,口气软和下来,透着亲昵,彷佛不再是君臣,回到了当初的朋友,这是两人相识的第一年皇上送给魏怀诚的字,就连自称都变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桩亲事的确有点突然,可这也是我细细思量后最好的决定。不瞒你说,自从那日贬斥了万太傅,我心里十分不安,他虽然有些迂腐,可对大晏朝十分忠心,辅助了三代帝王,是大晏的肱骨栋梁。可那日的情形你也亲眼见到了,他虽忠心却已老迈,心太软,看得想得都是人情世故,早忘了大晏的江山社稷,我那日也有些气急,就没给他留情面,可这也是为了朝廷为了百姓。”

    “皇上太过担忧了,万太傅一定明白您的良苦用心。”

    “若是这样朕心里还舒坦点。”皇上笑笑,话锋一转,“可事情做错了就是错了,万太傅年逾古稀,再回朝廷未免有些朝令夕改,可朕心里着实过不去,所以这才想到保这一桩亲事安慰老臣之心。”

    “你的为人朕是最相信的,光明磊落翩翩君子,万灵那丫头,我也是这些年看着长大,年方十八出落得出水芙蓉一般,与你是最般配的,郎才女貌端的是一段佳话,你看如何。”

    魏怀诚没有立刻回答,沉默片刻后缓缓开口,“微臣不知道老大人意下如何?”

    “万瑞安自然欣喜。”皇帝回答得很肯定。

    自从被贬官,万瑞安再没进宫,皇上却说对方很欣喜,如果不是两人早就提到这件事,就是另外一种可能。

    雷霆雨露,皆是皇恩。

    这桩婚事皇帝说万太傅欣喜,那就必须是欣喜,自己也是。他没有去揣测皇帝的心思,因为这桩婚事的用意很明显,皇帝并没有掩饰,君臣相识六年,他能够看明白。

    如果没有猜错,这桩婚事皇帝造在心里决定好了,贬斥万瑞安是真,心软是真,保媒是真。这所有的事情都是真的,唯一没说出来的两件事就是即便万瑞安没犯错,也没办法再立在朝堂,这样一个忠心前太子的人永远是个祸患。

    可皇帝也没打算毁了万家,万太傅几十年为官,门人学生遍天下,又是出了名的忠义,在民间名声颇高,所以皇上打算用一种虽然突兀却还算和缓的姿态贬斥了万瑞安,再用自己的身分抬他们一下。

    从此万家虽然远离了朝廷,却有个孙女在京城,既是恩宠,也是人质,至于自己……在朝廷和皇上面前一人独大,是件很危险的事情,他走得太顺,该慢下来步子,娶了罪臣之女,身分自然不同,皇上可以宠他信他,也可以当作借口毁他。

    皇帝面前的大红人魏大人要娶万瑞安的孙女,这事传出去又要引起多少人的猜疑不安,有多少人要睡不着觉。

    帝王之心,永远比常人更诡谲莫测,只有让臣子忐忑不安战战兢兢,他的皇位才做得更安稳。

    魏怀诚微笑,“既然如此,臣没有拒绝的理由。”

    皇帝微笑起来,“你急什么,这是大事,怎么能随口答应,你且回去想个清楚,朕不急。”

    “多谢皇上。”魏怀诚谢恩,再无别话。

    几日后,魏怀诚要去万家求娶的消息开始甚嚣尘上,没有人清楚是从谁嘴里传出来,魏怀诚也没再把自己考虑的回答告诉皇上,只是不动声色地寻来了最有名的官媒。

    流言出自哪里,不言而喻,他的作法,就是皇上想要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