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宋雨桐帝国的新娘(二) 第十八章

帝国的新娘(二) 第十八章

作者:宋雨桐书名:帝国的新娘(二)类别:言情小说
    纳月容出现了,一向的优雅。

    “你就是华流苏?”纳月容走近,微笑的打量着她。

    华流苏甜甜一笑。“是的,霍夫人,想必你的手下们已经不知给过你几张我的照片了吧?相信你今天不是第一次知道我的长相。”

    而且,她既然可以拿到她的电话,想必也已经让人查出她的身分,至少是台面上的身分——纳月容应该有这样的能力,她一点都不怀疑。

    纳月容挑挑眉,笑得温婉动人。“我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霍夫人今天找我来是要干什么呢?如果是要找霍先生,他中午前就跟我散了,你应该也知道,不是吗?”

    这么多年来,纳月容一直不定时的会找人跟踪霍东齐,这一点,她华流苏身为X组织的监控者又岂会不知情?是的,她都知道,这么多年来X组织及原火都找不到夜焰的踪迹,甚至有她在背后出的几分力呢。

    话都说到这分上了,纳月容实在很难再给这个女人好脸色。

    纳月容陡地冷哼。“是啊,我是知道。所以我今天当然是特地来找你的!”

    华流苏又是甜甜一笑。“说吧,不必浪费时间跟我套交情了。”

    “是吗?”纳月容突然大笑了几声。“那我就不客气了,来人——”

    华流苏警觉地眯起眼,看见几名大汉从她身后窜了出来。“你想干什么?”

    她从来没想过纳月容会对她做出任何举动,毕竟她虽然查不出她真正的身分,可至少应该知道她是X组织的人,如此轻率的动手,不像是她纳月容的作风,除非……她知道了些什么?

    “给我上!把她抓起来带走!”纳月容不理会她的警告,冷声下令。

    该死的!她真的要动手抓她?她究竟想干什么?

    那几名大汉接收到命令便朝她的方向逼近。

    华流苏想往后跑,一名大汉却以极快的速度跃到她身后堵住她的去路,看起来这几个人的身手很不一般。

    “你到底想干什么?”华流苏边说已边按下口袋内的手机特殊按键,让自己的声音可以传到另一头。“纳月容,你抓我的目的是什么?你以为这样霍东齐会放过你?快叫你的手下们退回去!”

    纳月容哈哈大笑起来。“就算他不放过我又怎么样?到时候什么都来不及了……是他先对不起我,难道还能把我杀了?就算想杀我又如何?大不了,我跟他同归于尽!”

    “你疯了!纳月容!”华流苏眼皮不安的跳动着。

    此时,其中两名大汉已一左一右的朝她逼近,伸手便要抓住她,她一个侧身闪过,对方一愕,似乎没意料到她竟有点身手,另一头的男人跟着一拳朝她袭来,她也跟着出手一挡,可惜她另一只手臂受了伤使不得力,只能在对方朝她袭来第二拳时压低下盘躲过的瞬间,朝对方踢去一脚——

    “该死的女人!”纳月容低咒一声。“快抓住她,医生还在等着呢!傍我抓活的、清醒的,我要这个女人亲眼看见她的孩子是怎么被她害死的,听见没有?”

    华流苏闻言一窒,不敢相信的瞪着纳月容。

    她……竟是要杀了她肚中的孩子?她是怎么知道的?该死!

    就在这一愣的瞬间,她的腹部被狠狠地踢了一脚——

    她痛得眼冒金星,整个人捣住了肚子,缓缓地坐了下去……

    这是一场在纽约举办的大型个人演唱会,主角洛桑正在偌大的舞台上自弹自唱,他深情的眼眸、温柔的嗓音、动人的凝视、潇洒不羁的模样,都令在场的歌迷们沉醉万分。

    前阵子的八卦新闻周刊还爆料洛桑爱上一个在五星级餐厅当领班的美女,日日到医院里当痴心郎,亲自照顾生病的美人,虽然周刊一张照片都没拍到,但一篇篇文章写得煞有介事,也让歌迷们有点心碎。

    可是,人们总是健忘的,尤其是痴心的粉丝们,当洛桑温柔的对她们微笑,甚至送了一个飞吻丢给大家时,大家就开始痴狂的尖叫,听着他唱着一首首情歌时,她们也会跟着感同身受的流泪。

    她们爱他!爱死他洛桑了!

    洛桑其实也很爱她们,因为她们爱他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此刻,他可以感觉到腰间手机的震动,他不能接,可是这通电话却非接不可,因为这是他的私人专用手机,听那震动的频率,他已经知道对方是何人——那个几百年来从不会打这个号码的女人,那个就算有事也只会Line他或是拨一般手机号码的女人。

    该死的!她发生什么事了吗?

    洛桑独唱的这首歌才到中场,他便突然走下台,一旁的经纪人曹子范大惊,赶忙趋前询问——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天啊,不要这时跟他说他要拉肚子什么的,这也太荒唐了!

    “我得马上去一趟厕所!你……上台讲讲话,不然就去后台叫那几位来站台的贵宾们上去即兴演出几场!就这样,我先走了!”说着,洛桑竟丢下吉他大步离开,很大方的闪人去了。

    “喂!洛桑!”曹子范低吼低叫也没人理。

    他摸着鼻子赶紧去后台找帮手去,说什么都不能因为洛桑拉肚子而砸了这场耗资上亿的演唱会!

    她不在在线。

    可是她一按下那个他特地为她设计的按键,开启话机的同时,就会把当时现场的所有声音都录进来分段传给他——

    “纳月容,你抓我的目的是什么?你以为这样霍东齐会放过你?快叫你的手下们退回去!”

    “就算他不放过我又怎么样?到时候什么都来不及了……是他先对不起我,难道还能把我杀了?就算想杀我又如何?大不了,我跟他同归于尽!”

    接下来是打斗声……

    “该死的女人!……快抓住她,医生还在等着呢!傍我抓活的、清醒的,我要这个女人亲眼看见她的孩子是怎么被她害死的,听见没有?”

    然后,他听到华流苏的尖叫声——

    洛桑的额头冒出了冷汗,开始用手机搜寻她手机的位置,约莫十几秒的时间,他找出位置并把地址传到霍东齐的手机里,然后拨出一通电话给霍东齐——

    “如果你不想后悔一辈子的话,现在、马上,到我刚刚给你的讯息里的那个位置去找流苏!她有危险!快!”

    说完,他挂掉手机,飞也似的冲出演唱会会场的厕所,往停车场奔去——

    该死的!如果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会马上毙了纳月容那个蠢女人!他保证自己会亲手杀了她……

    纽约华人区的一角,暗巷里飘着阵阵腐味。

    一间小小破破旧旧脏脏的诊所里,四处都是消毒药水的味道,华流苏被人拖了进来,这味道让她频频作呕,可是没人理会她。

    她是极度害怕的,可是为了避免让人再有机会踢她肚子,她一路上算是乖巧的配合着他们的举动,没做太多无谓的挣扎,但她并没闲着,沿路不时留下她的痕迹——她随身携带的特制香水,一股淡淡的花香味。

    虽然她相信如果是他,他会知道她在哪里的,可是她不能空等干等而什么都不做!

    她抱持着希望,希望那个男人接收到讯号时会马上前来救她,但她又不确定他是否能及时接收到她的讯息,如果她真的保不住她的孩子……

    她会死吧?

    杀了纳月容然后自尽……

    她不住地想,虽绝望却因此让她变得较为坚强些。

    “你们终于来了!都耗了我多久的时间,快点!把人给我架上去!”老医生等得很不耐烦,一看见人来就叫人做事。

    两名大汉粗手粗脚地要把她抱上手术台,她却开始死命抵抗,拼命摇头,却说不出话,因为她的嘴被一块破布给塞住了,她求助的眼神直勾勾地看向老医生,老医生布满血丝的眼睛却冷冷地瞪着她。

    “乖一点,反正都要拿掉了,至少不要伤到自己的身体,要生孩子,以后也还有机会,你若乱动,伤了子宫,就一辈子没法生孩子……自己想想。”

    想?要她想什么?这辈子她渴望的也就是她跟夜焰的孩子罢了,失去了他,她还渴望生谁的孩子?

    她不要!她绝不能失去她的孩子!她爱他!就算夜焰完全不知道这孩子是他的,虽然她没想过那一夜就让她有了他的孩子,可他毕竟来了,她就要用一辈子去爱他,她对自己发过誓的!

    求你……

    她再次对老医生发出求救的眼神,一次又一次。

    那双眼睛,布满了哀伤和祈求,是双属于母亲的眼睛,看着多令人动容呵。

    可惜,那些悲天悯人的情怀,老医生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丢弃了。

    “动作快点!别浪费我的时间!”老医生冷声催促着,别开脸,再也不看她一眼。“还有,把她的下半身给我脱光再绑住!”

    华流苏的一颗心沉了下去,开始用脚踢身旁的汉子,用手想撞开他们,可她毕竟已被缚住,手臂又受了伤,根本就挣脱不了他们,甚至被他们其中一人给扛上了那恐怖的手术台。

    “脱她裤子!快!”扛她的人把她放在台上后对另一个人说道,自己则把她的两只手先给绑住。

    另一个人走过来伸手便要脱她裤子,却被她的脚给狠狠踢开——

    “该死的娘儿们!”

    那人低咒一声,索性两只手扣住她的脚踝,然后其中一人动手开始脱她的裤子,她的裤子被脱下后,两只长腿被高高架起绑在座椅的末端两旁,两名大汉露出邪笑,不怀好意的盯着她……那感觉,简直比死还难受。

    她好想死……

    真的好想死……

    “滚开!别妨碍我做事!”老医生骂人了,把那两名贼兮兮的汉子给叫走,正对着她的胯下坐了下来。“我先帮你打麻醉针,一会儿动刀时你就不痛了。”

    她不住地摇头,泪水和汗水不住地滑落。

    老医生把麻醉药灌进针筒,手轻轻一压,针头喷出了一点液体,像水一样,却十分刺鼻。

    那一针下去,她就当真不必活了……她想。

    泪水不住地流,她恨不得自己此刻就死去,蓦地,腰椎上一阵强烈的刺痛传了过来……

    门外,传来汽车的紧急煞车声,这声异响让两名大汉彼此看了一眼,正要冲去门外察看时,诊所的门“砰”一声被撞开——

    霍东齐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所看到的……

    他的心一震,身子也一震,几乎在短短几秒之间,体内的怒火已如骤发的火山,喷得满坑满谷……

    “搞什么?他是谁?”老医生在吼叫,抽起下了半剂的麻醉针。

    针头才一抽,他整个人便被拎起,再狠狠给甩落到地上,痛得他鬼吼鬼叫。

    两名大汉上前要拼斗,却未料此人一身优雅斯文,一出手却狠戾非常,每一拳都快狠准,三两下便直扣他们的咽喉,让他们几乎要断气。

    “别……别杀我们!我们也是奉命办事!”

    “奉谁的命?”

    “是霍夫人!是她要我们拿掉她肚子里的孩子,啊!”

    一人传出尖叫之后是另一人,他们纷纷在转眼之间被折断了一只手臂,痛得在地上打滚哀号——

    霍东齐这才缓缓地回头,走向满脸泪水看着他的华流苏。

    她好狼狈……

    他脱下身上的衣服罩住她赤luo的下半身,拿掉她嘴里的破布,卸去绑住她手脚的绳子,一把将她从手术台上抱了下来——

    “对不起,我来晚了。”他轻轻地看着她说。

    华流苏紧紧、紧紧地抱住他,终于“哇”一声大哭出来,几近是绝望的悲凄狂鸣。

    “我差一点就失去了我们的孩子!差一点……呜……”

    霍东齐的身子大大一震。

    是他听错了吗?

    还是她悲伤过度在胡言乱语?

    她刚刚说……他们的孩子?

    不,这根本不可能,他何时跟她……

    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帝国的新娘 (一)》作者:宋雨桐

    2、《帝国的新娘 (二)》作者:宋雨桐

    3、《帝国的新娘 (三)》作者:宋雨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