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莳萝杏林嫡女 第二章 中了毒的睡美男

杏林嫡女 第二章 中了毒的睡美男

作者:莳萝书名:杏林嫡女类别:言情小说
    何若薇跟伊秋语两人虽是共享一个身体,但因为呼吸的问题,且发现即使两个人都待在身体里,身体的主控权还是在何若薇身上,所以平常还是何若薇控制身体,应对一切。

    何若薇知道伊秋语的身分,便假借喝药喉咙恢复了,开口说话,告知单墨寻伊秋语的来历,也央求他暂且不要告知伊家人自己的事—— 她想打得二房跟三房措手不及,单墨寻似乎察觉了什么,并没有多问。

    躺在床上静养了两日后,何若薇已经能够自己坐起活动,但还是不能下床走动。

    何若薇是个很健康外向的人,在现代时,只要一逮到空闲时间,她便会换上运动鞋到堤防边跑步,或是去爬个山,所以在床上躺的这两天让她觉得身体都要生锈了,可严重的脚伤让她就算很想下床也不敢贸然下床,就怕造成习惯性扭伤或是永久伤害。

    后来她想了想,画了张拐杖图,请小满转交给单墨寻,问他能不能找到人帮她做把拐杖方便她行动,毕竟她现在寄人篱下已经很麻烦人,这种额外的要求还是要请示这里的主人。

    只是大半天过去,她一直没有得到回复,本以为就此没有下文了,没想到到了申时左右,单墨寻便让小满为她送来跟她画的图一模一样的拐杖。

    “伊姑娘,妳试试这拐杖是否用得顺手,少主交代了要是有什么问题或者不合适,都可以马上修改。”小满将拐杖递给她。

    “我试试。”何若薇迫不及待的撑着拐杖在屋里走了两圈,兴奋的点头。“小满,帮我跟妳家少主道谢,这拐杖很合适,没有任何不舒适的问题。”

    “好的,小满会帮妳转达的。”小满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边,就怕她不小心跌倒,不忘提醒她,“伊姑娘,妳小心些,大夫特别交代,妳这脚要小心照顾保养,不能再受伤。”

    “小满妳放心吧,我知道。”

    她走了两圈觉得已经完全适应这拐杖,又恳求地看着小满道:“小满,我想到外头看看。”

    “这不好吧,妳才刚学会用这拐杖……”小满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小满妳放心吧,这拐杖就跟我第二条腿一样,我走得很稳,不会有事的,妳别担心,要真出了什么事情,我会自己扛下这责任,不会让妳遭到责罚。”她赶紧打包票,“而且我关在屋里两天了,真的有些闷,要多呼吸新鲜空气身体才好得快。”

    “那好吧,我陪着姑娘出去外头走走吧。”

    小满陪着何若薇走出屋子,而何若薇一踏出房间便被眼前充满江南风情,秀雅幽静的庭园景致给震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哇,好美啊!”她惊呼。

    “是啊,这别院的庭园造景,是少爷特地请江南的庭园大师前来规划布置的。”小满一脸与有荣焉的告知她。

    “水石清华,清朗秀丽,看得出是大师之作。”

    这时何若薇耳边传来伊秋语带着不服气的声音,“这庭院布置错落有致是不错,不过没有我们伊府的花园漂亮。”

    何若薇在心底对着她说:“妳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吧。”

    “谁说我自卖自夸,我们伊府花园真的很漂亮!”

    “我跑遍不少国家看过不少古今中外的名家园林,这个庭院的布置算得上是顶级了,景色各异,意境迥然,没有一点财力是做不出来的,每个角落都是一处风景,每个转角都有惊喜,简直就是视觉享受。”何若薇继续在心里回话。

    “等妳跟我回到伊府,妳就知道什么叫漂亮,爷爷想让我开心,去年才刚让人重新布置一番,可美了,待在园子里一整天都不会想要进屋。”听她这样夸奖这单家别院的庭园景致,伊秋语更是不服气。

    “好,等妳回伊家,我一定好好欣赏妳家的庭院风景,不过我们现在先好好欣赏这里的美景吧。”

    何若薇知道伊秋语还孩子心性很重,在心里安抚了她一番后,继续撑着拐杖往顺着抄手游廊走去。

    “伊姑娘,再过去就是听泉院,那里没有得到允许是不可以踏入的。”小满指着不远处一座假山的后方。

    何若薇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除了看到那座假山外,还隐隐约约间听到流水声。

    “那里是妳家少主住的地方吗?”

    小满摇头,小声地告知,“不是,那里是二少爷静养的地方,二少爷未瘫痪之前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听泉院,所以少主才会将二少爷安排在听泉院静养。”

    “妳家少主的弟弟为什么会瘫痪?妳知道原因吗?”

    “是两年前意外坠马。”这事在单家不是秘密。

    “坠马受伤!”何若薇低呼。

    “是的,大夫说伤到了筋骨导致瘫痪,一辈子只能躺在床上,也无法言语,之前二少爷刚受伤时,有人来探望他,说了不中听的话,让二少爷伤心难过的不停掉泪,从那以后少主就不许他人进入听泉院,免得又有不长眼的惹二少爷伤心。”

    “原来是这样啊……”何若薇不禁叹息。

    “所以伊姑娘妳就别再往那里走了,我们往另一边走吧,我领妳去紫薇院看紫薇花吧,今年的紫薇花开满树,艳丽如霞,很美的。”

    “紫薇花有盛夏绿遮眼,此花红满堂的赞语,去看看也好。”

    但才往紫薇院的方向走没两步路,便有一名穿着翠绿色衣裙的丫鬟朝她们疾步而来。

    “小满,林管事找妳,妳快点过去。”

    “小春,林管事有说什么事情吗?”小满一听管事找她稍微吓了一跳,有些不安的问道,又看了眼一旁的何若薇,“妳可以先帮我跟林管事说一声吗?我扶伊姑娘回露竹院我就过去。”

    “小满,妳先跟小春姑娘过去找林管事吧,不用担心我,我知道路回去,顺着回廊走就到了,正事要紧。”何若薇说道。

    “那……伊姑娘我去去就回。”小满愧疚的看了她一眼后就跟小春匆匆离去。

    何若薇这才刚要撑着拐杖打算回露竹院,耳边便传来伊秋语的惊呼声。

    “若薇,若薇,那个湖边有一个很漂亮的少年躺在那里,妳去看看他好吗?”伊秋语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少年?是单墨寻的弟弟吧,方才小满说了他不准外人随意打扰单二少爷。”

    “不是,我觉得那少年很奇怪,他好像是中毒。”

    “中毒,妳怎么会知道他中毒?”

    “我不是说了,我灵魂出窍时去了一个很奇怪的异域,我在那边学了许多跟我们骊国不同的医术和解毒手法。妳知道的,我的记忆力很好,只是因为脑子瘀血的关系不会表达,并不是真的痴,小时候祖父将我带在身边一起替人看病的症状药方,这些我都还清楚记在脑中。灵魂出窍这段时间,学的异域医术也都还记得一清二楚,我才会说那人好像中毒了。”

    “可是这里的主人、我们的救命恩人,不准任何人靠近听泉院。”

    “我们偷偷的去啊,妳不也是救死扶伤的大夫吗?有这么一个病人在妳眼前,妳怎么可以视而不见,而且要是我们有办法医治好这位二少爷的病,也算是报恩啊。”

    伊秋语在她耳边叽哩呱啦的讲个不停,最后何若薇实在没辙,举双手投降,“好,我跟妳去看看,不过我可不能保证我有办法救那位二少爷唷。”

    “先看看再说嘛,快,快,我们赶快去。”

    何若薇偷偷摸摸的溜进了听泉院,一来到这佳木茏葱,奇花烂漫,一条银色飞瀑从石隙间泄下,宛如人间仙境的的听泉院,她震惊的嘴巴都要掉了。

    “若薇,别看了,快跟我来。”伊秋语领着她往单二少单墨书所在方向走去。

    似乎是服侍他的人看天气晴朗,把他带到户外,单墨书穿着一袭白色长衫,在大树下休息,金色阳光穿透层层堆栈的树叶缝隙,化成点点金芒洒落在他周身,令他整个人像是谪仙一般。

    即使何若薇经过二十一世纪洗礼,看过各种类型美男,看着他也忍不住吹了声口哨。

    “好一个美少年啊,难怪妳会这么焦急。”她咧嘴调侃伊秋语。

    伊秋语的声音有些羞恼,“妳胡说什么,我真的是看他不对劲才找妳的!”

    “好了,别解释,我先帮他做初步检查。”她左右张望了下,确定附近没人,放下手上的拐杖,开始为单墨书检查。

    约莫过了半盏茶的时间,伊秋语有些等不及的在一旁焦急问道:“如何,如何?”

    何若薇眉头微蹙,疑惑的低喃,“怪了,他这症状很怪!”

    “如何奇怪?”

    “我方才为他检查,发现他的症状只要经过复健,是可以完全康复,而且以他受伤的情况,应该不至于到全身无法动弹,且口不能言的程度,所以我想不通……也许真的如妳所说,他中毒了。”

    “妳说不能动也不能说话?”

    “嗯。”

    “这症状在我到那奇怪的地方时看过……”

    “等等,先别说了,我们回露竹院再说吧,照顾他的小厮来了,我们先走。”她眸光往屋子方向扫去,一抹深蓝色身影正往这里来。

    何若薇拿过拐杖往另一个方向离去,在那小厮到来前离开听泉院。

    回到露竹院,小满还没回来,何若薇为自己倒了杯开水,慢慢啜饮。

    缓和有些急促的气息,她将最后一口茶水喝下后问道:“秋语,妳说妳曾经看过那症状,妳将当初看到的症状形容给我听。”

    “当时我看到的那个人状况就跟单二少爷一样,像个活死人,他的脑袋是清醒的,可是无法言语,做不了任何动作。”

    “听妳这么说应该是中了神经方面的毒,神经的问题很不好解决,饶是从未来来的我也无法解这毒……要是毒解了,我就有办法让他恢复行走。”

    “妳不会,我会啊,我可以跟妳说怎么解毒。”

    “妳会?”何若薇讶异了。

    “是啊!若薇,我跟妳说解毒的药方跟治疗方式,妳想办法帮他解毒救他一命吧,他的症状现在还有救,再过两个月就真的是神仙难救,只余半年性命了。”

    听到她急促的话语,何若薇皱眉,“秋语,妳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在意他?不过是看到一个睡美男妳就芳心沦陷了?妳要知道,我们多管闲事可能会陷入麻烦。”

    何若薇并不是不愿意救人,身为医师,她当然也有助人的热忱,可是,她觉得要谨慎行事,也担心伊秋语太冲动。

    “我才没有,我是觉得他很可怜,他一定很痛苦,就跟我以前还是憨儿一样,常常被人欺负。虽然单大少爷不许任何人靠近他,很保护他,可是肯定还是会有人阳奉阴违,就跟爷爷命令伊家所有人不准欺负我,可是还是会有人偷偷欺负我是一样的,所以才要妳想办法救他。”

    “妳说的是有道理,不过单大少爷可能不会答应。”

    “我们可以偷偷的啊。”

    “偷偷的要是被抓到,或是出了什么意外,反而说我们是要残害单二少爷,那不是很冤吗?”何若薇在脑海里横了一眼想法还是有些简单的伊秋语。

    “说的也是,那……妳说要怎么救他呢?”

    “实话实说!找单大少爷直接将单二少爷瘫痪的原因告诉他,他要是愿意相信就会让我们为单二少爷治疗,要是他不相信,那只能说单二少爷命该如此。”何若薇耸了耸肩,将自己的想法告知她。

    伊秋语沉默片刻,点头,“就如妳说的,一切交给单大少爷自己做决定。”

    清晨,露竹院里蒙着一层轻雾,远处传来几声公鸡雄纠纠的啼声。

    何若薇放下手中的狼毫,甩了下手喘了口大气,起身左右扭动僵硬甚至有些发麻的腰,伸展了一下背,目光则是满意的落在桌上的一迭纸上。

    希望单墨寻愿意接受她的建议,那才不枉她花了一整晚,将按摩手法、复健动作的图解,还有复健堡具的设计图画出来。

    何若薇为自己倒了水,一边喝着水一边瞄着窗外的天色。

    她知道这单府的别院有一座很大的练武场,单墨寻每天早上都会到练武场晨练,接着才会出门。

    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差不多练习完了,她要趁着现在他还在府里赶紧去找他谈,将该教的东西都教给他,而且她打算今天就回伊府,也需要向他道别辞行。

    要是错过机会,请下人代为转达恐怕没有办法交代清楚。

    思及此,她将花了大工夫画的图纸放进她让小满缝的背袋中,撑着拐杖出门。

    随着朝阳渐渐升起,她走到练武场时早晨的雾气已经散得差不多,让她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练武场里的人。

    何若薇站在练武场边,有些惊讶地看着舞剑舞得虎虎生风的男人,那一招一式充满凌厉气势,完全不是花架子,她没想到这个单墨寻不仅是个商人,还是个武林高手!

    单墨寻远远的便见到她走来,练完一套剑法后便利落收剑朝她走去,“伊姑娘。”

    “单大少爷,想不到你拥有这一身的好功夫!”她鼓掌赞叹。

    “在下时常出门在外行走,没有一点功夫保命怎行?”他拉过架上的布巾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渍,拿过外衣套上。“姑娘特地到这里来找在下有事?”

    “是的,我的脚恢复得差不多了,而且有你特地让人为我制作的拐杖出入很方便,所以我想今天就回去,免得我爷爷担心,是特地来跟单大少爷你辞行,待我回去后会请爷爷正式向你致谢。”她单手提起放在一旁高台上的茶壶,替他倒了杯凉开水。

    “报答就不用了,不过是刚好路过,举手之劳,别放在心上。”他接过凉开水喝了口,又微笑说道,“我让人安排马车送妳回府。”

    “其实……单大少爷,我来除了是向你辞行外,还有一个目的……”她从背袋中拿出一迭图纸交给他。

    “这是?”单墨寻拧着眉头翻看这些绘了奇怪图画的纸。

    “这是复健堡具,还有复健按摩的动作。”

    “伊姑娘,不知道妳给在下这些有何用意?”他抬眼困惑的看着她。

    “单大少爷,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有三件事情我必须跟你说,如果不如实跟你说,我会一辈子良心不安,而且隐瞒并不是我身为大夫应该做的事情。”

    “何事?”看她神情严肃,单墨寻也认真起来。

    “首先我要向你道歉,我未经过你的允许便进入听泉院,在那里见到了正在晒太阳的令弟,身为大夫,我本能的就替他检查了一番,发现了两件事,非常重要,不得不告诉你。”

    听到她未经允许便擅自前去打扰单墨书,他一瞬间感到愤怒,不过听到她说“非常重要”,他旋即将心头的怒气压下,冷声道:“请说。”

    “这是我要告诉你的第二件事,经过我的检查,令弟是因为中毒,四肢才不能动弹,甚至失去言语的能力。”

    “妳说中毒?”单墨寻俊脸骤然间一沉,眼神怀疑。

    这两年来,墨书看了不下百位大夫,从未有一位大夫说墨书是因为中毒而陷入这种境地,都认为是坠马意外导致的。

    “是的,他是因为中毒才会身子不听使唤,导致坠马,并不是因为坠马才导致瘫痪,这两者顺序要搞清楚。”她看了眼神情震惊的他,把伊秋语的判断说出来,“如果他当时没有中毒,以他的伤势来看,最严重的结果是无法行走,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无法言语、全身无法动弹,像个活死人躺在床上。”

    她的诊断完全不同于其他大夫们的,让单墨寻震撼不已。

    “你要是不相信,你让人去打一套我画的这些复健堡具,再让照顾的下人按照我画的动作替令弟复健按摩,只要他没中毒,每天帮他复健三刻钟,他约莫一个月便能坐起,甚至开口说话,然而如果中了毒,身上的毒未解,最好的情况就是手指能动,能发出声音。”

    他听着她胸有成竹的语气,又看到这些详细的图画,心开始有些动摇,毕竟无论结果如何,对弟弟都没有坏处……思索着,他突然想到她说有三件事情。

    “第三件事呢?”

    “第三件就是二少爷只剩下半年的时间。”她面无表情地告知他有些残酷的真相。

    “妳胡说什么!”他黑眸倏地瞪大,心底顿时掀起惊涛骇浪,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我没有胡说,他身上的毒已经开始侵蚀他的五脏六腑,器官会逐渐衰竭。”

    “不可能!”一时之间单墨寻根本无法接受她所说的,恶狠狠地瞪着她。

    “我不会欺骗你,我是大夫,从不拿病人的病情开玩笑。”她神情严肃的与他对看。

    单墨寻震撼难过到有些说不出话,只能定定看着何若薇,何若薇看着他凝满忧伤的双眸,知道他此刻肯定难受,心中也有点不忍。

    深吸口气,她再次劝说,“你可以先帮他做复健,看我说的准不准,不过,两个月内还有救,过了两个月就别来找我,因为他的病况已经神仙难救。我走了,感谢单大少爷的救命之恩,如果你想救令弟,应该知道到哪里找我!”

    何若薇本来从练武场回到露竹院后略收拾一下便要直接回伊府,没想到她正要出门,便看到单墨寻领着两名心腹手下过来,要跟她学习复健技巧,于是她花了一个时辰将所有动作教一遍,等他们完全学会后才搭乘单府的马车回府。

    等她回到京城,已经是赤日西坠,暮霭连波。

    “伊姑娘,到了。”

    单府的马车缓缓的停在素灯高挂、白幡飘摇的伊府大门前,车夫洪旺利落地跳下马车,拿过矮凳让她踩着下车。

    “有劳你了,洪大叔。”何若薇赏了些碎银给他,“这点银子请洪大叔你吃酒,千万别嫌少。”

    “伊姑娘,这万万不可。”洪旺赶紧推回去,不敢收她的赏银,“不可,万万不可,伊姑娘,载妳回来是老夫的本分。”

    “洪大叔,你这时再赶车回别院,都已经过了用膳时间,厨房恐怕也没有给你留饭,你就拿这些银子先吃饱饭再回去吧。”何若薇硬是将碎银塞进洪旺的手中。

    洪旺看了眼已经暗下的天色,觉得她说的也没错,这时回到庄子都已经过了饭点,偏偏今天出门急,自己又忘了带钱袋子……

    想到这,他腼腆地收下碎银,“那我就不跟伊姑娘客气了。”

    “洪大叔,天黑了不好赶路,你回去时路上小心,宁可慢一点。”

    “我知道,伊姑娘,那我走了。”洪旺跳上马车,挥动缰绳驾着马车缓缓离开她视线。

    她转身看着在夕阳余晖的照映下更显凄凉的伊府,沉着地问着一脸怒气的伊秋语,“秋语,这里就是妳家?”

    “没错,算一算我不过失踪七天,他们连派人去找我都没有,就这么急着帮我办丧事!”她愤愤不平的说着。“二房跟三房的人肯定又不知道怎么欺骗爷爷!”

    “别气了,我们等等就进去,到时看看他们怎么说!”何若薇挺直背脊,抬手敲门。

    “大……大小姐?”门房一开门看到熟悉的人影,吓得腿软跌坐地上。二房跟三房的人在伊秋语出事后,就对外宣称她坠崖身亡,门房以为自己见鬼了,“大、大小姐……”

    何若薇冷睐了门房一眼,径自往灵堂的方向走去,来到灵堂时,几个负责守灵的丫鬟,还有端着饭前来准备祭拜伊秋语的家丁们,全被突然出现的她给吓傻了,一个个瞪大眼、张大嘴,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容。

    早已死去的人突然出现在他们眼前,加上今天又是头七,其中一名负责守灵的丫鬟以为是伊秋语的鬼魂回来了,手摀着胸口,口吃的惊呼,“大、大小姐……的鬼魂回来了!”

    丫鬟这一喊把灵堂里的所有人吓得惊声尖叫,“啊,鬼啊—— ”

    一群胆小的小丫鬟吓得全身发颤、缩着身子挤在一起,就怕鬼魂找上她们,还有几个胆小的,顿时尿湿了裤子。

    而下人们的骚动也引来其他守灵的主子们的注意。

    伊秋语是小辈,因为习俗的关系,年纪大的长辈不能替她守灵,只能让同辈的兄弟姊妹为她守灵,由于大房只有她一个孩子,守灵的工作就落到二房跟三房的子女身上。

    父母所做的事情,他们做子女的多少知道一点,因此当何若薇站在他们面前,想到今天是头七,冤死的人在这一日会回来复仇,加上天色已暗,烛火被风吹得一明一暗,素白布幔和灯笼在风中翻飞,更增添诡谲阴森气氛,今日负责守灵的两个人都恐慌到极点。

    “啊—— ”二房的长女伊秋水尖叫了声后,当场吓得昏了过去。

    “不是我,不是我害妳的,妳要报仇去找我娘……”三房的长子伊秋致惊恐的乱喊一通后也跟着晕死过去。

    “嗤,真没用!”伊秋语轻蔑的自鼻腔里发出一记轻哼。

    何若薇扯了扯嘴角,鄙夷的看着他们,踢了踢两人的脚,确定是真的昏死过去,接着转头冷然看向那一群被她吓得三魂不见七魄的下人们,沉声问道:“我爷爷呢?”

    “爷爷……大小姐……您是要找老太爷?”一个较大胆的家丁牙齿打颤的问着。

    “不找我爷爷,难道找你?”

    那位家丁手指着伊志深所住的院子方向,“大小姐……老太爷一直在……松柏院……”

    她点了下头,下令道:“我到松柏院找我爷爷,你们几个把这灵堂给撤了。”

    一群下人不约而同抖着声音,十分疑惑的问道:“撤了?”

    “撤了!”

    “大小姐……小的斗胆……请教大小姐您是人是鬼?”又一名胆子较大的家丁询问。

    “你们看过鬼有影子的吗?”何若薇白了眼这群没胆子又没眼力的下人。

    众人齐齐往地上看去,在烛光的映照下,她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顿时整个灵堂响起此起彼落的吁气声,大家都重重松了一口气。

    “别耽搁了,赶紧把这里收拾了,不该留的全烧了。”

    她说完便在伊秋语的指示下,往位在伊府东边一处静谧清幽的院落走去。

    松柏院里,伊志深满脸悲伤的坐在窗边发愣,天色已经暗下,更是凄冷。

    他不过是出诊几天便痛失最疼爱的孙女,让他这些天始终处在自责与懊悔之中,要是早知道他不在,他伊家唯一的传人会死于意外,说什么他都不会答应出诊的……

    一想到这里,伊志深老泪纵横,哭得悲戚,何若薇才踏进松柏院,便听见他哽咽的声声喊着伊秋语的名字。

    “若薇,走快些,赶紧进去让爷爷知道我没死!”伊秋语听见疼爱她的爷爷哭成这样,心疼的催促着何若薇。

    何若薇也不忍心,一刻也不多作停留,急切的推门而入。

    虚掩的门扇突然被人用力推开,让低声哭泣的伊志深赶紧抬着衣袖抹去老泪,他深吸口气正打算斥责来人,却看见站在门口的是再思念不过的身影,顿时瞪大眼,一时间惊骇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秋……语……”

    何若薇连忙跪到他身边,握住他布满皱纹的手,代替伊秋语向她爷爷报平安。“爷爷,我回来了,我没死,抱歉,让您伤心了。”

    伊志深身体微微一颤,满脸惊诧,甚至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跪在他身边何若薇。

    二房跟三房不是跟他说秋语所搭的马车坠落崖底,尸骨无存,怎么这会儿他的宝贝孙女又完好无缺的出现在他眼前?

    “爷爷,我没死,坠崖时我卡在崖边的一棵树上,被经过的单家商队的少主、单大少爷救了,昏迷了三天才醒来。”

    掌心传来的微微热度让他欣喜若狂,手不由得颤抖的抚着她的脸,再次确认她是活生生的。他用苍老的嗓音颤抖的问:“语丫头……老头子的宝贝孙女……妳真的没有死?”

    握紧祖父的手,何若薇赶紧用力点着头,“爷爷,我没死,我是秋语,我回来了。”

    再度得到肯定的答案,伊志深喜极而泣,“老天保佑,老天保佑啊,一定是老天爷可怜我这个老头,才会让妳逃过一劫。”

    “爷爷,都是孙女不孝,应该早点请人回来向爷爷您报平安,不该让爷爷您伤心难过这么久……”要不是她要出其不意地回来揭穿二房、三房的阴谋,早让单墨寻先派人来通知爷爷了,害得老人家伤心这么久,她心里也是满愧疚的。

    “不、不,这不怪妳,妳昏迷了,如何能够让人前来通知我。”伊志深将脸上的泪水抹去,开心地摇头,看见她脚边的拐杖,赶紧将她拉起。“妳脚是不是也受伤了,别跪了,快起来,免得脚伤更严重。”

    “爷爷,我没事,扭伤而已,已经好很多了。”她在伊志深旁边的椅子坐下。

    这时,伊志深忽然发现一件事情不对,瞇起眼紧盯着她,“语丫头……妳……”

    语丫头十几年来,从来没有一句话说得这么完整过的,方才话却是一大串一大串的说,还有这么灵动的眼神,这让他不得不怀疑这丫头是假的。

    “爷爷,我不傻了。”从伊志深的困惑眼神中,清楚知道他的怀疑,何若薇连忙解释。

    “不傻了?”伊志深惊呼。

    何若薇点头,指着自己还有些肿胀疼痛的一边脑子。“爷爷,我坠崖时撞到了山壁,将脑中淤积多年的血块撞开冲散了,脑子里没有血块淤积就不傻了。”

    伊志深喜出望外,“真的?”

    “真的,爷爷,其实我是因为脑中血块淤积所以看起来憨憨,可是您这些年来教我的所有东西,我都记得一清二楚,没有忘记。”

    伊志深作为大夫,自然知道是有这样的情况,却没想过孙女会如此幸运。

    “好、好,真是太好了,天佑我伊家啊。”伊志深一听,又开心的猛掉眼泪。

    “爷爷,您真是的,伤心哭高兴也哭。”何若薇调侃他,体贴的拿出帕子为他擦泪。“这样大喜大悲对身体可是不好的。”

    “好……爷爷不哭,以后再也不哭了。”伊志深将最后的几滴眼泪擦干,高兴的承诺。

    待他稍微平静后,何若薇神情严肃地看着他。“爷爷,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您……您听完后千万不要激动。”

    “什么事情要告诉爷爷?瞧妳表情这么严肃……好,爷爷答应妳,听完绝不激动。”伊志深目光和蔼的看着她点头。

    “爷爷,我觉得您听到这事情后会气得想杀人,我觉得您还是先吃颗清心丸比较好。”何若薇仍觉不妥,再度提醒,而这药名、药效,自然是从伊秋语那听来的,回伊家前,她主动问过伊家人大大小小的事。

    “能有什么事情让爷爷气得想杀人,爷爷都一把年纪了还会像毛头小子一样血气方刚?”嘴里虽然这么说,伊志深还是自药箱中取出清心丸搭配着温水吞下。

    过了一会儿,他才又开口,“好了,这下妳可以说了。”

    “爷爷,这次我的马车坠崖并不是意外,而是二房跟三房的人搞鬼,他们要我的命……”何若薇看了伊志深几眼后,抿抿嘴将伊秋语发生意外的经过详细的告知他。

    听完,伊志深顿时怒气冲天,怒拍桌案,“这两个孽种,竟敢谋害妳,老子要去杀了这两个白眼狼!”

    何若薇连忙拉住站起身的他,“爷爷,您答应我不激动的!”

    “听到这事爷爷能不激动吗?不行,既然他们已经对妳动了杀意,我就不能再留他们在大宅里!”伊志深断然做出决定,二房跟三房图的不就是家产,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连侄女都胆敢谋害,他是绝对不能让这一群白眼狼得逞!

    “爷爷,您打算怎么做?”

    “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