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午茶一起穿上蓝白拖 番外:白金玫瑰

一起穿上蓝白拖 番外:白金玫瑰

作者:午茶书名:一起穿上蓝白拖类别:言情小说
    颜水茉最讨厌玫瑰花。

    她眼神冷淡地瞪着眼前包装精美的玫瑰花束,心里涌现相当澎湃的愤怒,但她美丽的脸庞仍是不见任何一丝情绪,相当平静地看着蓝海将花束递向自己,说着希望他能成为她的男朋友。

    她知道,红玫瑰代表我爱你,那是爱情里最热情坦率的告白。

    倘若她拒绝了蓝海告白,是不是就代表她太不识相了?她苦笑,想起了季洋似乎也和蓝海一样很喜欢这号称“爱情之花”的红玫瑰。

    “季洋知道吗?”下意识的问题就这么溜出她的唇瓣。

    眼前阳光潇洒的大男孩因她的问话瞬间愕愣,从他一闪而逝的神情中,她读到了令她黯然神伤的答案,她将视线死死锁在红艳的玫瑰花上,胡乱找出借口掩饰自己的心碎。

    “我是担心,我们两个开始交往之后,三个人之间会变得很尴尬。”

    她笑容涩涩,在赌气交付自己的同时,却听见蓝海狂喜地大吼大叫,更激动得将她抱在怀里不停旋转,将她转得头晕又反胃。

    那是季洋不会有的情绪。

    季洋开心的时候,不会这样表现……

    她看着季洋在得知她与蓝海交往时,默默地道了声恭喜便走开,深怕自己变成电灯泡似地落荒而逃。

    她努力想与蓝海保持距离,但两人的距离却因为蓝海的主动总是黏得紧密。

    她努力地想要与季洋拉近距离,但季洋却视她为洪水猛兽,一见面便急着找借口走避。

    直到那天,被大雨笼罩的社办,她因为蓝海的邀约撑伞走入,却发现社办内只有季洋一人,季洋一见是她,连忙将视线瞥开,连招呼也没打。

    她收伞,镇定地抖着湿透的伞,怔愣瞪着湿了一片的地,发疼的胸腔内积满被季洋彻底漠视的泪水,在这瞬间她忽然难以忍受,抡起发颤的拳,走向前,抖着声启口直问:“季洋,你知道我喜欢的人一直是你吗?”

    对,曾经他们两人有过暧昧。

    那样令她想起心里都会酿甜酿到发酸发臭的暧昧。

    季洋浑身僵直,一语不发。

    “为什么不再送红玫瑰给我了?为什么?只因为我不曾向你开口说我喜欢你吗?!就因为这样?就因为这样就不再送红玫瑰给我了?”她一鼓作气走向季洋,将内心的所有疑问挟带这段期间反复压抑下的怒气掷向他。

    “你送我红玫瑰不代表你也喜欢我吗?!为什么再也没行动了?为什么?!你是在玩弄我的感情吗?看我这样狼狈,你很高兴吗?你很开心吗?”她将抡起的拳头,一拳拳捶向他的手臂,企图打破他恼人的沉默。

    “……大海说他喜欢你。”他痛苦的退一步。

    她错愕。“所以呢?你就把我让给了他?”

    他看了她泪痕狼藉的脸一眼。“你现在已经是大海的女朋友了。”

    “是你把我让给了他!是你!”她气急败坏,不可置信地瞪着季洋。“你到底是比较在乎大海的是吧?!好啊,既然如此,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大海和我约在社办,等一下他就会来了,我是他的女朋友,就该和我的男朋友做出一切该做的事!你不要在这里当电灯泡。”

    她狠绝的神情带着不顾一切的毁灭,季洋瞠圆了眼,神情满载着痛苦。

    “水茉,你不要——”

    “你滚,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如果没有勇气喜欢我,就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拜托你,你走……”她掩面痛哭,从未曾想过自己竟会为了爱情苦苦哀求。

    季洋心软更心痛,离去的步伐几度迟疑,挪向社办门口的视线在瞧见蓝海的身影后,牙一咬,心一横,便闷着头直往外冲。

    既然已经决心抛下,他又何必在这里苦苦相逼……他冲动地奔入滂沱大雨中,强迫自己必须忘记水茉楚楚可怜地对着他说,她喜欢的人是他,更强迫自己必须抹去水茉逼人的话语,偏偏,大雨怎么也冲刷不去他满身的躁气与焦虑,他再也无法冷静,脚步一旋,极度害怕此刻的自己只要稍慢一步便会失去捧在掌心上小心翼翼呵护的珍宝,于是一路狂奔回社办。

    结果,他看见了衣衫不整的颜水茉,看见了他们在拥吻。

    强烈的嫉妒、愤怒侵蚀了他的理智,等他回神过来,他已被蓝海击倒在地。

    失去理智的他,终于肯在蓝海与颜水茉的面前承认自己过分懦弱的真心,他在颜水茉的泪水中看见喜悦,却又在蓝海的怒吼中听见绝望。

    “滚!全部都滚出我的视线!”

    蓝海的一声咆哮,让他们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爱情开花,季洋牵起颜水茉的手,而她撑开搁置在门边的伞,偎在他身边,与他共同走入雨中,季洋回首,却看见蓝海满身寂寥。

    在这一刻,他抢走了蓝海的爱情,究竟要到何时,蓝海才会肯再递出他最摰爱的玫瑰?

    “我讨厌红玫瑰,真的很讨厌。”

    季洋老是会听见颜水茉皱眉提起,这时他便会在心里叹想,也许蓝海也开始讨厌玫瑰了?会吗?

    而这疑问,长期之下已成为他心里的沉重枷锁,无解。

    晨曦跃上窗棂,光影浮掠,床上的女人因近来工作繁重,再加上男人昨晚整夜的需索而陷入重度熟睡的状态。

    早起的男人支肘撑腮,好整以暇地盯着她的睡颜,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他蹑手蹑脚下床,回床上时掌中已捏握了一对白金玫瑰耳环。

    女人的素颜被温柔的晨曦镀上了一层光,分外白雪透亮,他嘴角衔笑,小心翼翼地将掌中那对白金玫瑰耳环扣上她圆润饱满的耳珠,再带着欣赏又爱慕的眼神,细细凝视着女人眉眼之间的娇憨神态。

    玫瑰玫瑰最娇美,玫瑰玫瑰最艳丽,长夏开在枝头上,玫瑰玫瑰我爱你……

    手机铃声在静谧美好的此刻竟煞风景地响起,男人手忙脚乱起身,迅速将手机切成静音后再走出房外按下通话,口气满是被打扰的不悦,等到与对方结束谈话走入房内,女人早已侧卧在床,双眼晶亮地直瞅着他。

    “喔——把你吵醒了?”他像做错事的孩子,懊恼地爬回床上,将她捞入怀里,以下巴新生的胡碴磨蹭她柔嫩的颊。

    颊边刺刺痒痒的触感逗得她一阵咯笑,她忙着以手阻挡他亲昵烦人的举动。“不是手机把我吵醒的,你在帮我戴耳环的时候我就醒来了。”她摸着耳珠,“这什么?你为什么帮我戴上?”

    “这是上次你忘在我这里的玫瑰耳环,我一直很想看看你戴上它的模样,刚才突然想到,就……行动啦!把你吵醒真是对不起。”他心疼的盯着她明显因为疲倦浮现的黑眼圈,俯首又是朝她脸颊一阵狂亲。

    她笑得无奈,笑得有些喘。“所以现在我戴上它你觉得如何?好看吗?漂亮吗?”

    他顿下动作,盯着她直瞧。

    “怎么了?你觉得还好吗?”见他陷入沉默,她又是一阵笑。“玫瑰欸,而且是白金的!这是我妈在我二十岁的时候送我的生日礼物,你敢说不好看就丸——荡——惹!”最后三字还故意臭拎呆发音,调皮的口吻显然根本不在意他的看法,只要她自己本人觉得好看就好。

    “我没想过我会捡到你的玫瑰。”他突然天外飞来一笔。“我其实很讨厌玫瑰,它会让我想到讨厌的事。”

    她愣住,问:“那你的手机铃声是怎么一回事?”玫瑰玫瑰的唱个没完,有人会喜欢这样自虐地恶整自己,三不五时提醒自己有多讨厌玫瑰吗?

    “就是提醒自己,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他回道。

    “……”还真的被她猜中。她无语。

    “可是,那天你把玫瑰留在我这里,我却非常喜欢……几乎是对这只白金玫瑰一见钟情。”

    对玫瑰耳环一见钟情?白雪愈来愈摸不着头绪。

    “我在想,那个女人戴着这对玫瑰耳环的模样我好想看、好想看、非常想看!”他轻轻柔柔地吻上她的唇瓣。“因为,一定会……很美……”

    她被他热吻得晕头转向,直到许久过后,她气都还没喘过来,就听见他再说:“以前我一直以为红色的玫瑰最能够代表爱情,所以我才讨厌它,但现在,因为你,我觉得白金的玫瑰才是代表爱情的那一个。”

    “好了没?虽然说一日之计在于晨,也不需要用上肉麻计吧!”白雪起身,盘腿坐在他身边,皱鼻的模样既娇俏又可爱,她任男人恣意地以指缠绕她的发尾,笑容灿灿,“讨厌的事我们就都把他忘光光吧!既然红玫瑰已经被我的白金玫瑰取代了,那你的手机铃声也该换了吧!不要老是记挂着那些讨厌的事。”

    他笑了,在她的叮咛里听见了温暖的关心。“那你觉得要换什么手机铃声?”

    “嗯……”她偏头,认真思考片刻后回道:“当然是要让你想起最喜欢的人啊!不如就换‘白雪公主’的主题曲,someday my prince will come…”

    “你认真的?”他皱眉。

    “我是在给你建议。”她从床头旁将自己的手机拿来,动手滑到YouTube搜寻所有有关白雪公主的歌曲。

    “铃声我们再想想好了。”他想要把她的注意力从YouTube拉回,见她目不转睛地瞪着手机萤幕,他索性撑起身子,以吻攻陷她。

    “喂……唔……再让我找一下啦……”

    “那个不重要,可以等等……”

    “可是……”

    她再也没机会开口,蓝海再度重新夺回她的一心一意。

    晨光将她耳畔上的白金玫瑰闪耀出动人炫目的光泽,那让他百看不厌,由衷感谢她将他的爱情重新赋予了意义。

    同样是玫瑰色的爱情本质,一朵带刺,一朵却犹如大海里的珍珠,绽放着最令他怦然心动、令他目不转睛的美。

    【全书完】    (快捷键 ←)588415.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