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莫颜姑娘来收妖 第二章

姑娘来收妖 第二章

作者:莫颜书名:姑娘来收妖类别:言情小说
    何关挑了挑眉,一双妖魅的墨眸饶有兴味地打量这个年约十六岁的年轻姑娘。她拥有何关满意的条件——年轻貌美,处子,白洁净,是个大美人,不过美人儿的反应却令他感到有趣。

    “妳好像不怕我?”在她身上,他找不到恐惧或是惊吓。

    “你看起来并不可怕,我有什么好怕的?”别说怕,她高兴都来不及,还觉得很新鲜,因为她不再是三岁的娃儿,能以大人之姿跟他平等说话。

    这是她盼了多年的事,如今总算遂了心愿。

    何关飘近,俯下身,俊魅邪气的脸庞朝她欺近,与她的气息缩短为咫尺之间,见她不闪不躲,一双坦然的美眸就这么直直盯着他。

    这女人是真的不怕他。他移开脸庞,在她身边围绕,一头墨发轻轻扫过她的脸蛋,恍似一双手拂过她的脸庞,又似藤蔓爬满她的肩膀,将她缓缓缚住。

    “这可稀奇了,见到我不惊讶也不害怕的,妳倒是第一个。”更稀奇的是,也不会脸红。

    百年来,与他结成血誓的女子们第一次见到他从簪子里跑出来,不是惊愕就是因为他的俊美而看傻了眼,不像眼前的女子,不羞不臊,还如此坦然的盯着他。

    他来到她的后头,把脸贴近她的耳,嗓音带着一股磁性喑哑的魔力,撩着她的耳。

    “不怕我吃了妳?”

    她这才露出惊讶的表情,瞪大眼。“你会吃人?”悦耳的嗓音清脆,还带着几分天真。

    在他打量她的同时,她也在打量他,而她直视无讳的目光令他感到有趣,笑得十分魅惑。

    “妳都是这么看男人的?”

    “没有,我只是太好奇了,忍不住一直盯着你看,毕竟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妖。”

    她的直白令他先是一怔,继而哈哈大笑。

    “有意思,不忸怩、不做作,本公子喜欢。”她的爽快和直言不讳令他感到有趣,便也站直了身大大方方的任她看个够,甚至瞇起魅惑的眼,十足的祸水。

    大概是他太大方了,所以她禁不住反问:“你都是这样让女人看的?”

    “非也。能看见本公子的,唯有以鲜血召唤我的女子,其他人想见本公子并与本公子说话,可没这个福分。”

    符圆圆怔住,忍不住榜格笑出声来。

    她这一笑,顿如春花漫开,天真烂漫,没有姑娘家的羞涩,十分大方直爽。

    何关突然觉得眼前这张笑容似曾相识,不由得瞇起桃花眼。

    “咱们是否曾经见过?”

    符圆圆收起了笑容,面露诧异。“没有啊,我这是第一次见到你。”

    何关却觉得怀疑。他不会平白无故产生似曾相识之感,她说没有,他却是不信,越是看她的眉眼和她的笑容,就越是觉得熟悉,但他怎么想,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她?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他决定自己求证,不由分说,掌心冒出一条长长的黑雾朝她后脑探去,试图探索她的记忆,却遇上另一股力量将他的法力弹开。

    仙术?!

    何关立即变了脸色,厉声质问。“妳是修仙人?”

    符圆圆也是一怔。“咦?你怎么知道?”

    “妳有仙法罩身,妖魔不侵,并非一般人!”他浑身迸发出阴狠的戾气。

    符圆圆这才恍悟,不好意思地搔搔头。“哎呀,被你发现了呀,我本来还想瞒着你呢。”

    仙妖不同道,他是妖,又被仙法所缚,被困在簪子里百年,这股怨气早已满盈,只因奈何不得而隐忍,乍闻她是修仙人,那股怒火冲天的怨气便喷薄而出。

    “本公子没空跟妳啰嗦,说吧!妳有何企图!”

    他本是倾城俊色,如谪仙般的人物,此时周身却邪气逼人,尽现妖物本色,连周围草木都受之影响,她案上花瓶里插的一朵兰花便因邪气入侵而瞬间枯萎。

    尽避他此刻变得狰狞吓人,符圆圆却不怕他,而是双手插腰,拧眉嘟嘴地抗议。

    “凶什么凶嘛,有话好好说就是了,干么发脾气?我是学了点仙术没错,但又没对你做什么坏事,干么瞧不起人啊!”

    何关依然厉眸如刃,周身邪气似腊月寒霜。符圆圆心下暗惊,心想幸好有师父的仙术护身,否则自己早被这股邪气给伤了。

    瞧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并非三言两语能沟通的,看来被仙法禁锢的他怨念很深啊,即使过了百来年,依然没减轻一丝怒火。

    符圆圆心想,自己若不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他是不会信她的。

    “说就说。我是学了仙术没错,关于你的事,我是从师兄师姊那儿得知的,所以我多方打听,遍寻江湖,好不容易才找到你。至于我有什么企图,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好奇,想看看你到底生得是何模样?”

    何关阴沈地说道:“现在妳看到了。”

    “你别这样,我对你没恶意,我觉得你人并不坏。”

    他恶狠狠的威胁。“等我吃了妳,妳就知道我坏不坏了。”

    她羞臊地抚着双颊,嘟嘴道:“人家还是未出阁的姑娘呢,咱们才第一次见面,说这种话你羞不羞啊。”她说话时,还忸怩地用脚尖在地上画圈圈。

    他说要吃了她,是指血淋淋的生吞活剥,而她却解读为另一种暧昧的意思,她是真不懂,还是故作镇定?

    他冷笑,霎时长发飞扬,伸长如藤蔓,捆住她的身,将她的人卷了过来,落入他的怀抱里,一手五指成爪,指甲瞬间长成如利刃一般,森森威胁地滑过她的脸蛋。

    “瞧这细皮嫩肉的,吃起来肯定香嫩可口。”听似温柔磁性的嗓音,却充满残酷的威胁。

    符圆圆被他摸得终于脸红。“喂,你再这样乱来,我可要收妖喽。”

    “喔?想收妖?行啊,妳试试,若能收得了我,我就跟妳走。”

    不自量力的丫头!想收他,还得看看将他禁锢的簪子肯不肯放人。

    这根簪子虽是他的牢笼,同时也是他的保护网,不管是道士还是修仙者想要收他,都得先解了前一位修仙人对他施行的咒术,才能对他施予第二个仙法。

    若是能轻易将他收去,他哪会等到今天?早就去找其他修仙人来收伏自己,藉此脱离簪子的禁制了,他就不信这丫头的仙法能赢得过困在他身上的法术。

    因为他的话,符圆圆美眸瞬间一亮。“真的?若我能收得了你,你就跟我走?此话当真?”

    他本是随意一说,因为他根本不信她能破咒,见她如此当真,甚至还一脸跃跃欲试,他便也玩玩她,邪笑道:“当然,妳若能收,我便跟妳走。”磁哑的语气里尽是暧昧。

    她眨眨眼。“没骗我?”

    他笑得魅惑妖异。“一言为定。”

    她点点头。“好,我现在就收了你。”

    他哪想得到,她不但没打退堂鼓,也没念咒或施什么仙术,却突然抓起他的手,把袖子往上一推,像只小狈对他张口就咬。

    何关笑容一僵,瞪大了眼,完全没料到她会突然咬他。

    他没等到修仙人大展法力,斗上一回,却只等来一只咬人的小狈,而这只小狈把他的手臂咬出了一排血印。

    符圆圆伸出小舌,舔舔上头的血,抬起脸,笑嘻嘻地对他说:“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了。”

    她笑得天真无邪,目光明亮如镜,澄澈得不染尘埃,彷佛就像个未染尘世的孩子一般向他耍赖,宣布他是她的。

    对他这个活了上百年的妖来说,一个十六岁的姑娘的确是个孩子,而这个孩子在落入魔爪之际,依然不为所惧,反过来咬他一口之后,还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被她这样一搞,他浑身邪气顿时消散不少,甚至感到有些啼笑皆非,突然就没了与她斗法的兴致。

    他拎起她的领子,把她往旁边一丢,就像把一只小动物丢到路边一样轻视。

    这样的对手,他没兴趣打,其实他也只是一时气愤故意吓吓她罢了,他已是赎罪之身,若是再犯杀戒,将永不能超生。

    “妳看也看过了,闹也闹过了,别再烦本公子。仙妖不同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本公子还有正事要办,不能陪妳玩闹,妳走吧。”说完他不再理她,正欲化为黑雾,却被她给拉住。

    “你不能走,你答应过要跟我走的,可不能言而无信,而且咱们已经结了血誓。”

    他冷冷命令。“放开。”

    她坚持。“不放。”

    他冷哼,手一挥开,想挥退她,却发现因她有仙术罩身,他的法术无法撼动她。他不耐烦,决定自己飞走,却赫然发现自己居然走不了,被她抓着,他竟是无法幻化成黑雾。

    他震惊地回头瞪她,厉声质问。“妳对我做了什么?”

    她嘟嘴抗议。“我刚说了,你已经是我的了,现在不是你想回簪子就能回去的,还得看我同不同意呢。”

    他不信,再度尝试,却怎么样都无法回到簪子里。

    “别试了,我刚才咬你一口时,舔了你的血,就是解除你被簪子禁锢的咒术,你不用回簪子了,因为你已经属于我的,以后只能跟着我。”她的笑容多了几分狡黠,水灵灵又贼溜溜的,比他的桃花眼更加桃花。

    何关不可思议地瞪着她。上百年来,簪子引来无数的人间女子,滴血与他结成血誓,他只需指引那些女子寻找有缘人,牵上红线,血誓便解除,可他却万万没想到会遇上符圆圆这个莫名其妙的修仙人,竟然反过来舔他的血,对他下了新的咒术。

    她并非簪子引来,而是主动找上他的,而他的确感觉到自己不再受到簪子的禁制,换成了受制于她,这突然的转变让他完全始料未及。

    在他惊愕之际,她眼中的笑容更深了。

    “而且呀,既然我们现在是一体的,所以你的任务就是保护我,因为倘若我有危险,你也会受罚的,所以你要好好的照顾我、善待我,知道吗?”

    她还是眨着那双清澈明媚的大眼,仍然天真无邪的笑容,看似不沾尘世,却鬼灵精得很。

    何关看着她的笑容,心中深感不妙——

    自己该不会惹上了一个难缠的丫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