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蕾丝糖限时女主角 第六章

限时女主角 第六章

作者:蕾丝糖书名:限时女主角类别:言情小说
    侯福安惊诧。这件事已经被报导了?该不会就是今天那本八卦周刊……

    “好吧……我帮忙,但那笔钱,我一定会分期还妳。”这怎么说都是在骗蔚灿阳的感情,要是真的收了钱,她感觉自己以后没资格继续暗恋他。

    蔚于雁噗哧笑了,“我没遇过像妳这么老实又有道德感的人,明明需要钱,却犹豫着不该骗人,好不容易说服妳答应,妳又坚持要还钱,那笔钱对我家而言真的只是小数目,妳不用在意。”

    侯福安两耳赤红,不敢澄清自己真正的心思,只能挥着手拒绝,“不不不,妳能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借钱给我已经很感激了,平白拿这笔钱我心里这关过不去。”

    蔚于雁不勉强她,“对了,妳叫什么名字?”

    “侯福安,叫我阿福就可以。”

    “我是蔚于雁,这里的护理长,这样我们就算认识了。”她再次担心地看了眼弟弟的方向,警察和保全还没搞定,“妳可以先帮我去安抚我弟吗?”

    “可是我得先去我弟弟那和租车公司的人还有受害者家属谈赔偿问题,已经让他们等了一些时间。”她着急道。

    蔚于雁一派泰然的说:“这样吧,妳告诉我妳弟的名字,现在在哪个病房,我代妳去处理。”

    “可是妳不是关系人……”

    “不是关系人的事我自有办法解决。”蔚于雁截断她的话,“妳看起来就很好欺负的样子,金额这么高搞不好是被坑了,我替妳处理比较好。”

    被人直言看起来好欺负,侯福安有些难为情的红了脸,乖乖报上弟弟的名字,以及人在观察区。

    “那我弟就麻烦妳了!”

    蔚于雁扔下这句就往急诊观察区走,留侯福安在原地,侯福安望着花园的方向,先深吸一口气,才迈出步伐,每走一步内心都有声音在耳边盘旋—

    这是不得已的方法,他不能不接受治疗。

    为了他好,她必须帮忙他振作……

    即使将来会伤害他,被他怨恨,也没关系的,就当作感谢他在过去曾对她的帮忙吧……

    做好心理建设,侯福安握紧拳,朝还在跟警察及保全拉扯的蔚灿阳走去。

    此时他的头发和衣服因为挣扎而微乱,和记忆里从容不迫的帅气模样相差甚远,眼眉充满了不安焦躁。

    “我不回病房!叫小爱回来……我就在这里等她!我们话还没说完!”

    她站定在他面前,凝视着他那双漆黑深邃的迷人双眼,但他完全看不见她,也不知道多了个人,径自在吼叫着。

    真的看不见呢……她既安心,又有些失落。

    警察满头大汗的抓着蔚灿阳,蔚灿阳看起来不壮但其实很有力气,何况还不能伤到他,实在不好拿捏力道,这时他注意到侯福安又折返回来,还凑得这么近,怕蔚灿阳在挣扎时打到她,好心劝道:“小姐,妳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好。”

    “没事,让我来劝他吧。”她对着压制着他的三个大男人柔声道。

    蔚灿阳听到她的声音,停下挣扎,睁大眼找寻她,“小爱?”

    “刚才我跟你姊姊聊了,抱歉呢,我车祸后失忆了,不记得名字也不记得你了,你也别怪你姊,她怕刺激到你所以瞒着你。”

    侯福安说着这句话时,手心沁出汗,没有自信能够真的骗过去,搞不好……突然间他又觉得声音不像了。

    眼看蔚灿阳沉默着,她紧张得心跳如擂鼓。

    接着,她听到他喃喃自语道—

    “原来如此……难怪没来看我……”

    他信了!她的心稍微安定了些,哄道:“你回病房休息好不好,也别拿自己的眼睛赌气,好好治疗。”

    蔚灿阳先对抓着他的三个大男人冷声道:“我已经冷静下来了,放开我。”

    两个警察和保全你看我我看你,最终松开压制他的手。

    蔚灿阳面无表情地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接着伸手在半空中摸索,探了两三秒,才擒住近在咫尺的她,一把按入怀中。

    “妳听我解释,我不是赌气,我只是……”他顿了下,犹豫要不要说。

    “只是什么?”

    蔚灿阳又沉默了起来。

    “你不是说要和我好好谈吗?”她轻声再哄。

    他深吸气,才坦白道:“我不懂我们之间到底怎么了,总在思索我做错了什么,所以不想面对这个世界……”他语声嘶哑,“很不象样吧,抱歉。”

    她由衷道:“不,你一定很困惑不安吧……”

    他将她拥得更紧,“我想和妳再谈一次,听妳的真心话,而不是突然的一场争执,让这么多年的感情就没了……”

    侯福安感慨地想。真心话吗?她怎么可能知道莫玟爱的真心话……

    “我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你也别想这么多了,好吗?”

    他稍微拉开她,俊颜朝她展露了笑容,彷佛云破日出,灿亮而温暖,“不会了,因为妳来见我了。”

    她忍不住别开了眼,心虚得无法直视他的笑颜。

    下一刻,他道:“我们交往太久,久到忘了一些重要的事情,我反省饼,我之前为了接任公司太忙了,可能忽略了妳,从今以后我会加倍的疼妳,所以不分手好吗?”

    “如果你不介意我伤了你的心,还害你失明……”

    “只要妳愿意回到我身边,那些我都不在意。”彷佛不够安心,他再次确认地问:“妳不会嫌弃我变成了瞎子,对吧?”

    “怎么会嫌弃,那是我的错不是吗?何况你的伤势只是暂时的,我会陪你做完疗程的,别担心。”她柔软的手心轻拍他的背。

    他紧绷的背脊放松了下来,再次拥她入怀,失而复得的踏实感充斥胸臆。

    侯福安靠在他宽阔厚实的胸口上,被他的热度和气息包围,以前梦过这样的画面,梦中的她心情充满甜蜜和喜悦,可没想到事情真的发生了,她的心却那么的空虚落寞。

    蔚于雁这时回来,很满意弟弟情绪稳定了下来,她又拜托侯福安说服蔚灿阳重新做笔录,侯福安一跟蔚灿阳开口,他二话不说答应,但也先问了肇事的状况,如果有其他伤者,对方要多少钱他都付,警察澄清这起车祸幸运的没有波及他人,只需要赔偿电线杆维修费和超速罚单,蔚灿阳才如实说出车祸经过。

    车祸那晚,开车的是莫玟爱,她说有事要跟他谈,开车去他公司接他,他们两个在车上因为分手而吵架,莫玟爱差点撞上对面来车,方向盘一个紧急右转,从马路冲上人行道,撞击发生得太快,接下来的事情他没有印象。

    成功做完笔录的两名警察离开,蔚于雁扶着弟弟要带他回病房,但他不愿,好不容易能跟女友说话,这点相处时间完全不够,侯福安只好承诺明天一定会去看他,这才安抚了他。

    侯福安沉默望着他们姊弟的背影几分钟后,才回急诊观察区,从侯兆万口中得知蔚于雁当场缴清了租车公司和受害者的赔偿费,达成和解,且据理力争,砍了两边的价,尤其受害者狮子大开口的部分砍最多,他没见过这么犀利的女人。

    侯兆万问她打哪找来这么可靠的救兵,不仅谈判功力了得口袋还很深,拿出这么大一笔金额眉头连皱一下都没有。

    侯福安避重就轻道:“你还有心情追究这种事?这笔钱我们要还给人家,你以后不要再发生像今天这样的事了,我无法承担得起第二次。”

    侯兆万自知理亏,唯唯诺诺地答应。

    她带着弟弟办了出院手续回家休养,离开前看了一眼医院。

    蔚灿阳,她心中的太阳,他不该陨落,她相信他会回归天空,让她能继续瞻仰他。

    一天内发生太多事情,侯福安回家后仔细看过八卦周刊,内容写了蔚灿阳车祸后住院,女友无大碍但隔天就飞离国内,没有留下来照顾情郎,疑似感情生变。

    回想蔚灿阳闹脾气的言行里充满着对莫玟爱的感情,她实在不明白莫玟爱为何要这样对待一个深爱她的男人……

    她心事重重加上辗转难眠,隔天起床,不只脸上挂了黑眼圈,皮肤也在发痒,她进浴室梳洗完看了手臂和脖颈,果然出现点状疹子。

    这体质实在太麻烦了……父母健在时,忘了是哪一年的过年,曾有亲戚开玩笑说过,这是有钱人的体质,可她不这么觉得,笑都笑不出来。

    出了浴室,一进客厅就看到弟弟已经买好早餐放桌上,一看包装就知道是麦当劳,但只有一份,她不用打开也知道是她喜欢的香鸡蛋堡餐。

    侯福安有点想笑。惹她生气就买她喜欢吃的。

    侯兆万从厨房走出来,没被三角巾包住的右手拿着装着牛奶的马克杯,边喝边对她道早,“姊,早,真稀奇,今天居然不用我叫妳起床……”随即他惊呼,“天啊,姊,妳的病又发作了吗?”

    她故意回道:“是啊,这都是托谁的福呢?”

    侯兆万干笑,将马克杯放桌上,连忙拉她坐下,像小狈一样讨好她,“妳赶快吃,我去洗衣服。”随即闪电般躲进浴室里。

    她对着浴室喊,“你忘了你的手骨折不能碰水吗?”

    里面的人糗得不敢出来。

    侯福安失笑。真是个笨蛋弟弟。

    吃完早餐,她换下睡衣,背起背包出门上班。

    耳尖听到门把被扭开的侯兆万从浴室探出头来喊道:“我会先帮妳去诊所挂好号,下班等我,我去接妳!”

    她本来直觉要回好,但猛然想起要去医院看蔚灿阳,话就吞回去,找理由推辞,“不用了,我今天会晚下班,要盘点。”

    “不行,怎么可以拖着不看呢!”侯兆万瞪圆了眼,立刻从装乖的小狈变回管家公。

    “那间诊所人很多……”

    “我不就说我会先去帮妳挂号吗?”侯兆万敏锐地瞇起了眼,“妳怪怪的,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出门了!”

    这下换她落荒而逃,她跑出门时,看到隔壁邻居一如平常的靠在矮墙上望着风景,匆匆向他打招呼,“早!”

    邻居瞄到她没睡饱又皮肤病发作的凄惨模样,愣了下,“妳……”

    此时侯福安已经头也不回地跑开,完全没听到他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