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风光桃花小神医 第四章

桃花小神医 第四章

作者:风光书名:桃花小神医类别:言情小说
    “相公,我倒忘了停手,让你拿这么多。”她将小手伸向他。“我帮你拿一些吧?”

    她那温柔又体贴的行为,真真正正撼动了鲁大山的心,那清丽的笑更是令他头昏眼花,有这么一瞬间,他不由得幻想着如果她真是他的娘子该有多好?

    可是下一瞬,他马上清醒过来,他不能这么做,他不能这么想,趁人之危是可耻的事,他绝对不能做!于是那一瞬间萌发出来的某种情感,又被他硬生生的掐断。

    他微微摇了摇头,又往头上抓了抓,随即变成一头乱发。“不必了,这些我拿就可以了。”

    “相公,你带我来这个地方真好啊!”綦菡深呼吸了一口气。“我来到这里,整个人都觉得放松了呢!”

    “因为这才是你习惯的生活。”鲁大山目光有些复杂地盯着她。“你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你的身世?”

    她点了点头。“你说我是京城医药世家綦家的二小姐,母亲已经亡故,由父亲带大,还有一个姊姊和一个妹妹。”

    “对,而这也是你会对药草如此熟悉的原因。”鲁大山娓娓解释起她过去的情况,“你是一个神医,从小便研读你们綦家的药典医书,才十岁医术就十分了得,十一岁开始替人看诊。在京城你可是小有名气,尤其许多王公贵胄、权贵仕绅的女眷,只要有个病痛一定是找你,你在京城的仕女圈内相当受欢迎,更不用说你的容貌姣好,虽然当时年纪小,但长大后必然国色天香,想来向你提亲的大户可也不少……”

    他说了一大堆,綦菡却只注意到他赞美她的容貌,整张小脸都亮了起来。“相公,你真觉得我国色天香?”

    “呃,我是说以后……”鲁大山突然感到头痛,这小泵娘究竟话都听哪儿去了?

    “现在不就是你那时候的以后了吗?”她踮起脚凑到他面前,“漂亮吗?漂亮吗?”

    她突然离得他好近,他差点没控制好被她撩起的那丝悸动,为了掩饰慌张,他连忙倒退了三大步。“很……很漂亮啊!”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圆房?”綦菡认真地问道。

    她都不会不好意思的吗?在大庭广众……呃,好吧,在荒山野岭光天化日之下问这种问题,鲁大山简直欲哭无泪,她失去记忆后虽然脾气收敛了,但那直率的态度却是变本加厉啊!

    “你还小……”他知道再继续纠缠这件事,肯定没个了结,一向脑子迟钝的他,突然灵光一闪,居然也让他想出了个好主意,于是他话锋一转,“因为你很多事还没记起来,事情总要一步一步来。以前你自己说过,十五岁圆房还是太小,我总不好违逆你的意思,所以等你想起来什么年纪是恰当的,咱们再来讨论那桩事情。”

    “我真的那么说?”

    “真的。”

    “我的医术真的那么好?说了你就相信?”

    “对,我亲眼见过你问诊下药,甚至针灸整骨都难不倒你,你的医术好是无庸置疑的。”这个回答他倒是一点都不心虚。“所以以后你也别再做那些家务了,那些根本不是你该做的。”这才是他今日带她来的真正目的,只是话题被她一偏,他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转回来,真是累煞人也。

    “相公,你嫌弃我做不好吗?”

    綦菡又目含哀怨,又差点让鲁大山崩溃。

    “不是,我只是希望你能开心点,不要做自己不擅长的事。”他硬着头皮解释。

    “可是我擅长的是拔这些草,一点都帮不到相公你啊!”

    你只要乖乖的活着,就是帮我了。鲁大山相当无奈,但这实话又不能宣之于口,否则怕她就哭死在他面前。

    低头看了看她拔的药草,他叹了口气说道 “这样吧,你把这些药材做成药丸子或是药粉,然后我拿到应化城去卖,多少贴补一下家用,这样也算帮上忙了。”

    “好!”綦菡马上破涕为笑,“我还知道很多药方是可以炖汤的,我多拔一些,晚上炖鸡汤给相公喝!”

    说完,她又开开心心地向前奔去,想找更多实用又好吃的药草,却没发现跟在她身后的鲁大山脸都绿了。

    “我只要药草……”他的一只手悬在空中,似是要召唤她回来,可是他说话的音量却虚弱得只有他自己听得到。“可不可以不要炖鸡汤?其实你煮的东西……不是很好吃。”

    一路下山,綦菡都是笑咪咪地看着鲁大山,眼神片刻也离不开他。

    这个大个子相公虽然不会说好听话,平时也不太搭理她,但她知道他其实默默关注着她的生活,否则不会在她沮丧到了极点的时候特地带她上山,让她知道自己还有着本领。

    再低头看看自己被他牵住的小手,綦菡的笑容更灿烂了。或许是山路太过崎岖,又或许是她一直死盯着他,让他担心她不小心就摔个大马趴,无奈之余只得牵着她走,他甚至把那些药材都用外袍包了起来背在背上,好空出手来。

    只有这个时候,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是他的妻子,执子之手。

    两人回到了山下已是傍晚,看着满天的霞光,綦菡满足地过完了这一天,然而鲁大山却非如此,他定定地望着村子的方向,不发一语,表情也从在山上的放松变得有些凝重。

    “相公,怎么了?”綦菡察觉了他的异状,问道。

    鲁大山目力惊人,远远的,他便看到村子里有人被抬了出来。“看来村里又有人出事了。咱们水源村没有大夫,遇到重病只能抬到应化城去,能不能撑过去,就只能看天意了。”

    “有病人?”她的小脸也严肃了起来。“相公,能不能带我过去看看?” 闻言,他顿时眼睛一亮。对啊,他身边就有个小神医,怎么就忘记了呢?别人治不好的病,说不定她就能治好,再不济至少也可以缓解病情,让病人能拖到应化城里。

    “我们马上过去。”鲁大山本想拉着她跑过去,但她的脚程实在太慢,他索性将她抱了起来,朝着村子的方向飞奔而去。

    綦菡低叫一声,但随即温顺地躺在他怀中。她知道他是为了方便,但即使只有这么一小段路的温馨,她也要好好感受。

    不一会儿,他们果然在接近村口的地方遇到了几个村民抬着一个人,领路的是一脸忧虑的丁原,他是村子里的猎手之一,平时对鲁大山很信服,而躺在担架上的是丁原的母亲,她脸色灰败、浑身抽搐,时不时还长咳一阵,相当骇人。 “丁原,这是怎么了?”

    鲁大山早在不远处就放下了綦菡,他先走向了丁原,而綦菡则是迳自走向了丁母。

    “不知道……”丁原哭丧着脸,手足无措。“我娘一早就又吐又泻肚子,方才还倒地不省人事,脸色又这么难看,我只能快点送她到应化城,希望她能撑下去。”

    鲁大山沉重地道 “冷静点,丁原,你听我说。”他指着正在察看丁母状况的綦菡。“綦菡是个大夫,让她先替你母亲看看吧。”

    “嫂子是个大夫?”

    不仅丁原面露狐疑,连其他抬着人的村民们都难以置信,綦菡看起来才十五、六岁的娇嫩模样,会是个大夫?

    “丁原,情况紧急,你要相信我。”鲁大山知道这很难相信,以前在京城也不是没人质疑过綦菡,但在她妙手回春好几次后,那些批评的人都乖乖闭上了嘴巴。“你不要看她年纪小,她可是京城医药世家綦家出身的,几年前在京城就有了小神医的名号,连皇宫里的公主嫔妃都指名要找她治病。”

    丁原举棋不定,但他母亲情况严重,现在抬去应化城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如果能在綦菡这里多一个机会也是好的,何况他平时就对鲁大山的话信服得很,所以他没有犹豫太久便道 “大山,就听你的。”

    鲁大山点了点头,来到綦菡身边。

    綦菡见鲁大山过来了,连忙解下他背在身上的外袍,本能地指挥道 “先将大娘放下来,谁去找两块石头,一块平一点的要磨药用,还要找些水来。另外其他人不要靠得太近,这位大娘染的只怕是瘟疫。”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吓退了一步,丁原更是面色如土,只有鲁大山很快的按照綦菡的指示,寻回了两大块石头,还顺带用荷叶装了水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