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风光桃花小神医 第四章

桃花小神医 第四章

作者:风光书名:桃花小神医类别:言情小说
    一路下山,綦菡都是笑咪咪地看着鲁大山,眼神片刻也离不开他。

    这个大个子相公虽然不会说好听话,平时也不太搭理她,但她知道他其实默默关注着她的生活,否则不会在她沮丧到了极点的时候特地带她上山,让她知道自己还有着本领。

    再低头看看自己被他牵住的小手,綦菡的笑容更灿烂了。或许是山路太过崎岖,又或许是她一直死盯着他,让他担心她不小心就摔个大马趴,无奈之余只得牵着她走,他甚至把那些药材都用外袍包了起来背在背上,好空出手来。

    只有这个时候,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是他的妻子,执子之手。

    两人回到了山下已是傍晚,看着满天的霞光,綦菡满足地过完了这一天,然而鲁大山却非如此,他定定地望着村子的方向,不发一语,表情也从在山上的放松变得有些凝重。

    “相公,怎么了?”綦菡察觉了他的异状,问道。

    鲁大山目力惊人,远远的,他便看到村子里有人被抬了出来。“看来村里又有人出事了。咱们水源村没有大夫,遇到重病只能抬到应化城去,能不能撑过去,就只能看天意了。”

    “有病人?”她的小脸也严肃了起来。“相公,能不能带我过去看看?”

    闻言,他顿时眼睛一亮。对啊,他身边就有个小神医,怎么就忘记了呢?别人治不好的病,说不定她就能治好,再不济至少也可以缓解病情,让病人能拖到应化城里。

    “我们马上过去。”鲁大山本想拉着她跑过去,但她的脚程实在太慢,他索性将她抱了起来,朝着村子的方向飞奔而去。

    綦菡低叫一声,但随即温顺地躺在他怀中。她知道他是为了方便,但即使只有这么一小段路的温馨,她也要好好感受。

    不一会儿,他们果然在接近村口的地方遇到了几个村民抬着一个人,领路的是一脸忧虑的丁原,他是村子里的猎手之一,平时对鲁大山很信服,而躺在担架上的是丁原的母亲,她脸色灰败、浑身抽搐,时不时还长咳一阵,相当骇人。

    “丁原,这是怎么了?”

    鲁大山早在不远处就放下了綦菡,他先走向了丁原,而綦菡则是径自走向了丁母。

    “不知道……”丁原哭丧着脸,手足无措。“我娘一早就又吐又泻肚子,方才还倒地不省人事,脸色又这么难看,我只能快点送她到应化城,希望她能撑下去。”

    鲁大山沉重地道:“冷静点,丁原,你听我说。”他指着正在察看丁母状况的綦菡。“綦菡是个大夫,让她先替你母亲看看吧。”

    “嫂子是个大夫?”

    不仅丁原面露狐疑,连其他抬着人的村民们都难以置信,綦菡看起来才十五、六岁的娇嫩模样,会是个大夫?

    “丁原,情况紧急,你要相信我。”鲁大山知道这很难相信,以前在京城也不是没人质疑过綦菡,但在她妙手回春好几次后,那些批评的人都乖乖闭上了嘴巴。“你不要看她年纪小,她可是京城医药世家綦家出身的,几年前在京城就有了小神医的名号,连皇宫里的公主嫔妃都指名要找她治病。”

    丁原举棋不定,但他母亲情况严重,现在抬去应化城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如果能在綦菡这里多一个机会也是好的,何况他平时就对鲁大山的话信服得很,所以他没有犹豫太久便道:“大山,就听你的。”

    鲁大山点了点头,来到綦菡身边。

    綦菡见鲁大山过来了,连忙解下他背在身上的外袍,本能地指挥道:“先将大娘放下来,谁去找两块石头,一块平一点的要磨药用,还要找些水来。另外其他人不要靠得太近,这位大娘染的只怕是瘟疫。”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吓退了一步,丁原更是面色如土,只有鲁大山很快的按照綦菡的指示,寻回了两大块石头,还顺带用荷叶装了水回来。

    綦菡挑出了几味药材,让鲁大山在石头上捣成泥,与荷叶中的水混合,接着全灌入了丁母的口中。

    确定药入喉了,綦菡在鲁大山的协助下,将丁母翻成侧身,接着便拉着他跳开。“先不要靠近她……”

    此时柳宿突然领着一群村民来了,看到丁原等人居然还杵在村口,柳宿忍不住说道:“丁原,你娘不是快死了?还不快抬去应化城,是要等死吗?”

    一听柳宿说话的口气,就知道他与丁原的交情并不好,应该说柳宿与所有和鲁大山往来密切的人交情都不好。

    柳宿就住在鲁家隔壁,此人心胸狭窄,目光短浅,且个性贪婪阴险,他原本就嫉妒鲁大娘在村里比他更受村民拥戴,之后又亲眼看着鲁家在短短数年内如何从一个小户,成为村里最大户的人家,教他如何不眼红?

    因此一看到丁原等人还不走,连鲁大山都在这里,他便忙不迭地找碴来了。

    丁原无心与他吵架,只是老实说道:“大山说他的妻子在京城是个大夫,我就让我娘先给她看看,刚才她才替我娘喂了药呢!你看我娘身体也不抖了,应该是有好转……”

    话音方落,原本昏迷的丁母就有了反应,她先是干呕了两声,接着哗啦啦的吐出一堆秽物,吐完之后,丁母两眼一翻,又昏了过去。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丁原吓得六神无主,无助地望向綦菡及鲁大山。

    綦菡连忙解释道:“这是正常的,因为要先排出体内的毒素……”

    柳宿恶狠狠地打断她,“妳究竟给丁原他娘吃了什么,怎么会弄得半死不活的?原本还可能救得起来,现在她八成死定了!”

    “如果及时医治,她不会死的……”

    柳宿根本不管她说什么,他只知道现在是自己挑拨离间的大好时机,一个箭步来到丁原面前,半是恐吓半是造谣地说道:“丁原,庸医误人啊!你相信鲁家媳妇这个庸医,根本就是天大的错误!看看你娘要死不活的模样,你再不快点把你娘送到应化城去,她就真的没命了!”

    丁原本就无措,现在再被这么一吓,连忙又吆喝着村民将他娘抬走,一时之间也顾不得鲁大山夫妇了。

    接着,柳宿转头厉声对着綦菡道:“丁原他娘要是送了命,一切就要怪妳!妳根本什么都不懂,居然还敢假冒大夫?”

    綦菡被吓退了一步,本想再替自己辩解,但鲁大山已经挡在了她面前,沉声道:“綦菡医术过人,她的名声在京里随便问一个人都知道,她会这么救治一定有她的道理,我相信她!”

    我相信她这四个字瞬间融化了綦菡的心,让她眼眶都忍不住红了。这比什么情话都还要动人,他从不说甜言蜜语,却永远像山一样,替她挡风遮雨。

    綦菡的脑际突然痛了一下,一个画面飞快闪了过去,她觉得画面中的自己像飘在半空中,而眼中看到的,只有鲁大山坚定的表情……

    “哼!鲁大山,你相信她有什么用?她就是医死人了啊!”柳宿不怀好意地故意在村民面前大声说道。

    “丁原的娘还没死!”即使丁母刚才被抬走时的脸色惨白得吓人,鲁大山也没有些许动摇,“綦菡的医术可不是泛泛之辈能够比的,而且她刚才说丁原他娘很可能染上了瘟疫,瘟疫非同小可,你这个做村长的,是不是应该赶快将村民聚集起来防止疫情扩大,而不是在这里大放厥词!”

    跟着柳宿来的村民都吓了一跳,柳宿也是脸色微变,但仍嘴硬道:“你……你这是妖言惑众!她说瘟疫就瘟疫,有什么证明?”他见众人都是一脸惧怕,变本加厉地又道:“我看丁原他娘是死定了,你们这家子妖言惑众,还冒充大夫医死了人,应该把你们赶出村子,免得害死更多人!”说完,他看向其他人,煽动着,“你们说是不是啊?是不是啊?”

    “是啊!是啊!”有些村民跟着吆喝,他们都是平时巴结逢迎柳宿的狗腿子。

    而其余村民则是欲言又止。

    其实只有一小部分人赞同村长的话,但那也是基于不想面对瘟疫的事实,并不是对鲁家有什么不满,大多数人都是站在鲁大山这边的,毕竟他过去在京里赚大钱,也帮了村子里很多,鲁大娘还是村里的智者,甚至不少村民都租鲁家的地耕作。

    一下子,气氛僵硬了起来,鲁大山懒得再理会柳宿,转向綦菡说道:“綦菡,这瘟疫该如何应对?妳快教大家怎么做,迟恐生变。”

    綦菡动容地望着他,他始终没有被影响,始终信任着她吗?这时候,她一点也不怕了,站了出来,朗声对着众人说道:“首先,大家要知道瘟疫是一种传染性很高的疾病,有一个就会有第二个,我建议以丁家为中心,左右的房舍全空出来,以后若有新的病人,就抬到那里去治疗。

    “此外,治疗及预防瘟疫的药草我们要先收集起来,否则只怕到时候不敷使用,得要有人上山采药,或者到应化城去买。再者,我需要几个人协助我治疗,这几个人或许也有感染瘟疫的危险,但我会让这样的危险降到最低……”

    她有条不紊地解释着,鲁大山则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都有些入迷了。这时候的她跟以前自信满满的二小姐没有什么不同,反而随着年纪增长,更显得从容不迫,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美丽。

    村民听得一愣一愣的,几乎就要行动了,柳宿也越听越心慌,一方面怕真的是瘟疫,另一方面是他堂堂村长现在居然被一个小丫头指导,简直有损颜面。

    此时天色暗了下来,村子里正处于一种惊疑不定的状态,不管有没有瘟疫,綦菡露了这么一手,要把她赶出去是不可能了,更不用说还有个鲁大山挡在那儿,就在柳宿苦思着理由想再扳倒他们夫妻俩,就见丁原等人又把丁母抬了回来。

    “怎么了?”柳宿见他们回来,不惊反喜。“是不是死了?是不是人死了?”

    只要丁母死了,还怕不能借题发挥吗?

    想不到丁原及一同抬人的村人们一脸惊慌,根本不管柳宿说什么,见到鲁大山夫妻还站在村口,连忙快步冲了过来。

    丁原急急忙忙地说道:“糟了糟了,这下真的糟了!嫂子说对了,只怕我娘真是染上瘟疫了!”

    村民们都倒抽了口气。

    柳宿更是直接叫了出来,离了丁原好几步远。“怎么可能?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们方才还没到应化城,就遇到了从城里逃出来的商人,他说应化城里正在闹瘟疫,叫我们千万不要过去,还说我娘这副模样,跟城里那些染上瘟疫的病人一模一样……”丁原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把话说清楚了。

    “什么?真是瘟疫?”柳宿差点跳起来。“不行!你们不准进来村子里,万一让其他人都染上了瘟疫怎么办?”

    丁原脸色大变。“村长,你不让我们进去,是要我娘等死吗?”

    “你娘原本就要死了!”柳宿气急败坏。“你们丁家的全不准进村!”

    “我反对!”鲁大山突然铁青着脸开口,“难道以后只要村民生病就赶出去吗?如果是村长你家的人生病了,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赶你们出去?”

    “你你你……”柳宿脸都涨红了,却无法辩驳,因为其他村民看着他的眼神,都带着不善。

    “而且村子里染病的人也不见得只有丁原的母亲,可能也有其他人染上了,只是还没发病。”綦菡也跟着开口,这时候她说的话特别有说服力。“所以我们不能谁生病就赶谁,一定要团结起来。”

    “方才綦菡已经把对付疫情的方式说得很清楚了,大家只要照做就好,我相信疫情一定可以控制住的。”鲁大山完全支持着綦菡,他有种预感,接下来她要面对的是重重的难关,但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她一个人承受。

    “是啊是啊,我相信大山,相信鲁家嫂子!”丁原第一个跳出来。“那商人还说,我娘的情况早该咽气了,居然还能撑到这个时候,该不会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我想一定是綦家嫂子的药生效了,才保住我娘的命。”

    其余村人听了,也接连附和,似乎就要听鲁大山的话开始行动,方才还替柳宿助拳喊声的狗腿子村民们,此时都不敢出声,缩着头躲到人群后头。

    “你们、你们……”柳宿完全被忽略,气得跳脚。“到时候疫情若是控制不住,你们鲁家要负责吗?”

    鲁大山想都没想,定定地望着柳宿,厉声回道:“不管綦菡的成败,我鲁大山负全责!”

    说完,他再不理会柳宿,连忙带着村人和綦菡,将丁母抬进村里,其他人则是依照綦菡的安排忙碌去了。

    而被忽视得彻底的柳宿,则是阴恻恻地望着他们,再不发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