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黎孅久别重婚 第三章

久别重婚 第三章

作者:黎孅书名:久别重婚类别:言情小说
    【第二章】

    夏威夷,蓝天、白云、大海,以及美丽的沙滩,偌大的海滩上只有一把巨大的蓝色遮阳伞及两张躺椅,躺椅间有一张小桌子,上头摆着饭店准备的冰凉鸡尾酒,透明的胖胖玻璃杯里是蓝色的液体,杯缘挂了红色的樱桃,黄色的吸管卷成了心形,很有渡假的氛围。

    赤|luo着上身,只着泳裤的慕槐坐在躺椅上,鼻梁上挂着太阳眼镜,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远远望去,大概会以为他正悠闲的拿着手机滑滑滑,一边做舒服的日光浴。

    其实他正在处理工作的事情,一边工作一边分神望向正在沙滩上玩耍的妻子。

    只见洪心语穿着樱色比基尼泳装,散着头发,一下追着浪花,一下堆沙堡,自己玩得很开心。

    他眼神温柔,嘴角带笑,对于她像个孩子般玩耍流露出快乐的神情,光看着他也很愉悦,连破坏他蜜月的讨厌工作找上门,他都觉得没关系。

    慕槐觉得他这么辛苦工作,就是想给家人过更好的日子,因此赚来的钱当然要好好宠老婆了,给她买好吃的、好喝的,再买漂亮的衣物妆点她,希望能让她一直这样笑着,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喜悦和快乐,而不是像上辈子,总是默默承受一切痛苦,到最后只剩下对他的憎恨。

    思及不愉快的事情,慕槐眼神一暗,带笑的唇角抿了起来。

    “洗澡罗!”

    正当慕槐心情沉重时,清凉的水从头上淋下来,吓了他一跳,站了起来,幸好手机早摆在一旁没浸湿。

    “心心——”慕槐没好气地说,嘴角扬起无奈又宠溺的笑。

    她变得活泼又古灵精怪,有着年轻女孩特有的活力,而不是像上辈子,出社会后的不如意让她磨去了自信,只有隐忍、怯懦。

    “凉快吧?”提着水桶站在旁边嘿嘿笑,洪心语神采飞扬。

    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个拥有私人海滩的饭店,她就像变了个人,在台湾不敢做的事情,她都敢做。

    洪心语任职的公司,是隶属于莱德集团旗下,一间国际知名的外商连锁超市,以进口各国特色食材闻名,在各大百货公司皆有门市,洪心语就是北部某一间分店的储备干部。

    身为人资兼教育训练的慕槐,是从英国总公司调来台湾支持整顿的,是高级干部,就算请了婚假也得处理公事。

    她见他忙,也就乖乖的去玩自己的,可他忙到一个段落后,就呆呆的在那里抿着唇想事情,洪心语观察过,只要慕槐露出这样的表情,代表他不开心。

    想着许是有公事让他不悦,想要他轻松些,所以她故意去惹他——其实也是存了戏弄的心态啦!

    “很凉,我喜欢玩水,一起吧。”慕槐看见她眼中闪烁的狡黠,不自觉微笑,忘掉了脑中闪过的不愉快,在她反应不及时突然抱起她,然后往海里走。

    “不要,啊——”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洪心语放声大叫,挣扎着。

    时候被哥哥和哥哥的朋友丢下水过,洪心语太明白慕槐会怎么“报复”她。

    “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原谅我。”没骨气地求饶。

    “你在跟谁说对不起?我是谁?”慕槐挑挑眉。

    “慕槐,对不起……”

    “喔。”慕槐应了一声继续往海水深处走。

    正好一道中浪打来,打湿了两人的双脚,再接着海水越来越深,到了慕槐的腰部,而被公主抱的洪心语也感觉到背部被冰凉的水浸湿。

    他比她高快二十公分,大约测量一下深度就可以知道,若被丢下去,她一定会喝好几口水。

    不想喝海水,不想被丢进水里,洪心语双手紧紧环抱住他的颈子,别扭羞耻地喊道:“老公不要——”

    结婚之后,慕槐十分纠结这件事,喜欢听她喊老公,而且总是在两人亲密的时候逼她这么喊,让洪心语十分无语。

    “挺好听的呀,怎么不多叫两声来听听?”慕槐神情愉悦。

    叫一次就够羞耻了,还多叫两声呢!洪心语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喊他老公很羞耻,大概是……他那副似笑非笑的坏坏表情,让她很难为情吧。

    “得寸进尺欸你。”她瞪他,娇嗔的说。

    “嗯,这倒是个好主意。”慕槐居然把埋怨当成了建议,煞有其事地点点头,满眼的认同。“得寸进尺?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完故意双手一松。

    “不可以,啊啊啊啊——”

    求生本能让洪心语一边尖叫,一边死死的抱住慕槐,双腿夹着他的腰,简直将慕槐当成人形救生圈,攀附他高壮的身躯,可惜姿势一点都不气质,加上她穿着比基尼,这八爪鱼般的姿势就变得颇为暧昧。

    蜜月,不就是一对夫妻远离亲朋好友,到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地方独处,可以随时随地亲亲抱抱做\\ai做的事的时候吗?

    那还矜持什么呢?

    在美丽的蓝色海洋中,慕槐抛去心底深处的阴霾,专注于眼前的新婚妻子,开始他的蜜月……

    巨大的太阳渐渐落入海平面,将蓝色的大海染成一片橘红,带着咸味的海风吹起了落地窗的白色窗廉,也吹起了四柱古董床旁的纱幔,睡在白色大床上的一双男女像两支叠放的汤匙般,紧紧地拥抱。

    慕槐睁开眼睛,看着背靠着自己熟睡的洪心语,在海边玩了一天,回到饭店房间洗掉一身细砂后又被他带上床做了两次,她累坏了。

    他就像个血气方刚的青少年,管不住自己的欲望,明明是想要带她走走看看,来场异国约会,但光是看着她,他就不住想要很多的亲吻、紧紧的拥抱和一次又一次的肌肤相亲,好证明她真的在自己眼前,仍爱着自己。

    指尖轻轻滑过她luo|露在被单外头的手臂,慕槐望着妻子,心中感到踏实之余也觉得庆幸。

    前一世,他们也是夫妻,她爱他比较多,也付出比较多,他则亏欠她很多,没有给她一个像样的婚礼,也没有给她足够的体贴和疼爱,更没有早一点放下无谓的大男人身段,承认他娶她是因为爱她。

    而后面对有心人士见缝插针,他内心说不出的难处,以及面临事业以及父亲那一方的遗产斗争……他留不住她,只能让她走。

    让她离开,却坚持守着那段名存实亡的婚姻,无论心语有多恨他。

    “不会了。”看着安睡在自己身旁的洪心语,慕槐坚定道。“那些让我没脸挽回你的事情,我不会让它再发生,这一辈子,我们会好好的。”

    金橘色的光芒洒在她脸上,让她看起来蒙上了一层金粉,像落入凡间的天使,慕槐看得痴了,在她额上轻轻一吻。

    这一吻惊动了睡梦中的洪心语,她皱眉,身躯在被单下翻了个身,这让慕槐大脑当机,她清醒了,刚才他说的话,她都听见了?

    洪心语翻身就看见他光luo的胸膛,再抬头看见他没有睡意的脸庞,有点不甘心,这家伙的体力要不要那么好呀?明明他出的力较多,为什么她累到全身都动不了呢?

    “我好饿。”吐出这三个字,洪心语又疲惫的闭上眼睛。

    闻言,慕槐不禁松了口气,他轻松笑道:“今天想吃什么?叫客房服务?”

    “不要。”洪心语拒绝。“我想吃炒饭配酸辣汤。”

    在夏威夷度蜜月到了第三天,天天都是洋食,她想念米饭的味道,想要吃台菜或中菜,偏偏他们住的饭店没有中式菜色。

    “我记得有一间中式餐厅,大概开车十五分钟会到,我们出去吃?”慕槐马上就想到附近有间生意不错的中餐馆,提议要出去吃饭。

    “我想睡觉。”洪心语像条死鱼趴在床上,怎样都不愿意起床。“你去买回来。”

    居然指使起他来了,还叫他去买饭?胆子真是肥了,前世她哪敢呀,总是小心翼翼地问他要吃什么,自己再累、再饿,先顾虑的还是他。

    “想当初那个每天帮我买午餐的新人呢?”慕槐戳戳她的头,但他其实不生气,反而十分开心。

    她对他越来越不见外,会依赖撒娇,更会任性要求,这是上辈子他们交往三年、结婚两年都没有的相处情形。

    原来她被宠爱,就会流露出这样的神情,会有这样的姿态,太可爱了!

    洪心语翻了个身,皱皱鼻子,“那家伙被你宠坏了。”

    慕槐哈哈大笑,“有什么办法呢,谁教你是我老婆,风水轮流转,换我帮你买饭,你好好睡,等我回来。”

    帮她盖好被子,拉上窗帘,确实的锁好门窗,慕槐开着租来的敞蓬跑车,凭着记忆找到那家中餐馆,给老婆买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