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雷恩那与魔为偶(下) 第二十四章

与魔为偶(下) 第二十四章

作者:雷恩那书名:与魔为偶(下)类别:言情小说
    虽然她已经不痛了,但师父心疼得很啊,一直那样心疼她。

    丝雪霖明白他的心意了,那些道出与未道出的,她全都明白了。

    她伏在男人身上眉开眼笑,又笑得跟只偷了腥的猫儿没两样。

    “师父这趟跑出去,其实就为了这两根簪子是吗?师父特别亲取,还亲自帮阿霖戴上,我……我好欢喜,我很喜欢啊,是师父送的,就很喜欢。”

    “不单单为了这两支发簪,本王离开这些天,是进京畿帝都办大事。”

    “大事?!”她一惊,连忙撑开些微距离,抬头看他。“师父,是不是皇上又出招为难你了?烈亲王府安然无事吗?”

    南明烈从容一笑——

    “烈亲王府有事,是大喜事。因为烈亲王要大婚了。”

    丝雪霖微怔,眨眨眼睛。“……师父,烈亲王是你。”

    “那是。”俊颚点了点。

    她呐声低喃:“烈亲王是师父,烈亲王大婚,就是说师父要大婚了,师父……师父——”她骞地扬声。“师父大婚,我、我……我也要去大婚才可以!”

    他手痒,轻拍她额心一记。“你还想去哪里大婚?除了本王还想嫁谁?”

    “阿霖是要嫁给师父啊!”她张声轻嚷。“师父大婚,阿霖也跟着大婚。师父、师父,我终于可以嫁给你了是不是?”

    她十七岁时与他订下盟约,一道圣旨将她指给了他,之后将近三年风波不断,他与她皆历经了生死,曾生离,亦曾死别,他想,他是非常非常幸运的,能让她回到他身边,此生不留遗憾。

    他爱怜地抚着她的脸,柔声道——

    “皇上没有为难本王,是本王特意进宫为难他了。当年既是他所赐婚,那本王好不容易熬到大婚,该有的排场和体面就得全数办到,该他明旨赏赐的东西,一样也不能少,本王要你风光大嫁。”

    “那……那师父可真的狠狠为难皇上了。”她边说边蹭着他的掌心。

    他点点头。“那是。”

    “师父没有被他欺负了去就好。”

    他笑,凤目泛亮,搂住她扑来的娇躯,在她耳边轻语——

    “真想闯荡江湖,待大婚之后,本王陪你去闯,阿霖就嫁给本王当王妃吧?”

    她信誓旦旦道:“师父,我一定会好好当的,阿霖会当一个很威风的王妃,让师父走路都有风。”

    捧着心爱师父的脸,她拿朱唇落印,印在心爱师父一直笑不停的薄唇上。

    一年后——

    东海夏季,海象平和,唯一不平和的是鲸群又受一头杀人鲸骚扰。

    这次闯进这片海域捣乱的是一头母杀人鲸,露出海面的大鳍跟雄鲸高耸直立的三角厚鳍不同,而是呈现镰刀般弯弯的漂亮弧度。

    望衡军、翼队和渔民们全都惊动了,不是被母杀人鲸惊动,而是被想要帮杀人鲸牵红线的剽悍烈亲王妃惊得险些翻船。

    丝雪霖又当了一回海上骑鲸客。

    这次这一头母杀人鲸不好相处,但她不怕,她有黑子来帮手。

    望衡军、翼队和渔民们赶来看热闹的着实不少,全被她赶到外围去,就她“伙同”黑子对母杀人鲸前后夹攻再左右包抄,然后……嘿嘿,搞定。

    母杀人鲸对她不大友善,对“俊俏高大”的黑子倒是欲拒还迎。

    欸,都让她不知说什么才好,只得彻底利用一下黑子的“迷人男色”,保鲸群远离骚扰。

    见母杀人鲸最后追在黑子**后头游啊游地游出海,丝雪霖摇摇头感叹了声,遂驾着小翼往不远处一艘中型座船赶去。

    一靠近座船,抓着垂挂下来的绳梯一荡,轻巧地将身子荡上座船的前头甲板,两脚还没站稳,她已像猴儿似跳到自家男人面前。

    “师父、师父,我家黑子也被姑娘追着跑了,当年我承诺过它,说要帮它留意好姑娘家,今儿个这一个是泼辣了些、难搞了些,但瞧着是喜欢我家黑子的,而且生得高大健美又漂亮,我这红线牵得不错吧?”

    南明烈望着她红润的脸蛋,心情甚好。

    一年前他们在京畿帝都完婚,她以盛国公府嫡长孙女的身分嫁他为妃,当时那场皇族大婚轰动整座帝都。

    昭翊帝大行赏赐,皇太后与内廷后妃亦赠了近百抬的贺礼,烈亲王府连着三日席开百桌,大发喜糖、喜饼和喜钱,与帝都百姓同乐。

    婚后,他们返回水乡小城待了大半年,丝雪霖的身体一日强过一日,许是心中开阔,不再纠结情事,练气调养竟能事半功倍,进步得相当神速。

    她一直还想回东海望衡看看大伙儿,待身体状况允可了,便缠着家里男人不放,南明烈最终只能答应。

    结果回来不到半个月,就遇上母杀人鲸搅扰鲸群,又令鲸群没了谈情说爱的兴致,便跟当年黑子干的事差不离啊。

    “这条红线牵得还算可以。”他不吝赞赏。“够让各路的说书客再编上十来折段子养家糊口了。”

    她哈哈大笑,边笑边挠着红扑扑的脸蛋,望着师父宝蓝色发丝在日阳下闪亮,觉得心情也好闪亮。

    突然——

    不、不大对劲……

    救命!真的不对劲啊!

    她猛地蹲下来,缩成一球。

    “怎么了?!”南明烈面上骇然,忙矮身将她搂住。“哪里受伤了?”

    他此话一出,不仅护卫和船夫们一惊,相距不远的望衡军、翼队和渔民们见到座船上动静不寻常,自然也受到惊吓。

    丝雪霖僵着脸,朝四周的众人挥挥手,忙扯嗓大声道:“没事!我……我……本王妃没事!本王妃好好的,真没事!师父……师父……”后面的唤声却压低音量,仅给身旁的人听闻,很惊惶又可怜兮兮。

    南明烈二话不说,将她一把抱起,大步踏进船舱。

    他将她放在软榻上,岂知她臀儿才触到榻垫,又迅速站起来,似不敢落坐。

    南明烈脸色沉凝,拉着她的手。“本王看看。”

    “师父……师父……呜……”她眸光乱飘,一脸快哭的模样。

    他随她的目光看去,看到适才被她小小坐了一下的那处浅灰布料的榻垫上,竟然……竟然出现落红?!

    他脑中先是一懵,紧接着思绪飞转,两道剑眉陡凛,发亮的凤目扫向她。

    “你……”算了!亲眼确认最快!

    容不得她抵拒,将她一把抱上榻摆妥。

    他飞快卸下她的腰带和裤带,将她下身脱去,微微撑开她的腿。

    女子月事。

    自她的神识从幽冥中醒来,血气尽泄的她即便活下来了,身体某部分的活气似乎一直被封锁住,如何涵养都化解不开,她月事迟迟不再来。

    而今终于……

    “师父!”丝雪霖快要羞死。

    她一向没脸没皮惯了,但实没料到前一刻还意气风发、耀武扬威得很,下一瞬腿间一股温热泄出,已经一年多未有的月事会突然来访,把裤子和榻垫都弄脏了呀!

    南明烈终深深吻了她一记,他的一只大掌犹摊平贴在她腹上。

    “师父你、你很欢喜是吗?”丝雪霖红着脸,朱唇被吻得泛出水光。

    “阿霖月事来了,身体转好,本王当然欢喜。”他目光温柔。

    她抿唇,羞涩地笑了。“我身体转好,师父身体也变好了,不会再一直头疼,阿霖也是很欢喜很欢喜的。”

    “阿霖……”他拿额头的火印轻触她的额心。

    “嗯?”她心微颤。

    “帮本王一个忙吧?”

    “好。”

    见她想也未想便应允,他笑意更深,眉眸更温柔。

    大掌**她平坦滑嫩的小肮,他低柔吐息——

    “给本王生几个娃子吧。”

    当时藉由他山道人设阵进到幽冥寻她,原本想留在那处小河湾畔与她相守,在那当下,他不觉人生有什么遗憾,若真要说,唯一的憾事是没能与她诞下孩子,没经历过身为人父是何感觉。

    他是把这丫头带大了没错,但毕竟跟“真正”成为人父,滋味还是大大不同的……吧?他想。

    再有,是她与他的孩儿,属于他们俩的骨血,他十分期待。

    丝雪霖完全能感领到自家师父深浓的渴望,她也很想生娃娃,是师父跟她的娃娃,光想象着,胸房就鼓动得厉害。

    她笑开,使劲儿点头。“师父,我们生娃娃,生我们的娃娃。”

    朱唇又被深吻,身子被大掌热呼呼揉捏,她几乎要沉沦,又立刻一惊——

    “但……但今儿个不行啦师父!会、会血流如‘柱’啊!”“柱”的咬音还用力加重了,怕他真要顶着干似的。

    南明烈难得放声大笑。

    他笑得眼角泛泪,轻箍着怀里的宝贝蛋,咬她的嫩脸。

    “好,就再等等。本王洗干净等你。”

    “师父……师父……”

    她放下心了,换她敞开心怀去缠吻心爱的师父。

    她可以不用忍,反正师父答应了,就会负责忍住的,哈哈哈!

    这一天,日阳动人,海水温暖,偌大的船舱里尽避“见血”了,依旧是温情脉脉、柔情似水,有人浸润其中,一直相爱着……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