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莫颜仙女下错凡(上) 第二十章

仙女下错凡(上) 第二十章

作者:莫颜书名:仙女下错凡(上)类别:言情小说
    上官逸将电波枪丢到一边,突然一把搂紧她,让她低呼一声。

    “大……大王?”这人怎么又突然抱住她呀!

    上官逸眼中燃起灼亮的光芒,等不及想品尝这可爱的小东西,所以他改变了主意。“本王想先好好的疼爱你,再让你为本王弹奏一曲。”

    欸?哇哇哇——怎么这样啦!

    她连推托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上官逸压在身下,霎时慌得六神无主。

    “等等——大王,你别猴急呀——唔一——”

    他的吻印在她的唇、她的颈项,而他的大掌也在她身上游移,撩起她的纱裙,抚摸她光洁细嫩的大腿。

    这下可好了!计划没得逞,反而更糟糕,她必须快想想办法,得在被他吃了之前抢到电波枪才行。

    正当她打算不顾一切推开上官逸,冒险去抢电波枪时,透过上官逸的肩膀,她瞧见了来自地狱的阎王——殷罗就站在床边,浑身散发阴沉的气息,神情狰狞,仿佛嗜血的野兽,眼底迸发着残佞杀意,那慑人的模样令人打从心底冒出寒意。

    她从没见过他这么可怕的一面,一瞬间,她镇住了。

    上官逸心一惊,一把剑打横刺来,在即将穿透他脑袋之际,他惊险的往旁边滚去,同时伸手拔出藏在床旁的剑,抵挡随后而来的剑击。

    对方出手之快让他很讶异,当他滚到一旁拔剑迎敌时,事实上已经拉开和敌人之间的距离,想不到起身时,对方的剑已到他的眉心,而他只勉强来得及挡住,再差个几寸,就会当场毙命。

    不过是眨眼的瞬间,两人已剑击数次,对方招招直刺要害,毫不留情。

    上官逸心中无比震惊,这人是谁?如何能闯入他戒备森严又隐密的军塞?这是不可能的!包遑论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他身后,而他竟没察觉,要不是异族公主的异样让他警觉,恐怕现在自己已是剑下亡魂。

    他没时间思考太多,只能忙于应敌,他自幼习武,受过最严厉的教导,吃过的苦头是别人想象不到的,而他也自认剑术精湛,想不到今天会遇上敌手,这男人剑术甚是了得,攻势凌厉,他生平第一次感到吃力,不敢掉以轻心。

    顷刻间,两人已交手数百招,在对方的节节进攻下,他只能不断防守,而对方惊心动魄的气势更有如猛虎出柙,像是随时要撕裂他一般。

    “来者何人!”上官逸厉声质问。

    殷罗浑身杀气腾腾,他的回答就是招招致命的剑,凡是碰他女人的男人,都得死!刀光剑影之间,突然一声巨响,上官逸感到右肩如火烙般的疼痛,因为对方的剑剌进了他的右肩,而他自己的剑则断成了两半。

    他震惊无比,虎口发麻,想不到对方剑劲之大,竟能将他的玉龙剑砍成两半,突破他的守势,狠狠地伤了他。

    他咬牙瞪着对方冷冽残佞的怒眸,感觉到对方不只要杀了他,还要把他千刀万剐,这股恨意令他疑惑不解。

    然而即使现在处在弱势,上官逸依然不改峻傲之色,冷声质问:“你是谁?报上名来。”

    殷罗神情森冷邪佞,浑身杀气满溢,对于对方的问话听而不闻,劲力一使,剑尖再入对方骨肉一寸,让上官逸痛得冷汗直流,唇色泛白。

    “受死吧。”他决定结东对方的性命。

    “殷罗,住手!”

    甄月华着急地出声阻止,她本来处在惊吓之中,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让她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激烈的持剑打斗,速度太快,看得她眼睛都花了,直到发现殷罗真的要杀人时,她才惊回神智,无法坐视不管,急忙喊停。

    不喊还好,这一喊,殷罗杀人的目光扫射过来,让她再度吓到。

    妈呀……他现在的样子好可怕,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上官逸无比震惊,眼前这个功夫了得、有着雷云万钧气势的男人就是殷罗?那个江湖野夫?他万万想不到这人竟能潜入军塞,而自己竟会败在这人的手上?

    原本深入骨肉里的剑尖猛地拔出,让上官逸痛得如同有人用刀在剐他的血肉,下一刻,殷罗如风一般来到甄月华面前,像狂风一般将她掳走,消失在门外。

    从头至尾,这男人都没说过一句话,却用他的方式让上官逸遭受生平最大的耻辱。

    上官逸面色青白,汩汩鲜血从他右肩伤口流出,不但染红他的衣袍,也染红了床褥。

    “来人!”他强忍着肩上的剧痛,怒不可抑的大吼。

    没人可以闯入他的军塞后还妄想平安的离开,他非拿下此人不可!

    但当他来到门口时,却愕然发现一干手下全倒在地上。

    “大王!不好了!”一群手下匆匆奔来,见到此景不由得大惊,只见地上倒了一堆弟兄,而大王肩上也受了伤,正流着血。

    “大王!您受伤了!”

    “立刻叫大夫来,快!”

    “大王!振作点!”

    手下们神色慌张地扶着大王,其中一人轩紧去找大夫来。

    上官逸咬牙忍耐着,一股傲气不容许他现在就倒下,满腔的愤怒让他站起来,铁青着脸对手下命令。

    “有人闯入军寨,不许他们逃走,给我抓回来!我要活的!”

    “大王请息怒,咱们的人已经去追了,您的伤势要紧。”

    他愤怒的推开手下,咆哮道:“这点伤算什么,别让他们跑了!”他不顾手下们的劝阻,拿起地上的一把剑,负伤走出寝房。

    手下们无法阻止大王,只好一起跟了出去,立时有人上前急报,闯入军塞的外人大约有五、六个,众弟兄们已兵分多路前去围捕上官逸这辈子没受过这么大的耻辱,那个男人击断他的剑,如同砍断他的自尊,他苦练多年的剑术,竞被一个江湖盗贼给打败!

    不!他没输!他只是吃亏在防备不及,他不承认自己败了。

    他不顾伤重流血不止,一路来到山洞口,不由得被眼前的景象怔住了。

    谷里烟雾弥漫,到处着火,一团混乱,他又惊又怒,大声质问身旁的手下。

    “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不是说闯入者只有五、六个人!”这眼前的态势,看起来仿佛是大军入境一般的混乱。

    手下忙跪在地上回报。“大王……他、他们的确只有五、六个人。”

    “为什么不当场把他们都抓起来!”

    “主子请息怒,是属下办事不力,一时不慎,才让他们……跑了上官逸不敢置信的瞪着手下。“混账!不过才区区几个人而已,怎么会让他们跑了!”

    “大王,他们神出鬼没,身手实在太厉害了,咱们的人敌不过他!”

    又一名手下轩来禀报,身上还流着血,踉跄的在他面前跪下。

    “大王,糟了,入侵者烧了咱们的兵器库!”

    “什么?”上官逸面白如纸,无法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消息,心中骇然,兵器库被烧了,这怎么可能?

    又一名属下奔来,神色慌张的大声喊道:“大王,不好了!粮仓被他们给烧了。”

    上官逸铁青着脸色,连紧握的拳头快将自己的肉掐出血来都浑然不觉,他万万想不到辛苦建立的军事要塞,竟叫几名盗贼闯入,毁了他的心血,把他的人搞得人仰马翻,阵脚大乱。

    他肩上一大片的血渍令人怵目惊心,而他森冷苍白的俊容更让人忧心,血流过多,让他脚步不稳,身子晃了下,手下轩紧扶住他。

    “大王,保命要紧哪,请尽速疗伤。”

    “大王,兵器库和粮仓烧了可以再建,军队可以再重整,但您尊贵的龙体只有一个,伤不得呀”

    “是呀大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您千万要保重呀。”

    手下们跪地求他,只愿他们的大王能忍下这口气,以大局为重。

    上官逸恨恨的咬牙,眼中的怒火腾腾烧着,恍若大梦初醒一般,是的,他不能倒,他是王,岂可败给一名江湖野夫?

    不!他不能倒!望着眼前一败涂地的景象,他心中狂怒,却也立即恢复冷静,傲然挺立于天地之间。

    殷罗,这个可恨的贼子,他绝不会忘记这男人带给他的侮辱,这一剑之仇,他发誓,总有一天要还给他!

    与其说自己是被救出来的,倒比较像是被掳走的。

    甄月华很难不感受到殷罗的怒火,一路上他的步伐没停过,即使逃出了贼窝,他仍没放下她。

    “殷罗,放我下来!”她挣扎着,殷罗将她扛在肩上一路奔跑着,也不回答她,这样的他更令人担忧害怕。

    她越挣扎,他抓得越紧,让她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你要带我去哪里?殷罗——”

    这样的他令人心惊肉跳,不管怎么问,他始终不回答,只是紧紧圈箍着她,无视于她的挣扎,让她更加心慌,不晓得他要把她带到哪里去。

    “殷罗——我警告你,你要是再不把我放下来,我就解除和你的约定,不请你们当向导了,你听到没有!”

    殷罗听而不闻,来到一间屋子前,扛着她一脚重重踢开木门,进到屋里,走到床边,把她粗鲁地丢在床上。

    这重重一摔,并没有摔疼她,因为下头是一层软垫,不过倒是把她胸腔里的空气震出不少。

    她正气愤的想质问他怎么可以如此对待她时,还来不及坐起身,立刻被他结实的胸膛给压在身下,强烈的气息随之袭来,热烫的唇封住她的嘴,吻去她所有惊呼。

    他狂乱的吻着她,放肆的侵占她,像是一头饥饿的野兽要把她吞吃入腹,因为愤怒让他失去理性,当见到她躺在另一个男人怀里,顺从讨好别的男人时,他抓狂了。

    嫉妒正灼蚀着他的心,冲溃了他压抑已久的欲望。

    他要独占她,不准她爱上别人,她只能是他的,这唇、这身子,只能是他的!

    她被吓坏了,眼前的他好可怕,他的吻带着惩罚,一路往下侵占,力量大得可怕,丝毫不理会她的呼喊。

    天!他真的想占有她吗?

    她不要这样,事情不该是这样的,她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也讨厌他这么粗蛮,他抚摸的大掌弄痛了她,丝毫没有一点疼惜之意。

    不要!她讨厌他这样,她不停的叫他住手,却阻止不了疯狂暴怒中的他,他像是变成另一个人,不是她认识的那个殷罗。

    她心目中的殷罗,是不会舍得这般对待她的,可眼前的殷罗却不顾她的害怕,正在伤害她……

    她恨这样的他,再也不要理他了!

    再也……不理他了……

    她恨这样的他,再也不要理他了!

    再也……不理他了

    【上部完,请看下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