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田芝蔓独占上司 第六章

独占上司 第六章

作者:田芝蔓书名:独占上司类别:言情小说
    “我的执行长,我们就住在对门妳忘了吗?妳应该还记得那个建案的房价有多高吧!”

    倪蓓臻缓缓收回抚着方向盘上头徽章的手,兴奋的情绪倏地敛起。“我……的确不知道,那是我父亲买的,为了不让我住在家里。”

    闻言,他心一紧,她怎么说得好像她是被赶出来的一样?“妳跟家里……”

    她不想让他再问下去,马上打断道:“别委屈了这部跑车,开快一点,我累了,想早点回家休息。”说完,她当真闭上了眼睛。

    夏子濯明白这个话题算是结束了,但他也有了猜想,她个性的转变会不会和这件事有关?

    夏子濯就像等候审判的犯人,他把企划案交给倪蓓臻好一会儿了,可是她只看了一遍就转给也在办公室里的樊诗妍,接着就把椅子给转了过去背对他们,等待樊诗妍看完。

    然而樊诗妍看完后,竟然笑了出来。

    “我知道在经营这方面我连生手都算不上,但两位一位是老板一位是总编,总能针对这个企划提案,考虑一下保留《城市日报》的方法吧?”

    倪蓓臻对企划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已经够让他沮丧的了,樊诗妍竟然还笑了,这让他完全失去了信心。

    “子濯,你提出的整顿方案是……转而以周刊杂志的型态再出发?”樊诗妍眉眼都是笑意的问道。

    “我知道这是很大的转变,但现在除了老一辈不会使用计算机的人以外,年轻人几乎都是透过网络获取新闻消息,《城市日报》主攻政治,虽然现在很多年轻人也对政治有兴趣,但话题难免显得生硬,如果不加一些其他吸引人的元素,《城市日报》终究会经营不下去。”

    樊诗妍看了一眼仍旧背对着他们的倪蓓臻,揣想着好友的心思,她这样的反应到底是满意夏子濯提出了与她同样的整顿方案?还是对于这个外行人居然跟她想出一样的方法感到错愕?

    “所以你建议改为周刊,并加入一些流行元素?”樊诗妍再次确定的问道。

    “是的,但不是像《时代日报》那样专走名人八卦路线,我们可以少些政治味,多些八卦,再加入一些时尚流行的版面,既能收取便告效益,又可以增添内容的丰富性。”

    樊诗妍演不下去了,她问向倪蓓臻,“执行长,妳还不发表一下妳的意见吗?”

    倪蓓臻将椅子转了回来,拉开了右侧抽屉,拿出一份文件夹交给夏子濯。“你这回给我好好看清楚这份裁员名单及企划,要是敢再给我随便看一眼就退回来,你就给我试试看!”

    夏子濯先是因为听到倪蓓臻再提及裁员而失望,但当他翻开那份数据,看完了企划内容后,他震惊得瞪大了双眼,原来她本来就打算要将《城市日报》转型为周刊?!

    “对不起,是我的错,浪费了执行长的时间。”

    “无妨,如果我提的企划案连最亲近我的幕僚都无法说服,那我要如何说服董事会?董事会想要的是结束《城市日报》,毕竟《城市日报》现在已经算是收支勉强打平的事业体了。”

    夏子濯虽然一直很认可倪蓓臻的工作能力,但总不免因为她的强势而觉得她独裁,没想到她在已经有了计划的情况下,还愿意给他时间听他的意见,他真的感到很意外,但也感到很抱歉。

    “但我还是浪费了执行长的时间,妳本来可以早几天去说服董事会的。”

    “我一点时间都没浪费到,我早就把企划案送给他们看了,没等你。”

    他才刚因为她给了他机会而感动,没想到马上就被她当头浇了一盆冷水。

    一个傲娇一个忠仆,是在演什么偶像剧吗?樊诗妍看不下去了,戳破道:“执行长是闹你的,企划案的确已经给了各个董事会成员,但为了你,她早向董事会喊停,董事会不明白为什么,不过他们都已经看过企划案,要执行长不用考虑,马上执行。”

    “诗妍,多嘴什么,不用上班吗?我没给妳薪水吗?”倪蓓臻毫不客气的斥责了樊诗妍。

    瞧瞧,这不是傲娇是什么?樊诗妍突然觉得这两个人还挺相配的,工作上默契极佳,而夏子濯总能引出一些她从没在蓓臻身上看见的情绪。

    她想着,是不是该撮合撮合两人啊?

    “是是是,我知道我惹人嫌了。执行长,妳这位特助或许是一个不错的经营人才喔!”

    倪蓓臻当初留夏子濯在身边,说白了只是收留,她没想过他能做得这么好,如今樊诗妍的一句话,更让她发现他将路走偏了。

    “子濯的能力不该在这方面展现,可惜,他不会回头了。”

    樊诗妍不解地来回看着两人,好友这话是什么意思?

    夏子濯也有些怔愣住,她这么说的意思是知道他曾经想走不同的道路吗?不过他马上在心里笑自己多想了,他和倪蓓臻当年虽是同校,也在同一个圈子里混,但是不怎么熟,就算现在他是她的特助,也从未跟她聊过私事,她应该不知道他的过去,不会知道他当年追求的是什么目标。

    樊诗妍看两人都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也没再追问,先行离开回座位办公了。

    夏子濯无可避免的又将注意力拉回裁员名单上。“所以这些裁员名单是执行长考虑过后决定的?”

    倪蓓臻瞄了一眼外头张立和那张空桌子,张立和最近很努力的跑新闻,是嗅到气氛不对劲了吧?近来她可以感觉到外头办公室的气氛有些沉闷,毕竟董事会想裁撤《城市日报》不是没道理,她本来也想这么做,若不是诗妍拜托她,她不会思考转型。

    “你对我的裁员名单有意见?”

    “我承认我自私,如果名单之中没有我重视的人,我可能会马上听命去处理裁员的事。”

    “既然要减少政治新闻,势必就得裁撤一些政治线的记者,加入一些影剧版及时尚版的记者,再加上我觉得《城市日报》的冗员太多,公司是做慈善事业还是提供环境让他们养老吗?”

    “我不能为立和请命吗?”

    “张立和的能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确有可能成为遗珠……”

    “执行长,那就让立和转调娱乐线吧!他是一个好记者,更何况多年来他累积了不少人脉,现今的演艺圈偶尔也和政治圈有所交集,比起那些在PTT上抄新闻的记者,他的能力绝对更胜于他们。”

    倪蓓臻在这波裁员之后,的确想挖角一些其他路线的记者,倒也不是不能给张立和一个机会……

    “最近有传言国际名导谭建曦相中白瑶馨当新电影的女主角,但白瑶馨一直不肯接受专访,因为她最近刚传出绯闻,怕绯闻会模糊了焦点……”

    执行长为什么突然提起白瑶馨?听到自己熟悉的名字,夏子濯的心一突。“执行长的意思是……”

    “我想看到白瑶馨的专访,如果张立和能采访到白瑶馨,而且绯闻和新电影都能谈到的话,我不但会让张立和留下来,还可以帮他加薪。”

    他狐疑的看着她,为什么不是其他人而是白瑶馨?倪蓓臻知道白瑶馨与他的关系吗?

    但不管如何,由他出面的话,或许真能让白瑶馨考虑接受专访……

    “我明白了,我会告诉立和,谢谢执行长给立和这个机会。”

    “别谢得那么快,我不觉得张立和能采访得到白瑶馨。”

    “我相信立和可以的,他曾说过他有一个朋友认识白瑶馨,或许可以请他的朋友居中牵线。”

    倪蓓臻听完,拿回刚才那份裁员名单,大笔一划,把张立和的名字给删了。“我有没有跟你说过背景也是一种实力?张立和有这样的背景却不懂得利用,只会一辈子在公司当一个可有可无的鸡肋。”

    “可能是因为他原本是跑政治线的,所以、所以……没想过要去争取吧。”夏子濯说得有些结巴,因为倪蓓臻的眼神太锐利,似乎能看出他在说谎。

    但他没说谎啊,他只是没说张立和的那个朋友就是他……

    “这份名单上其他人的裁员事宜你还是必须去处理,至于张立和,我可以等他的好消息。”

    “我明白了。”

    倪蓓臻在夏子濯要走出办公室之前又喊住了他,“子濯,你应该知道这种公私不分的事不能四处宣传吧?”

    “我明白,执行长请放心。”

    看着他回到座位后马上拿起电话联络,她知道他是去告诉张立和这个消息了。

    倪蓓臻当然听闻过夏子濯及白瑶馨的关系,只是他能不能说服白瑶馨还是未知数,而且就算张立和这次能够留下来,以后是不是能胜任调整后的工作也还不清楚。

    总之,她是个商人也是个经营者,必须以公司的利益为考虑,人脉确实是实力的一种,张立和若是做得不好,她还是换得了一次专访白瑶馨的机会,没什么损失;但若张立和真的有能力转跑娱乐线,留下他也总比高薪再去挖角一个来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