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夏晴风养你无限期 后记:人生比小说还小说?

养你无限期 后记:人生比小说还小说?

作者:夏晴风书名:养你无限期类别:言情小说
    以下通篇抱怨文,负面情绪居多,不喜欢的朋友们,这篇后记真的可以略过不看。晴风已善尽版知义务,阅读前,请三思。

    这本书去年十月底完稿,直到现在出版,若无这本存稿,大家短期内可能看不到晴风的小说了。

    原本二月国际书展要参加见面会,但最爱的外婆病危,我没能出席,有参加的朋友们,真的很对不起。

    见面会之后没几日,外婆走了。办完外婆的丧礼,心情都没能沉淀下来,短短三个星期过后,外公跟着外婆走了。

    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晴风送走亲如父母的外婆外公,心里的痛难以言喻。

    小时候父母离异,不在身边,是外公外婆养大了我、妹妹、弟弟。外公并不是我的亲外公,是外婆后来再嫁的,很小的时候,有一次阿嬷(指外婆)闽我,如果是爸爸那边的阿公,国语要叫什么?我说要叫爷爷。阿嬷说,以后改叫阿公(指外公)爷爷,从那时起,我们姊弟三人改口叫阿公爷爷。

    从前不明白,也没想过要问,为什么阿嬷要我们三姊弟改口叫阿公“爷爷”?但爷爷叫惯了,我们也没再改口,直到阿嬷过世后,爷爷不停对我念着:“你阿嬷跟我几十年,都没有帮我生个儿子,我不怪她,她是可爱的人……吃苦耐劳,跟着我受苦……”

    爷爷开始对我说往事,说他刚跟阿嬷结婚时,要阿嬷帮他生个孩子,阿嬷说她已经生过四个孩子,不然过继一个给他好了,爷爷说不要。

    这些事,爷爷从来没说过,现在回想起来,大概也是那时候,阿嬷要我们改口叫爷爷,大概是要我们把不是亲外公的阿公当亲爷爷。

    爷爷是老荣民,没退休前用微薄的薪俸帮阿嬷养我们三姊弟,还不时拿钱帮忙阿嬷的四个孩子,阿嬷的小儿子要买房子,爷爷拿钱帮忙筹头期款,经济不景气房贷缴不了,也是爷爷出钱帮忙.,阿嬷大儿子开工厂,爷爷也去帮忙……说到底,爷爷的大半生都在帮忙照顾阿嬷的儿女,也帮忙带大了女儿不要的三个孩子。

    爷爷比我们的亲父母对我们更像亲父母,付出那么多,却从不要求我们回报。阿嬷过世后,我几乎天天回家,听爷爷说往事,慢慢发现,老人家对很多事看得通透,不通透的是我们几个不懂事的孙子女。

    爷爷叨念阿嬷没帮他生儿子,我告诉爷爷,“爷爷,你把我跟弟弟、妹妹当成你的儿子、女儿,我们就是你的儿子、女儿,我们会照顾你,你不要担心其他的,好不好?”

    我想爷爷大概是担心我们没有血缘关系,阿嬷走了之后,我们会不要他!怎么可能呢?爷爷是我们的宝贝、是养大我们的恩人。

    爷爷要离开那天,怪物爸原本要去苏州出差,一早公司的车来接,却在去机场的路上出车祸,箱型车被撞翻,怪物爸进了医院,幸好是轻伤。

    我接到电话,心里很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要不,怪物爸怎么被“留”在台湾?

    我向来不是迷信的人,但那天知道怪物爸出车祸之前,五点多,我一个人在床上翻身,没多久感觉有人在我床边压了一下,那感觉十分清晰,也不知为什么我完全不害怕。十几分钟后,怪物爸打电话来说他出车祸,公司另外派人出差。

    接怪物爸出院的路上,我跟怪物爸说了,不知道是怪物爸的妈妈,还是我外婆压了床——怪物爸的母亲已经过世许多年,我想过或许玷婆婆担心他出车祸。

    出院回到家,将近中午十二点,弟弟打电话来,说爷爷出事了,要我看监视器,弟弟在爷爷的房间装了远端监视器。我手机连上监视器,看到救护人员正在帮爷爷CPR,说爷爷没有呼吸心跳了。那一霎,我想到早上,是外婆来叫我吧。

    赶回高雄时,我一路哭,想着如果怪物爸没被“留下”,我要怎么开车回高雄、要怎么面对接下来的事……

    我、弟弟、妹妹各自赶到医院,我最先到,医生说已经急救超过四十分钟,还是没有呼吸心跳,我说不用再救了,我知道爷爷走了。

    小舅的女儿也来医院,问我:“姊姊,爷爷怎么样了?”

    我说:“爷爷走了。”

    表妹对我点了点头,跑到一旁打电话,问也没问过我,直接通报退辅会,说爷爷是单身荣民独居在医院亡故,请求协助。

    表妹打完电话,才跟我说她打电话给退辅会了。

    我反问她,“打给退辅会做什么?”

    她说:“爷爷现在是单身荣民独居,退辅会才能处理……”

    我几乎抓狂,“什么叫单身荣民独居?他哪里独居?”爷爷这几十年都是跟弟弟住一起,“你们不想办,还有我、我弟、我妹,你们问过我们吗?”

    那天,如果怪物爸不在,我想我会动手打人,真的会。

    这,是我人生最痛、最羞愧的一刻……

    爷爷为这个家付出所有岁月、薪俸,抚养我们、照顾阿嬷、照顾阿嬷的四个儿女,最后爷爷走了,四个儿女竟不愿送爷爷最后一程,打算把他丢给国家处理。

    做人可以这样?

    接手爷爷后事,我慢慢明了为何爷爷在阿嬷走后,一直对我说,阿嬷没给他生个儿子,他一定想到了,他走了之后,阿嬷的儿女们不会送他。

    我跟弟弟、妹妹,照着阿嬷的丧礼,好好地送爷爷最后一程,骨灰是弟弟捧的,阿嬷的儿女一个都没来,那些爷爷在世时,为了拿爷爷的钱,时不时说我们好爱你的人,没来,连公祭来露脸一下都没有。

    那些是我的亲戚,我们办了爷爷的后事,在心里也办了一场亲戚告别式。无情无义的人,以后我们都别再来往。

    没错,爷爷是荣民,但他长年与弟弟住,虽无血缘关系,但确实是家属关系,并非单身荣民独居。

    人可以蠢笨,但不能无情无义。你们有困难时,爷爷何曾袖手旁观?爷爷走了,你们可以漠视、把他当“物品”一样说要给国家处理、可以完全不出现,我真是长见识了,人可以无情刻薄至此,比小说戏剧更夸张。

    我的心情短时间之内,很难平复,对爷爷感觉亏欠,我们欠他太多。

    当初写这本小说,心里曾闪过念头,女主角的父亲这么不好,会不会写得太夸张了些?

    如今再看一回,只能感叹,再夸张也没我家的极品亲戚夸张。

    外婆拔管那天,那些跑来抱爷爷、安慰他要看开、要好好休息,不断说着有多爱爷爷的人,才多久时间就变了个嘴脸,果真日久见人心。

    罢了。

    一个月里送走我挚爱的两个亲人,忽然间看懂了很多事,看懂了人性里的自私无极限。

    如今,我停用粉丝专页,实在没有心力经营。也许过阵子会再开,也许不会,我无法确定。不过真心希望可以尽快恢复,继续写我的小说。

    虽然这本小说的女主角有点负面、有点极端,违反道德标准,立志当小三,但还是希望大家喜欢我的小说,我最近太负能量,亟需正能量,如果你们喜欢我的小说,我想我一定会更有动力继续写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