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简薰下堂妻的富贵路 尾声

下堂妻的富贵路 尾声

作者:简薰书名:下堂妻的富贵路类别:言情小说
    田青梅歪歪斜斜躺在美人榻上,丫头们正在给她捏腿——最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腿特别酸。小雪忿忿的说:“一定是四奶奶前几日一口气要借五百两银子,主子被她气到腿疼了。”

    她听了觉得好笑,小雪这丫头真可爱。

    嫁进项家一年多,真没什么不适应,祖母很绝,媳妇孙媳妇是不用去尽孝的,她每天睡到日上三竿,至于婆婆更绝,她不想看到姨娘跟庶子,但也不想搞得太难看,于是很开明的表示都不用请安。

    可田青梅怎么能这么白目呢,婆婆都同意她这下堂妇入门了,她至少要让婆婆高兴点,知道婆婆喜欢下厨,她便陪着一起做菜,她会的菜可多了,菜谱一道道翻出来,她又爱吃,婆婆现在对她跟对女儿一样,原本是喊她媳妇,现在叫她青梅,看,多亲热!

    至于妯娌,小意思啦,真的。

    他们这一房在将军府真的是别树一帜——男人没功名,女人没出身,但有钱的不得了。

    她既然教了吴老爷怎么赚钱,自然也会教夫君怎么赚,而且方向不同,直接把夜市概念带入,京城有宵禁,于是变相开成申酉时的夕市,靠近出入口的几个摊子自然是项家的人马,里头各种出租,好吃好玩,重点是便宜,京城虽然贵人多,但平民更多,难得有负担得起的娱乐,于是人人都喜欢来。

    项惠真的什么都好,但这点上还是很大男人,他不肯用她的钱,以他的私房只能先发展这个,但也挺好的,不过几个月就大了一倍,每个月净银也有四百多两,等他存够了本钱,她再教他养生馆的概念。

    刚开始,当然会有人笑话他们这一房,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眼光就是“哟,可怜喔”,可一知道他们这房每个月进帐就有两千两的时候,眼光就变成“天,真假?”,再也没人会看不起他们了。

    然后,还会有人过来借。

    项惠也很干脆,“不借,当我们是他爹娘啊,说借就借。”

    她真的觉得她的夫君好好笑喔,这么直白可以吗?当然可以啊,他是掌家太太的嫡子,谁能拿他怎么样。她夫君真的是很好的,好到她一度想把自己穿越的事情跟他说,可就在她起头时,突然响了一个大雷,她很快想起之前昭然寺的和尚说,她的命不该出现在这里,让她不能对人言,心里有点毛毛的,于是闭嘴。

    成亲一年后,项惠带她回松见府看看家人,那个晚上她又被感动得很想跟他说,结果又是才起头就打雷,她就再也不敢说了。

    也是,涉及鬼神轮回,还是别说吧。

    于是每次有人问她怎么懂如此多,她只好说自己曾经看过几本书,这些方法都是书中所记载,包括各式菜肴的作法,她很珍惜的装在箱子里,可惜那箱书在她从赵家出来时不慎遗落,现在已经找不到了,众人只能惋惜,却是没有办法。

    不过现在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成亲后,她对前尘往事越忘越多……

    “七奶奶,七爷带着欧阳大夫回来了。”

    田青梅连忙坐了起来,虽然大夫本来就是来看她的,但躺着还是不太好。

    才刚刚坐好,项惠便领着欧阳大夫跨进书房,“我妻子最近总是腿疼,请欧阳大夫给她诊诊脉。”

    一阵寒暄后,欧阳大夫拿出脉枕,待她把手腕放上,开始听脉,过一会儿道:“七奶奶最近睡得不太好啊。”

    “便是腿酸,入睡不易。”

    “除此之外,饮食可好?”

    “吃得可多了,秋天舒服,吃什么都好吃。”

    欧阳大夫笑说:“能吃是福,七奶奶又是苦夏体质,秋天多吃是应该的。”

    项惠见两人总说不到腿上,忍不住必心问:“大夫,她最近也没怎么外出,跌倒那些更不曾有,怎会突然腿酸?请您好好瞧一瞧。”

    “这问题不大,却是无药可医。”

    项惠一怔。

    欧阳大夫接着笑说:“七奶奶这是有喜了,才会腿酸,过一两个月自会好些。”项惠张大嘴巴,“大夫您是说……”

    “七奶奶有喜,恭喜七爷,要当爹啦。”欧阳大夫笑着把脉枕收起,又作手势让药童拿出纸笔,“我开张药方,两天吃一次,以后每十日我过来替七奶奶诊脉。”

    “那,那有没有什么要注意的?”

    “冬天要来了,七奶奶又是第一胎,注意保暖就行,但别因为怕冷而闷坏了七奶奶,毕竟妇人若是心闷,对孩子也不好。”

    项惠听他这么说,突然有点无措,“那该怎么办?”

    “以前怎么办,以后就怎么办。”

    大夫很快开好方子,由漱时送出院子。

    而项惠却一直在云端,过了一会儿才在田青梅身边坐下,看着她的肚子却不敢摸,“青梅,我,我们有孩子了。”

    “是啊,我们有孩子了。”呜呜呜,她的夫君好可爱,居然高兴成这个样子,她第一次看到他结巴,而且到现在都还没好。

    项惠伸手把她抱住,“我很高兴。”

    田青梅知道他此刻一定是有着千言万语,于是低声说:“我也是。”

    “我刚刚在想,要不要请父亲帮我张罗前程,不然孩子生出来了,只有他的父亲没有品级,怕也不好。”

    她笑了出来,天啊,已经想到那么远了,而且她完全可以感受他是真心的,“不用不用,这兔崽子敢嫌你,我揪起来打他。”

    项惠听她这么说,一脸着急,“你别打,小孩子又不懂这些。”

    唉唷,她夫君真是太萌了,好像她真的要揍小孩了一样,要真生出来,她会好好教导他,好好爱他,不会让他嫌弃自己的爹没品级的。

    “好好好,不打不打。”

    “我居然要当爹了。”项惠发出如梦般的声音,“我的老天鹅啊。”

    田青梅忍不住大笑出声,妈啊,这项惠居然也开始老天鹅了,夫妻间果然会传染语癖。她一面忍着笑意,一面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困了?”

    “有点。”她最近因为疲倦,下午都要小睡一下的。

    “我扶你去床上吧。”

    田青梅原本想说不用,但看他一脸“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你”的神色,于是从善如流的让他扶去床上,让他盖被,握着他的手,只觉得无比安心。

    想起那日他们才刚刚说完“老天鹅”,几个汉子就冲进钱家的院子,她原本想逃,他却护着她,还把那几个人打得抱头鼠窜,打得她芳心暗许。

    缘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当时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人往后会成为自己的夫君,知道她不喜欢观礼,从不勉强她交际,知道她是财迷,总陪她一起赚钱,就连远在松见府的娘家,每到春天一定会陪她回去小住,她很感谢他坚持不娶郡主,也有点庆幸自己当时的勇气……

    田青梅脸上露出一点笑意,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但实在撑不住,终于不再想了,有事情起床再说,现在就让她好好的睡一觉吧!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