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田芝蔓重生限定赖上你 第六章

重生限定赖上你 第六章

作者:田芝蔓书名:重生限定赖上你类别:言情小说
    这个久违的名字再次出现,给了蓝晓甄不祥的预感,“你说清楚,这跟张丽媛有什么关系?”

    “因为张丽媛恨妳,妳知道高中时她为什么霸凌妳吗?”

    蓝晓甄十分震惊,“你知道张丽媛高中时做了什么事?”

    “当然知道,还记得有回我带着张丽媛,在百货公司遇见妳吗?”说到这,连屿熙的脸庞霎时变得十分痛苦,“妳离开之后,我们又巧遇了另一个叫沐雁阳的男人。”

    “学长……”

    “遇上他,张丽媛的表情变得很怪异,我知道他们高中同校,所以吃味的问她是不是高中时跟他有过一段,到现在还旧情难忘?张丽媛急着解释那是她年轻不懂事,还说沐雁阳对她很坏,她才不会记着他。”

    “可张丽媛她不是……不是嫁给学长了吗?”当时沐、张两家联姻,新闻报得很大,婚礼场面更是盛大,她还伤心得哭了一整晚。

    “哼,张丽媛那时对我说,沐雁阳高中毕业那天,她把他约到了学校一个隐密的地方向他告白,可是沐雁阳拒绝了,她觉得以她的条件,他怎么可以不接受她的告白。就在这时,妳刚好经过那里,沐雁阳看见了妳,对张丽媛说宁可和妳交往,也不愿意跟她这种自视甚高的人在一起。”

    蓝晓甄不知道原来还有过这么一段,更不知道沐雁阳是随口拿她做借口还是另有原因,但依照这些话,她终于想通了一件事,“所以,这就是我被张丽媛霸凌两年的原因?”

    “没错。知道这件事后我本来也放心了,没想到过一阵子张丽媛突然说要跟我分手,原因是她的父亲及沐雁阳的父亲是生意伙伴,而张丽媛的父亲很喜欢沐雁阳,就想撮合两家的孩子。

    “张丽媛无缘无故抛弃我,让我十分不快,我赌气的对她说,我并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我想要什么女人都可以随意挑选,包括那个曾经让孤高的沐雁阳有了兴趣的妳,这招的确得到了效果,张丽媛当场像个妒妇一样指责我,哈哈哈,我成功报复她了!”

    听见自己悲惨的命运原来是因为这两个人,蓝晓甄不由得讽笑出声,她缓缓站起身,脸上的决绝让连屿熙一阵心惊,当她一步一步走上前时,他甚至不自主的往后退。

    她冷冷看着他,“现在我知道我这可悲的人生发生什么事了,但我明天才会是你的女人,你若不想明天的婚礼办不成让你连家丢脸,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你敢做什么的话,我绝对会闹上警局。”

    “妳……”

    蓝晓甄推开了连屿熙,离开房间,走进了渡假村的酒吧想买醉,最好醉得明天无法结婚,让大家丢脸最好,没想到,却在酒吧里看见沐雁阳。

    沐雁阳是被迫带着张丽媛来参加她老朋友的婚礼的,尽避他根本不想来,但来自家里的压力要他不能亏待张丽媛,他只得前来。

    蓝晓甄乍见到久违的沐雁阳,鼓起了勇气接近他,她真的好想知道,当年他为什么会以她为借口拒绝了张丽媛。只是当她走过去,跟他说了句“好久不见”之后,竟换来这样一句回答——

    “小姐,妳这个搭讪手法未免太过老套,我可以肯定我并不认识妳。”沐雁阳表情很是冷淡。

    蓝晓甄的确改变了不少,这还得归功于连屿熙不想让人知道他追求的女人长得竟是这般朴素,所以花了一番心力改造,让她变得亮丽有型。

    不过蓝晓甄没有意识到是因为自己的改变导致|沐雁阳认不出她,只是失望的想,原来当年他真的是随口说说罢了,其实她在沐雁阳的心上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可怜她在高中时爱恋了他整整一年,却因为他的一句拒绝,往后的两年都在霸凌中渡过。

    蓝晓甄本想识趣离开的,但想到明天将要面对的“洞房花烛夜”,她生平第一次想要反抗命运。

    她不能选择嫁给谁,总可以选择她的初夜要给谁吧!

    她搜索枯肠地回想着她看过的电视、电影,模仿着里头的女人怎么去挑逗一个男人,她坐在他身旁蹭着他、勾引着他,“我不美吗?我只要一个没有负担的一夜情,你无须负责。”

    “但我不想要。”尤其这女人挑逗的手法真是拙劣到可以,如果不是真的没什么经验就是装清纯,而沐雁阳认为后者的机率比较大。

    最后,蓝晓甄放弃了,她移开身子,乖乖的坐回椅子上,“对不起,我的确是在利用你,因为明天我就要嫁给不想嫁的人了,我只是想为自己活一次,挑一个我想要的男人给未来老公戴绿帽。”

    “明天结婚?在这个渡假村?”那个让他不得已得带着张丽媛来走这一趟的婚礼?

    “是的。”

    “如果是这样,妳这个美人的要求我怎么舍得拒绝呢?”他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蓝晓甄瞪大眼,不明白沐雁阳怎么会突然改变心意,“你……同意了?”

    “当然,去妳的房间还是我的房间?”

    “你都结婚了,去你的房间适合吗?”她指了指他手指上的婚戒。

    “可以,我没跟妻子同房。”沐雁阳说完,还捏了捏蓝晓甄的鼻尖,“坏女孩,明知道我结婚了还勾引我。”

    “我……”

    “怎么,后悔了?没进房之前后悔都还来得及,进房了我可不会放手。”

    毅然决然的,蓝晓甄点了头,“今晚放开你,我才会后悔。”

    当蓝晓甄再次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时,已经是她被沐雁阳带进房里的时候,她有些发颤,沐雁阳看着她的反应,笑了。

    “怎么?怕了?”

    “才不是,是血糖太低,手在发抖。”蓝晓甄一边由她的包包里拿出巧克力,一边说:“吃点巧克力就没事了,还有,等一下可不可以关灯?”说到关灯时,她听见沐雁阳发出一声轻笑,手一抖,巧克力掉了一地。

    “关灯?妳不怕黑吗?”沐雁阳弯身为她捡起,然后将她的小包包及巧克力放到了床头柜上。

    “不怕,黑暗反而给我安全感,因为没人能看得见我。”

    沐雁阳拿起了其中一块巧克力拆开,坐到了她的身边,将巧克力送入口中后吻上了她,与她分享着口中的味道。

    巧克力是甜的,他的吻是醉人的,蓝晓甄很快就跌入了情|欲的深渊不能自拔,她可以感觉到沐雁阳令人动情的爱|抚,并在爱|抚的过程中一件件地褪去他们两人的衣服,她没有抗拒,乖顺地接受他对她做的每一件事情。

    当沐雁阳进入了她的身体,感觉到身下的女人竟是完璧,愕然地问:“妳……为什么?”

    蓝晓甄强忍着痛楚及不适,露出了凄迷的笑容,“学长,我高中时暗恋了你一年呢!这几年我也没有忘记过你,我不想嫁给连屿熙,但我必须嫁,所以,当我在酒吧里巧遇了你,我就想着,我要把自己的初夜给你。”

    “妳明天要结婚的人是连屿熙?”沐雁阳皱眉。而且她还叫他学长,看来那句好久不见不是搭讪用词,他们是真的见过。

    他知道连屿熙和张丽媛曾经的关系,张丽媛竟带他来参加前男友的婚礼,难怪他问说是谁要结婚时表现得神神秘秘,直说时候到了就会知道,因为不在意张丽媛的事,他也没兴趣再问。

    “妳真傻,让连屿熙知道妳今晚做了什么,妳晓得会有什么结果吗?”

    蓝晓甄摇了摇头,“这一生,我已经没有什么可奢望了,所以会面临什么,我根本不在乎。”

    “妳想离开他吗?”如果她想,他会帮她。

    蓝晓甄没有回答,只是抬起双臂,揽住沐雁阳的颈项,轻抬起身子,吻着他眼角的泪痣,“这痣有种神秘感。”

    “这是泪痣,听说我欠了一个人眼泪债,才会有这样的痣。”

    “所以这世上有一个女人,不断的为学长哭泣吗?”

    “我一直觉得,悲伤到极点的人是不会哭的,所以我并不信什么眼泪债。”

    “如果真是如此,学长肯定欠下眼泪债了。”她轻笑着说。

    “喔?怎么说?”

    “泪水是一种洗濯,你都让她悲伤得流不出眼泪了,无法洗去自己的不幸,那还不算是欠下眼泪债?”

    “这么说的话,我的确欠了一个女孩两条命……”

    不想听他提起另一个女人,蓝晓甄诱惑的曲起双腿,挑逗地蹭着他,“学长,你不继续吗?我适应了。”

    “坏女孩,妳不知道用『学长』称呼我,有下课之后在废弃仓库偷情的快感吗?”

    “我哪会知道,我又没有经验,还是你有?”蓝晓甄狐疑地看着他。

    沐雁阳但笑不语,只是缓缓开始律动,现在不该说这些煞风景的事,等明天他再问她到底有什么打算,如果她要离开,他一定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