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璵安负二代富二代 尾声

负二代富二代 尾声

作者:璵安书名:负二代富二代类别:言情小说
    相拥过后,裴易行先帮郝咏娴把行李扛上旧家。

    “行李都拿回来了,所以……不会再去了?”他其实想问,是不是可以永远待在他身边?

    郝咏娴抹掉眼泪,露出很久没看见的调皮笑容。“事实上我有十箱行李,这次只拿回来两箱,你说咧?”

    十箱咧!听她在讲,他可没那么容易被糊弄过去。

    不过,他的心真的还没完全放下。

    进到屋里后,跪坐在她面前,他执起她的手。“咏娴,对不起,你是不是愿意原谅我了?”

    郝咏娴没有马上回答他,只是静静地瞧着他。

    他不怕再次被她拒绝,真的不怕,只是这一次他会恳求她,若她要再次走出去,可不可以在方便的时候捎个讯息给他?不要完完全全把他关在她的心门外,他真的好需要她。

    郝咏娴还是没回答他,伸手轻轻在他的脸庞上来回摸抚着。

    他瘦了,也不再精神奕奕、神采飞扬的了。

    听说他的公司营运得很好,钱赚很多,版图也如他当初计划的持续扩张,进军国际。但是,他的快乐却萎靡了,心也老了,感觉好孤单。

    她只轻轻将他扶起,要他坐在她的身旁,然后娇小的身躯整个躺进他怀里,小手拉住他的大手,要他用双臂环着她,成为她休憩的港湾。

    “今天要忙很晚吗?”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

    “不,你想,我可以今天整天陪你。”

    她轻笑出声。“不用啦,再来要过年,现在一定有很多事要处理。等下方便带我去你新家吗?晚上再回来陪我吃饭,我想跟你聊天。”他这一年来的大事,她哥都有跟她说。

    裴易行笑了,轻声应允,“好。”

    当晚裴易行准点下班回家,吓破一整间公司员工的胆,包括大楼守卫,还以为他家是不是出大事了。

    是出大事了,但是是好事。

    裴易行一进家门就看到阿美和郝咏娴两人一边在厨房忙碌,一边闲聊着她在国外当志工的情形。

    “不是说要跟我聊天吗?怎么把我的权利给了别人?”他开玩笑道。

    这样的情景简直是作梦,他以为还要等很久很久。

    “先生,您回来了,郝小姐人好好呢,也好会煮菜。你们去客厅坐着,我把饭菜端过去。”

    “阿美,等下一起过来吃啊!”郝咏娴招呼道。

    “不不不,我今天休假,张罗完老先生后,等下就要出去跟男朋友吃饭约会了,会‘很晚很晚很晚很晚’回来,所以……所以你们随便。”

    她要讲的是“自便”吧!郝咏娴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她才刚回来呢,才没那个意思。

    于是,晚饭只剩他们两人吃,阿美很有效率的安顿好裴父后离开。

    该帮她们加薪了。裴易行在心中想。

    晚餐中,郝咏娴不断讲述在国外当志工的情况。原来他们跑到了非洲、印度尼西亚、甚至巴基斯坦。她说当她第一次看见那些孩子时,眼泪就流了出来,觉得自己实在太幸福太幸福了。之后,跟着志工团一起为孩子们服务,每一天她都非常快乐,心里有说不出的充实感。

    “你知道吗?当时的我觉得自己来到世上,就是要做这些事啊!所以,就算天气很热,皮肤被晒得通红,我还是和那些孩子们相处得非常开心。”

    裴易行一边听她说,一边微笑以对。“那语言呢?有没有学会什么新的语言?”

    “哈哈哈,真的没有,我说的他们听不懂,他们说的我也没有一句听懂。”

    但世界的语言就是微笑和行善,只要做对事,得到的响应就会是对的。

    晚餐就在愉快的聊天中结束。

    当两人窝在客厅享受静谧时,裴易行才忍不住问:“何时要出发?”

    “嗯?”郝咏娴从他臂弯里抬起头,满脸疑惑。

    “何时要出发再出国?听你讲得这么开心,绝对舍不得离开那样的环境。”

    她仔细看着他的表情。这个男人心里明明怕得要死,但就是问得这么淡定,不过握住她肩头的大手不知不觉愈来愈用力,倒是道出了他的心声。

    把头重新埋回他的胸口,她小声地说:“我好像还没跟你说,我原谅你了。”裴易行听到了,双臂抱她抱得更紧一些。

    “我知道你这些日子来一定很难过,我很抱歉。”让他等了那么久。

    他下巴顶在她的头上,用力摇了摇,表示自己一点都不介意。

    不过,等了那么久,她是要回答他了没?

    “咏娴,既然你已原谅我了,可不可以给我一个答案,告诉我你什么时候要再出发?如果可以的话,让我知道你要去多久,我好有个心理准备。”郝咏娴不明白地起身瞧着他,“什么心理准备?”

    “我知道你喜欢服务人群,也适合待在那样的环境,可是现在的我还无法放下一切陪你到处去,我很怕,万一你有天忘了回来,那我怎么办?所以让我提前知道,我至少可以想想能做些什么,提醒你还有一个人在台湾等你。”

    之前的事让他明白了,两个人之间除了为对方着想以外,也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想法还有担忧的事,否则就会重蹈覆辙。

    所以他说给她听,不介意让她知道他的害怕。

    郝咏娴笑了,眼眶含泪地笑了。

    她扑向他,抱紧他。“对不起,我一定让你很担心、很操心、很伤脑筋。”裴易行握着她双肩,轻轻拉离。“不,你只是让我很爱你而已。”

    一句动听的情话,女人怎么可能还忍得住?

    没有什么矜持了,就算这不在计划里,但此时此刻她只想好好爱这个男人。太久没有深入地碰触彼此,两人的身体才摩擦便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咏娴,对不起,我等不了……”就算再理智,真的,此刻没有一个男人有办法忍。

    但郝咏娴何尝不是?

    她主动引领他进入她,久未容纳的紧窒马上让两人同时轻喘一声,而原始的律|动本能早无法再继续等待,开始了爱情里最初始的节奏。

    当云雨初歇,两人盖着棉被分享彼此的体温时,郝咏娴才告诉他她的计划。

    “虽然我很想再出国去当志工,但你知道吗?当我人在国外时,才知道自己那么那么想你,那么那么想待在你的身边。要服务,哪里都可以?,可是,有人不需要其他人,只需要我。”

    裴易行爱怜地轻点她的鼻头。“下一次,若我有任何困难,我绝对让你替我分担,不再独自扛下。我不会用自己的方式解决,会跟你沟通、听你的建议。咏娴,我再怎么努力,所有的成就只为了一个人,若那个人在我成功之际离开了我,那所有的一切,对我都没有任何意义。”

    各自几句简短的话,让彼此的心更贴近了。

    伤口需要时间痊愈,而对彼此的爱则可以抚平伤痕。

    爱有很多种方式,就算方式对错有待商榷,但只要有爱,都有机会磨合到圆满,不是吗?

    宁静的郊区,今晚难得热闹起来,因为裴易行娶妻,在自家豪宅里开趴请客,不只亲朋好友前来祝贺,各界的政商名流也都来送上祝福。

    大家都知道,裴易行这位难得的奇才疼女友,也就是现任老婆,是出了名的,不能送上自家的女儿攀关系实在有点可惜,只能抓紧机会给他留下好印象。既然他疼老婆,那送礼送对味就是了,所以今天郝咏娴身上的结婚礼服、结婚饰品,甚至是接下来去希腊爱情海的蜜月旅行,都是这些商场上亦敌亦友的大老板们赞助的。

    “裴总啊,蜜月好好享受,我们大伙儿绝对按兵不动,一定等你度完蜜月再好好厮杀一番,您千万不要挂心这里的生意哪!”

    这句话可不是威胁,是私交甚笃的商场对手献上的祝福。

    人家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们可不屑玩暗的,要正大光明决斗,赢了才有成就感嘛!

    “呵呵,胡老板多虑了,我人虽然在度蜜月,但仍可运筹帷幄于千里之外,您有什么招尽避使出,不用为了我的新婚假期咬牙忍耐,我怕您会手痒哪!”

    裴易行这番大胆言词非但没有招惹来白眼,反而让大伙儿对他更是敬佩臣服。

    他是个面面倶到的谋事者,也是个胸襟广阔的企业家,难怪在商场上结交朋友的速度比树敌还快。

    就算是竞争对手也会拜倒在他的风采之下,庆幸自己有生之年可以与之匹敌,将了无遗憾了。

    再怎么说,婚宴终究离不开酒国文化。

    但是,多亏了郝咏铭替新郎挡酒挡得很海派,一杯接着一杯干。

    “爸妈,我看你们先请回吧,我派司机载你们回去。至于咏铭,就留在这一晚吧,他醉得挺厉害的。”

    客人都离场后,裴易行把醉倒在前院凉亭的郝咏铭扶进客厅。

    “对啊,爸、妈,把哥留下吧,明天他清醒一点再送他回去好了。”郝咏娴也附和。

    “喂!谁说我醉的?我没醉,听清楚,我、没、醉!我不留在这当电灯泡!”郝咏铭顶着一张醉红的芙蓉脸睁眼说瞎话。

    “拜托,我这边这么大,电灯泡好几颗,哪差你一颗?”裴易行翻了白眼,不打算用正常逻辑和醉鬼说话。

    郝咏铭生气地挥掉他搀扶的手,有气无力地吼道:“哼!我,郝咏铭,可是世上独一无二的,才不是谁的替代品,也讨厌当配角!我、不、做、电、灯、泡!”他非常坚持。

    郝咏娴看了裴易行一眼,笑着摇摇头。“是是是,不做电灯泡,但等下晚点我怕小行有朋友又来乱,哥,我不想我的新婚之夜得独守空闺,你就留下来,需要的时候帮我挡挡嘛!”

    还是做妹妹的体贴,顺着他的话哄,马上让郝咏铭非常有兄长气概地点头答应。“那我睡客厅吧,有事我挡!”

    豪气地拍着胸脯说完,郝咏铭往沙发上一倒,下一秒已经睡死过去。

    “我哥啊,今天八成是想到自己的伤心事了。”

    “没关系,他天生丽质,只要想开了,怕只有他让女人流泪的分了。”或许,还包括男人呢!

    郝父郝母离开后,裴易行帮着佣人一起收拾善后,累了一天的新娘子则赶快去泡个舒服的澡,洗去一天的疲累。

    当夜已沉,月亮高挂的时候,裴易行轻手轻脚地上了床,将早一步躺在床上的人儿拥入怀里。

    “好久喔!”新娘娇声在他怀里嚷着,语气像是抱怨,其实是在撒娇。

    “哪会,被窝都还没暖呢。”他含笑回道。

    “吼——吼——吼——我就知道,你娶我回来是要帮你暖床的!”郝咏娴戳着他的胸口,他没痛,她的指头倒是痛了。

    “当然——是啦!”裴易行大笑地抓住她的手,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而且,我告诉你,暖床,是这样暖的……”

    “嗯哼……”

    外头的月光柔柔地穿过窗户,照在绮情正浓的房里,正忙着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搁在床头柜的手机屏幕悄悄闪了两下。

    给让我哭过的新郎,以及被我弄哭过的新娘:

    今天是你们的大喜之日,我没办法到场祝贺,非常遗憾。

    只能透过简讯,从美国遥寄我的祝福给你们。

    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能有今天的结局,我想谁都不会意外。

    曾经,我幻想过这样的幸福会是属于我的,但事实证明,每个人都有专属的幸福,而你们,是彼此专属的。

    听人说过,如果是真爱,那么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在哪里,真爱依然是真爱,不会改变。

    我想,你们让我看到了真爱的模样。

    恭喜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P.S.:诛娴,顾好你的男人吧!你的男人要是没有你,绝对会是个心狠手辣、没血没泪的坏男人!所以,为了全天下女人的福祉,巴紧他吧!

    廖语敏贺

    小沙发上,新郎的西装迭着新娘的礼服,就像床上的主人翁一样。

    珍爱,相惜。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