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阳光晴子炮灰重生不退亲 第二十八章

炮灰重生不退亲 第二十八章

作者:阳光晴子书名:炮灰重生不退亲类别:言情小说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齐谦、唐紫英要返回京城,靳懿威也将同行,对外宣称是皇上有令要召见他,因此不少人猜测他即将高升。

    但范敏儿知道他是要一路返京,一路帮齐谦抓人,将大皇子多年来连结的运金路线全数拔除,这也是为何他们将齐冉从这次的贪污案摘了出去,给他时间让他派人去警告监视,而这也让靳懿威跟齐谦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一站一站的逮人。

    不过最棒的是齐谦已事先给了靳懿威酬劳,那是一座矿藏量丰厚的金矿山,靳懿威跟她说了,日后就由他来养她。

    但她不知道这座矿山原本就是靳懿威的,只是他请齐谦转送,省得还须解释他一开始就这么有钱,却要范敏儿拿钱资助,甚至一路养他的原因。

    齐谦是做大事的人,对靳懿威的财富,他也有疑问,但他聪明的没有多问,毕竟答案并不一定就是事实。

    此刻,府衙厅堂里,众人齐聚一堂,好酒、好菜摆满桌,也算是送别宴。

    靳懿威、范敏儿、齐谦、唐紫英、朱易霆及曾晓乔围桌而坐,后方有苏二及玉荷等一干奴仆在旁伺候。

    酒酣耳热之际,齐谦举起杯子看着曾晓乔,笑说:“曾姑娘,可否让我当一次媒人?”

    “我?”曾晓乔诧异的指着自个儿。也是,这一桌子都是一对一对的,除了她跟朱易霆之外……她慌乱的眼睛对上朱易霆,只见他勾起嘴角笑着,粉脸顿时一红。

    “晓乔,答应嘛。”范敏儿一直都知道自家大堂哥心系义妹,但她爹娘却早早替义妹安排了婚事,她曾经想过,大堂哥想离开,也许其中也掺杂这个因素。

    曾晓乔脸上的酡红更深了一层,她看着笑容满面的朱易霆。自从二叔在公堂上被判入监,江方桩设计掏空宜和洋行的内幕也全被揭穿,当时她很自责,若非她跟二叔分得太清,也许二叔不会被骗得那么彻底,进而听命花钱买凶去伤害范敏儿,是朱易霆的耐心陪伴才解开她的心结……于是在众人不停起哄下,她害羞的点点头。

    “太好了!”范敏儿开心极了,一旁的几名丫鬟、小厮更是笑容满面地向朱易霆大声恭喜。

    靳懿威深情的看着眉开眼笑的范敏儿。这是什么样的心情?看着她笑,他也跟着开心地笑。

    朱易霆喜上眉梢,起身拱手,并对齐谦这个大媒人道:“宜和洋行的收入确实不错,可我认为钱要被活用,尤其是用在百姓的福祉上,这钱才真正有价值,所以日后二皇子若登基为王时有任何银两上的需求,我宜和洋行愿意双手奉上。”

    齐谦大喜,笑看着在座众人,一脸认真的道:“在场诸位可得替本皇子作证,宜和洋行日后可就是我的金库了。”

    众人相视而笑,一起举杯在空中一碰,开心地大口喝下。

    由于第二天一早就要出发,为了让最近频频展现恩爱的靳懿威跟范敏儿能有更多的相处时间,众人极有眼色的先行离开。

    靳懿威跟范敏儿回到卧房里,两人都已梳洗,在床上相拥依偎。

    “这一趟你一定要万事小心。”她担心的叮咛。

    “我会的,你放心。”

    他深深凝望,她深情回视,离别在即,两人不免情动,尤其这段日子同床共枕,在他温柔小心的让她成为真正的女人后,她已能享受男欢女爱带来的激情。

    未久,轻喘娇吟声响起。

    靳懿威热烫的手在她细致如玉的娇躯上爱|抚、探索,炽烈的双眸贪看她在欢爱中的每一个反应,带着她细细品尝火热的激情,一次又一次的爱她。

    接下来的日子对齐冉来说,是一场灾难的开始。

    他不时接到坏消息,与他亲近的多名要臣被指欺君罔上、贪渎索贿中饱私囊。

    那些人虽然大声喊冤,但在罪证确凿下只得认罪,却不敢拉他下水,因为他已早一步派人近身监视,也丢了狠话,他私下会给他们的子嗣留活路,但要是有人不识好歹,让他陷入官司泥淖,最终他们便会被抄家灭族,连根独苗都不能留。

    事情本来很顺利,可最后的发展竟与齐冉设想的不同,那些大官突然又咬出他了,原来他们的子嗣被齐谦跟靳懿威早一步救出,而他的人纷纷被逮,如今他无人可用。

    明知危机已至,他却不肯就此罢休。

    接着他被软禁在成王府里,由大内高手层层包围,他想见皇上的要求也无人愿意通报。

    这一日成王府内,一群黑衣人登堂入室进入花园,一路往假山旁的九曲回廊走去。

    齐冉一见,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因为那是一间密室的入口,厩柱上的嵌壁之镜实为机关。

    “不可以!”他吼叫着想阻止,但那些人已动了机关,走进密室。

    室内相当宽敞,陈设豪奢,内有帐本、密函,更有可观的银票、金银珠宝,还有他这几年来算计的秘密,包括拉下太子,自己称王的计划。

    脸色铁青的他被绑至皇宫,来到皇上的面前。

    御书房内,皇帝冷冷的看着跪在下方的齐冉,“你结党营私,意图谋反,用尽心计谋害谦儿,如今已揪出余党,你可知罪?”

    “父皇,儿臣是被冤枉的,是被陷害的啊!”齐冉大声喊冤。

    皇帝冷冷睇视,“很多事牵一发而动全身,冉儿,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儿臣不懂,儿臣是被陷害的,二皇弟呢?他在哪里?一定是他陷害我的,父皇,让他出来跟我对质。”他气愤的大喊。

    皇帝冷嗤一声,“陷害?是谁陷害谁,朕心中清楚。朕已经下令择一吉日公布天下,谦儿就是熙朝太子,择日再入东宫。”

    齐冉不敢置信他这几年累积的势力竟全数崩盘,还让齐谦再登储君之位!他不甘愿地怒声大吼,“父皇,太子应该是儿臣,儿臣才是储君!”

    “错了,如果没有谦儿,那位置也是仑儿的。朕的儿子里谁都可以,却绝对不会是你!”皇帝走到他眼前,沉声一吼。

    “为什么?我可是父皇的长子!”他阴沉郁怒的厉声大叫。

    皇帝冷笑,“谁知道呢。”

    齐冉脸色陡地一变,怔怔看着脸色愈加冷峻的皇上。

    “当年废后的原因众说纷纭,有人说是你母后争宠失势,扰乱后宫,毒害皇子,但真正原因是什么?”皇帝俯身,眼神凌厉的瞪着呆滞的齐冉,“是你的母亲不甘寂寞,偷养面首私通!朕身为天子,竟被皇后戴了绿帽子,这等事若传出去,朕的颜面何在!所以朕赐她毒酒自尽,对外则称急病去世给她体面,但你——呵,朕的儿子?”皇帝直起身,一脸不屑。

    齐冉大受打击,频频摇头,内心方寸已乱,久久无法言语,最后才哑声道:“原来——难怪父皇一直冷待儿臣,儿臣本以为是母后不得宠而遭废,引得父皇不待见儿臣,没想到父皇压根就怀疑儿臣并非是父皇的亲生子嗣!炳哈哈!炳哈哈——”

    齐冉要疯了,不管他做什么,即使老天爷让他生在帝皇家,还是帝皇的嫡长子,但他身世之谜已让他此生与皇位绝缘,他却傻傻的算计再算计。

    齐冉真的疯了,又笑又哭的被软禁在成王府,终身不得出府。

    一个月后,齐谦再次成为太子,同一日,太子妃章宜妏产下一子,良涕唐紫英有喜,三喜临门,举国上下欢欣鼓舞。

    至于功劳最大的靳懿威,升官发财自是免不了,但他向皇上婉拒了升官的赏赐,表明定容县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更甭提那里有一个他最深爱的女子。

    至于某一些闻风而来的靳家老小,他一概不认,让他们哪边凉快哪边去,自己则快马加鞭的返回江南。

    冬夜落雨,寒意沁人,府衙大院随着夜色愈来愈深,各院落的灯火也一一熄灭。

    好安静啊……卧房里,范敏儿迟迟难以入眠,少了靳懿威在身边,日子竟然变得这么安静,更糟糕的是,她对什么事都意兴阑珊。

    因睡不着,她干脆起身,点燃烛火后,站在窗口看着外头哗啦啦的雨势。卧房里放了暖炉,她一点也不觉得冷,甚至还觉得有点闷热,索性打开窗子让沁凉的空气进入。

    她环抱着自己,很希望此时有双温暖的臂膀可以抱住她。靳懿威,你还不回来吗?我好想你——雨水渐歇,一名黑衣人无声无息的潜入院子,一眼就看见站在窗口的范敏儿。

    仅着一件白色中衣的她,在灯火下,就像个不食人间烟火,误入凡尘的仙子。

    范敏儿觉得愈来愈冷,正想关上窗户,一道黑影突然闪了进来,下一秒她整个人被扣入一个宽阔胸膛中,紧接着她的下颚被迫一扬,该人已经低头用火热的吻攫取她的唇。

    “嗯——”她吓了一大跳,但很快就发现这个胸膛的主人是谁,那是属于靳懿威的味道。

    靳懿威紧紧的抱着她,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揉进身体里,狂热的吻着她。

    这个吻像火,她只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轻轻拍他,她逸出一声轻喘,他才结束这个唇,可下一秒,她被他打横抱起,来到床上。

    “靳懿——”

    “我好想你。”他火热的舌再探入,恣意纠缠,拉开她的衣襟,抚摸她的美好。

    太多的思念、太多的等待,还有太多的渴望,靳懿威尽情的爱她,一次又一次将她推到狂乱的激情中,直至她疲累的在他怀中沉沉睡去,他才满足的跟着入睡。

    翌日,冬阳透窗而入,在她柔亮的黑发上映出一圏金光,长而翘的睫毛在眼睑下映着漂亮的阴影。

    他定定的看着她,舍不得眨眼,直至她张开眼睛。

    她看着他,笑道,“你昨晚可真——咳——不懂得节制耶,好在我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他一怔,急了,“怎么了?我弄疼你了?”

    她粉脸儿一红,“没有没有,只是你可能得再多养一个人……”

    他没多想,只说:“皇上封赏很多,再十个我也养得起。”

    她倏地瞪大了眼,“我可不想当母猪!”

    他一楞,接着才反应过来,双眸浮上笑意,“你有了!”

    她粉脸羞红,但眼睛发亮,“我想生一个像你一样的男孩。”

    他笑说:“我想生一个像你一样的女孩。”

    她蹙眉,“男生能做的事比较多。”

    “女子如你,未输男子。”

    “也对,嗯,男孩、女孩,我都爱。”

    他俯下身,深情的吻住她的唇,“我最爱的是你。”

    她低笑出声,热情回应。

    窗外冬阳暖暖,屋内幸福满满……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