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田芝蔓恩客请自重 第二十五章

恩客请自重 第二十五章

作者:田芝蔓书名:恩客请自重类别:言情小说
    “在轩毓城遇见你时,我以为可以知道你当年发生什么事,没想到你失忆了,所以没向你提皓谦的事,想着等你相信我、肯回京了,再带你去见皓谦。”

    冉蕙兰拭着眼泪,虽然难过他们兄妹俩的遭遇,但至少他们都还活着,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

    她真不知道倾天是何时布局了这个计谋,他要佟佟带给她的信很简单,只写了寥寥数语,说他相信她,验血是设局,要对付于允昊只能引君入彀,之后他们互通讯息都是靠雷倾天派来的隐卫,他也负责为佟佟送药。

    “验血之后我说出一切,你知道我没有失忆时,表情似乎不意外。”

    “回京的路上你心事重重,常常在夜里暗自祈求原谅,似乎与我在一起让你充满了罪恶感,我怀疑你是不是知道当年的事,认为冉氏倒了是天庄所害,若是如此,那么你想必并未失忆,钱老板一定会为你隐瞒,所以我让人在轩毓城查探,发现并没有人知道你丧失记忆的事。

    “回京之后我故意试探的跟你提过于府,你虽然假装不记得,但你对于府的厌恶隐藏不住,我确定了你离开于府必定有冤,所以便安排了这一计。”

    “你在我们刚回京时就安排了?那佟佟的身世呢?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她除了惊讶,还有些受骗的感觉,不悦的情绪盖过了她原先的悲伤。“而且既然安排了这出戏,你可以先告诉我啊!”

    看她生气,鼓起了双颊,他轻轻拍着她的脸颊,温柔的说:“这一点我很抱歉,但你必须演得像才能取信所有人啊!至于佟佟的身世,是在调查你失忆的事时,我让亲信找上小蝶问了佟佟的生辰,那生辰怎么推算,佟佟都是我的孩子。”

    冉蕙兰可还没消气,“你不是说会将佟佟视如己出吗?那为什么要查佟佟的生辰?”

    雷倾天也不想,但他得先做好准备,“我让人找上小蝶,是想知道有多少人知道佟佟的生辰,所幸你很低调,几乎没人知道这事,我原先是想预先安排好,若我父亲不信我,想到轩毓城调查佟佟的生辰时,我要为他捏造一个,没想到问到的答案给了我惊喜。”

    “你什么都不跟我说却告诉了佟佟,难道佟佟就会演戏吗?”

    “他当然不会,但他还是孩子,就算他开开心心的拉着你去住客栈,都只会被视为孩子不懂事。”

    知道了一切,冉蕙兰压在心上的顾虑总算是完全解除了,天庄对她来说哪里是仇人,看大哥被照顾得那么妥贴,她知道那不是仇,是还也还不清的恩。

    “大哥曾想对天庄复仇,你怨吗?”

    雷倾天的确痛恨背叛,但毕竟冉皓谦没真做了什么,他何必拿一个曾有的念头去怨冉皓谦,更何况他都成这样了。

    “没有真正发生的事,我何必去怨?”

    雷倾天把冉瞎谦接进了天庄,让冉蕙兰可以就近照顾他。

    今天洛琌玥告假出了御医监,要来看看雷少佟服药后有没有什么后遗症,诊疗完雷少佟后,又抽了点空看看冉皓谦的情况。

    难得午后出了暖阳,冉蕙兰带着冉皓谦坐在花园凉亭里,冉皓谦喜欢这个园子,她就陪他看园子里的景色。

    洛琌玥诊完脉,摇头叹息。

    冉蕙兰已有了心理准备,倒也不很难过。“我本来以为大哥已逝,如今虽然成这模样,但至少他还活着,对我来说这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至少佟侈康复得很顺利,也算好事。”

    “说到侈伶的病,我实在担心一直让倾天喂养血绛兰会伤了他的身子,虽然可能会延长佟佟康复的时间,我们不能找几个身体健康的人,分阶段喂养不同的血绛兰入药吗?”

    “不行,一个疗程只能同一个人喂养,否则就得一切重来,而且也不能随便找人喂养,一定得是血亲。”

    一定得是血亲?怎么与雷倾天说的不同?“那洛御医之前怎么会对倾天说可以是外人?”

    说到这个洛琌玥就有气,他不知道雷倾天会提早知道雷少佟是他的亲生儿,害他错过看到雷倾天错愕的机会。“人血会传染疾病,我怕雷家主找他人喂养血绛兰,所以用这个为借口让他喂养,而为什么要骗雷家主……是因为他上回让我师妹服了假死药,让我师妹担心受怕、让轩毓侯伤心难过,我小小报复他一下,我想看佟佟只花了半年就痊愈,雷家主扼腕自己为什么没提早发现的那种又惊又喜又怨的表情。”

    听到这里,冉蕙兰先是错愕地瞪大了眼,接着就是一连串止也止不住的笑声。

    这洛琌玥到底是朋友还是损友啊!

    “洛琌玥,你心肠真够狠毒,我这样帮你的小师妹,你居然还恶整我。”雷倾天一和父亲谈完话,听说洛琌玥来看诊就过来看看情况,没想到会听见这段话。

    “是你自己不让人滴血验亲的,还怪我吗?”

    “蕙兰怀孕时我不在她身旁,她说不是我的,我当时只得相信啊!不让人验是怕人知道佟佟的身世。”

    一直像个孩子静静坐着的冉皓谦,似是听见了什么吸引他注意的事,他转过头盯着冉蕙兰看,细语般说着,“蕙兰……”

    她开心不已,这是重逢以来,他第一次认出她。“大哥,你记得我了?!”

    “记得……是蕙兰……”

    冉皓谦还是像孩子一样,冉蕙兰不知道他是记起了她是妹妹,还是因为这阵子相处终于记得她的名字,但至少他认出她了,不再是戒心重重的只认雷倾天一人,在他的世界里,她也是他可以信任的人了,她怎能不开心。

    很快的,冉暗谦又说出让她更开心的话,“蕙兰怀孕……我是舅舅……”

    冉蕙兰欣喜若狂,她抓着雷倾天的手分享她的开心。“倾天,你听见了吗?大哥知道我是他的妹妹了!”

    “是,我听见了。”

    这个意外令在场三个人都觉得惊喜,尤其是洛琌玥,他的怪医魂又骚动了。

    “我立刻回去翻看各家医书,或许冉公子这脑伤还有救。”

    看着洛琌玥跃跃欲试地起身告辞,连冉蕙兰都觉得充满了希望。

    洛琌玥离开后,冉皓谦牵起冉蕙兰的手放在雷倾天手上,说:“照顾蕙兰,怀孕要休息。”

    大哥不但知道她是谁,还关心她,她惊喜连连,“大哥,孩子已经生了,是佟佟啊!”

    “佟佟……”

    “是啊,佟佟都叫了你好一阵子舅舅了,你不记得了吗?”

    “是佟佟……我去找佟佟可以吗?”

    “当然可以。”

    冉蕙兰一说可以,冉皓谦就一溜烟的跑了,由于在天庄很安全,所以雷倾天及冉蕙兰都没追上去。

    “皓谦让你照顾之后,进步很多。”

    “我相信大哥有一天一定会康复的。”

    “嗯,希望所有的事都可以这么顺利。”

    冉蕙兰听出了弦外之音,她拉着雷倾天在凉亭坐下,依偎着他,雷倾天很自然地把她搂在怀中,冉蕙兰问:“谈得怎样?”

    “我父亲很生气,一下子就拒绝了,逼得我拿他上回滴血认亲时承诺过的话来反驳他,父亲恼羞成怒,我们就起了争执,佟佟正巧来找我们,看见父亲生气,对你又没好话,他一副被父亲伤了心的可怜模样,父亲连忙抱着安慰他,还承认自己错了,不该说话不算话。”

    “你父亲真的很疼佟佟。”

    “你要改口喊爹了,父亲已经答应我们的婚事了。”虽然父亲心不甘情不愿,但他终于还是接受了,他知道相处久了,父亲对蕙兰的成见就会消除。

    冉蕙兰娇羞地轻蹭着雷倾天的胸膛,尽避上天给了她不少磨难,但最终祂还是给了她幸福。

    她幽幽地说着,“那年被大哥带来京城时,我绝对想不到会发生这些事。”

    “我很感谢他当时带你来京城,我们才能相遇。”

    “当时我不明白大哥为何要带我来京城,那趟路好远、好危险,还好大哥虽然长得十分清秀,但拥有一身武功,这一路才没出什么大事。四年前若不是大哥没想到于允昊会痛下杀手,而于允昊又乘其不备,他绝不会在于允昊手下吃亏的。”

    “他有十足的信心,才会带着你来京城吧。”

    “大哥学武很多年,自小宝夫就很好,我记得更小的时候,爹曾带着我们兄妹来京城,在京城郊外,他可是一个人打退了一群盗匪,救了一个公子喔!”

    “哦?到底是哪家公子,居然没有报答你大哥的救命之恩,让你们进了于府发生了这些事。”

    她摇了摇头,落寞的说:“那时冉氏的事业刚遭逢剧变,爹带着我们到京里寻求转机,可是他失望了,然后便变得愤世嫉俗,所以遇到盗匪要杀那个公子时,我爹是打算无视的,可我看了不忍心,一直拜托爹及大哥救人,爹才答应让大哥去救那位公子,那公子受了伤已奄奄一息,我怕打斗会波及公子,所以也下了马车照顾他。

    “直到大哥退了敌,见危机已除,爹也不顾那些歹人可能折返,就说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硬是带着我们兄妹离开,所以我没有机会问那位公子是哪家的,也不知他当年是否获救了。”

    “喔?几年前?大概是什么打扮?他有什么特征?我或许能查得到。”

    冉蕙兰把记忆中的模样一一告诉了他,毕竟那时她还小,记忆并不深刻,但随着她越说越多,雷倾天的表情却越来越怪异。“怎么了吗?”

    雷倾天哭笑不得。难怪雷朔夜一再对他说,当年救他的人不是他,冉皓谦容貌清俊,再加上当年他伤得很重,才会误把打退盗匪及看顾他的人当成了同一人……

    所以,当年那个扶着他、让他枕在她腿上的真是一名女孩,而那个女孩竟是蕙兰吗?

    正巧他们兄妹离开后,将他救回天庄的朔夜有张比女人还美的脸孔,他才会认定救他的人是朔夜。

    天哪!这是多么大的误会啊!他险些就往断袖之路走去了呀!

    “蕙兰,你知道为什么在云仙楼时让我枕在你腿上跟你说心事,会给我安全感吗?”

    冉蕙兰想起了在云仙楼时他最喜欢这么做,继而又想起当年那位公子也是这么枕在她腿上的。

    “难道……当年是……”

    “一定是让我想起了当年那次遭劫吧。”

    原来,当年他们兄妹救的人是倾天?!接着,她又意会了什么,“等等!是你跟轩毓侯夫人上回争论你是不是被轩毓侯所救的那次遭劫吗?她说是你遇上初恋的那回?”

    雷倾天点头,准备要深情的对她告白,“是,所以我的初恋是……”

    “是我大哥?!”

    雷倾天一楞,她脑袋里装的是什么?怎么会想成是皓谦?

    “不是!”他都快因为她的傻而动怒了。“我虽然把救我的人及看顾我的人误以为是同一个人,但我喜欢的是看顾我的那一个。”

    这下她该明白她才是他的初恋了吧!他都说得这么清楚了……

    雷倾天等着冉蕙兰娇羞地抱住他,没想到却看到她大笑出声。

    “倾天,你聪明一世,怎么会认错了救命恩人啊?”

    “你居然笑我?我们是未婚夫妻,知道了你是我的初恋,你应该多少要表示一下吧。”

    “我表示了啊,因为你把我认成轩毓侯,我笑了啊!”

    “冉蕙兰,我得要好好教教你,在这种时候你该做的不是笑。”

    雷倾天一说完,马上身体力行,乘她不备之际,牢牢的将她锁在怀中不让她避开,嘴唇也快速地吻上她的双唇,用极为霸道及深具侵略性的吻,让她吞下对他的嘲笑。

    冉蕙兰知道雷倾天生气了,推着他的肩想要他松开自己,这里可是凉亭,随时会有人经过看见啊!

    雷倾天这个吻一反过去的温柔,只有不断的侵略,不餍足的反复尝着她柔嫩的唇瓣及丁香小舌,在吻得冉蕙兰以为自己要窒息时,那强索的唇才放开了她。

    此时的两人是深喘着的。

    “知道在这种时间、这样的氛围下,你该做什么了吗?”

    “是不是我说了不知道,你就会吻到我知道为止?”

    “对!”

    “那我知道了,你别再吻了。”

    雷倾天露出戏谑的笑意,这个吻完全挑起了他的欲望,她想停,以为他就会依她吗?

    “知道就好,我们回房里,你好好演练一次给我看。”

    冉蕙兰瞪大眼。这是不管她怎么回答,他都打算继续下去的意思吗?

    “怎么可以这样,你太无赖了吧!”

    “你的夫君就是这么无赖。”他说完就横抱起她,她羞得将脸埋入他怀里。

    尽避她知道,在回房路上若遇见了人,别人也绝不可能认不出是她,但就让她自欺欺人吧!万一真遇见了任何人,她绝对没脸看对方呀……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