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唐梨放养妒夫 第十八章

放养妒夫 第十八章

作者:唐梨书名:放养妒夫类别:言情小说
    暗自咬牙忍耐,龙昭选择转移视线,看向仍躺在床上,除了平稳的呼吸就毫无动静的人,有怒意与不甘混杂其中的目光,因触及那张平静娇美的脸而稍稍柔和起来。

    也唯有她能使他静下快要被许多负面感情侵蚀的心,唯有她愿意不管对错都始终站在他这一边,唯有她……如此美好的她,他竟然能让她受伤。

    “当初我阻止你们是对的,就你这种混帐东西,连学做人都做不好,还妄想要给别人幸福。”

    虽说之前姚雨筠当不成他的孙媳妇,让他捶胸顿足悔恨了许久,但当龙昭宣布跟她的婚事时,他是第一个跳出来阻止的,也是唯一一个。

    龙昭这小子是什么心性,他再也清楚不过。龙昭心机太重,喜爱将心事……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一律藏得比海底隧道还深,姚雨筠若嫁给他肯定是要吃苦的。只是他万万没想到,龙昭这小子害完自己表兄躺医院,这次竟然害自己老婆躺医院。

    面对龙项禹一句句毫不留情的责骂,龙昭选择回以沉默。他不是无话可说,而是不想说。他知道跟龙项禹争吵,姚雨箱不会好过一些,事情更不能重头来过,这次的意外不能当作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所以他干脆什么都不说。他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姚雨筠能赶快醒来,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龙昭,这件事我能恳求你姚叔不要追究,但是如果你还存有什么利用雨筠来达成目的混帐念头,我劝你赶紧打消它。你跟雨筠根本不适合,如果你还算是个人,就放过雨筠,找律师来好好谈谈,跟她签离婚协议书吧。”

    “我不……”

    “爷爷,我不要离婚。”这句,蕴含些气弱与虚软,出自已悠悠转醒的床上人的口中,同时成功阻止了龙昭在朝龙项禹恼怒瞪眼之后,想卷起衣袖不顾对方是个老人,大逆不道对他大打出手。

    “雨筠。”

    “雨筠……”

    两个男人同时唤着她的名。

    虽然龙项禹对她的安危感到忧心忡忡,但姚雨筠更能看出,龙昭眼里那抹激动与感动,早就如海水翻腾一样狂乱而且不平静。他一定很想立刻冲过来抱住她,确认她还有没有事,想跟她说,抱歉,那时我大声吼你,还想跟她说他所能想到的很多很多。

    但是他始终没有那么做,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然后扬起一个笑容,充满感激,感激她愿意醒来,感激……他没有失去她。

    “雨筠,你感觉怎么样了,有没有那里不舒服?”龙项禹先一步走过来,焦急地问。

    “谢谢爷爷,我没事的,只是头还有点疼。呃……竟然劳烦你跑来,真是不好意思。”

    “傻孩子,你从楼梯滚下去撞到头,都流血了,能不疼吗?”

    “哎,严重吗,有没有缝针?会不会留疤?我怕以后留疤太丑,阿昭会嫌弃我。”

    “什么话。”本来是跟爷孙俩一样和乐融融的画面,听见她提及龙昭,龙项禹布满皱

    纹的脸上立刻浮现几分怒色,“你肯要他就已经是他几生修来的福分了,哪里轮得到他挑三拣四。”

    抓起那双有些无力的苍白小手轻轻拍着,龙项禹用在场三人都能听到的声量说道:“雨筠你不要怕,如果一直都是那混小子在强迫你,你只管跟爷爷说,爷爷帮你作主,一定要他跟你离婚,还你自由。”

    “爷爷,跟阿昭结婚我是心甘情愿的。”姚雨琦有些好笑。这样的情景是不是在明里见过。”

    迎上龙项禹依然有狐疑之色未曾散去的眼瞳,嗯……好啦,起初她确实是有那么一点点不情愿,可现在她喜欢他呀。

    “阿昭,你过来啦。”站那么远,当门神哦,还是他还想挨骂啊。

    其实刚才龙项禹来了没多久她就醒了,只是身体仍是有点不适应,就多躺了一会,顺便听到他被爷爷骂成一只汪汪,找个角落趴下呜呜声叫,根本无法还口。

    “爷爷,这次这件事跟阿昭没有关系,是栽自己迷糊,才会从楼梯上摔下来,你不要再责怪他了。”先帮龙昭澄清,免得他一直被冤枉。

    完了,她转向那个明显还在跟自己内心和自尊心争斗,为了她却已经一脸豁出去表情的男人,说道:“阿昭,关于三表哥的事,你快跟爷爷道歉。”

    她喊三表哥,而是不是喊孟大哥了。这样的转变,使龙项禹更明白到她跟龙昭之间绝非是被强迫的。接下来龙昭的反应更是超乎他的想象之外。

    “老……爷爷,对于三表哥的事,我很抱歉。我不会逃避责任,那件事是我做的我承认,不管有心无意,它已经发生了,您要罚便罚,要赶便赶,我不会有异议。”

    这……龙项禹几乎瞪大了双眼。龙昭不只喊他爷爷,甚至对他称您。别人花了二十多年都没能让龙昭办到的事,姚雨筠竟然办到了。他不知该是惊叹太阳要从西边升起好,还是该感叹姚雨筠的驯夫有术好。

    “罚,当然要罚!”狠狠瞪着龙昭,但马上就感觉到那道希望他能原谅龙昭的柔和目光,他忍不住一声轻咳,“咳,混小子,我暂时罚你闭门思过,不,是蹲医院思过,给我好好照顾雨筠,直到她出院为止,知道了吗?”

    最终,为了掩饰惊喜和害羞,龙项禹没有等龙昭回应就急急赶着去找护士报告姚雨筠醒来的消息。

    “笨老头,他以为床头的呼叫铃是干什么用的。”电灯泡一走,龙昭立刻露出满脸不屑。

    “爷爷已经原谅你了,你就不能别再一脸凶神恶煞的吗。”姚雨筠忍不住提醒他,要他收回仍紧盯着房门的凶狠视线。

    于是如她所愿,龙昭将目光转移,停伫在她睑上,一只手轻轻抚上,覆住半边虚弱和微凉,“要你躺在这种地方给我的原谅,我宁愿不要。”

    “又来了。”真是的,姚雨筠觉得他这个人真的好拗。别说是牛,只怕是叫大象来拉,他怕也是依旧不动如山。

    “还疼吗?”龙昭知道她的意有所指想说的是什么,但是就是不顺着她的意去接话。

    的确,只要她平安无事,要他做什么都无所谓。只是要他在老头面前装乖,一次就像要了他的命。何况这会老头都走了,他还装什么。

    “好疼,疼死了。”为了营造效果,姚雨筠还不忘济出眉心的痛苦皱痕。

    “哪里疼?”换来的自然是龙昭紧张的关怀询问。

    “如果你愿意跟我说一两句好听的,或许就不疼了呢。”趁火打劫……不,是打铁趁热。好不容易逮住机会,今天她一定要逼他说她一直想要听的那些。

    “姚雨筠。”知道她故意耍他,换龙昭眉心堆叠出皱纹,唤她的名字唤得好严肃。但随即又觉得不该,便放软了语调,“我不是经常在床上跟你说吗。”

    “那哪里算!”那只能算yin声浪语好吗,就像公猫咬住母猫的脖子交配,不能逃走的母猫只能发出叫春的喵喵喵。再说,这个坏蛋,既然觉得愧疚、觉得心疼,就该是时候说些情话哄哄她呀。

    “我不想失去你,真的。我很抱歉,我真的不该……”

    “都说了不要再计较了。”脸颊气得胀鼓鼓的小人立刻打断他。她才不要醒来就听一堆他很抱歉、他很后悔的混帐话,仰高的小脸清楚地写满,真要觉得抱歉,赶快用甜言蜜语来哄我。

    好像她的怨念造成了一定效果,龙昭轻轻叹息,抓起一只微凉的小手,按上自己的脸颊,“我承诺你,以后有事不会再一个人闷在心里,全部都会对你坦承。”这并且敷衍,是对于上回她所要求的给予真正的应允。代表他是真的愿意对她敞开心扉,不再有任何隐瞒。

    “还有呢?”姚雨筠完全就是在借病发挥欺负他。

    而他记得那双眼睛充满期待与希冀,只恳求他真正的接纳与信任,“我、我爱你。”所以他给了她,她一直想要听的那句话。

    “我能不能再讨一个吻?”平时都是他下命令她去做,虽然以前他也有过主动,但那是用强的,一点都不甜蜜好吗。

    “你就不怕医生、护士马上就进来?”

    在医院强迫过她的人有资格说这种话吗,“我不管。”受伤的人最大,姚雨筠决定任性到底。

    “好吧。”而龙昭不再坚持,俯身用手撑在床上,唇贴上正在等待他,微微噘起的粉唇。

    刚才才承诺过不会再对她有所隐瞒,他爱她,也想让她知道他对她的感情有多深。既然是她要求的,难得她没有半点害羞,那么他就不客气地来索取了。

    病房的门碰巧被打开,因为窗外凉风猛灌进来,稍稍掩盖了一些声响,随后又吹得帘子唰啦唰啦,完全遮住里面吻得难分难舍,除了对方眼里就再也填不进任何人的年轻男女。嗯,还是让他们再这样一会吧。门外的三人来了,却选择悄悄退了回去。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谋婚之一《初夜告白》;

    2、谋婚之二《秘书的条件》;

    3、谋婚之三《情场冷面男》;

    4、谋婚之四《驯夫在床》;

    5、谋婚之五《放养妒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