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于靡秘书驯总裁 第十九章

秘书驯总裁 第十九章

作者:于靡书名:秘书驯总裁类别:言情小说
    “我说他们会很喜欢你吧。”赵程昱在厨房里洗着盘子,这是赵妈妈临走时再三叮嘱他的事。

    “嗯。”许晓墨吃着他削给她的苹果。

    赵程昱的爸妈不仅亲切而且性格也很好,之前的种种顾虑真的是没有必要。想到赵妈妈偷偷把她带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和她说的一些话,许晓墨不自觉地就想笑。

    “老婆,还有三个盘子你帮我洗好不好?”赵程昱对她突然撒娇了起来,论惨谁都比不上他,今天一天被亲生爸妈冷落和无视,现在他只想在自己老婆这里寻求安慰。

    “妈和我说不能老惯着你。”许晓墨咬了一口苹果喃喃道。

    赵程昱心里一惊,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洗碗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她还和你说了什么?”男人胆颤心惊地问道。

    “她还说……”呵呵,许晓墨有点不好意思地拨了拨自己的头发,“她说如果你再不听话,就把祖传的洗衣板送给我。”

    赵程昱暗叫不好,再这样下去老妈一定会把她给教坏,“老婆,你站在旁边看着我洗就行,三个盘子很快就能洗完。”

    “嗯。”许晓墨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她把最后一口苹果吃完后,跑到赵程昱身后一把抱住他。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在许晓墨和赵程昱他们的婚礼结束后,赵爸爸和赵妈妈继续踏上环游世界的旅途了。

    许晓墨的肚子也一天天大了起来,然而孕后的生活就是被赵程昱囚禁在家中,哪里都不许去。

    怀孕的女人都会心情暴躁甚至是多疑,许晓墨不免也有了这些孕期反应,整天关在屋子里,即使是正常人也会关出病。

    许晓墨一个人坐在餐桌前喝着赵程昱上班前为她熬制的营养粥,这个时候家里的门铃突然响起,许晓墨看了眼时间,现在他应该在公司里上班了,那门外的人到底是谁呢?从猫眼里看到门外站的是一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人,许晓墨正犹豫是否要给这位自己不认识的人开门时,似乎对方等得太久有点不耐烦,又按了一下门铃。

    反正对方也是一个女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这么想许晓墨最终还是把门打了开来。

    “你好,晓墨。我叫赵歆。”赵歆看到她马上开始自我介绍,“是程昱让我来照顾你的。”

    “程昱?”许晓墨不知道他还有这个朋友。

    “嗯嗯,他觉得你一个人在家会闷,所以让我来陪陪你。”

    许晓墨笑了笑然后把赵歆请了进来,她还真需要一个人陪她说说话、解解闷呢。

    “你还在吃早餐啊。”赵歆走进屋里看到桌子上那吃了没几口的粥。

    “嗯,要不要来一碗?”许晓墨坐下后继续喝起了粥。

    赵歆摇了摇头,“我已经吃过了。”不过许晓墨的好意让她很开心,赵程昱形容的一点都没有错,她的嫂子是一个温柔体贴的人。

    “晓墨,中午我们去外面吃吧。”

    “可以吗?”许晓墨抬起头,她好久没有放风了。

    “当然可以啊,程昱是担心你一个人出去不放心,但是现在有我在,我可以保护你。”

    “呵呵,谢谢。”

    许晓墨的一举一动都被赵歆尽收在眼底,她越来越喜欢这个腼腆的嫂子了,她的老哥能娶到这么一个老婆回家是他的福气,她这做妹妹的应该帮他一下忙,让嫂子知道她的哥哥也是一个很棒的男人,这样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应该会更加的恩爱吧。赵歆眼珠子转了一圈,在看到碗里的粥时她瞬间笑了,“晓墨,这粥是程昱做的吗?”

    许晓墨虽然不知道赵歆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当回答,她的同时心里也是暖暖的。

    “程昱真是一个好男人,记得有一次我在生病的时候他也为我煮过粥。”

    “你们的关系很好吧?”许晓墨这才留意到赵歆一直都在称呼他为程昱而不是全名。

    “嗯,很好。”赵歆完全没有留意到许晓墨已经曲解了她的意思,还在自作聪明地以为自己的计划很成功。

    许晓墨告诉自己,他们只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并没有其它什么事,只是一个上午赵歆都在她面前夸赞赵程昱如何如何的优秀,这点她不否认,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隐隐有点不安。

    吃了午饭后,赵歆提议两人去商店逛逛,许晓墨欣然地接受了,她也正想为赵程昱买一件西装。

    “晓墨,你觉得这件怎么样?”

    许晓墨接过赵款递来的西装打量了起来,不得不说作工和款式她都很满意,“就这件吧。”当她翻看了这件西装的后领发现大小正好是赵程昱的尺寸,不禁让许晓墨怀疑这个是不是也是巧合,“你知道程昱穿衣的尺寸?”她随口这么一问。

    “对啊。”

    赵歆不在意的回答不代表听的人不在意,赵歆对于自己老公的了解已经不输于她这位老婆,自从这个女人的到来她就一直有个问题想要问,许晓墨吸了口气,“你和程昱是什么关系?”她不想再继续猜疑下去,她的心里很不好受。

    赵歆先是愣了下,随即又想到自己似乎是忘了交代这件事,“程昱是我哥,不过我从小就不想当他的妹妹。”她对许晓墨笑了笑。

    “所以你才不愿叫他哥,而是直呼他的名字?”许晓墨垂眼盯着手中的西装。

    赵歆没有注意到许晓墨脸上的表情变化,还以为对方很懂她,她开心地嗯了一下。

    赵歆不就是当初的她吗,许晓墨扬起一抹苦笑。她告诫自己不能多疑,因为怀孕后的她确实感觉自己比以前缺少安全感,但是现在对方都亲口承认了,她还能不往其它地方想吗。赵程昱还真是一个到处留情的男人,她心底燃起一股无名火。

    许晓墨回到家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直到赵程昱下班回来她也没有出门。

    “老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赵程昱看见一天没见的许晓墨,一回来就是想把她拥入自己的怀里,告诉她自己有多么的想她。只是今天她的脾气比以往大了很多,甚至连抱一下都不愿意,“老婆,你到底是怎么了?”

    许晓墨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负心汉!”她在嘴里咒骂。

    负心汉!赵程昱大呼冤枉,看到她的眼神让他又想起那晚她在饭店里时的模样,她不会又打算离开他了吧,“我这辈子除了你就没有任何人,哪来的负心。”

    “大骗子。”他的话引来许晓墨一记冷哼,“赵歆是不是你的妹妹?”

    “对啊。”赵程昱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是他打电话给赵歆让她到他家帮忙照看许晓墨,毕竟他白天在公司留着她一个人在家里他很不放心,万一出了什么事他会后悔一辈子。

    而且两个女人年龄都差不多,应该很聊得来才对。莫非,“她不会闯了什么祸吧?”他这个妹妹性格粗线条而且说话又口无遮拦,不会哪里惹到了她吧。

    赵歆从头到尾都在许晓墨的面前夸奖赵程昱虽然让她感觉不舒服,但是他这么说的话许晓墨不禁为赵歆打抱不平了,“你外面到底有几个妹妹?”许晓墨终于说出了导火线,“我可不想在今后的生活里又从哪里跑出来一个好妹妹。”

    “我就她这么一个妹妹。”

    “你们是从什么时候认识的?”

    “在我三岁的时候,我爸爸的弟弟把她生下来开始。”赵程昱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老婆突然和妹妹杠上了。

    “她是你真的妹妹?”他的回答让她一时哑然。

    “嗯,要不然呢。”赵程昱对她挑了挑眉。

    “结婚的时候我怎么没有见过她?”她心虚地问道。

    “那时候她正好在美国,一时赶不回来。”

    “那为什么她不愿意喊你哥哥?”现在她觉得她好像误会了他们。

    “老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他一脸狐疑地看她。

    “没有啊。”许晓墨眼睛往旁边瞥去。

    “是吗?”机灵的赵程昱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心思。

    “我好饿,我们下楼吃饭吧。”

    赵程昱伸手拉回突然预备逃走的许晓墨,然后一把把她抱起,往床边走去。

    “老公,我错了。”许晓墨知道自己不应该怀疑他,现在自己只有装得可怜一点,试图让他放过她。

    赵程昱让她平躺在床上,而自己的身体支撑在她的上方。医生说以现在许晓墨的月数,适当的行房还是可以的,这一天让他苦等了很久。

    赵程昱俯下身在一脸惊慌失措的许晓墨的额前亲了一下, “看来我们有必要在这里继续讨论一下有关于妹妹的事。”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