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石秀金主,娶我可好 第十四章

金主,娶我可好 第十四章

作者:石秀书名:金主,娶我可好类别:言情小说
    【第九章】

    清晨,安心在柔软的被窝里醒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阳光落在她的脸上,她翻了个身,背对着窗户。她已经被宁皓轩拖回了他送给她的别墅,因为宁皓轩在某些方面表现得还不及格,所以,他们不仅是分房睡,还是关系未确定的同居者。

    安心起床梳妆打扮好,准备出门逛逛。她现在是一个彻底的闲人,因为宁皓轩不许她复职,说是要霸着她所有的时间。就是因为这样,安心很生气,不给他及格。

    阳光灿烂,微风习习,又是一个艳阳天。

    安心走出别墅门口,转身关门,接着打开她的阳伞。穿着一条吊带裙配一双舒服的平底编织鞋,拿着一个很搭的手拿包,她准备到别墅区里的咖啡厅去喝杯咖啡。

    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宁皓轩的车子就停在门口。安心走到宁皓轩车窗前,一脸惊讶地看着他。宁皓轩下了车,摘下了太阳眼镜站在安心面前,他的脸上显然是很不爽。

    “你……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安心好奇地看着宁皓轩,明明他晨会后行程排得满满的。

    宁皓轩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一双眼在她身后上下打量,“我就知道我不在家你就只会往外跑,你穿那么清凉想要趁我不在给谁看?”

    安心低头看一眼自己,不由得仰起脸为自己辩解,“我哪有……”

    “一番精心打扮,还穿成这样,你还说没有?”宁皓轩像是打翻了醋坛子,对着安心品头论足。

    “所以你正事不干,跑回来在门口监视我,对吗?宁皓轩,你好无聊耶。”安心没好气地数落着。

    “如果我不看好你,让别的觊觎你的男人有机可乘,那我不是很亏。”宁皓轩生气地嚷嚷。

    “宁皓轩,你当着我的面,猜疑一些有的没的,我很生气,扣你十分!”安心嘟着嘴,“你现在是严重不及格了。”

    宁皓轩的手又缠上她,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如果不这样说,我怕你跑掉,我怕别的男人抢走你。”

    他才知道,过去他曾经为她生过无数次的气,吃过不计其数的醋,因为他早就爱上她,只是他后知后觉,还自以为是地霸占她,吝啬自己的爱。可是幸好,一切都未晚,她此刻就在他的怀抱,那么柔软,那么让他舒服,安心。

    “讨厌,放开我。”安心用力地想要挣脱宁皓轩的怀抱。

    宁皓轩紧紧地箝着她,将脸埋到她颈窝,“安心,我只许你爱我。”

    安心心底为之一震,但她还是一扭头,“哼,我才不要爱你,霸道狂。”

    “你看我把工作都推掉了回来陪你,你还想怎样。”宁皓轩握着安心双肩,一脸难过的样子看着她。

    “又不是我叫你不务正业的。”安心扭过头,漫不经心的样子。

    “是是是,是我放心不下你。所以说幸亏回来,不然你穿得这么清凉出去,不知道引来多少**。”宁皓轩又开始着眼在她衣着上。

    “就是知道你挑剔一大堆。再说,光天化日,哪有你说的那么恐怖,就算有**,我也会喊非礼呀。”安心没好气地瞥宁皓轩一眼。

    宁皓轩知道自己担心过了头,他轻咳一声,“你穿这样出去,不会是想跟明个男的趁我不在幽会吧?”

    安心瞪大双眼,“你乱讲什么,我是打算到附近的咖啡厅喝咖啡、吃点早餐而已。”

    这段时间,对她很紧张,变得很啰嗦的宁皓轩让她很头痛。他是在霸占她、管着她,可是根本没有实际行动来追她,她哪里可以给他及格嘛,这个霸道的大魔王,根本一点都不懂爱!

    “没有就好。你喜欢吃什么早餐?我教助理帮你买。”宁皓轩说着拿出了手机。

    “自己有手有脚,干嘛还麻烦助理。况且你推掉那些行程,助理现在应该很忙吧,还好意思麻烦别人去买早餐。我们可以自己出去吃,或者叫外送,又或者自己动手做早餐……”

    安心没收了宁皓轩的手机,开始她一番苦口婆心的教诲。

    宁皓轩听着安心的数落,嘴角浮起一抹笑意,他承认,过去的他真的很烦这种琐碎的家庭生活,可是此刻安心的样子,却让他感觉很窝心。他不像过去那样,在某个女人多说话时会让她闭嘴,反而看着安心动个不停的嘴,他一倾身,霸道地吻了下去。

    “唔……”唇被吻住,安心瞪大双眼,眼睛扑闪着,看着面前宁皓轩靠得那么近的脸。

    宁皓轩的吻只如蜻蜓点水般,只是浅尝则止,他很快便微笑着站直了身,“不舍得饿坏你,做早餐给你吃,我的处男作。”说着,宁皓轩将安心拖回别墅,脱下外套,卷起衣袖走进厨房。

    “你会做饭?”安心跟着他走到厨房。

    “不会。”宁皓轩很坦白。

    “那你还要下厨?”安心疑惑地看着他。

    “凡事都有一个从不会到会的过程,只希望你不要嫌弃。”宁皓轩说着,从冰箱挑出几样食材,冲洗干净,切碎,在安心面前手忙脚乱地忙碌着。

    安心背靠着餐桌边沿,双手撑在桌沿上,看着宁皓轩的样子,忍不住想笑。

    “笑什么?”宁皓轩开火,往锅里倒油,油溅起来,发出刺耳的声响。

    安心躲到宁皓轩身后,“你看你,把这些菜切得大小不一、参差不齐,超级不美观的。”

    “不美观没关系,很好吃就对了。”宁皓轩慌手忙脚地将菜放到锅里。

    一番爆炒,快要熟的时候宁皓轩才想起忘放盐了,结果放盐的时候又多放了,他满头大汗地将那些菜从锅里盛到碟子里。

    看着那碟炒得很难看的菜,安心忍不住炳哈大笑,“皓轩,你确定不用我帮忙?”

    “不用,安心,你坐好,不要干扰我。”宁皓轩将安心推到餐桌前让她坐下,他又回到原位忙碌起来。

    安心双手撑着下巴坐在餐桌前看着宁皓轩忙碌的身影,那一刻的她觉得好幸福。

    宁皓轩将做好的菜一样样端到她面前放好,安心看着那已经完全被炒得面目全非的菜肴,哭笑不得。最后,一碗浆糊状的粥被端到安心的面前。

    安心拿起筷子,挟起碟子里的菜认真地看了看。

    宁皓轩坐在她对面,一脸认真地看着她。

    “快趁热吃呀。”宁皓轩催促道,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他做出来的菜的卖相。

    “这能吃吗?”安心翻了又翻,不敢下手。突然她想起些什么,一抬头,便看到宁皓轩幽怨的眼神看着她。

    “好啦好啦,怎么说也是你的处男作,我会好好品尝的。”安心挟起菜,闭上眼睛,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

    宁皓轩在一旁看着忍不住想笑,“安心,如果你不敢吃就不要吃了,我担心会吃坏你肚子。”宁皓轩忽然大发慈悲地说。

    安心睁开双眼,“没有关系,你第一次做饭是为我,我很开心,吃一点点没有关系的。”

    安心微笑说着,吃了一口菜,脸不经意皱起,“好咸,我要水。”

    “好好好,我帮你拿水。”宁皓轩忙站起,给安心端来一杯温水。

    安心喝过水后看着宁皓轩,“皓轩,你做的菜……真的好难吃,可是,我很开心,因为这是你第一次为我下厨。”

    “安心,你就是那个唯一让我用心给你下厨的人。虽然做得不好,但以后,我会努力。”

    “好,加你十分。”安心笑了笑,“已经五十分了哦,还有十分,你就及格了。”

    宁皓轩瞪大双眼,“不是满分吗,怎么还差十分?”

    安心皱皱眉头,“总觉得还差点什么。”

    宁皓轩背靠着餐桌,“没事,差的地方,我会补足。”

    吃过早餐,宁皓轩坐在沙发上用笔记型计算机开始工作,而安心则懒洋洋地靠着他的肩,半躺在沙发上。

    “皓轩,最近你都在加班耶,都不怎么陪我玩。”安心翻着一本杂志,很无聊地说。

    “把手头上的工作处理完,才可以好好陪你。”宁皓轩神情专注地看着笔记型计算机。

    安心当然不知道,他提前加班把工作完成,就可以好好安排与她的婚礼,然后是蜜月。

    安心翻了个身与宁皓轩并肩坐着,头枕着他的肩膀,“其实,只要你每天有一点点时间陪我,我就满足了。”

    “安心,我现在只想用尽可能多的时间好好了解你。过去我们的关系,让我从不关心你的过去,也没在意过你以后会在谁身边,可是现在不同,我想知道你的过去,我更希望以后留在我身边的是你。”

    “我的过去?”

    “嗯,说说。”

    “没什么啦,就是跟大家一样,上学、放学,后来到日本读书,回来就到云海饭店来工作,然后跟你……”

    “讲讲你的恋爱史。”

    “呃,除了跟你一起,我的恋爱史是一片空白。”

    “安心,你说的会有谁信啦,那么漂亮,身材又正点,怎么会没人追。”

    安心知道,追自己的人是不少,可是她没有接受,所以,没有开始,就什么都不算。

    “真的没人追,他们都超没眼光的。”安心忍不住捂嘴笑,“不过,我倒是追过别人。”

    “什么,你主动追过别人?说来听听。”宁皓轩表面不在乎,其实已经在吃醋。

    “好吧,我以前读书的时候,曾经很喜欢一个学长,因为他酷酷的,又不多话,完全符合我的喜好,有一次,他对我笑,然后我就爱上他了。可是,我跟他告白却失败了……那个学长真的超没眼光。”

    宁皓轩嘴角漾起笑意,“是挺没眼光的,不过,我应该谢谢你那个学长。”突然,他好像想起些什么,“不对,高中,你表白的那个……好啊,安心,你是在取笑我!”

    安心抬眸看着他,“明明就是,哪有取笑。”

    宁皓轩将安心按到沙发上,“好吧,他真的好没眼光,不过幸好,你现在还是躺在他下面了。”

    安心脸一红,伸手捶宁皓轩的胸口。

    客厅里,很快又是暧昧的情景。

    云海饭店庆祝开业百年的宴会正在进行着,伴着饭店豪华的布置,于流光逸彩间,是络绎不绝的来宾。

    宁皓轩西装革履地坐在汽车的后座,旁边坐着穿一身白色礼服的安心。安心明显很紧张,因为宁皓轩说,今晚会将她正式介绍给他的家人。

    车子刚在饭店门口停稳,宁皓轩便下车,并很绅士地为安心打开车门。

    当安心挽着宁皓轩的手臂走进云海饭店大门,所有的人都惊讶地看着他们。

    “那不是安心吗,她不是被董事长炒鱿鱼了吗,怎么会在董事长身边?”

    “他们的举止很亲密哦,会不会是情侣?”

    “可是董事长不是有未婚妻了吗,刚才那个未婚妻也到了啊,她跟我们介绍说她是董事长未婚妻呀。”

    “好奇怪耶,好像安心更像是董事长的未婚妻。”

    已经有人在窃窃私语。

    司仪在台上讲庆祝一百周年宴会的开幕词,很快就轮到宁皓轩上台讲话。安心从走进饭店到现在,就没有脱离过周围的人的视线还有议论。

    “安心,你要相信我。想跟我在一起的女人很多,可能要一个个在你面前划清界线,可是你要知道,我只要你一个。”宁皓轩临上台讲话前,轻轻跟安心耳语。

    宁皓轩讲完,走下台,尹凡便迅速地缠上他,站在他身边以董事长未婚妻的身分自居。

    宁皓轩的父母与尹凡的父母都同坐一桌,看着他们年轻而速配的儿女。尹凡回国那么多天了,他们就是想趁饭店的百年庆,喜上加喜,促成两家儿女的姻缘。

    安心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对感情的不自信让她想逃,而她的确是转过身,想快步逃离。就在这时,一只手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臂,下一刻,她便重重地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你是不是又想趁我不在逃跑?”一道略带责备的熟悉嗓音后,宁皓轩熟悉的香味传来,安心看着他,又看看周围围观的人,脸上有些难堪。

    “我要将你介绍给我的父母,今晚的女主角怎么可以逃。”宁皓轩看着她,将她拖到他父母那一桌酒席。

    “皓轩,你的另一半是我,干嘛要牵着这个女人!”尹凡跟在宁皓轩身后,难以置信地看着宁皓轩。她知道宁皓轩的女人不少,可是眼前,她不得不相信,宁皓轩跟这个女人是玩真的。

    宁皓轩没有理会尹凡,径直把安心带到了父母身边。

    “爸、妈、叔叔、阿姨,我来介绍一下,这一位,是我的女朋友安心。”

    宁皓轩的爸妈当场就吓傻了,尹凡的父母两人在听到这消息都不约而同地站起身来。

    安心拿宁皓轩没辙,只好落落大方地向在场的长辈们问好。

    “皓轩,你这是怎么回事?”尹父生气地质问宁皓轩。

    “尹叔叔,对不起。你们心里应该都清楚,我对尹凡只有兄妹之情,只是你们一直在勉强。现在,我只是让你们认清事实罢了。”

    “皓轩,这是终身大事,你不要儿戏啊。”身为父亲,当然知道儿子的心性,宁父不希望儿子随便找一个女人来搞砸他的安排。

    “放心,我现在很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安心,才是我要共度一辈子的女人。”

    尹凡的父母气得当场便拂袖而去,而宁皓轩的父母看着安心,其实他们一直都很相信儿子的眼光,他们的儿子从小就爱自由,没人能管得了他,而他竟然开诚布公地说安心是他的女人,他们已经清楚这个女孩子在儿子心里的分量。认清了事实,年轻人的事,只能由年轻人自己解决了。

    一个月后,宁皓轩与安心举行了婚礼。婚礼过后,他们便飞往国外度蜜月。

    蜜月中的他们很幸福,在一天的愉快旅程后,他们回到了饭店的客房里。

    宁皓轩将安心按倒在床上,扑上去就要亲吻她。

    “我要先洗个澡。”安心低头看一眼身上的衣服,“哪有人从外面回来一身汗就……”

    后面的话还没讲出口,宁皓轩已经吻上她的唇,在一番细细品尝后,他意犹未尽地松开她的唇瓣,“我们啊。”

    “才不要,我们先洗澡好不好?”安心拉着宁皓轩的衣袖晃啊晃,撒着娇。

    “没想到我的老婆要结婚后才愿意跟我撒娇,就算不愿意也得乖乖点头了。”宁皓轩翻过身下床,将安心从床上拉起,“我们洗澡去。”

    宁皓轩将安心一把抱起,安心脸上洋溢着幸福的醉人笑容,她的双手也环上了宁皓轩的颈。

    洗过澡,随便地用浴巾包裹着,两人回到了床上。

    一脸素颜,不施脂粉的安心,在宁皓轩眼里,更显得楚楚动人。

    安心双手缠着宁皓轩,感觉快处要喘不过气来,只是心底是不停升起的甜蜜,因为她是他的妻子了,一切就好像作梦一样。甜蜜的感觉渗透她身体每一个细胞,飘散在空气里。

    幸福感让她温柔地承接宁皓轩的吻,恨不得将自己整个交给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