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金吉驯养小忠犬 第二十六章

驯养小忠犬 第二十六章

作者:金吉书名:驯养小忠犬类别:言情小说
    春去秋来,相伴相守又是三个年头,一切彷佛与当年在龙谜岛那时没什么不同,只是父母不在了,而如今东方旋冰接替了三哥操练羽林军的任务,除此之外,几乎就是陪着她。

    若不是铁宁儿舍不得这小两口,也许就让他们回龙谜岛继承领主之位,省得京城里人多口杂啊。

    天叔索性就把璇王府的奴仆,全换成原本衡堡那一批,大伙儿都知道小花姑娘虽然还没正式拜堂,但已与当家主母无异,多的解释就免了,还省得有人碎嘴。

    好像什么都不一样了,天叔老了,时光消逝了,璇王府的栀园,也不是衡堡的芝园,当年吵吵闹闹的两小无猜,如今安安静静地,就可以相伴一整天。

    原来人世间无常无情的浮沉间,真的存在历久弥坚的温柔羁绊,否则怎能让世人挺过无数的悲欢离合?

    盼呀盼,等啊等,这对绾角儿夫妻,总算能正式拜天地了。

    这对新人从头到尾可一点都不见着急,反倒是旁人,上自太上皇和太后,皇帝和五位王爷,下到天叔和昔日衡堡一干奴仆,可都是焦心地翘首眼巴巴盼着啊!

    “拜堂前见面不好吧?”花雨桓拍了拍一早就自个儿梳洗完毕,躲开仆役跑到她这儿来摸摸蹭蹭讨抱抱的东方旋冰。

    尽避早已是个成熟的大男人,本性仍是有些孩子气的。

    他趴在花雨桓床上,将她整个人罩在他身下,耍赖似地便不起身了。

    “不管。”他鼻尖蹭着她的脸颊和耳朵,狡诈地吻着她敏感的耳后,然后将坚硬肿胀的下身贴着她,厚脸皮地昭示他对她的欲望。

    倒是花雨桓其实一夜没睡,这对她也不算稀罕,她想把自己理解出来的,关于玄元图的机关原理,编成着作。当今圣上有意在机关学上编列国家组织,让机关技术与医学、历学、水利、兵法一样,成为一门富国安邦的技术,培养人材。她想她能够帮上一点忙,也就乐此不疲,就是懒洋洋的,不知自个儿待会拜堂时会不会打瞌睡?呵呵。

    她不介意在这时给他点甜头,轻拍他的脸颊,给他一个绵长而温柔的吻。

    但这显然没让东方旋冰消火,花雨桓一点也不意外地感觉到他贴着她的**更加的肿胀硬挺,他琥珀色的双眸顷刻幽暗如夜空,像豹子盯着猎物那般地盯着她。

    花雨桓闻到澡豆的香气,嘴角抹起笑意。这男人每次求爱,就会特别去把自个儿洗干净,因为他发现她喜爱他沐浴饼后的气味,当然就常把自己洗干净,然后贴过来勾引她啰。

    于是乎,王府有了传闻,这六王爷不只有难言之隐,还特别爱洗澡……

    他身子刚洗干净时是很可口,但他特地把自个儿洗干净送上来的举动,才是每每让她心里头暗暗心花怒放的主因。

    啊,她的旋冰真的好可爱!花雨桓按住他的颈子,让他低下头来,好让她吻个够;他诱人的唇,她永远吻不够。

    她在这时候,进入他的心灵。

    身体上,她是被进入的那方;心灵上,是她进入他。花雨桓喜欢让他感受到自己的渴望与邀请,每当这时,东方旋冰就像受到了鼓舞的野兽一样,咽下一声接近呻吟的呜咽,难受地扯开下身的束缚,然后越发迫不及待地亲吻,并讨好她。

    待在栀园的藏书阁里,只有从衡堡调过来的女性|奴仆,她也就率性而为,有时天气热,上身着一件抹胸,就在园里闲晃。东方旋冰爱煞她的放浪。

    才一天没碰,就觉无比想念,他贪婪地俯下身,饥饿的吻从她的唇、她的耳、她的颈子、她的锁骨和肩膀,甚至是手臂,一处也不想放过。

    很多事不只变了,他们不只能安静相伴一整天,只是不好说白罢了,没事就把奴仆全遣开,可不只是安静相伴而已。

    往日,她静静在书房画着机关图时,少年在一旁喂鸟读兵书;如今,早尝过神魂颠倒滋味的男人,哪还甘于被晾在一旁?

    花雨桓也刻意不阻止,他的纯情早就被她亲手毁了,这后果她还是欢喜甘愿地受了,总归最后谁调|教谁还不知道呢。

    因为他总是不忘讨好她,就算这邪恶的把戏是他起的头,仍是想伺候得她舒服畅快,她的欢愉传达给了他,让他明白她愿为他飞蛾扑火,那一刻,他的心也涨满激情的喜悦,有一点儿自虐啊。

    但每当他来到书房,见花雨桓不小心打起瞌睡,以前是体贴地为她盖上衣裳,如今花雨桓可不指望衣裳醒来时还在自个儿身上。

    不过,他的体贴仍是在的,那就是把她抱到他大腿上,再小心翼翼把衣服扒光了,双手没停地在她身上下流地巡视,每一处都要摸遍不可,再贴心地以自个儿的身躯为她取暖。

    她的纯情小竹马,看来是坏掉了,回不去了。

    更多时候,东方旋冰的需索有些野蛮不讲理,可野蛮得很有技巧,人前是悄悄握住她的手,趁所有人没注意时退到无人处;人后就直接抱上来了,好似深情地凝望着她,其实就是冲着她发情,沉默地逼她就范。

    她若不理,他还有别招,就是亲亲蹭蹭撒娇,好无辜地,一对俊眼有些湿润地勾着她,鼻尖蹭着她,舌头轻舔她,动作不强势,但就是腻死人又甩不开,直到她好好把他喂饱了,他才甘愿听话。

    就像此刻,大清早,离洞房花烛夜还远着,他就不甘寂寞了。

    看在他总是把自己洗干净了送上来,花雨桓通常是惯着他,还要柔荑在他结实的肌肉上先安抚地摸摸揉揉,把他饿得焦躁的脾气抚平了,才让他扑上来。

    花雨桓伸手揉着他的颈子和耳后,笑看他迷人的长眸微眯,好像不太想表现出舒服的样子,大概是觉得这样就开心未免太丢脸,可是她真的很清楚他的罩门啊。

    每天清晨他总是精力充沛,可能挨不到把她玩弄得哀声求饶为止。当他休假时,这游戏他倒是乐在其中,所以花雨桓好久没能在幻境里,像以前那样“玩弄”他了,怕很快被报复回来啊!

    有几回花雨桓被缠烦了,请东方长空把这黏人精给调离京城出差几天,他心里那千万个不甘愿跟悲伤,真是旁人都感受得出来啊!

    只有分开时,花雨桓敢在幻境里那么大胆玩弄他,所以其实她真的不介意他偶尔出趟远门啊!

    终归今夜过后,他再也不用回房假装自个儿安安分分地孤枕而眠——难怪他每天早上醒来就觉得不开心。

    那天璇王府里的老嬷嬷差点给急死,吉时都快到了,新娘还在睡,新郎倌则守在新娘枕畔,看着她睡,也不许人吵醒她,还是天叔出马,骗东方旋冰说万一耽误了吉时,婚礼就办不成了。

    还真的被唬住的东方旋冰这才乖乖回房去准备。

    那夜,没人敢闹洞房,没人敢把新郎灌醉。新人拜完堂,给天下人一个交代,春宵一刻都不忍浪费。

    洞房花烛夜什么的最俗气了,但东方旋冰仍是偷偷为了这天,研究了好久的chun宫图,今晚一定每一种都要试过……

    仍是很困的花雨桓,开始后悔她没有准备迷药,至少可以把这头发情的野兽迷昏了,让她好好睡上一觉。

    东方旋冰表面上对婚礼没啥反应,其实心里无比喜悦,而这些喜悦全展现在把她吃干抹净的行动上了,也因此被折腾了一天的花雨桓心里火大,隔天找来了太医,让太医警告东方旋冰她身子吃不消。

    东方旋冰知道自个儿闯祸了,总算收敛了,每晚入睡时就是乖乖守在他的娘子身畔,无辜又无声地以勾人的眼,乖乖地等待花雨桓允许他撒野的暗示,没得到她的首肯,他就是悄悄地摸摸她小手,蹭蹭她小脸,撒娇示好卖乖。

    想撒野是吧?

    对于驯服这头闷骚的东方家野兽,还有谁比她更有能耐呢?呵呵……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上床吧!我的勇士之一《悍妻如至宝》;

    2、上床吧!我的勇士之二《驯养小忠犬》;

    3、上床吧!我的勇士之三《愿嫁纸老虎》;

    4、上床吧!我的勇士之四《悍将的罪妻》;

    5、上床吧!我的勇士之五《王爷夜侍寝》;

    6、上床吧!我的勇士之六《将军的男人》;

    7、上床吧!我的勇士之七《朕也有贞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