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凌宓捕获小逃妻 第二十二章

捕获小逃妻 第二十二章

作者:凌宓书名:捕获小逃妻类别:言情小说
    央家这房子已经一年多没人住了,院子里和房子没有一丝灯光,一片黑漆漆。

    不过凭着记忆,巫绮欢还是能熟门熟路找到方位。

    她摸黑迅速来到门口,打开大门的内锁将门扇拉开,她走出来打算把豆浆和背包拎进屋内。

    未料,门口只剩下背包,没看见豆浆的猫影。

    “豆、豆浆,你别乱跑啊!”巫绮欢白着脸冲出央家大门,惊慌失措的四处找豆浆。“豆浆,快出来,豆浆,别吓我啊,呜,我心脏不够强——”

    一个高大的身影蓦地从转角窜出,站在微弱路灯下,挡住她的去路。

    她煞车不及硬生生撞上,俏鼻撞上男人坚实的胸膛,痛得鼻头一麻,眼角都挤出眼泪来。

    巫绮欢忍着痛,倏地听见猫叫声响起,一个念头蓦地闪过,她胡乱伸出手抓住男人的手臂。“是你偷抱走豆浆对不对,快把豆浆还给我,否则——”

    那起不了作用的威吓声蓦地中断。

    当她抬头睁大眼睛打算看清“偷猫贼”的长相时,竟然看见一张就算化成灰她也忘不了的熟悉脸庞。

    “央、央东承?你怎么会在这里?豆、豆浆怎么会在你手里?”

    她堪堪退后两步,白着脸抖着手的指着他和安稳躺在他怀中的肥猫豆浆。

    央东承再往前一步,整个人站在路灯下,让她看得更清楚。

    英悛的脸庞挂着一抹笑,那笑不及眼底,给人头皮发麻的感觉,眼神极为阴沉,眼底情绪挟带着不容错辨的怒火。

    “你说呢?”他反问。

    早在她逃家的第三天,他已经掌握了她的行踪,原本打算立刻将她逮回身边,但许多情势让他不得不缓下追捕逃妻的计画,他派人跟着,除了掌握情资外,也暗中保护着她的安全。

    “我不知道。”她装傻。

    他眼里燃烧着两团怒火……噢,她得把皮绷紧一点!

    “我会在这里还需要理由吗?我正巧回老家走动走动,至于豆浆——豆浆很有礼貌,一看到我马上主动跑来跟我打招呼,你看,它浑身脏兮兮,活像一只没人养的浪浪猫,跟你在一起应该吃足了苦头。”

    他温柔的摸着毛发半湿的豆浆,动作呵护小心翼翼。

    相较于他看着巫绮欢的阴沉目光,一阵寒意从她的脚底往上窜,让她不由得瑟瑟颤抖起来。“承,我带豆浆离开是有苦衷的——”

    央东承不想听她解释半句,像风一样卷过她的身边,昂首阔步走入央家宅子。自从央东烨和妻子也移民加拿大之后,这间房子每个月固定会有专人来打扫两次,房子依旧维持着窗明几净,院子没有太多杂草,草木扶疏,整理得相当漂亮。

    他进入屋子,将院子和屋内的灯光打亮,把豆浆安置在沙发上,进浴室拿来吹风机把豆浆半湿的毛发吹干净,免得豆浆感冒。

    站在屋外的巫绮欢,犹豫半晌迟疑的抓着背包和围巾跟着进屋,她随手将院子的门关上落锁,把大门轻轻阖上。

    她比豆浆好不到哪儿去,外套湿透,发梢滴着水,看起来很狼狈。

    她像做错事的小孩,呆呆站在玄关不敢踏入屋内,她好羡慕又嫉妒豆浆,明明一起离家出走,豆浆却可以得到公主般的待遇,被央东承温柔的伺候着,她却被冷眼对待。

    央东承收起吹风机,扭头看着还呆呆站在玄关的巫绮欢。她那可怜兮兮的委屈模样是要做给谁看?

    哼,装可怜想博取他的同情?

    做错事就得付出代价,他等着秋后算帐!

    “我、我——好像不方便进去,那我先回赵叔家。”被他盯得头皮发麻,她怯怯的转身就要走。

    “又想逃跑?”央东承飙至她身边,一手扣住她,她转身抬头,正巧接到他落下的警告眼神。“巫绮欢,你最好别考验我的耐心,你要是敢再从我眼前逃走第三次,我央东承的头就扭下来让你当球踢。”

    “啊!”她顿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

    火大的央东承将她拦腰扛起,像扛沙包一样直接朝楼上走去。

    她被扛进一间卧房,被略嫌粗鲁的丢入一张单人床上。

    巫绮欢从床上爬起来后,一眼便认出这是央东承的房间,摆设全部都没有改变。“你、你要干什么?”

    咦,他突然脱衣服干么?还全身脱光光?

    “你说呢。”他如恶虎般扑上床,将她压制在身下。

    “不,不可以!我们私下见面已经破坏约定了,叶慕芸不会放过我们两个,央东承,你快起来啦!”

    三个月的协议尚未到期,她破坏约定会感到良心不安,万一被叶慕芸知晓,不知对方会做出什么事来。

    “你倒是很听话,叶慕芸那女人说什么你全都听进去,我的承诺你却一点也没当真,还吃了熊心豹子胆搞失踪?你惨了!我这个人绝对有仇必报!”

    这女人害他一个半月来没一天睡好,日夜煎熬不说,更为了早日摆脱叶慕芸的纠缠,让他不得不忍着厌恶跟叶慕芸周旋到底。

    “这、这是没办法的事嘛!我怕叶慕芸暗中扯你后腿,让你错失跟其他集团合作的机会——”

    “怕那女人扯我后腿就把我推给她?!巫绮欢,你是日子过得太无聊是吧,想试探我对你的真心?”

    “才不是!我是——好吧,我承认当时我真的是脑子糊涂了才会答应叶慕芸这愚蠹的三个月协议。”早在离家第二天,她就后悔了啦。

    “哼,的确是愚蠢至极。”

    她吐吐粉舌,一脸尴尬。“承,对不起,你可不可以原谅我?”

    央东承但笑不语,没给她正面回应。

    她苦着小脸,睁着一双写满无辜和委屈懊悔的大眼睛博取他的心软。

    他阴沉紧绷的俊容慢慢变得柔软,眼神从恼火转为无奈。“叶慕芸不会再来纠缠你,更不敢找我麻烦,以后你可以安心了。”

    对付叶慕芸对他来说不是难事,那女人厚着脸皮三番两次制造巧遇,被他冷言冷语对待也不退缩,后来他索性改变计画,不再阻止她的接近,偶尔还会主动释出善意约她吃饭,这一招果然让自我感觉良好的叶慕芸产生了误解,刻意让记者捕风捉影拍到约会证据,八卦杂志一出刊,内容报导得煞有其事,不过就是被拍到一次约会,便言之凿凿叶慕芸跟他热烈交往中。

    关于绯闻,叶慕芸面对记者采不否认也不承认的态度,故作暧昧,他则不让记者有接近的机会,打太极拳大玩沉默花招。

    对付叶慕芸他一点也不费力,比较棘手的是和新合作对象X集团的细节谈判。

    花了一番心力,透过梁海宁奔走,异奇集团终于和X集团达成合作协议。为了庆祝双方合作,他办了一场晚会广邀媒体到场,至于晚会内容则保持神秘不公开。

    晚会在相当保密的状态下进行,同时间他主动联系叶慕芸,邀请她以女伴身分参加晚会。

    叶慕芸以为自己赶走巫绮欢的计谋得逞,终于得以乘虚而入,获得他的青睐。

    晚会当晚,他特地亲自接叶慕芸到场,盛装打扮的叶慕芸视自己为宴会女主人,一踏进会场便接受来自各方欣羡的目光,当好事媒体记者再度穷追猛打追问两人恋情时,她果真肆无忌惮的大胆承认两人好事近了。

    他看在眼底没点破,面对媒体记者的纠缠追问也只是微笑带过,留下无限想象空间。

    不过,叶慕芸的得意扬扬只维持不到十分钟。

    当晚会主持人点名他和X集团总裁双双上台接受合作拍照时,他向所有贵宾和媒体宣布,异奇集团已和国内最大电信集团X集团签署合作契约,未来将长期合作,带动国内通讯市场的改革,抢占国内电信龙头位置。

    此独家消息一宣布,全场哗然,台下的叶慕芸一如预期的脸色尴尬,绯闻男友摆明跟自家集团为敌,这传出去岂不是天大笑话。

    好戏还在后头,他当着众宾客的面接着否认自己和叶慕芸的绯闻,只承认两人是吃过几次饭的普通朋友,今晚的邀约是基于礼貌,请大家别做任何联想,紧接着又顺势宣布自己和巫绮欢的婚事,婚礼将会在近期之内举行,至于今晚新娘为何没到场,他则幽默的以新娘子害羞为由带过。

    可想而知,叶慕芸有多难堪。

    等不及他从台上下来,她已经仓促走人。

    每每想起那晚叶慕芸精采的表情变化,他就感到大快人心!

    这就是他要叶慕芸付出的代价,敢私下找他女人麻烦,他报起老鼠冤来可是一点也不会留情面。

    至于这只逃跑被他逮住的小老鼠,哼哼,他会慢慢折磨她,直到她求饶为止。

    “真的吗?真是太好了!呜,我终于可以结束流浪的日子回台北了。承,我好爱你喔,你是我的偶像,我的英雄。”

    巫绮欢开心得手舞足蹈,抱着他的头献吻。

    他被她生涩又调皮的胡乱吻了一番,好气又好笑。

    接下来整个晚上,巫绮欢真的再也找不到机会说半句话。

    央东承封住了她的小嘴,剥去她身上所有的衣物,用身体偎暖她冰冷发抖的身子。

    房间里,只有她破碎的娇啼声和求饶声。

    单人床上的肉搏战,直到天际露出鱼肚白才休战。

    巫绮欢累倒在他的怀里,而他则像只吃饱的猫大王,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沉沉跌入梦乡。

    有她在身边陪着,他安了心,终于可以无所顾忌的大睡一场。

    央东承终于如愿以偿,带着巫绮欢同游东京。

    两人在东京度过了美好的假期,经历了浪漫的求婚仪式,一结束假期回到台湾来,巫绮欢以为一切暂时告一段落。

    未料,好戏还在后头。

    抵达台北的当日,她被带往婚纱公司,经过造型师的巧手打扮,她穿上特别订制的优雅新娘礼服,戴着昂贵的珠宝钻饰,被一身白色燕尾服、帅劲十足的央东承领着回到别墅。

    别墅用缤纷的气球和花卉打造出婚宴场地,五人交响乐团奏起婚礼音乐。身为婚礼招待的权俊伟指挥全场不准出一丝纰漏。

    伴郎顾亚牧和伴娘梁海宁早已经站在婚礼花门前,等候着新人到来。

    央东烨的一双儿女穿着可爱的礼服充当小花童,迎接新郎新娘下车。

    巫绮欢一脸惊喜的任由央东承牵起小手,漾着甜蜜幸福的笑容走过亲朋好友身边接受祝福,经过央东烨夫妻身边,在大哥央东烨的祝福眼神中,她和央东承在牧师的证婚下完成婚礼。

    她甜蜜的接受央东承的热吻,在婚礼结束之际,她应大家的要求将手上的幸福捧花抛出。

    梁海宁在众目睽睽下接到捧花,一脸怔楞,显然完全在状况外,她似乎很困扰,可站在一旁的顾亚牧却露出狡诈笑容,两人表情相当精采。

    “老婆,别老看着别人,今天你眼里只能有我。”

    霸道的新郎把妻子搂入怀里,低头在妻子耳边低声警告,张口轻啃那诱人嫩白的耳垂,挑逗意味浓厚。

    “你能不能忍着点,新婚之夜还没到。”巫绮欢烫红着小脸,一脸娇羞轻轻推开央东承。

    老公太热情,老婆会吃不消。

    “谁说得等到新婚之夜才能碰。”她今天好美,穿着露肩蕾丝的新娘礼服,性感指数破表,他已经等不及想先行使老公的权利。“趁大伙儿现在把焦点放在梁海宁和顾亚牧身上,快跟我走。”

    就在大家起哄闹着梁海宁时,他不由分说拉着巫绮欢朝屋子里跑。

    两人手牵手一路跑回二楼新房,关上房门落了锁,将厚重的窗帘拉掩上,谢绝让一丝春光外泄。

    央东承抱着性感的小妻子,双双跌落大床。

    外头庭院婚礼音乐悠扬,宾客们笑闹声不断,在总招待权俊伟的指挥下,许多余舆节目陆续登场,宾主尽欢。

    没人在意新人跑到哪里去了,就算有人注意到新人失踪,也只是笑笑不以为意。

    一场温馨的婚宴,从午后延续到夜晚。

    当别墅前后庭院打亮造景灯和泳池畔的水道灯,又是另一番气氛。

    消失数个钟头的央东承和巫绮欢此时换上另一套礼服,再度加入宾客们,享用着大厨准备的美酒佳肴,接受所有人的祝福。

    好像没人注意到,伴郎伴娘竟也学着新郎新娘搞失踪了。

    没关系,反正他们不是主角!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