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夏晴风镀金新欢 第二十章

镀金新欢 第二十章

作者:夏晴风书名:镀金新欢类别:言情小说
    “这才是你摔碎的玉镯。”艾少祺将长形绒盒推向她。

    梁珈珞打开,绒盒里躺了条手炼,半朵蔷薇圆柱状玉环被修成片状,一片扣着一片,半朵蔷薇在中间成为手炼的亮点,用巧夺天工来形容艾少祺的手艺真不为过。

    她拿起手炼,与手上的玉环相合,两个半朵蔷薇天衣无缝地合成了一朵。

    她困惑又震惊的看向艾少祺,刚才他说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这对玉环出自我曾祖父之手,你曾外祖母其实是我的曾祖母。”艾少祺说。

    梁珈珞无法相信。

    “刚开始,我也不敢相信,我爸看见手环,找出当年曾祖母离开留给我曾祖父的信,我才信了,你跟干妈……我们原就是一家人。”

    艾少祺说了曾祖父母的故事,一个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老套故事,两人相约私奔,在他乡怀了个胖小子,当年医疗技术不佳,产妇难产差点没命,好不容易救回来。

    而胖小子出生没几个月染上肺炎,庞大的医药费让穷小子只能日以继夜工作,每日睡眠不足,没多久也病倒了。

    富家千金留了字条,说是过不了这种苦日子,逃回娘家,没半个月,一大笔钱送到曾祖父手里。曾祖父花了半年时间打造一对羊脂白玉环,一只托人送给即将嫁入富豪之家的殷筱艾手里。

    “曾祖父一直很遗憾当年没能力照顾曾祖母。”艾少祺说。

    “他不恨她背叛他,嫁给别人?”梁珈珞问。

    “真正的爱,只有当事人懂。”艾少祺淡淡的说,“你以为曾祖母真过不了苦日子才回家的吗?

    她其实是为了丈夫、儿子的庞大医药费才回去的。”

    她愣愣的听完,没想到曾祖母至死都难以言明的感情,如此感伤。

    “艾家从曾祖父那代就是单传,一直到我父亲这代才生了四个孩子,我母亲也是独生女,当年若不是干爹尽力救我母亲,我们四个小孩现在不知道会变成怎样,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是我曾祖母的曾外孙女……曾祖母后来过得好吗?”艾少祺有点感伤,当年梁珈珞的母亲冒险捐了许多血,才救回他母亲。

    缘分,是命运的调味料,多一点或者少一点,便能改写结局。

    她摇摇头。“曾外祖母嫁人后只生了一个女儿,没多久被婆家以生不出儿子逼离,后来一个人在台南娘家附近独居,外祖母是曾外祖母一手带大的,曾外祖母在外祖母嫁人后没多久就过世了,我想曾外祖母后来过得并不好吧,听我妈说,曾外祖母后来那段日子几乎天天坐在家门口,握着玉镯望着天空发呆,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客厅里,紧窒的沉默弥漫开来。

    最后是由艾少祺率先打破沉默,“我爸说要找时间全家一起到你家正式拜访,应该是要认亲吧,你有时间先跟干妈、干爸提一下,这对玉环完好的你收着,我修改的手炼,就送给你未来的另一半吧。我到厨房看我妈需不需要帮忙,你们聊。”

    梁珈珞将完好的玉镯收进红盒,将手炼放进长形绒盒,觉得脑袋轻飘飘的,但又有些什么在心里渐渐清晰。

    “你认识少祺哥多久了?”她问。

    “我爸喜欢艾家的玉雕手艺,艾家三代单传,手艺也单传,小时候我常跟我爸来拿艾叔叔的玉雕作品,后来变成我来找少祺,收藏少祺的作品,这几年才比较熟。”梁一峰老实回答。

    “少祺哥,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当年我妈妈捐了很多血给艾妈。”

    “我知道,少祺都跟我说了。”

    “世界好小。”梁珈珞真的觉得很神奇。

    “认识你之后,我已无数次这样想过。”梁一峰声音略低的回道。

    两人又沉默一阵,齐声开口—“一峰……”

    “珈珞……”

    两人同时停顿,他等着她说,可她却说:“你先说。”

    “其实,我好几次告诉自己,也下了决心要放弃对你的感情,第一次决定放开你,是在餐厅跟堂哥聚餐发现你是我一直认定的未来堂嫂时,那时我想我跟你只能到此为止了,可是我出去追你,看见你一个人站在马路边,像是不晓得该往哪里去的样子,我真的没办法说放下就放下。

    “隔天离开Motel,我打算要照你说的从此变成陌生人,所以我拿了碎玉环离开,心里想着把玉镯修合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我以为我们能断得干干净净了,没想到……”

    “没想到子瑜会搬进我住的那栋公寓。”梁珈珞接了话。

    “你不晓得,那时我看到你有多震惊,感觉命运像是在对我说,不要放弃你。第二次决心放开你,是在小鲍园,你流泪对我说,如果我不是梁一峰,说不定我们还有可能,那时我想着,假使你跟我要一起面对家族亲友,你该怎么办?你会不会被说得很难听?你一定是想过了,也承受不了吧,我不能自私地要你面对那些……那天,我真的很难过。”

    梁一峰回想她流泪的样子,叹口气,好一会儿才又说:“后来子瑜接受我求婚,我带着她去找我父亲,但是我却想起你流泪的模样,我忽然意识到,如果你愿意,我的强大其实早已足够保护你,只要你愿意,我会不顾一切去实现我们之间的可能,可是你却坚定地说了三次祝我幸福,那是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下定决心真的要放手。”

    梁珈珞听得眼眶泛红,一次次的决定、一次次的迟疑,她何尝不是如此。

    “我拿玉镯来给少祺时,并没有提到你的名字,你因为官司上新闻,隔天少祺找我,问我有没有熟识专打医疗纠纷官司律师,聊开了,我才知道你跟他的关系,所以他把曾祖父珍藏的玉镯送给我,把你的那只碎玉环改成男用手炼。我去找你时,其实并没有打算追回你,子瑜和禹安关系才刚确认,我不以为我有任何立场追求你,我只是想看看你好不好,可是你对蒋佑嵚说的话却点醒了我。”

    梁一峰拿出红盒里的玉环,抬起她的手,套进她手里。

    “仔细想想,我跟你之间总是一环扣一环,像早就写好的命运剧本,每每要放弃,命运另一个巧妙的无形扣环就会出现,扣住我跟你,一切从一个碎玉环开始,直到这个玉环让所有相关的人重聚……珈珞,我们在一起吧,请你给我机会,让我给你幸福,好吗?”

    梁珈珞低头抚了抚玉环,百感交集,接着抬起头,轻轻一笑。“你都说完了?”

    “说完了。”他跟着笑了,接着问道:“你刚才要说什么?”

    她拿来浅蓝色长形绒盒,打开,拿出男用手炼,她猜,少祺哥一定是照着他的手围做了这条手炼。

    她将链子戴到他的左手腕,果然刚好。

    “我刚才是想说,一峰,我们在一起,你的家人亲友,只要你能坦然面对,我也能面对,为不相干的人错失所爱,太不划算了,你说是吧?”

    “你说的都对。”梁一峰笑开。

    “我……”

    梁珈珞正打算对他来个正式告白三字妖言,怎料大门蓦地被打开,艾少安、艾少郁冲了进来。

    “珈珞!”艾少安朗声喊。

    “珈珞姊!”艾少郁冲过来抱她。

    梁珈珞笑着抱了抱艾少郁,偷了空,靠在梁一峰耳边低语,“爱你。”

    梁一峰脸上笑意转深,艾少祺出来,先是看了梁一峰手上的链子,微微的笑了,接着对梁珈珞说:“你打电话问干爸干妈有没有空过来,说不定今天大家有机会聚一聚,顺便让干爸干妈看看未来的女婿。”

    “对啊,我好久没跟干爸干妈吃饭了,好想他们喔!珈珞姊,你赶快打电话。”

    这时大门又被打开,艾少琳尖叫着跑进来。“哇!梁珈珞,你这个没心没肺没肝的人,都不想我们吗?竟敢消失这么久!”她嘴里骂着,却挤开艾少郁,给她一个超级大拥抱。

    “你坐高铁赶回来?”梁珈珞不可思议的问。

    “不然呢?你们大家聚餐少了我,会不够High吧?我好想你!失恋就失恋,有什么关系?我叫少安、少祺去扁梁仲洋一顿帮你出气就是了。”艾少琳在回来的路上,打手机逼问大哥艾少祺,才知道这阵子她没来,也找不到人,是跟梁仲洋分了。

    “你快打电话吧。”艾少祺催促梁珈珞。“你们先让珈珞打电话给干爸,改去缠那个可能是未来的姊夫妹夫的人。”他指了指梁一峰。

    三双明亮大眼同时射向梁一峰,三张咧开的嘴,发出嘿嘿的笑声—“准妹夫啊?”艾少琳、艾少安同时说道。

    “准姊夫唷?”艾少郁笑道。

    “喔,忘了告诉你们,未来准妹夫是梁仲洋的堂弟。”艾少祺有些坏心的笑。

    “什么”三张嘴异口同声大叫。

    笑闹声越来越高昂,梁一峰头皮发麻,看来艾家四兄弟姊妹很难缠。

    打完电话的梁珈珞宣布,“我爸妈说半个小时到。”

    “YA!”艾家三个小孩开心大喊。

    只有艾少祺依旧冷静,他指着梁一峰笑说:“他交给你们三个了,我去厨房帮妈。”

    梁珈珞本想帮梁一峰解围,恰巧到公园下棋的艾爸回来,她兴奋的跳起来,朝艾爸跑去,和他聊了起来,所以一时半刻梁一峰难以挣扎地落入艾家自小迸灵精怪、爱整人的三人手里。

    艾家大厅很久没这样热闹了。

    梁一峰的心从未如此刻让满满爱意冲刷,三兄妹的“严刑拷打”,丝毫改变不了他脸上愉悦的笑。

    看着他爱的女人,被这么多人如珍宝般呵护疼爱着,他深深闻到了幸福的香气。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