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春野樱新娘留级生 第二十九章

新娘留级生 第二十九章

作者:春野樱书名:新娘留级生类别:言情小说
    翌日,周家乐在各大报的头版刊登道歉启事向史嘉蕾致歉,风波到此总算止息,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星期六晚上,他们一起赴了赵功勤的约,甄道民还把林爱玫也一起约出来,然后将她介绍给目前单身的赵功勤认识。

    赵功勤跟林爱玫都是爽朗健谈的人,他们一拍即合,聊得十分愉悦。

    度过了美好又愉快的一晚,他们告别了想去酒吧续摊的赵功勤跟林爱玫,回到了住处。

    因为早料到用餐时会喝酒,甄道民并未开车。他们搭着出租车回到住处,一下车便看见大门处有个男人坐在外面的花台。

    待走近,史嘉蕾发现那竟是钱斌。

    “阿斌?”她一愣。

    钱斌在这儿已经等了一个小时了,保全说甄家的电话没人接,于是他便在这儿等着。见史嘉蕾回来,他满脸惊喜,可当他发现甄道民时,脸色又骤变。

    “嘉蕾,我在等你。”他发现甄道民正在看着他,那目光像一把利剑,毫不留情的刺向他。

    史嘉蕾下意识的转头瞥了甄道民一记,发觉他脸色非常难看。

    “呃,那个……有事吗?”她踌躇的问。

    钱斌看看甄道民,再看着她,“我可以跟你单独谈谈吗?”

    “呃……”她想告诉他不方便,或是直接对他说“不要再来找我”,可还没开口,就见一旁的甄道民一个大步上前,挡在她前面。

    甄道民只不过高了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的钱斌五公分,却犹如巨人般让钱斌感受到无比压力。

    他神情不悦,目光如刃的直视着钱斌,“你有事吗?”

    “我……”

    “她在你身边七年,你从没发现过她的好,现在却又来纠缠不清,为什么?”

    他语带质问。

    钱斌虽生畏,却仍虚张声势的说:“你、你只是把她当候补的棋子,才不是真心爱她!”

    甄道民唇角一勾,眼底迸出令人直打哆嗦的锐芒,“你哪里知道我有多爱她?”说着,他突然一把抓起钱斌的衣领。

    见状,史嘉蕾大吃一惊,急忙趋前,“老公,不要冲动。”

    甄道民今晚喝了不少,她担心他因醉意而失去理性的判断。

    “我很清醒。”甄道民浓眉一拢,双眼直视着钱斌,“你曾经有机会,但错过了,如果你敢再试着联络她,或是到这儿来纠缠不清,我不会放过你。”说罢,他一个振臂将钱斌震得踉跄几步,差点跌倒。

    他一把勾住史嘉蕾的肩膀,跨出步伐迈向门口。

    钱斌不甘心的大叫,“嘉蕾,我打算跟施美帆离婚,我会等你的!”

    史嘉蕾还来不及对此做出任何的回应,甄道民突然停下脚步。她以为他会回头赏钱斌一拳或是呛声什么的,却没想到他突然一把抱住她,猛然低头,热情的、用力的在她毫无防备的唇上一吻——

    她傻了,钱斌也傻了。

    甄道民狠狠亲了她一记后,回头看着发傻的钱斌,“钱斌,往事只能回味,你们回不去了。”话落,他将她揽得更牢,神采飞扬的走进大楼。

    她发现当他们穿过警卫室时,保全人员还跟甄道民竖起了大姆指,像是在对他说“干得好”。

    她忍不住回头去看钱斌,只见他怔怔的、落寞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甄道民将她的脸转了过来,语带警告,“给我听着,不准同情他。”

    “我不是同情他,只是觉得他有点可怜。”

    他脸一沉,懊恼的说:“那还不是同情他

    看着他那张生气的脸,她忍不住一笑。他浓眉一皱,“你笑什么?”

    “嘻嘻,”史嘉蕾掩唇一笑,“原来你也挺疯狂的。”想到他刚才居然当着钱斌的面前给她一记热吻,还让保全人员看见了,她不知怎地既羞怯又雀跃。

    甄道民咧嘴一笑,一把将她勾住,“我还能更疯狂,待会儿你就知道。”

    听出他一语双关,她羞得用力将他往旁边一推。“讨厌!”

    他没料到她会突然推他一把,一时没站稳竟撞到大厅的装饰罗马柱。

    史嘉蕾一震,紧张的看着正瞪着她的甄道民,“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史嘉蕾。”他低低的喊着她的名字,然后迈开大步朝她追来。

    她拔腿快跑,一路往电梯处跑去。此时,有人正巧下楼,电梯门打开了。她飞快溜进电梯,而甄道民也随后一个大步跨进电梯里。

    他手指一按,电梯门缓缓闿上的同时,他转身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低头再给她一记深长火热的吻——

    十月,甄道民顺利的开了股东会议。而在这个会议上,甄广也宣布正式交棒,由甄道民接任总裁一职,然后由甄济业及甄济国两人同时担任副总裁的职务。

    十二月底,从没放过自己长假的甄道民决定带史嘉蕾到日本补度蜜月。

    他们先抵达北海道,由北海道一路南下,先到育森,再往盛冈、仙台,然后绕了一下前往金泽,最后再从金泽来到最后一站的东京。

    当他们抵达东京时,正是十二月三十日。

    日本过的是新历年,此时整个日本都沉浸在迎接新年的喜悦里。

    在日本,要于当年的最后一天到神社参拜,敲钟,然后迎接新的一年到来。入境随俗,他们便也安排了这一个行程。

    三十一日,整个街上到处都是人。他们不想到那些新年参拜的胜地人挤人,于是向下榻饭店的服务人员询问是否有观光客不会去的小神社。饭店人员给了他们几个神社的地址,他们选了其中一处位在隅田川末段的小神社,准备在那儿做了新年参拜后,顺便远远的欣赏川边的跨年花火秀。

    来到了小神社,他们发现这是个位在旧小区的老神社,前来参拜的都是当地的老人家。神社的老神官知道他们是台湾来的夫妻,对他们非常友善且热情,并感谢台湾在东北震灾后的援助。

    而他们之所以可以到日本自由行,又能跟当地人沟通无碍,全是因为甄道民的日语也一把罩,在这之前,史嘉蕾对此事毫无所悉,直到来到日本。

    她觉得甄道民就像是一处神秘的幽深洞穴,她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会发现什么,或是这洞穴里还有什么。

    参拜完,老神官请他们喝热腾腾的红豆汤,一起在这大晦日的最后时分,等候新年到来。

    其实,史嘉蕾有个秘密放在心里已经一个星期了。当时,他们正在仙台,她发现一个小惊喜,原本想立刻告诉甄道民的,可最终还是决定在这个更特别的时刻给他惊喜。

    此时,神社前聚集了越来越多人,无论男女还是老幼,都在等着除夕钟响。

    甄道民挨着她的耳边,“日本人认为人有一百零八种烦恼,而除夕夜的钟声可以净化人们的烦恼。”

    她听着,又用崇拜的眼神眼着他,“老公,你好棒,什么都懂。”

    他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眼底满溢爱怜的一笑。

    这时,老神官像吟唱般不知在说些什么,大家都安静下来。接着,第一声钟声响了——

    低沉的钟声划破了夜空,回荡在所有人的耳边。史嘉蕾突然觉得好激动,心跳得好快,她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肚子,看着正专注聆听钟声的甄道民侧脸。

    一年前的跨年夜,她还是个因为暗恋七年的男人跟另一个女人步入礼堂而伤心的落寞女子。而现在,她有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伴侣,而且在他们共同的未来中,已有另一个小小生命的加入。

    是的,她怀孕了,就在一星期前他们游历仙台的途中发现的。

    当时她偷偷去买了验孕棒,证实自己已经怀孕。她既惊又喜,差点想拿着验孕棒去跟他报告这个好消息,可随即想起他们预计到东京来跨年,于是她改变主意,决定在这个对她来说别具意义的时刻告知他。

    那庄严的钟声持续着,每个人都专注的聆听着那彷佛能洗涤心灵的除夕钟响。

    此时,史嘉蕾轻轻的拉了甄道民一下,示意他稍稍弯下身子,把耳朵借给她。

    他微顿,但还是立刻将身子一倾,靠近了她。

    她附在他耳边,轻声的说:“我怀孕了。”

    他愣了一下,狐疑的、像是没听懂似的看着她。

    她对他招招手,要他再一次将耳朵借给她,“我说,我怀孕了。”

    甄道民瞪大眼睛,惊疑的看着她,下意识的看着她的肚子,“你……什么?”

    她摸摸自己的肚子,“一星期前发现的喔。”

    “真、真的?”

    她从没见过他如此激动又不知所措的样子,她看得出来,他兴奋得不知该如何反应了。

    “老公,谢谢你。”她收起笑容,正经八百的道,“谢谢你给了我不一样的人生。”

    他的表情有点复杂,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

    其实他才要谢谢她,是她让他有了人味、有了温暖、有了家,而最让他感激的是,她现在还让他当了爸爸。

    “你知道吗?去年跨年时,我在钱斌的婚宴上许了一个愿,希望在新的一年有个男人能把我娶回家,不管他是谁,不管我们相不相爱。”

    他皱皱眉,“这愿望真不理性。”

    “是啊!”她不以为意的一笑,“可是你就出现了耶。”

    “那你今年许了什么愿?”他问。

    “我希望我们白头偕老,爷爷长命百岁,所有家人跟朋友平安快乐,还有……我们的宝宝顺利出世,白胖健康。”

    他忍不住调侃道:“你可真贪心。”

    “呵呵,”她咧嘴一笑,“神明会成全我的心愿的。”

    此时,钟声结束,一阵欢呼,大家互相恭祝着新年快乐。

    史嘉蕾笑看着他,“新年快乐,孩子的爸。”

    甄道民目光温柔,双臂轻轻环住了她,然后在她额头上轻吻一记,“新年快乐,孩子的妈。”

    欲知其它好女人如何从失恋中毕业,成为幸福人妻,请看——

    七巧·最后一堂失恋课之《人妻插班生》

    钟淇·最后一堂失恋课之《后妈见习生》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