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朱轻宰相很难追 第十八章

宰相很难追 第十八章

作者:朱轻书名:宰相很难追类别:言情小说
    室内再次陷入一片沉默,半响,一声轻叹传来,“我以为这句话你永远也不会再说出口。”

    陷入沮丧情绪中的女人根本不理他。

    “别哭了。”

    偏要哭,偏要哭。

    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坐上床去,将哭得全身颤抖的小女人捞入怀里。

    “不要!”她倔强地想要挣扎开来。

    可惜,韩玉竹再文弱,毕竟也是个男人,将她牢牢地搂在怀里,就是不让她挣开,“这么爱哭,怎么做我这个无情无义无心无血的男人的妻子?”

    他说什么?什么妻子?带泪的眸子猛地从他怀里抬起,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是不是哭多了眼花?韩玉竹望着她的眼神里面,竟然有着爱意?她年纪轻轻,怎么眼睛就这样坏掉了。

    看着怀里的娇人儿一脸呆愣相,韩玉竹在心里叹气,看来,这一计用得太猛,让他的小妻子被打击彻底了,他这次,是不是欺负她欺负得有点过分了?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娶的人是你。”算了,话还是要说清楚比较好,不然这个女人的眼泪,就像不要银两似的往下掉。

    怎么可能?被他说出口的话给惊倒了,她一时忘了哭泣,只能微张着小口傻傻地望着他。

    “从我同意皇上的提议,与元如眉成亲开始,这一切就都在我的计划之中。”

    什么计划?她的脑袋怎么好像打结了一样,听都听不懂他的话?

    “我早就知道,你肯定不会让元如眉嫁给我,所以才大胆地允婚,这个猜测,在你出花轿时,我就肯定了。”她身上的香味他最熟悉,只有握住她的手,他的心才不会产生排斥的感觉,从握住她的手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在他身边的,他将要娶的女人,就是她云纤纤,不是别人。

    “至于之前所说的话,都是为了知道你的心里话才故意那么说的。”

    “你根本就没有打算娶元如眉,是吧?”她好像开始懂他的话了。

    “对。”就是这样想的,所以当初他才跟皇上约定,这桩婚事只是两家自行结合,不由皇家指婚,不然哪有可能随便说换新娘就换新娘,这可是圣旨。

    “你也预料到我会有所行动?”

    “嗯。”他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设这一个局来让她钻?既然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娶元如眉,那为何还要这样费尽心思去设局?

    “为什么?”

    “什么?”

    “为什么要绕这么多的弯?”他设这个局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她又开始产生幻觉了吗?为什么觉得他的脸颊有一点点的红?

    “没有为什么。”他想要松开搂住她的手臂。

    “告诉我原因。”这回换她不肯放开他了,坚定地搂住他的脖子,不让他闪开,原来是真的,这个男人真的在脸红,都怪他的皮肤好到天怒人怨,白皙得比女人还要漂亮,才会让红色显得那么明显。

    “都说了没有。”认识以来,第一次韩玉竹闪躲着她的目光。

    “告诉我嘛,告诉我。”她越来越有兴趣了,撒娇着摇着他的肩。

    “谁让你让我不高兴。”他说出来了,说出了这一年来梗在心里的结。

    她愣住了,她让他不高兴?他是不是说反了?一直以来不是他让她不开心到极点吗?什么时候她敢让他大爷不开心了?“什么时候?”

    “一年前。”这个女人要是敢不认,就等着!再也无法平静的眼眸里带着几分怒气,那是回想起往事的怒火,压抑了一年多,今天,一次算清。

    “一年前?”这么笼统的提示,她哪里想的起来?

    “我们上床后的第二天。”咬牙再详细一点。

    “是说,那个第一次吗?”她皱着眉,她也算聪明了吧,这样说的话,她也能稍稍明白一点。

    “就是。”

    “是因为我……嗯,那个强占了你,所以你不高兴?”她只能想到这个。

    “不是。”

    “那……”

    “让我不高兴的,是你的那个提议。”

    想他韩玉竹,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就不喜欢女人,只要轻轻被女人碰一下,心里涌起的强烈恶心与排斥感让他怎么都接受不了,所以他向来与女人保持三尺的距离。

    最初遇到云纤纤,他对她的感觉,与一般女人无异,一直到在佛光寺,他们再次相遇。

    明明那么脏那么恶心的小女孩,她一身的光鲜艳丽,是最不可能去碰触小女孩的人,竟然一点都不嫌弃地将她抱在怀里,带苦一脸的灿烂笑容去帮助最需要帮助的人,从看见那一幕开始,云纤纤在他的心目中,不再是寻常的女人。

    后来,她就莫名其妙的天天出现在他的家里,为他做这个做那个,有着让人惊心的专心与痴恋,仿佛在她云纤纤的生命中,他是最重要的一个人,这份浓烈的感情,让他从平静的心被震撼到了。

    被女人爱恋,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反而多到让他烦不胜烦,可是只有云纤纤的感情,让他不但不感到讨厌,还有一丝丝的愉悦。

    本来他以为,自己只是不厌烦云纤纤而已,她与普通的女人稍稍有些些的不同,这个认知在他喝醉酒的那晚被打破了。

    看见她为情所苦,平静无波的心竟然泛起不舍,被她那样碰触着,他竟然不觉得排斥,身体还产生了从未产生过的冲动与反应,他的身体,比他的心更早地认清,原来他不但不讨厌这个女人,甚至可能,他还喜欢着她。

    这个认知,在第二天清晨如同巨石般直直敲中他的脑袋,让他一时之间完全反应不过来,清心寡欲的活了二十几年,本来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会这样宁静的度过。

    谁知道,竟然让一个女子来改写了他的人生,一时之间,他真的不能接受。

    等他终于理清自己的感情,勉强同意自己原来是钟意云纤纤时,这个女人,竟然说让他做她的情人,只谈肉,不谈感情。

    他觉得受辱愤怒,他想狠狠地吻住这个女人,狂野的占有她,让她再说不出那种话来,不过他还是冷静下来,想玩心机,他韩玉竹可从来都不会输,他答应了她,想让她自己种下的苦果。

    可是这个女人,竟然真的表现出只要他的身体,不要他的感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的眸子中,再也看不到对他的爱恋;她的嘴里,再也听不到喜欢他的句子。

    他慌了,真的慌了。她是爱着他的,他知道,即使她话说得再狠再绝,身上那清爽的绿色裙子却透露出倪端,可是她把对他的爱藏起来了,让他看不到,感受不到,不行,怎么可以?

    他一定要逼她说出口,对他的爱,一定要再次明白的表现出来。

    他韩玉竹石胸怀大志没错,是淡然若定没错,是少年老成也没错,可是他也是一个男人,面对感情,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其实说到底,他也是幼稚与慌乱的,更是别扭的。

    “你不高兴我的提议?”她再次愣住,“如果你不想跟我上床,为什么同意?”

    这个可恶的笨女人!他狠狠地瞪着她,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傻,一定要逼得他把话说出来,她不知道,不知道男人有时候也会害羞的吗?“我不高兴的是,你仅仅将我当成一个身体上纠缠的男人,没有感情。”

    半响,她不说话了,为了自己所想到的东西而感到不可置信。

    “你是想说,你想要我的感情,对不对?”泪水在她的眼里打转,天,这是真的吗?

    “你敢不给,就试看看。”他的眼神再次显得凶恶起来。

    他真不适合做恶人,还是一脸风光霁月的韩玉竹更帅一些。

    泪光中,她笑了起来,“你又不喜欢我,我为什么要把感情给你?”

    “不喜欢你?”他的脸突然僵硬了起来,一把抓起她的手,按在胸膛上,“不喜欢你,当你碰到我时,我的心跳会跳得这般快?不喜欢你,我怎么会让你跟我上床?想想看,我是怎样的一个人,如果不是因为爱,我怎么会让你做到那般!”

    这是他们认识以来,他说话最多也最动听的一次。

    被泪水洗过的晶眸,闪过升起狂喜光芒,心里就像被甜的蜜包裹了一般,她懂了,她想到了。

    一些以前不懂的,不明白的,她在这一瞬间忽然全都明白了,明白了每次他的眼里闪过那复杂的光芒,含义其实都很简单,只是在乎她而已。在乎她的言语,在乎她的行动,明白了在桑树下,他为什么会亲手喂她吃桑果,也明白了,为什么他明明那般惧高,也会陪她一起做飞索,更明白了,为什么一个连自己亲娘的拥抱都不能忍受的男人,为什么却可以任她亲吻**,却从来没有推开她。

    其实,他爱她,就是这么简单,这个男人很内敛,内敛到他的感情,他的爱意竟然可以藏得那么深,原来他爱她,就如同她爱他一般,只是她的外放,他的内敛,而他们,都是爱着彼此的。

    “如果我没有来抢亲,你怎么办?”那么爱她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娶别的女人为妻?韩玉竹的爱情,她好像越来越明白了。

    “就算我对你性子了解失误的话,我也有其他的安排。”他的个性那么稳重,就算有百分百的把握,也会安排好后序。以防万一。

    她满意了,拉下他不甘愿的头,重重地吻了一下,不想去问别的什么安排,因为在此时此刻,什么都不重要了,她得到了他的爱,这份唯一的爱,她满足了。

    “别以为这样就打发我了。”他冷哼着。

    柔笑着,拉着他一起往床上躺去,“你想怎样,都随便你,我是你的了。”一句一吻,“韩玉竹,我爱你。”

    淡淡的笑容,又浮现在他的唇边,望着那个躺在他身下,一脸妩媚的女人,他的心第一次涨满喜悦感,俯下身去,吻住那如花般鲜艳的嘴唇,正式要求一个真正的洞房花烛夜。

    这颗举世无双的珍珠,这次确确实实地握在他的掌中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