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萝丝小姐良妻从天降 第十一章

良妻从天降 第十一章

作者:萝丝小姐书名:良妻从天降类别:言情小说
    另一头,楚棠哪知道这些弯弯拐拐的内幕,整个脑袋都被现代化的医疗设备给冲昏了头,恨不得将这些东西全搬回大楚去,那样不知道可以拯救多少被宣布药石罔效的生命。

    方言烨一直偷偷观察她,他从没看过一个女人对医学表现出如此渴求的神色——即便在他认识的同事或同学中,也没人像她每看到一样东西就无比雀跃,像第一次见到一般惊喜赞叹,好像自己面对的是多么伟大的发明似的。

    就像现在,她一进到他的诊间——现在刚好休诊,就像个超级好学的孩子一样,什么都要碰一碰,什么都要问一问,连他都忍不住被感染了那份喜悦,明明是平常人都会知道的东西,他也不厌其烦的向她解释。

    他总算知道为何学生反应越热烈,老师越会认真教学了,因为那有一股满满的成就感,与被人崇拜的虚荣心。

    “等等,你问够多了,该我了吧?”就在楚棠又要提出问题时,方言烨打断了她。

    楚棠顿了顿,侧头想了想,恳求道:“我可以问最后一个问题吗?”

    “好吧。”

    彷佛之前所有的准备都是为了问这个问题似的,她神色一整,严肃的问:“你知道怎么制作抗生素吗?”

    方言烨愣了愣,脑中突然浮现出那份检验报告,心中生起一片浓浓的疑云。

    “你跟那份检验报告有什么关系?”

    “检验报告?”楚棠很纳闷,“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方言烨仔细观察着她的神情变化,没有发现丝毫造假伪装。

    看样子是真的不知道……但为什么她会这么刚好想要了解抗生素的制造方式?那份检验报告他虽然只是随意瞄了几眼,但也知道里头代表的涵义,虽然也是鼠疫杆菌的一种,却未曾出现过。

    “你为什么想知道?”他目光炯炯的凝视着她,又问。

    “呃,我……我好奇。”楚棠随口胡诌了个借口,他的目光让她有点心慌,赶紧装出一副无所谓的神色道:“没关系,我随口问问而已,就当我没问吧。”算了,还是等等问京恩。

    方言烨收回打探的目光,懒懒地笑道:“你问京恩也没用,因为制造药剂不是我们医生的事。”他一直觉得奇怪,为什么她对这些一般人应该具备的常识毫无所悉?

    “那是谁的事?”楚棠才问完就有点后悔,因为她清楚瞥见方言烨微缩的瞳孔迸出怀疑与困惑。

    “是生技公司和制药厂的事。”

    “制药厂?所以我应该去找制药厂问?”虽然有点失望,至少她又有了线索。

    “程小姐,你不会认为制药是如此容易的事情吧?更何况,制药厂会随便把制药方式告诉你吗?即便你是京华集团总裁夫人,但世界上还是有你办不到的事情。”

    那句“世界上还是有你办不到的事情”勾引出楚棠内心深处的不安,情绪顿时低落下来。

    虽然她一直认为只要找到药方,就可以想办法解决返回大楚的难题,努力压抑心中的自我怀疑与恐惧,但此刻听他这样一说,原本蛰伏在最暗处的魔鬼突然一跃而出,提醒她事情绝对不会像她所想的那样完美顺利……

    见她心情好像突然变得很不好,方言烨自觉话说得太过,连忙转移话题,“其实对外科医生来说,弄到这些东西也不算太难。”

    “所以你可以帮我想办法?”楚棠抬起头,表情充满期待。

    方言烨的心忽的一动,正想要点头了——

    “她办不到的事情,我自然会替她解决,不劳你费心。”突然,一道低沉的嗓音传来,让楚棠的心悸动了下,在看到站在门边的京波时露出了粲笑。

    “你怎么这么快?”楚棠快步走到京波身边,却在看到他的面无表情时停下脚步。

    他怎么好像不太高兴?发生什么事了吗?

    只见京恩愁眉苦脸地站在京波身后,朝她挤眉弄眼的不知道在暗示些什么,然后用手作势往自己脖子一割,在发现京波斜睨他的目光之后又赶紧放下手,缩到了后头。

    “看来我太早来了?”他慵懒地笑笑,声音没有什么温度。

    “是有点早,我还有点事情想要跟程小姐讨教讨教。”方言烨故意不说京太太,不知为何,他不喜欢那个称呼。

    黑眸微微眯起,这男人眸中净是挑衅,就跟当初在车祸现场阻止他带她离开时一样,京波觉得十分不爽。

    “很抱歉,我们等等还有行程。”京波淡淡道,看了眼一脸莫名其妙的楚棠,“可以走了吗?”

    他们等等有什么行程?楚棠很想开口问,但一瞥见京波严肃的表情,到嘴边的问题又咽了下去。

    “你不是想问抗生素的制造方式?我可以教你。”方言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热切的想知道抗生素的做法与取得方式,不过并不介意满足她,更不介意用这种方法将她留下来。

    “你不是说那是制药厂的事?”楚棠原本要走向京波的脚步顿止,转而望向方言烨。

    方言烨自傲的扯扯唇,“我可是方言烨,T大医学系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好个自负的男人。京波更确定自己不喜欢他,尤其是看到楚棠那副明显犹豫的神态,胸口的一把无名火更是熊熊的燃烧着。

    他说的这么笃定,难道是真的?楚棠的视线越过京波,停驻在京恩的身上寻求解答。

    京恩瞟了眼京波的后脑杓,虽然不愿,却不得不点头附和。

    方言烨的自傲其来有自,虽然他是外科医生,但几乎是全能,哪个科别都想争取他,只是他自己选择了外科这个最具挑战性的科别。

    而他也成功的完成了几项超高难度的大手术,奠定他在医院中的地位,成为医界中闪闪发亮的明日之星。

    得到了京恩的认同,楚棠内心更挣扎了,这可是个大好机会,若能就此问出药方的制作方式,那她就可以在大楚制药,拯救无数生命了,这不是她穿越到这里最重要也是唯一的目的吗?

    她应该要毫不犹豫的留下,可是为什么,她内心深处却有个声音告诉自己,她想跟京波一起走……

    “你想留下也无妨。”察觉她的迟疑,京波胸口的那把火更炽,但他没有表露出来,唇角反而勾起淡淡的笑,回过头朝京恩道:“等等你再带她回家。”

    不等任何人回应,他利落的转身离开。

    “程小姐,我答应要教你就一定会告诉你方法,你就耐心陪我一阵子,先解除我的困惑吧。”京波的离开让方言烨有种胜利的感觉,更开心她将自己摆在京波之前。

    楚棠贝齿轻咬下唇,沉默片刻,再抬头,她坚决的朝方言烨道:“对不起,我还是先回去了。”她知道自己应该要选择留下,但却无法理性思考,听从感情的支配,追随京波而去。

    “堂嫂,我送你出去。”

    诊间顿时只剩下方言烨,只见他看着空荡荡的门口,拧眉沉思……

    当楚棠冲出门外时,京波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走廊。

    她一阵心慌,快步朝外头追去,却刚好看到他坐上车疾驶而去。

    “京——”楚棠快步跑上前,却只追上一片尘烟。

    她愣愣地看着车尾消失在眼前,美丽的脸庞布满了失落惆怅。

    “奇怪,哥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平常虽然也挺严肃的,但绝对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我想他应只是不希望你的真实身分跟来历被发现,引起不必要的争议跟麻烦,所以才不想让你跟学长往来太密切。”京恩走上前,替自家堂哥解释。

    楚棠难掩落寞,勉强扯起嘴角,“我知道,他其实是个很体贴的人。”否则就不会替她找那些书,安排这趟医院之行,担下照顾她这个大麻烦的责任,“可是我不懂,为什么他总是要隐藏自己良善的那一面?”

    京恩露出苦笑,有些感慨,“我想那是他的保护色吧,以前的他不是这样。”

    “保护色?以前他是怎样的?”她好奇的看向京恩。

    “我们要一直站在这里吗?”京恩话锋一转,没有继续方才的话题。

    他在回避谈论京波的事情?楚棠察觉他的闪躲,想再追问,又觉得似乎在探人隐私,只能硬生生压下内心那股渴望了解事情真相的急切感,想了想,朝他笑道:“既然如此,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吧?”

    京恩讶异的瞅着她巧笑倩兮的丽颜,忍不住也弯起了唇,“也好,我也想多听听你那离奇的经历。”

    她才想听听京波的过去呢……楚棠自然没把真心话道出,微笑附和,“彼此彼此。”

    京恩哪知道楚棠心中的想法,唇角的微笑逐渐扩大,愉悦的道:“那我们就去烟波茶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