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绿风筝砸钱聘憨妻 尾声

砸钱聘憨妻 尾声

作者:绿风筝书名:砸钱聘憨妻类别:言情小说
    白富美忐忑不安的坐在机舱里。

    她现在要飞去韩国找陆东云。

    说来话长,听了大哥的话,原本已经收拾好情绪打算星期一跟陆东云好好道歉,好好的诉说自己心里的不安,谁知,她这个私人秘书竟然当得这么逊,连老板去韩国参加亚洲国际医学美容会她都一无所知。同行的还有许医师。

    白富美觉得自己好糗好失职,连一分钟都没心思等的她,只得向诊所护士问了陆东云下榻的饭店,匆匆买了机票来找他。

    约莫两个小时的飞行,白富美终于抵达韩国,依着护士小姐给她的地址,辗转来到陆东云下榻的饭店。

    陆东云此行除了参加亚洲国际医学美容会外,还安排跟当地的整型名医,一起切磋学习,这种时间想必他还跟许医师在外忙着,白富美只好一个人在饭店大厅等他。

    她特地挑了一个面对大厅入口的位置,只要陆东云一回来,她就可以马上看到他,就这样一路从下午坐到傍晚,又从傍晚坐到晚上,除了上厕所,她寸步不离守在这里,直到晚上十点多,她终于看到陆东云和许医师双双走进饭店大厅的身影。

    心,没来由的扑通狂跳着,尽避紧张,可是又很高兴,原来,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渴望见到他,她迫不及待的从椅子上跳起来,像个傻瓜似的怔看着他慢慢走来,然后,一股热液涌上她双眸……

    “陆医师。”许医师打断正在说话的陆东云,朝前方不远处的白富美努努下巴。

    陆东云顺着许医师示意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可怜兮兮的白富美,当下心中一突——她怎么会在这里?

    又,她来这里做什么?

    初见的乍喜,在第二秒就被掐熄了,被陆东云亲手掐熄了。对于已经选择别人的女人,他不允许自己的心又被牵引。

    “我先回房间休息,晚安。”许医师决定先行离开。经过白富美身边时,他对她点点头,把空间和时间留给这有话要说的两个人。

    他们就这样互相凝视了许久,凝视到陆东云决定狠下心肠视而不见的离开。

    可就在他经过的瞬间,一只小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角——

    “有事?”他强作冷漠问。

    “有事。我来要回我的心,你把我的心还给我。”她索讨着,人却转身,踉踉跄跄的扑进他怀里,这次不只一只手抓着他衣角,而是两只手都紧紧的揪着,然后在他怀里呜呜咽咽哭起来,哭得一塌糊涂,好像是他欺负了她似的。

    女人都这么可恶而且不可理喻吗?她千里迢迢来跟他索讨她的心,那他去跟谁讨他被她拽走,扔在地上狠狠跩踏的心呢?

    他生气,非常非常的生气,可是,她的眼泪却又那样紧紧的揪疼他胸口。

    他想也不想,抓着她的手,取饼房卡后快速的回到房间。

    将她的包包外套胡乱的扯下往旁边沙发扔,他拽着她一路往浴室走去,把她扯到淋浴花洒下,他迅速转动开关,将冷水开到最大——

    完全不知道他想做什么,等意识过来,白富美已经被淋成落汤鸡,整个人狼狈不堪的站在花洒下,傻傻的望着眼前的陆东云。

    好冷……

    冷水打在身上,好冷……

    可是,为什么这样对她,他为什么这样欺负她?

    白富美咬着唇,又气恼又伤心,她握紧拳头扑上去,狠狠捶打这个可恶的陆东云——

    “你好坏、你好坏!为什么欺负我,你这个坏蛋!”

    陆东云拽住她的双手,粗暴的将她推抵在冰冷的墙面上,恶狠狠的瞪着她,“我是坏蛋,那你是什么?

    是妖女吗?都把我心踩烂了,现在还要来折磨我吗?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把我逼疯了你很开心、很得意吗?你要我把心还给你,那我的呢?你还来啊?”

    “不还。这辈子都不还,就算是藏着拽着我都不想还。可是……它还在我这里吗?为什么我都找不到了,是不是你拿回去了?”

    她哭着,放声大哭,哭得像迷路的孩子,哭得好像她才是这段感情的受害者,而他是那个坏人……

    问题是,明明他才是那个受灾户啊!

    陆东云试着冷静下来,可她的哭泣却让他的心乱得很彻底。

    “不要哭了!再哭我就……我就……”

    就怎样?他想要对她怎样,他想要怎样惩罚她?他想了半天,发现自己最想做的是——吻她。

    然后下一秒,他就真的这么做了,他狠狠的吻她,狠狠的吮吻那两片柔软的唇瓣,狠狠的把自己的怒意都宣泄在这个吻上。

    等他回过神,可怜的唇瓣已经被他蹂躏得红肿,他气自己的心情这样容易受到她摆弄,懊恼的想要转身离开,两只细细的胳膊却从身后紧紧搂住他——

    “东云,别走,好不好?是我错了,我不该因为自己没自信,就这样放弃了你,你不要走,好不好?”

    没自信?她到底在没自信什么?他都把她宠得像公主了,她还没自信?

    “我是不够疼你还是不够宠你?这世界上的女人还没有谁能让我这样,只有你,只有你这个不识好歹的白富美,让我像个傻瓜似的做尽一切,你却还一心一意要回到那个混蛋身边!”

    “没有!我怎么可能回到李清良身边?我只是……只是……不确定你真的喜欢我吗?我明明就这么不起眼……你说这世界上的女人你只宠我一个,可是明明就还有别人!”

    “谁?我心里还有谁?我是那种会脚踏两条船的混蛋吗?”

    “那个让你心甘情愿为她下厨的人。你自己说过的话你都忘了吗?你说你只煮菜给一个人吃,那个人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可却不是我,我很受伤你知不知道?”

    陆东云冷静思索,好像,他真的说过这样的话,可是他的意思是——

    他笑了,哑然失笑。

    “你笑什么?”她气不过的打他。

    “我笑你醋桶啦。”

    “说我是醋桶,那你自己是什么?李清良来跟我说话你就气了,你还有脸笑我是醋桶?”

    “李清良我早就想打他了,那天不过是刚好。没错,我确实是说过我只煮菜给一个人吃,世界上唯一一个,但那个人说的是我的老婆,跟未来的自己吃醋,你不是醋桶是什么?”

    所以,他的意思是说,他的老婆就是未来的她——

    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股正在胸口鼓胀澎湃的情绪……

    “怀疑啊?不然你以为我们只是玩玩吗?如果没有想过要定下来,我干嘛跟你浪费时间啊我,又不是吃饱撑着的笨蛋。”

    “那你为什么跟你大哥说,我是没什么好介绍的人——”

    “厚,白富美,我突然发现我们真的很没默契欸!”陆东云一整个想打人,“我这么说是想要快点摆脱我大哥,我是在保护你免于受到我家人的骚扰,他们啊,超乎你想象的烦人——”

    他索性把他在家里的地位和盘说出,包括他如何被过度关爱,包括他爸妈可能会怎样疲劳轰炸他的女朋友,一次通通说清楚。

    “啊……”原来是这样喔。这误会也太大了吧!

    “所以你就因为这样跟我翻脸?”

    “我以为你只是拿我当无聊时的小玩偶玩,根本不是真心喜欢我。再说,每个人都说你好出色好优秀,说得好像我连你一根脚趾头都配不上似的。”

    “所以你就没自信了,所以你就想要从我身边逃跑了,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跑回来?”

    “因为大哥跟我说,要我问问自己的心,可是人家的心早就被你偷走了,要问也要先拿回来再问啊。”

    唉呀,还说得理直气壮例。“套句你刚刚说的话,不还,这辈子都不还,就算是藏着拽着我都不想还。”

    “干嘛学人家说话,你这个学人精!”

    “你跟你大哥感情很好厚。”语气酸酸的。

    “我们是兄妹,当然感情好。你不会是吃醋吧,醋桶?”红鼻子女孩歪头娇睨着气呼呼的陆东云。

    “你真的很敢在我面前找死欸!”

    “唉唷,跟我哥吃什么醋啊,他是哥哥,你是我……”蓦然住嘴。

    “我是你谁?说——”用眼神狠狠逼迫她诚实。

    “……喜、喜欢的人。”她害羞的低下头。

    “蛤?我就只是你喜欢的人?就只是喜欢?”某人很不满意。

    满脸通红的白富美娇嗔不依的答,“好啦好啦……是爱的人。我爱的人。”

    “算你有良心。”他捏捏她的脸。下一秒,他又笑了,“嘿,白富美,为什么每次我们都要把彼此弄得这么狼狈?”

    白富美低头看着活像落汤鸡似的自己,嘟嘴咕哝,“问你啊,好端端的把人家弄成这样。很冷欸……”

    “为了不让你冷坏了,看来只好这样了。”陆东云开始动手。

    “欸欸欸,你干嘛脱我衣服啦!”白富美抗议。

    “不脱衣服怎么洗澡?”

    “谁说要洗澡的?”

    “洗个热水澡,暖暖身子就不冷了啊!”

    “就算要洗澡,那也是我自己来——”

    “抱歉,我天生喜欢宠人,沐浴包衣这种小事,我来。”

    “色|狼,陆东云,你这个大色……唔……”

    吻,绝对是让一个女人安静下来最好的方法。

    陆东云一边吻她,一边伸手探向她身后的出水开关,调整冷热水温度,准备跟他心爱的野猴子好好洗一场热水澡。

    水气氤氲的淋浴间,美妙的娇嗓,芳馥柔软的女体,无一不兴奋着男人的感官神经,暧昧指数急速升高,终于完全破表……

    然后,在被当成消夜彻底吃干抹净之后,白富美终于知道,那个喝醉酒的晚上,她和陆东云根本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富美,这一次,你真的要对我负责了喔。”说着这话的男人,还贪婪的亲吻着眼前叫他迷恋的肌肤。

    白富美软软的伏在他身边,忍不住暗忖,到底是谁该对谁负责啊?

    而终于尝到甜头的大男人暗忖:呵,真甜,他女人身上的肌肤就像一杯稀释的蜂蜜水,尝起来好甜好甜……

    风和日丽,鸟语花香,陆家人正在自家别墅的花园里喝茶享受美好的午后。

    第一次加入的白富美正被爱说话的陆母拉着不放,连同两位陆家嫂嫂,四个女人话题不断,至于陆东云……完全被冷落在一旁。

    “嘘!”陆东云突然往嘴上竖起食指,要他闭嘴。

    “干嘛啊你?”陆二哥一脸莫名。

    “小声点,这件事不能让富美听到。”

    心中微讶,“怎么,她还不知道是你买下胜业五金的吗?”

    “我不敢跟她说。”

    “为什么不敢?”大哥加入话题。

    “因为老三买下公司后,就把咱们未来的小弟妹喀嚓——开除了。”

    大哥不解挑眉,“为什么这样?”

    “因为这样才可以把人拐到身边慢慢爱啊!啧啧啧,阴险。”陆二哥嗟他。

    “什么阴险,这叫善用计谋。”

    “对啦对啦,我现在跟未来的小弟妹说,看她是不是也觉得你善用计谋啦。”

    “厚,二哥,你敢说你就完蛋了,要是害富美动了胎气,我一定翻脸。”

    “动胎气?你把人家肚子弄大了?几个月了?”二哥惊讶问。

    “还没有啦。”

    “还没有,所以是打算这样做喽?”大哥笑问。

    “说起这个我就闷,我也不想这么卑鄙啊,还不就是富美跟她哥啦,他们家不是负债吗?原本我是想说我手边还有闲钱,就让她拿去把债还一还,结果这两兄妹也不知道在骨气哪一国的,硬是不肯收,白富美还说,要结婚可以,等她帮忙把家里的债务还完,因为她要无债一身轻的嫁给我,绝不让别人有机会说他们娘家闲话。”

    “水啦,我就欣赏未来小弟妹这份骨气。”

    “我也觉得很好。”大哥附和赞美。

    “好你个大头鬼啦,她一天不把钱还完,我就一天娶不到老婆欸!所以我就想说,先弄出人命,然后……”

    “不愧是我们家老三,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大哥笑说。

    “好啦好啦,好好努力,有需要威尔刚,大哥二哥会义务赞助。”二哥笑咪咪的拍拍陆东云肩膀表现兄友弟恭。

    “呸,你们两位留着自己慢慢用。”

    “唉唷,不过是年轻个十岁,就跟我们呛声了,大哥,你看怎么收拾他?”

    “跟富美说他的诡计。”陆东祈转过头开口喊人,“富美——”

    一抹娇俏的身影转过身来,“大哥,什么事?”

    “没事,大哥说我们年纪不小了,是该考虑定下来了,对不对,大哥?大哥?大——哥——”陆东云不断的跟大哥使眼色。

    “咳咳,我没意见,你们小两口开心就好。”

    陆东云总算松了一口气……

    不过,真的好想结婚喔,他好想把他的野猴子娶回家好好疼爱喔!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