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元媛忠犬的反扑 尾声

忠犬的反扑 尾声

作者:元媛书名:忠犬的反扑类别:言情小说
    沉香山壮大这半个月完全是处于水深火热中,原因当然就在他们的庄主大人身上。

    樊玉香真的倔起来,脾气是很惊人的。

    她对任苍遥完全视而不见,不管任苍遥对她说什么,她都不予理会,就当没这个人存在。

    任苍遥也明白樊玉香这次真的生气了,他也不再意图求她原谅,只是她走到哪,他就跟到哪。

    樊玉香回房,他就守在她房前,她一开房间,就看到站着打盹的他,而听到开门声,他立刻醒来,对她露出笑容。

    那副纵容模样让樊玉香看了就更气,感觉像是她在无理取闹的样子……混蛋!

    而且受伤还不好好休养,脸色是愈来愈难看……哼!他以为用苦肉计,她就会心软吗?才不会!

    只是樊玉香的脾气却是愈来愈暴躁,动不动就发火,庄里的人三不五时就遭殃,尤其是六大管事,几乎是天天被樊玉香找麻烦,她可记恨着他们帮任苍遥隐瞒的事。

    这情形就这样持续半个月,庄里的人都快哭了。

    拜托!你们小两口吵架,不要殃及他人好吗?

    樊玉香可不管庄里人的哀怨,她的注意力都在任苍遥身上,她发现任苍遥的脸色是愈来愈白,而且泛着青……

    昨天还听到常姨在念任苍遥的伤口又裂开了……可恶!她才不会心软!

    樊玉香坐在凉亭,怀里抱着白狐狸,一手拿着书,一手梳理着狐狸软毛,白狐狸舒服得昏昏欲睡。

    而任苍遥就守在亭外,眸光瞬也不瞬地看着她。

    书被樊玉香翻了好几页,可其实她一个字都没看进去,亭外的人严重影响她看书的心情。

    可恶!

    樊玉香起身,抱着白狐狸走出凉亭,往房里走。

    任苍遥默默跟在她身后。

    樊玉香用力关上房门,任苍遥就站在门后,樊玉香一消失,他忙不颓下挺直的背脊,胸口的伤不断抽疼,甚至烧烫着,他连呼吸都是滚热的。

    樊玉香站在房门口,听着他粗重的呼吸声,贝齿紧咬下唇。

    白狐狸跳下樊玉香怀里,跑到椅上坐下,一边舔着毛,紫眼睛盯着主人,以盯着门外的影子,很有灵性地摇头,趴着睡觉,不理了。

    两人就这样隔着一门之隔站着,他不离开,她也是。

    夕阳落下,夜幕低垂。

    房里仍是暗的,樊玉香垂着眸,听着门外的呼吸。

    她才不会心软!才不会!才不会!

    咿呀。

    樊玉香愤愤怒开门。

    任苍遥立即挺直身子,苍白的俊庞朝她露出笑容,彷佛刚刚的虚弱是假象。

    “任苍遥,你混蛋!”别以为她不知道他在用苦肉计让她心软。

    “嗯,我混蛋。”任苍遥知道自己的计谋被她看透,可他就是赌,赌她会对他心软。

    “我告诉你,我不会一直心软的。”樊玉香恨恨道。

    “嗯,我知道。”任苍遥微笑,挺拔的身子却是摇摇欲坠,他眼前早已——樊玉香哪会看不出来他是在强撑,他就是个混蛋!

    可是,她就是对这个混蛋心软,就是对这个混蛋舍不得!

    “任苍遥,你混蛋!”她嘴里咒骂,却是伸手抱住他。

    任苍遥软软地倒在她身上,虽然昏沉,却不敢把所有的重量都压到她身上。闻着她身上的丹樨香,他满足地勾唇。

    “香儿……”

    “干嘛?”樊玉香扶他到她床上,没好气地应声。

    任苍遥拉着她的手,“我升上副将了,我配得上你了。”

    他笑,那笑容很傻。

    这样傻气的他让樊玉香的脾气瞬间消失了。

    “笨蛋……”瞪着他,樊玉香心里又酸又甜。

    这个人心里就只有她,拉着她的手是握得那么紧,像是怕她跑掉似的。

    真是……

    “笨蛋。”樊玉香将脸轻轻贴到他胸口。

    “就这一次。”她就原谅他这次,再没下次了。

    而任苍遥听见了,他弯起嘴角,将樊玉香的手握得更紧了。

    只有她,是他这辈子最想拥有的,不想放,舍不得放。

    她是他的信仰,是他的唯一。

    樊玉香,我喜欢你。

    番外篇争宠

    若问任苍遥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是什么,那绝对是当年自己救了这只死狐狸。

    任苍遥瞪着窝在樊玉香胸口睡觉的死狐狸,真想把肥狐狸抓去炖汤,紫眼白狐可是补得很呢!

    像是察觉到危险,肥肥——是的,这是死狐狸的名字——立即睁开眼睛,毫不意外地和一双金瞳对上。

    肥肥懒洋洋地打个呵欠,完全不把任苍遥放在眼里,蹭蹭樊玉香柔软的胸脯,任苍遥立即眯眸。

    这是他的营帐,他已经回到军营了,而樊玉香则三不五时来军营看他,待个一、两个月的,再回沉香山庄。

    虽然原谅任苍遥了,不过原谅归原谅,可不代表任苍遥能进她的门,入她的赘。

    所以一年过去了,两人仍是拖着,樊玉香就是不开口说要娶他,吊着他。

    樊玉香昨天才到军营,任苍遥早上离开时,樊玉香还在睡,知道樊玉香至少要睡到中午,任苍遥轻声离开,去操兵了。

    操完兵,他有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回到营帐,想抱着樊玉香抚慰一下身心,却见这死狐狸趴在樊玉香身上,而且还是趴在柔软的胸乳——这地方只有他能碰!这死狐狸竟敢染指他的地盘!

    找死!

    不过白狐狸可不怕任苍遥,仗着樊玉香宠爱,它可嚣张得很。

    一人一狐就这么对峙着。

    然后任苍遥就再次后悔,自己当年干嘛要救这只死狐狸?

    话说,这只紫眼白狐其实是任苍遥送给樊玉香的,若再给任苍遥一次重来的机会,他绝不会再干这种蠢事。

    那年,樊玉香心血来潮,带任苍遥去打猎,虽说是打猎,不过其实是樊玉香窝在树下休息,而任苍遥去打猎物。

    然后,任苍遥就从一只山狼嘴下,救出受伤的小狐狸,那时小狐狸奄巴巴的,没几两肉,任苍遥还想这狐狸咬几口就没了吧?

    不过都打只山狼了,先把小狐狸烤来当个前菜也不错。

    是的,任苍遥完全把小狐狸当食物看待。

    而受伤的小狐狸彷佛察觉到了,浑身抖得厉害,可脚受伤,它根本无法逃,只能噙着泪汪汪的眼睛瞅着任苍遥。

    要有母爱的,绝对会被这楚楚可怜的眼神给看得于心不忍,不过可惜,任苍遥只有兽性,拎着小狐狸,还想着年纪小就是肉嫩,樊玉香一定会喜欢。

    然后就拖着山狼,拎着小狐狸,回去找樊玉香。

    谁知道樊玉香对小狐狸却是喜欢得很,说不吃它,要拿来当宠物养,而知道自己逃过一劫的小狐狸紧紧窝在樊玉香怀里,樊玉香就是它的再世恩人。

    自此,小小白狐被樊玉香养得珠圆玉润,毛色光滑,浑身充满肥滋滋的油光。

    而且,狐狸最记恨,它最爱和任苍遥作对。

    一兽一狐,就这样相斗数十年。

    见肥狐狸挑衅的眼神,任苍遥徐徐眯眸,双手痒起来了。

    发现危险,白狐狸浑身炸毛,在任苍遥手抓过来时,爪子一挥。

    任苍遥哪会被这只狐狸抓到,他闪过爪子,擒住死狐狸的肥脖子,见肥狐狸想叫,他迅速扣住它的尖嘴巴。

    “唔……在做什么呀?”虽然一人一狐都没出声,不过樊玉香还是被吵醒了,她睁开昏昏欲睡的眼,看着一人一狐。

    而这时,任苍遥早已松开粗暴的动作,用力揉着肥狐狸的毛,“没,肥肥饿了,我带它去吃饭。”

    “喔。”樊玉香迷糊地应一声,闭上眼,又睡着了。

    樊玉香一睡着,任苍遥立即粗鲁地扣住肥狐狸,压低声音,“死狐狸,再惹我,就把你烤了!”

    金色眼瞳噬血地瞪着紫眼睛。

    肥狐狸不禁抖了抖,知道主人现在无法保护它,它乖顺地颓了。

    任苍遥得意地弯唇,将肥狐狸丢出营帐,“去,找紫苏把你喂饱。”

    被粗鲁往外丢的白狐狸恨恨咬牙。等着,等主人醒来,它一定会报仇的!

    然后它愤怒地去找紫苏……生气!它需要食物泄愤!

    任苍遥才不理死狐狸记恨的眼神,看着沉睡的樊玉香,他眼神放软,爬上床,将樊玉香搂进怀里——这是属于他的。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