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朱轻相思难耐 第二十章

相思难耐 第二十章

作者:朱轻书名:相思难耐类别:言情小说
    两顶花轿,他在后面的那顶轿前站定,轻轻地唤了声,“思如。”

    轿内一片安静。

    他望着那软软的轿帘,上面绣满了象征着百年好合的百合花,这是谁与谁的百年好合?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支发簪从轿子里笔直地射了出来,擦过他的脸颊,划出一道血痕,他既不闪开,也没有伸手去挡,而是继续往下念道:“月出皓兮,佼人浏兮,舒优受兮,劳心搔兮。”

    “滚!你给我滚!”愤怒的吼声从轿中传了出来,很明显是谷思如的声音。

    他闻若未闻,“月出照兮,佼人燎兮……”

    “住口!”谷思如猛地撩开轿帘,冲了出来,一身明艳的嫁衣,衬得她分外娇美。

    宋行奕定定地望着她,—个字一个字地清楚念道:“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她气得浑身发抖,两团熊熊的怒火在她眼眸里燃烧,偏偏还带着泪,美得不可思议,“我叫你滚!”

    “思如,我来找你了。”他轻轻地说道。

    “滚!”

    “我己经辞官,从此之后,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

    “滚!”

    “你喜欢习武,我也愿意陪着你,只是你要教我,也不要嫌我天资不够。”

    “住口!住口!”

    “你喜欢吃北山上青梅泡的荼,每年我都会去为你采摘,为你腌制。”

    “不准说了,不要说了!”

    “你喜欢跟人打架,那便打吧,只是要答应我,不准弄伤自己。”

    谷思如瞪着他,浑身颤抖。

    “春日陪你踏青,夏日陪你溯溪,秋日陪你秋游,冬日陪你赏雪,—年四季,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他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她,“谷思如,我心悦你。”

    眼泪,最终还是夺眶而出,她冲过去,用力地捶他,“为什么要那样对我?为什么?”

    宋行奕抱紧她,“那晚的话,我并不后悔。”在她挣扎时用力地抱紧她,“那些话,那些事情,是你要跟一个从仕的宋行奕在一起,必然要经历的,再不愿、再残酷,那些都是事实。”

    谷思如的挣扎慢慢地停下来。

    “可是如果你跟一个平民百姓宋行奕在一起,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没有任何人会拘束你,因为他会陪着你去做你想做的一切。”

    “你……刚刚说……”

    “是,我辞官了,千真万确。”

    “但是你跟我说过,从仕是你从小的愿望,你不会为了任何事情放弃。”

    “是,我是说过,但没有说出口的那句话是,‘如果为你,我甘愿。’”

    谷思如抱住他大哭起来,还要再说什么,又还用再说什么?不论那晚他与她说过什么,今天他在这里、在她面前,她己经再也不恼了。

    “思如,跟我走,你可愿意?”宋行奕稍稍地推开她,朝她伸出手掌。

    连考虑也不必,她直接整个人扑进他怀里,“带我走,宋行奕,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再也不要跟你分开。”

    他朝她浅浅一笑,握紧她的手,朝他的马走去。

    “思思。”谷情如撩开轿帘,“你可想清楚了?这个人曾经那样对待过你。”她的小妹为了爱私自离家,远赴京城,—个月后回到家里,面色苍白一句话都不说直接晕了过去。

    那样的经历,谷情如现在想来都心惊胆跳,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男人,现在小妹又要跟着他走,她……

    “二姊,我想跟他在一起。”谷思如朝姊姊灿烂地一笑,看向宋行奕,“他不会负我的。”

    “是,此生,我必不负你。”

    他搂着她的腰,与她一齐跨上马背,催马扬鞭,很快便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这……啊啊啊,这是当众抢婚啊!这么劲爆、这么热辣的消息,简直是太剌激了!围观的百姓纷纷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至于谷情如与雷成浩嘛,谷情如望向自己夫婿那张黑到极点的脸,不由地无奈叹息,算了,还是用老招吧,“雷成浩,我好像有点不舒服……”

    看着一脸紧张朝她飞奔过来的男子,她想,也许小妹是对的,此生找到一个必不相负的男子,其实是幸福的。

    “宋行奕,我们要去哪里?”

    “回你家请罪。”

    “唔,我想,这个对候还是不要回去比较好吧。”

    “没关系,就算谷伯父打我,我也不会介意的。”

    “我阿爹应该不会打你的。”

    “……”谷老爷会这么好说话?

    “他最近其实一直想杀了你。”

    “……”

    “不过你也不用怕,我老爹不敢让我肚子里的孩子,一出世就没有爹爹。”

    轻步小跑的马儿,下一瞬间被猛地拉住缰绳,停了下来,“你……刚刚说什么?”一向镇定的宋行奕,难得脸上出现这么惊讶的表情。

    “我没说什么呀。”

    “思如!”

    “除非你告诉我,你跟那个公主后来怎么了?”

    “思如!”

    谷思如把脸侧向一边。

    好吧,他了解她的,倔强起来真是会要人命,奈何不了她,只好妥协。

    其实事情的经过说来是简单的,三皇子有心夺太子之位,只是皇上的心意一时半会也扭转不了,于是他便想出别的办法,除了不断地陷害太子,暗中散播太子有断袖之癖的谣言外,还努力拉拢朝臣,既然三皇子那么积极,那么他们便成全他好了,宋行奕与太子假装不敌,退避其锋芒,实则暗中部署,让三皇子来越得意忘形,以为胜券在握时,就让早就安排在三皇子身边,那个他最为信赖的人向三皇子献计,直接逼宫篡位。

    最后的结局,自然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以三皇子的结束告终。

    “那三皇子的急病……”谷思如问道。

    “既然说是急病,你就相信他是急病不治吧。”事实是,三皇子与皇贵妃被永久幽禁,皇上因被儿子和妃子同时背叛而心灰意冷,让位于太子,这件事自然告一段落。

    “你说了半天,还没有说你跟公主的事呢。”谷思如跺脚,“期限的最后一日,由太子出面为我说情,请皇上再宽限几日,再后来三皇子谋逆,这事自然不了了之。”

    “公主会善罢罢休?”听说那位明希公主任性得很,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宋行奕?

    “她再不愿,太子与她的父皇还是有区别的。”意即,对移势易,就算是妹妹,在太子心中未必比得过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

    “居然这样就解决了……”谷思如喃喃地低语,不敢相信,但又在心里暗暗感叹某人的老谋深算,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轻松就把原以为的死结给解开了。

    “既然我的事情说完了,现在到你了。”

    “什么?”她立刻装傻。

    “孩子。”

    “咦,我有说孩子吗?什么时候?”

    “思如。”宋行奕淡淡地唤她。

    “好啦,好啦,其实我也不是故意的。”她从京城回到家里,就直接晕过去了,醒来之后见到的就是阿爹暴跳如雷、阿娘与姊姊们担心不己,原来她怀孕快两个多月了,一路奔波动了胎气才晕倒的。

    两个多月……算算对间,居然是他们第一次时……宋行奕想到她之后往返京城,还数次与人打架,突然对她肚子里的宝宝的生命力……这孩子日后,恐怕会像娘亲得紧,他的头疼看来不会少了。

    “所以你才会答应与雷成浩成亲?”他说这句话时,声音干涩。

    “我那时以为你不要我了啊。”谷思如有几分心虚地低头,但下一秒又抬起头理直气壮地说:“谁让你那晚气我来着?我想着这辈子再也不要跟臭男人接近了,可是我孩儿又要个爹爹,免于沦为私生子,所以二姊说让我跟地一起嫁,我就……”—赌气,答应了。

    想想真的很感动于二姊对自己的好,当年因为怕她的脾气太差会导致婚姻不幸,所以二姊一直不同意雷成浩与她解除婚约,只是为了将来她如果找不到喜欢的人,也有个保障;再后来发现她有身孕了,这辈子不打算再嫁人,二姊就让她一起嫁进雷家,这样也可以一直照顾她,哪怕则会个决定让雷成浩气得暴跳如雷,但最终还是拗不过二姊的坚持。

    不过,幸好,宋行奕来了,她与二姊各自得到各自的幸福,这样多好。

    “宋行奕,你真的辞官了?”谷思如知道他有大志的,为了她放弃,她心里真的好痛。

    “嗯。”宋行奕看出她的难过,握紧她的手,“思如,我做的一切,都是自己愿意的,因为只有你在我身边,我才会感到幸福。”

    她用力地抱住他,“宋行奕,我会对你很好的,非常非常好。”

    “唔。”他且听听吧。

    “对了,太子殿下会放你走?”

    “是。”过程多曲折自然不必说,反正现在自己在她的面前,就够了。

    “那你不做官,要做什么呢?嗯,不如你跟我跑镖吧,可有趣了,我跟你讲……”

    “谷思如,你怀着身孕还要去跑镖?”

    “嘿嘿……我是说以后嘛……再不然,你去当私塾先生吧,保证如意城所有的学生都扑过来求你收他们……”

    这家伙,脑筋转得倒是真快,他拿她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好,你说怎样,就怎样。”

    事实上,这江山姓邵,怎么么可能谷思如说怎样就怎样?

    宋行奕有张良计,邵俞轩也有过墙梯。

    在宋行奕与谷思如成亲的当天,新皇驾临如意城,除了带来大量的奇珍异宝恭贺他们新婚,并在为他们主婚之后,顺便丢下一道圣旨贺一贺。

    册宋行奕总御史监察之职,官居正二品,负责督查文武百官、各地官吏,特赐金剑与金牌,可先斩后奏,如帝亲临。

    圣旨宣完,皇帝在众人傻眼之后,拉着谷思如到一旁,“弟妹呀,你看朕对你多好,知道你不喜欢与京城里那些夫人小姐们应酬,就让你跟着你家夫君游历天下,顺便帮朕管管官吏,是不是很贴心呢?对了,你家还有没有姊妹呀?最好性子跟你差不多的。”有这样性子的女子,多好玩。

    “有……没有……”这话题转换得让谷思如反应不过来。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有姊姊,但没有性子跟我一样的。”

    “唔……这样呀……那朕要考虑一下了。”

    “你不用考虑了,我三姊肯定看不上你。”

    “啥?”邵俞轩不敢置信,“朕这么英俊潇洒、尊贵不凡,喂,你摇什么头?”

    “我三姊不喜欢当官的,她喜欢做生意的人。”

    “啥?朕是官?”

    “当然!”谷思如点头,“皇上可不就是天下最大的官吗?我三姊怎么都不会看上你的!绝对!”重重地点头表示强调。

    还绝对?邵俞轩傻眼。

    宋行奕看着好友愣神的样子,实在忍不住饼来拉回自己的新婚妻子,“我们该回房了。”

    今晚,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合该是有情人的世界。

    “嗯。”谷思如握紧他的手,与他并肩踩着银湛湛的月光,往他们的院落走去。

    “宋行奕,给我念首诗吧。”

    “你想听什么样的呢?”

    “唔,就念首应景的吧。”

    宋行奕与她十指交扣,握在胸前,“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谷思如停下脚步,望着他,踮起脚尖在他唇上印下一吻,“宋行奕,你真好。”

    他低头,深深地吻住她,“思如,你更好。”

    多谢有你这么多年一直在我的身边,从未放弃,所以我才有如今这样满满的幸福感,能这样与你在一起,多好!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