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朱轻抢婚 尾声

抢婚 尾声

作者:朱轻书名:抢婚类别:言情小说
    今天是夏家在京城的分号开张的大喜日子。

    吉时一到,整条繁华的大街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林家通满面笑容地站在店铺前迎接前来贺喜的顾客;夏家有很多大客户都在京城,以前慕名而来、千里迢迢地到夏家订花,现在他们已经在京城开了分铺,把夏家的生意做到京城里来了,可以预见夏家的生意会越做越大,因为京城的富商巨贾、皇亲国戚多不胜数,潜力巨大!瞧瞧,这不过刚刚开张,他们就已经接订单接到手软,还是大小姐有眼光呀。

    跟大街热闹的景象比起来,偌大的将军府此时却静悄悄的。

    “王爷又把我女儿拐到他家里去了,真是的!自己没有本事生女儿,就只会抢别人的。”卓北阳在房里焦躁地走来走去,还一边嘟嘟喃喃地抱怨着。

    “夫君,冉冉才离开不过一个时辰。”总算将帐册看完,夏若净放下手里的帐本,将一旁的针线盒子打开,拿出一块小布料慢慢地缝着。

    “你又做什么!”卓北阳看到立刻跑过来一把抢去,“你自己的身体还不知道呀,这么辛苦,是想累坏我女儿?”

    夏若净微微地笑着,伸手抚着圆滚滚的小肮,“你又知道是女儿了?”

    “当然是女儿。”他得意地笑着,“你要给我生十个女儿才可以。”想象着会有一堆长相甜美、声音娇娇的女娃娃围着他叫爹爹,卓北阳笑得连眼睛都看不见了。

    夏若净眼眸微闪,“你不想要儿子了吗?”

    “要什么儿子?”瞪她,“不准说儿子,我只要女儿,乖女儿!嘿嘿……”卓氏傻笑重出江湖。

    她笑得更甜美,心里最后的那抹阴霾完全散掉;当初听到他说只要儿子,也只会生儿子的话语时,她心里是生气的,所以才会决定找龙庭澹要那个特许,这样将来一旦他们分开,女儿跟着她也可以有一个幸福的将来。

    可这些日子,她终于明白,其实他真的很疼、很疼女儿,这种疼爱不是假装,他这性子也真的假装不来,他就是真的喜欢女儿,可能最初他期待的是儿子,可现在他反而更想要女儿。

    “那要是这个是儿子怎么办?”她轻声问道。

    “那就给你家。”他很干脆地说道:“给你家,跟你姓夏,然后……”嘻皮笑脸地凑上来,“你要生两个女儿补给我。”

    她笑着叹气,发现原来自己的夫君也有做奸商的天分,难道是……近朱者赤?

    “生女儿就不跟我姓了吗?”她逗他。

    他皱眉,沉默为难了好半晌,终于才下定决心,“好吧,给一个孩子跟你姓夏。”知道她家需要一个孩子来继承夏家的产业,他理解的。

    “而且,总要有一个孩子来分担你的责任呀,这样你就有时间陪我了,哈哈哈哈!就这么决定了,这一个不管是男是女,都跟你姓夏。”他摸着她的肚子笑得很开心。

    夏若净微笑着,心里是感动的。

    这世上的男子,除非是入赘,否则谁会愿意自己的孩子跟妻子姓的?他真的对她很好、很好;不过,如果这胎是儿子,这个是卓家的长孙,她肯定不会让孩子跟她姓夏的,这样爷爷、奶奶、公公、婆婆才不会失望,虽然这个男子肯定会说,管他们怎么想呢,但她夏若净,可是好媳妇,不是吗?

    “谢谢相公,你对我真好。”

    他坐下来,将她抱到膝上,圈住她,“当然!谁让你爱我爱得要死呢。”

    说到这个,她的脸立刻就红了,扭着要下来,“胡说什么!”

    “我胡说?”他笑得一脸调侃,“那是谁在我中毒时不顾性命为我试药?又是谁明明已经撕心裂肺、心力交瘁了,还在那里一直强撑着,直到听到我平安无事了,才吐血倒下的?”说到这里,他又心疼了,抱着她,伸手按在她的左胸上。

    “夫君,你又不规矩,现在不可以乱来。”夏若净慌忙推他。

    “别乱动。”卓北阳按紧,感受到掌下那里的跳动,“这里曾经痛出血来,差点就死掉了,是有多么伤心?”他低头在她的额上吻着,“我可以用自己的性命来保护你,可是我不许你用自己的性命来换我的,知道吗?”

    她的眼眶湿润了,以前的夏若净从来不哭的,也不知道眼泪是什么;可是自从他中毒之后,她深深地体会了流泪是怎么一回事。

    那时她的泪一直在心里,他在她的面前倒下,在她的面前血流如注,而她要逼自己冷静,她不能慌,一遍一遍地反复告诉自已,他不会死,他一定不会死的!她用这样的信念、这样的意志强撑过那段日子,一直到后来,他平安了,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好痛、好痛,痛不欲生。

    真是奇怪,像她这样的人,原来却有那样的情感。

    她明明不爱他,可是她却愿意拿自己的命,去给他赌那微小渺茫的机会。

    这不是那个聪明理智会算计的夏若净会做的事情,可是偏偏做了。

    那时的她才发现,原来自己不能忍受失去他。

    她为他纳妾,想尽办法使唤他、折磨他,其实在心底深处她一直都知道、都笃定着,他不会离开她,他爱着她,不会要任何人。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

    “我就说你爱着我,你一直都害羞,不肯承认。”卓北阳笑得又得意又满足,“没关系啦,谁让我是男子汉大丈夫,不跟你这个小女子计较。”

    她唇边的笑变得甜蜜起来,“是,夫君是世上最英勇不凡的男子。”

    “那你爱不爱我?”

    “我……”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她别扭起来,脸颊绯红地转头,“才不爱。”

    “不爱吗?”他伸手从后背掏出一封信来,“那这是什么?”

    她看着那封信,然后突然发现那封信是什么,一向冷静优雅的夏若净跳了起来,伸手去抢,“给我!你给我!”她明明藏起来了,为什么他会找得到?

    “娘子,你不知道你藏起来的东西,我都可以找到吗?”他灵活地闪过她的抢夺,再将她按在膝盖上不让她乱动,“还记得你藏的那本避火图吗?藏得那么严实还不是被我找到?这区区一封信又算什么?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低头嘴唇在她的唇上亲密地摩挲着,“你的心藏得那么深,都被我得到了,所以你早该明白,你的一切都是我的,藏也藏不住。”

    她脸蛋红得发烫,却首次被他说得无言可驳。

    谁认为卓北阳单纯好骗呢?其实,也许他才是最聪明的那个人;难怪辅政王爷一直说,他是大智若愚,在关键时刻,卓北阳总是可以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你把信给我,那里面又没有什么……”

    “没什么,怎么会没什么?”卓北阳笑着,“我早就请辅政王妃念给我听过了,嗯,娘子,早就知道你喜歆我,可是我没有想到你会那么喜欢,我真是太意外也太惊喜了。”

    那封信是封绝别信,是她写给她的娘亲夏宜秋的,她早就打算如果他毒发身亡,她就要随他而去,她这样的深情,就算她始终不肯承认,他又怎么会不明白?

    “我要学认字。”

    “嗯?”这倒稀奇了,最讨厌拿笔写字的卓北阳居然会主动要求认字?

    “我要自已一字一字地把这封信看懂、读明白,这是我娘子对我的情深,我当然要亲自慢慢体会。”他抱紧她,在她耳边低语:“娘子你教我,好不好?”

    “好……”

    “那你爱不爱我?”

    “夫君,你堂堂男子汉,说这些风花雪月,不嫌肉麻吗?”

    “当然肉麻。”他爽快地承认:“但再肉麻我也想听,你说,你到底爱不爱我?”

    “嗯……”

    “[嗯]是什么意思?”

    “……”

    “到底爱不爱啦?喂,女人!再不说我可要生气了,别以为我现在不敢跟你生气,我告诉你……”

    “呀!”她抚着肚子。

    “怎么了、怎么了?”刚刚还英雄气概的男子立刻紧张地连声询问。

    “宝宝踢我了。”

    “真的吗?”他惊喜地抚着她的肚子,然后低头去听,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

    夏若净微笑着抚着他的发丝,温柔凝视。

    能够说出口的不一定是爱,但留在心里的,却一定是情深。

    其实他们都已经明白彼此的感情,说与不说,也没有区别。现在的她无比庆幸当初自己的选择,她选择了他……她的粗鲁丈夫。同时她也深深感谢,他当初喜欢上她,不论什么时候都坚持要握紧她的手不放。今生能与他相伴,就是她最大的幸福。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