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安祖缇前夫不回收 第十章

前夫不回收 第十章

作者:安祖缇书名:前夫不回收类别:言情小说
    黑色房车停在郊区一栋独立大别墅前,一名衣着华丽的贵夫人气质优雅的下车,高跟鞋落地,行走的步伐匆促。

    别墅的花园内,一名年约八十岁的老夫人坐在树荫底下,悠闲品尝杯中的英国红茶。

    “妈!”陆夫人急匆匆上前,她走得太快,以至于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怎么了?”陆老夫人颇有权威的嗓音低沉,目光淡淡瞥向面色凝重的媳妇。

    陆夫人拿下遮阳的宽边帽,一**坐上一旁的椅子,管家上前来,旋转空杯在她面前,轻巧倒了茶。

    她先喝了口茶顺顺气,才一脸气急败坏的说,“上次我不是说,最近牧琪很少回家,不晓得在忙什么吗?”

    自陆牧琪跟那生不出半颗蛋的平庸女人离婚之后,就搬回家来,原来为新婚所购置的屋子则另租给一名达官贵人。

    “你问出个头绪来了?”

    “才没有!他什么都不肯说!”陆夫人将被风吹乱的发丝勾于耳后,“后来我想办法去调查,才发现他竟然跟那个叶毓琦又藕断丝连!”

    “叶毓琦?”

    “就是被我们逼走的那个女人……”

    陆老夫人目光凌厉扫过,发现自己嘴快的陆夫人抿了下唇,嗫嚅,“反正这里只有我们,又没关系。”

    “他们不是失去联络很久了?”

    “是啊,牧琪也很正常的与家境较为匹配的小姐交往,怎知突然又回头与她搭上线!”陆夫人悻悻然,“叶家自从父母过世之后,日子就过得很贫困,叶毓琦无一技之长,自然找不到什么好工作,还需兼职家庭代工!家庭代工耶!当初逼她跟牧琪离婚果然正确,那女人半点长处也没有!”

    “这些别提了!”过去的事再提起,不过是浪费时间,“她现在跟牧琪到底是处于怎样的一个状况?”

    “牧琪为她租了间房,还提供她去补习班的学费,准备明年考试复学,甚至她弟弟的学费也是他出的!”陆夫人不悦的重叹口气,“花钱在不值得的女人身上,真是浪费!”

    “那么他还没跟你提过与那女人现在的关系?”

    “这倒是没有。”陆夫人呷了口茶,“他们同居似乎快三个月了,倒还看不出两人的下一步为何。”

    “那就别管,反正她不可能再入陆家门!”生不出继续人的女人跟路边杂草无异!

    “那是当然!”

    “但你得赶快找出适合牧琪,且会让他喜欢上的女孩,要不他都三十一岁了,还不结婚,何时才有继承人?”

    “我有啊!”陆夫人冤枉的低嚷,“但每个都不长久,我有什么办法!”

    陆老夫人思索了会,“你清楚牧琪的喜好吗?”

    “妈为何这么问?”

    “若我没记错,你找的都是一看便是出身宝贵世家的大小姐。”说难听点,就是一见便知个性骄纵。“你看他前妻那副温弱小女人模样,就该晓得,他喜欢这种不是太出色,但体贴入微的型。”

    “妈说得没错!”陆夫人恍然大悟,“这要说到脸蛋不是很出众,但是个性温柔内敛的,陈老的小孙女似乎符合。”

    陈老是做证券业起家,早年曾经生产失败又再度爬起,且成就比以往更甚。他有三名孙女,外形皆亮眼,懂得打扮,对名牌如数家珍,只有小孙女可能因为外型较为普通,故深居简出,社交场合很少见到。

    说不定她就正合儿子喜好!

    “既然都找到目标了,还不快去办!”

    “我知道了。”陆夫人起身,“那我走了。”

    陆老夫人望着媳妇明显如释重负的背影,心想她会不会高兴得太快了?

    这叶毓琦真是好大本事,在六年后仍有办法跟她宝贝孙子牵上线,再次将他的心抓牢。就不晓得那仅见过一面的陈老小孙女有没有办法超过她在宝贝孙子心中的地位?

    她举起茶杯,惨白色略闇。

    就怕不容易。

    若真不得已,还得再自她那方下手,逼迫她离开牧琪才行!

    “牧琪,这个周日空下来。”陆夫人站在儿子更衣室门口,对着正在挑领带的宝贝儿子道。

    “有什么事吗?”

    “我想安排你跟陈老的小孙女吃个饭。”

    陆牧琪闻言蹙起好看的眉头,“我不想。”

    “这女孩个性温柔、沉稳,你一定会喜欢的。”

    “我现在对相亲没兴趣。”

    “怎么可以没兴趣!你都三十一岁了,不赶快结婚怎么行!”

    “婚我结过了。”也被破坏了。

    “你都知道是过去式,还不赶快再找个媳妇,让妈抱抱孙子!”

    抱孙子!抱孙子!陆牧琪暗中翻白眼。

    与叶毓琦复合后,他曾去查了有关人工受孕的资料,晓得那是漫长而不见得有结果的痛苦折磨,他立马将手中的资料全丢入垃圾桶。

    他不是特别喜爱小孩子的人,若真是生不出来,那就不强求。只是这是叶毓琦心中的结,一个一辈子也打不开的死结,就算给予再多的爱也松不开,这也表示她不可能再与他共结连理。

    既然她想当一辈子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那么,他也当她一辈子的地下情人吧!

    反正结婚不过是一纸证书,真正重要的,是契合的心。

    只要能跟她在一起,他不在乎名分……

    可恶!他只能不在乎!

    “妈,我……”

    一张照片霍地横在他眼前。

    “怎样?这应该是你喜欢的类型吧?”这可是她用尽办法才拿到的照片呢。

    陆牧琪定睛一看,照片中的女孩嘴角一抹浅笑,眼神温柔淡定,轮廓略微圆润,长相可爱讨喜,就是平凡了些。

    他很快就猜到母亲的目的,遂故意轻蔑道:“真丑。”

    “什么?”陆夫人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真丑!”他抽出领带绕上脖子。

    “她哪丑了,她还比叶毓琦好看……”一时嘴快的陆夫人忙掩嘴。

    “你找不到比毓琦还要好看的女人了!”打好领带的陆牧琪转身走出。

    陆夫人急追上去,“你什么时候才要放弃她?”

    他头也不回道,“永远不会!”

    再次见到陆家两位夫人,是叶毓琦未及。

    正在整理行李的她,听到电铃声,以为是陆牧琪忘了带钥匙,故未先询问就拉开大门。

    她愕愣出口,“奶——”

    陆老夫人眼一横,叶毓琦立即改口。

    “老夫人,夫人,请问有什么事吗?”

    两人未做任何询问就直接走入屋内。

    陆牧琪为叶毓琦租的房子不算大,约二十五坪左右,布置得十分温馨,墙壁与装潢皆带有粉色,带着些许少女的梦幻与温暖。

    “这是牧琪替你租的房子?”陆夫人盯着她的眼神凌厉。

    “是的。”

    “你真不要脸,都离婚了还缠着牧琪!”陆夫人气怒的喊。

    叶毓琦抿了下唇,“这不是我的本意。”

    “不是本意——”

    一旁的陆老夫人阻止媳妇的发飙,走来粉蓝色的沙发上坐下,态度有些无礼,“茶。”

    “抱歉,我等等要出门,恐怕没空执行两位,可以请你们先离开吗?”

    “没礼貌!”陆夫人快气炸了。

    “出门?去哪?”陆牧琪今天要去美国出差,该不会她也要跟着去吧?

    “我想我已经不是陆家的媳妇了,应该不用报备才是。”

    “我看过没几天,你就会吵着再嫁回来!”

    “不会!”叶毓琦定定回视一脸轻蔑的陆夫人,“我不会跟牧琪再婚。”

    “骗人!”

    “我是说真的。”她顿了顿,“我只是跟他在一起而已,我不会跟他结婚,也不会在任何正式场合与他连袂出现。我不需要任何名分,就算他以后结婚娶了别人,我也不会跟他纠缠不休。”

    “你这是打算当他的情妇?”陆老夫人问。

    “可以这么说。”

    “任何一个情妇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最后的登堂入室!”二房不就是如此?她太明白!

    “我生不出孩子。”她笑容淡定,“我很清楚我给不起陆家需要的东西,我也不想生活在充满压力与期待的环境,我现在这样很好,非常好,其他无所求。”

    “说不定牧琪别外喜欢上别人,结婚了,就不要你了。”

    “那也没关系,这些我都有心理准备。”她看了下腕表,“牧琪等等就会来了,你们要不要先走?我想你们应该不希望被他知道你们过来的事吧?”

    陆老夫人与陆夫人对看了一眼。

    “妈?”陆夫人不甚确定的望了婆婆一眼。

    “那又如何?”陆老夫人气定神闲翻弄桌上的杂志,“我一个当奶奶的,来到孙子的情妇家,还要担心发现?”

    “那不好意思了,我行李还没整理完,请自便吧!”叶毓琦转身走入房间。

    是因为她当真无所求,所以胆子也大了?陆老夫人望着她的背影深思。

    这女孩每次与她同处一室时,总是胆战心惊、惶惶不安,连话都很难好好讲,一个不小心就舌头打结,结结巴巴。

    可适才,她可是非常流畅无误的说明自己的意思,甚至连茶也不奉。

    “我们走吧!”陆老夫人起身。

    “可是她……”

    “不用管她。”陆老夫人低声道,“她已经没有用了。”

    “没有用?”陆夫人不解。

    “以往还可利用她来制衡牧琪,”因过去她对她们尚有敬意与惧意。“现在不可能了。”

    她对谁都无所惧,故能侃侃而谈,故能照着自己的意愿往前走!

    “可是有她的话,牧琪不可能乖乖听我们的话,跟我们挑中的对象结婚啊!”

    陆老夫人敛眸思索了会,扬声道:“但若你不离开牧琪,他不可能娶其他女人。”

    收拾行李的小手一顿。

    陆老夫人走向房间,“你应该很清楚吧!所以就算不跟他要求再婚,他也不会离开你!难道你就真的忍心见我们陆家绝后?”

    叶毓琦好想尖叫。

    她已经退让到这样的地步了,为何还要对她苦苦相逼?

    “不然你希望我怎么做?”叶毓琦转头,“离开他?”

    “如果你愿意的话。”

    叶毓琦咬唇敛眸。

    “我可以给你一笔钱,让你下半生不愁吃穿。”

    “我不需要!”她音调瞬间变冷,“真要钱,当初我也不会没要半毛钱赡养费就离开!”

    陆老夫人望着倔强的她,忽然出乎众从意料的叹了口气,嗓音放柔,“我知道,我也不是真心要拆散你们,是不得不如此。我丈夫身体越来越差了,不知还能撑几年,恐怕再过不久就得分家。他说过,为求公平,他会以人数做为优先考虑,大房的人数最少,也就是说,牧琪能分到的产业也是最少,你懂吗?所以他得赶快结婚生子,才能壮大势力啊……”

    “我不在乎!”

    身后传来沉稳而严厉的嗓音,两老急忙回头,见是陆牧琪,均傻眼。

    “你怎么可以不在乎?这是我们应得的部分!”陆老夫人气急败坏的低嚷。

    “奶奶,我受够了你们一天到晚为产业工于心计,一天到晚逼我结婚就是为了财产!我们现在拥有的还不够多吗?”

    “没有人会嫌钱多的!”

    “我嫌!”陆牧琪走进房间拉着叶毓琦的手,牢牢的握住,“若不是因为这样的缘故,我跟毓琦需要分开这么久的时间?她已经很委屈求全的连名分都不要了,你们还要逼她离开我?”

    “因为她不离开,你就不可能结婚生子!”陆夫人怒道。

    “她就算离开我也不会结婚生子!”陆牧琪朝母亲吼回去。“我们分开六年了,我何时带女朋友回去给你看过?何时提出过我想结婚的意思?从来没有!因为我就算交了女朋友,我还是无法忘记毓琦!只有她是我唯一认定的终身伴侣!如果你们真要这样逼迫我违反心意,照你们的意思走,那我,我放弃继承!”

    “牧琪!?”两老不敢置信同声尖叫。

    “牧琪,你不要……”

    “别再跟我说‘不’了!”陆牧琪恼怒的喊,“你要拒绝我几次才高兴?对我就可以轻易的说不,对别人就不行!是我比较重要还是她们的意思重要?是我们开心在一起还是继承产业重要?我不是废物,就算没有陆家的庇荫,我还是有办法赚钱养活你!”他用力握住她的双肩,“你就不能有那么一次,是为了我跟你,跟别人说不吗?”

    叶毓琦垂眉敛首,明白他看穿她在陆老夫人柔声劝说时,的确心生动摇了。

    所有的人都认为自己的决定才是对陆牧琪最好,但他心里真是这么想吗?

    她一直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能给他,所以才自卑怯懦,可会不会他根本不需要她给予实际上的东西,只要跟他在一起,陪在他身边,爱着他注够了?

    她霍然睁眼,以豁出去的姿态道:“我要跟他在一起!任何人都不能将我们分离!”

    “没错,就是这样!”陆牧琪的眼闪着激赏的光芒。“奶奶、妈,这是我们的决定,请尊重我们!”

    两人手牵着手,并肩而立,传递着坚决而强大的力量。

    “你们……”

    陆老夫人按上媳妇的肩,“算了。”

    “妈?”

    “成全他们吧!”她摇头转身。

    年轻人都不想争取了,她这个已将踏入棺材的老人又能如何?

    “妈,可是这样的话,爸那边……”

    “反正也饿不着你的!”

    是啊!反正也饿不着的。

    踏出公寓,陆老夫人仰首望着清澈的晴空。

    “有一个人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真是好。”她落寞的低喃。

    “妈?”一旁的陆夫人狐疑的望着她。

    她转头看着儿媳,心想儿子在外头情妇也从未断过,怎么花心的爷儿俩竟然会有一个专情的孙子?

    这也算是另一种歹竹出好笋吧!

    “他们想怎样就怎样吧,我们别管了!”也管不动了啊……

    半年后。

    慈爱医院,妇产科。

    “二十五号。”护士出门来唤道。

    “有!”陆牧琪举高手,“换我们了。”

    “嗯。”叶毓琦与陆牧琪一块儿进疹疗室。

    “有什么问题吗?”女医生问。

    “我太……我女朋友已经快三个月没来月经了。”

    女医生见两人面容愁苦,心想,现在这个社会真的是想生的人生不出,不想生的人却三不五时就怀孕。

    “所以想拿掉吗?”女医生面无表情的问。

    “拿掉?”两人瞠目。

    “三个月没来有经,第一个一定先怀疑是不是怀孕了吧?”这是很普遍的知识不是?

    “医生,我不能生。”叶毓琦低声道。

    “真的假的?”她料错了?

    “所以我怕是子宫出了问题,想请医生检查一下。”

    她怕是子宫长了肿瘤,所以小肮才会越来越突出!

    叶毓琦难过的双手互握,心想若真得了癌症,将来不能再陪在他身边怎么办?

    还是说这是最好的结果,至少他可以忘了她,另寻真正的幸福……

    不!叶毓琦,你不能这么想,这么想就是辜负他的家。你得乐观!说不字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一定会没事的!

    她暗暗砥砺自己。

    “这样啊,好吧。那我先作一下超音波检查。”

    叶毓琦在护士的带领之下,来到后面的房间,依照指示躺上诊疗床,拉高裙子。

    陆牧琪焦急不安的陪在旁边,看着医生将凝胶涂上检查器。

    “把内裤拉下去一点。”

    叶毓琦照着指示做,当检查器刚碰上小肮的时候,冰凉的触感使她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嗯……”医生偏着头研究着黑白画面。

    “医生,怎样?”陆牧琪焦急的问。

    他觉得显示器上好像有看起来圆圆的东西,有大有小,而且还好几颗,该不会毓琦真的得了癌症吧?

    若真是如此,他就算散尽家产也要将她治好!

    “这个嘛……你刚说不能生?有检查过吗?”

    “没有,但我先……我男朋友做过检查,他很正常,可是我们在一起两年,在完全没有避孕的情况下却无法怀孕,不就是我有问题?”

    “喔。”医生扯了下嘴角,似乎在忍耐什么,“你们会想生吗?”

    “如果可以的话,当然想!”叶毓琦用力点头。

    一旁的陆牧琪心疼的看着她。

    “造成不孕的问题有很多,现代人因为生活压力大、作息不正常、环境污染等种种因素,就连正常人有时也会不易怀孕。”她微笑,“你把衣服穿好,去厕所接个尿过来。”

    “好。”穿好衣服的叶毓琦不安的接过护士给予的小杯子,进入厕所。

    “医生,你刚说那话是不是代表我太……我女朋友有可能是正常的,不是不孕?”

    “等等就知道了。”医生语带神秘。

    过了好一会,叶毓琦回来了。

    医生将白色像试纸一样的东西丢入杯子内。

    三十秒后——

    “古装剧是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女医生瞥着验孕纸道:“恭喜老爷、贺喜夫人,您有喜了!”

    “喜?”两人困惑的眨眼。

    “就是怀孕啦!从超音波照出来的大小判断,十二周了吧!”她接过护士拿过来的感热纸,递给震惊莫名的两人,“看到没有?已经有人形了,这是头、这是脚、这是手,很清楚吧!”

    “天!”叶毓琦惊喜掩嘴,眼泪掉了下来。

    好明显的人形,躺着的姿态好可爱!

    没想到……没想到她竟然怀孕了!

    “真的是……是宝宝!”陆牧琪也忍不住眼眶含泪了。

    还好那些圆圆的东西不是肿瘤,而是宝宝的头跟躯干啊!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去外头等等,我写本妈妈手册给你,记得要按时来做检查跟上课喔!”

    “好!”叶毓琦开心点头,“谢谢医生!”

    一走出诊疗室,陆牧琪忍不住抱紧了叶毓琦,“恭喜你,当妈妈了。”这下她心中的结终于解开了!

    “恭喜你,当爸爸了。”叶毓琦含泪笑道。

    “既然都有孩子了,你不希望他变私生子,将来户口名薄写着父不详吧?”陆牧琪轻抚着她的小肮道。

    “可是结婚……我答应过你妈跟奶奶,绝不……”

    “别再让我听到不字!”食指抵住嫩唇。“孩子都有了,哪有什么绝不的!”他拿出手机晃了晃,“信不信?我这电话一打,她们就会冲过来求你嫁给我。”

    “你太夸张了。”怎么可能“求”!

    “或许是夸张了点,但绝对可以让她们答应我们结婚!”他忽然单膝跪下,拉着她的手,“怎样?若是我妈她们不反对,你就肯嫁给我了吧?”

    “不……”

    “不什么?”黑眸透出杀气。

    “好,我答应!”她只是一时嘴快了咩。

    “太好了!”陆牧琪开心站起,“那我们现在就去挑婚戒。”

    “但你还没问过……”

    “哪需要问,我真要结婚谁拦得住?我是尊重你,知道你就这样嫁进来心里不好受,才委屈求全当你的情夫,你可别得寸进尺!”还要他等多久啊?做人可别太过分!

    情夫?他说他是情夫?叶毓琦忍不住笑了。

    “走吧!”她挽住他的手,“顺便把这超音波照片裱框,送给奶奶她们当礼物。”

    “她们一定会很开心的。”终于有曾孙了,一定会乐不可支的!

    “一定会很开心的!”她轻抚着微凸的小肮。

    但最最开心的是她。

    真的真的好开心!

    孩子,你一定要平安的来到妈妈身边,妈妈一定会倾尽全力爱你的!

    等你哟!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