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香弥我的娇妻我来疼 第十八章

我的娇妻我来疼 第十八章

作者:香弥书名:我的娇妻我来疼类别:言情小说
    【第十章】

    警方调阅一家便利商店的监视器,查到那天撞了许初晴的那台车车主是王芹芹,因此她被以过失伤人以及肇事逃逸的罪名移送法办,到警察局做完笔录后,王家聘请的律师就将她保释出来。

    此刻她人正在杜家,一向高傲的她,难得露出忏悔的表情,“我不是真的想撞妳,那时候我突然发现妳站在路边,见到妳大肚子,我很吃惊,所以才会没抓好方向盘,车子不小心就往妳那边冲了过去,但是在快撞到妳的时候,我及时踩了煞车,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撞妳的,请妳相信我。”

    律师说,如果她不先跟受害者达晚和解,以监视器所录下的画面,她说不定会因为蓄意伤人被起诉。

    其实她那时的确是蓄意撞人。

    当时她看见许初晴竟然怀孕了,还笑得那么开心,她当场妒火中烧,失去理智,开车冲向她,就在快要撞到她的那一刻,她及时意识到自己是在大马路上,若是闹出人命,可就麻烦了,才会临时踩煞车,之后也顾不了她跌倒在地,只想着赶快逃离现场。

    那时她以为许初晴只是跌倒而已,应该不要紧,但她没有料到会被附近便利商店的监视器录下当时的情形,更没想到警察会因此找上门。

    听见王芹芹这么说,许初晴微微皱起细眉,想到自己在三、四天前突然绊到树根而摔跤,看样子,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女人开车撞倒锦辂,才会让她们的魂魄意外的交换回来。

    许初晴低眸思索着,是不是只要同样的情形再发生一次,她和锦珞便能再换回来呢?

    见她低头不理自己,王芹芹的怒火不禁冒了出来,要不是律师再三叮咛,叫她一定要取得被害者的谅解,她早就破口大骂了。

    许初晴虽然没说什么,但一旁的唐柏希却有话要说。他冷冷的看着王芹芹,眼神冰冷锐利得没有一丝温度。

    “王芹芹,我原本以为妳只是傲慢了些,没想到妳竟然如此残忍恶毒,开车去撞初晴,妳现在解释再多都没有用,录下的画面已经清楚的说明一切,妳是蓄意驾车撞人,我们不会撤销告诉,妳回去吧,我不想再见到妳!”

    她这一撞,把他的妻子都给撞丢了,不管她的道歉是真心还是假意,他都无法原谅她。

    唐柏希冷漠的表情让王芹芹几乎要忍不住开口骂回去,但随即想到她来此的目的,只好极力按捺住脾气,她曾经听唐柏希的母亲提过,许初晴的性子温婉柔顺,所以她打算从她下手。

    她假装可怜的对许初晴说:“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如果我真的有心撞妳,我那时就不会踩煞车了,我真的是不小心的,妳原谅我好不好?”

    许初晴这时才抬起头来,淡淡的表示,“这件事已经交给警方处理了,妳回去吧,如果妳真的不是蓄意开车撞人,警方会还妳清白的。”

    这场车祸的受害者不只有她,还包括锦珞,以及此刻心急如焚的唐柏希和永璜,所以她无法单方面原谅妯。

    她相信永璜一定已经察觉到那个待在他身边的锦珞不是她,他一定也在想办法让她们换回来,跟丈夫和孩子分开好几天,她心里充满了焦虑和不安。

    还有,肚子里的这个胎儿也不知是不是感应到他的亲生母亲不是她,所以这两天踢得很厉害,好像在叫她快点滚回去。

    听见她的话,王芹芹再也顾不得要装可怜了,气得破口大骂,“妳不要不知好歹,许初晴,我都这么低声下气的向妳道歉了,妳还拽什么践呀!”

    许初晴和唐柏希还来不及开口,一旁的许初日便看不下去了。

    “妳这个女人凶什么凶,是妳开车撞我二姊耶,求人原谅是这种态度吗?而且如果妳不是故意开车撞人,又何必心虚逃走?最后还是路人送我姊姊到医院去的。”

    “当时撞到她,我以为她只是跌倒,才没有想到要送她去医院。”见客厅里的每一个人都瞪着自己,王芹芹仰起下巴,不甘示弱,“现在是怎样?你们仗着人多,打算欺负我一个吗?我才不怕你们,你们要是敢动我一根头发,我就告死你了。”

    “妳简直不可理喻,这种态度还希望人家原谅妳?!”

    一向随和的许初日也被王芹芹气到,难得动了怒,他走过去拽住她的手臂,将她拖到门外去,“妳给我滚!妳那张嘴脸让人看了就讨厌!”吼完,他当着她的面用力把大门甩上。

    许初霞见状忍不住拍手叫好,“呦,咱们家初日长大了哦,愈来愈有男人的气魄了。”

    “大姊,妳现在才知道我长大了哦。”许初日骄傲的挺起胸膛。

    “你喔,真是夸不得,一夸**就翘起来了。”许初霞笑嗔。

    “我的**哪有翘起来!”许初日看向二姊,寻求她的认同,“二姊,我刚才赶走那个嚣张的女人,妳是不是也觉得大快人心?”

    许初晴微笑的看着弟弟那张俊帅开朗的笑脸,“是、是,几年不见,我们家初日真的成熟很多,像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说着,她突然想到一件事,“对了,当初锦珞是在哪里发生车祸的,可以带我过去看一下吗?”

    “二姊,妳为什么突然想去看车祸地点?”许初日好奇的问。

    “我想……既然锦珞是在那里被撞的,说不定回到那里,我们就有可能再交换回来。”昨天从庙里回来后,她一直在想太子爷的提点。

    回到原本的世界,看到大姊和弟弟都过得很好,她已经心满意足了,重回丈夫和孩子身边的意念如此迫切,她不懂,这样的愿力难道还达不到太子爷所说的那种程度吗?

    听她想去寻求回去的方法,唐柏希毫不迟疑的说道:“我知道在哪里,我带妳过去。”

    许初日和大姊交换了个眼神后,也跟着唐柏希一起到出事的地点。

    那里离唐柏希的住所不远,前方是个十字路口,左边有家面包店,右边则是一家便利商店。

    “她就是在这里被王芹芹的车撞到的。”唐柏希说。这个地点是目击到的邻居告诉他的。

    站在路旁,许初晴静静环顾四周,没多久,她讶异的发现一件事,“这里好像离我和永璜住的地方不远。”

    两百多年前和两百多年后的台湾虽然形貌完全不一样,但她以前读大学时,曾经研究过清朝时朝的台北街道图,所以约略知道大概的方位。

    她眼神瞟向左边,她和永璜的家应该是在那一带,那时因为她和永璜准备几天后要带着孩子,跟着威廉的商船出海,所以她和永璜出去买了些东西想带上船,回来时,她冷不防跌了一跤,撞向路旁的一棵树,之后就不醒人事了。

    再醒来,已经回到了现代。

    现在已经是第四天了,威廉的商船再过两天就要出发,怎么办,她没办法和永璜带着孩子一块出海了!

    她不在,永璜一定也不会上船,琴琴和瑟瑟可知道现在那个娘不是她吗?他们可有想念她?

    她好想她心爱的丈夫和两个宝贝——

    周围原本喧嚣的车声和人声突然间安静下来,她愕然的睁着眼,惊恐的发现自己好像被人点住穴道,整个人无法动弹,眼前的景象也慢慢变得模糊,没多久,她陷入一片黑暗中,身体彷佛失重般的飘浮起来,接着就被卷进上方,个看不到边际的漩涡里……

    两个孩子在午睡,永璜又出门去了,锦珞走出篱笆外,想出去透透气。

    昨天的雨一直下到中午才停,此时被雨水洗过的澄蓝色天空出现了两道彩虹,

    一道霓一道虹,一上I下的依偎在一起,看起来就宛如一对形影不离的恋人。

    她怔怔的看着,心里更加想念柏希。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不知道柏希现在怎么样了?大姊和弟弟都还好吗?还有她肚子里的宝宝平安吗?

    她满脸愁容,双眉紧蹙着,不知不觉走到一棵树下,一片叶子飘落在她脸上,她取下那片叶子,下意识的仰头看着菩提树。

    “这里是……”她想起永璜曾跟她提过,当时初晴就是撞到这棵树,才会昏过去。

    她伸手摸了摸菩提树的树干,突发奇想,若是她也往树干一撞,是不是就能回去了?

    她好想好想再回到柏希身边,看不到他的这几天,她已经快被满满的思念给淹没了,她不想再等下去。

    “对,与其在这里枯等,不如赌一赌,就算回不去,顶多只是捱点皮肉痛,若能顺利回去的话,就能见到柏希了。”

    这么一想,她不再迟疑,深吸一口气后,用力撞向菩提树——

    剎那间,她没有感觉到疼痛,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彷佛被吸入一股漩涡里,身子轻盈的一直往上飘,接着一片黑暗笼罩了她,什么也看不见,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

    不知隔了多久,原本昏沉沉的锦珞突然觉得眼前一片灿亮,异常刺眼,她闭了闭眼,再缓缓睁开。

    “妳觉得好一点了没有?”一道熟悉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

    她恍恍惚惚的转动颈子,觑向说话的那个人,四目相接的瞬间,她完全怔愣住了。

    “我在……作梦吗?柏希……”她呢喃着,颤抖的伸出手,轻轻抚上眼前那张她深深思念的俊脸。

    “妳、妳是……”唐柏希震惊的看进她的双眼,此刻那双细长的凤眼里不再有让他心痛的陌生和疏离,而是溢满了万般柔情。

    她的手指轻触他的肌肤,他的体温透过指尖阵阵传向她,她不敢置信的注视着他。

    “柏希,真的是你吗?”

    “是我、是我!初晴,是妳吗?!”唐柏希激动的捧起她的脸,仔细端详她的神情,想从中找到熟悉的感觉。

    凝视着丈夫的脸,她惊喜的哭了,“是我,柏希!我、我回来了,我真的又回来了!”

    她激动的泪水,一颗颗落到唐柏希的手中,泪珠就像甘霖,样,让他多日心焦如焚的心情,得到了滋润。

    唐柏希的眼眶也湿了,在确定这个身体里面的灵魂是他心心念念的妻子后,他紧紧的将她拥进怀里,因为心绪过于激荡,嗓子也有些哑了,“妳跑去哪里了?妳知不知道这几天我快急死了!”

    听见他的轻责,她哽咽的迭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柏希,都是我不好,害你担心了,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再也不会……”

    重回心爱丈夫的怀抱,她的泪水很快就止住了,换上灿烂的笑颜。

    接着,她的唇立刻被他炽热的唇瓣覆住,唐柏希急切的索求着她的甜美,想抚平这几天折磨着他的思念和担忧。

    刚从便利商店买好饮料走出来的许初霞和初日,静静看了两人好一会儿,对视一眼,许初日脸上不免透着几分失落,“看来,二姊好像找到回去的方法了。”

    许初霞沉默了片刻才出声,“她在那边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庭,她会过得比在这里还好,我们只要祝福她就好了。”

    “嗯。”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许初日甩甩头,拿起冰凉的饮料往脸上用力一贴,冰凉凉的感觉,让他整个人精神都恢复了。“大姊,我们过去欢迎另一个二姊吧。”

    “啊,痛死了!”另,个时空,回到锦珞身体里的许初晴,第一个感觉就是痛,她抬起手,揉着撞疼的额头,下,瞬,便被眼前的景物给震慑住了。

    “这里是……我回来了?!”摸着那棵离家不远的菩提树,她惊喜的跳了起来,接着便毫不迟疑的往她和永璜的家飞快的跑回去。

    来到门前,她轻轻的推开眼前的木门,屏住呼吸,慢慢的走了进去。

    前厅里没有人,她轻唤着,“永璜、琴琴、瑟瑟,你们在吗?”然后小心兴牦的往后?向的寝房走去。

    经过她和永璜的寝房,她掀开帘子,瞥见里头没有人,接着再走到下一间,那是女儿和儿子的房间。

    她轻轻的推开关着的房门,随即就看见一双宝贝儿女安静的睡在床上,看着他们睡得酣甜的小脸蛋,她眼眶一热。

    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

    突然听见前厅传来一阵声响,她轻掩上房门,快步走出去,一到前厅,看见站在那的颀长身影,四目相会的那一瞬间,她绽开惊喜感动的笑,眼里却蓄满了泪水。

    永坟身躯微微,震,便大步走向她。“是妳吗?锦珞,是妳回来了吗?”他在她面前站定,俊颜满含着期待,那样的眼神,会那样注视着他的,只有他的锦珞!

    她用力的点头,“是我,是我!永璜,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揽进一具宽阔温暖的胸膛里,熟悉的气息紧密的包围着她,她仰着脸,破涕为笑。

    “我好想你,永璜。”

    “我也是、我也是!”他激动的说道,紧紧拥着她,狂烈的吻住她的唇,倾诉着这几日对她的思念。

    当唐柏希仔细听完她是如何从清朝回到现代的事之后,深思了一会儿,缓缓说道:“既然妳以前的名字叫锦珞,那么我以后也这么叫妳,好吗?”

    “你不怪我隐瞒你,我来自清朝的事吗?”

    回到他们自己的家,唐柏希和锦珞并肩坐在沙发上,两人的手依旧十指紧扣,舍不得分开。

    “我不会怪妳,妳曾经想要告诉我,是我的答案令妳不安,所以妳才迟迟不敢说出口。”唐柏希怜惜的吻了吻她的额心,“妳知不知道,当我发现妳变成另一个人时,我有多害怕妳再也回不来了。”

    “我也好怕再也看不到你。”她依偎在他的怀里,细细诉说她这几天的心情,还告诉他她是抱持着怎样的决心,撞向那棵菩提树的。说完,她猛然想到一件事,“啊,那时我撞得很用力,不知道有没有撞伤头?万一撞伤了的话,初晴回去后,痛的就是她了!”

    “我想她应该不会怪妳,因为妳们两个都回到了自己想去的地方,这才是最重要的。”

    “嗯。”摸着隆起的肚子,锦珞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轻声问:“柏希,我们能这样一直一直在一起吗?”

    唐柏希郑重的点头,“当然可以,我们会一起看着孩子出生,一起抚养他长大,一起看他结婚,然后我们会一起慢慢变老,一起牵着手散步在夕阳下,回忆着这一生所有美好的经历。”

    而回到清朝的初晴,由于及时赶在威廉开船前回去,因此她顺利的和永璜带着一双儿女坐上了商船,游历四海。

    永璜抱着琴琴,许初晴抱着儿子,一家四口站在甲板上,看着船乘风破浪的航行在广袤无垠的蔚蓝大海上,阳光将海面照得波光粼粼,四人的脸上也漾起了灿烂开怀的笑容,期待着接下来的航行。

    三个多月后,锦珞平安的产下一个男婴,翌年,大姊许初霞也怀孕了,生了个女儿。

    许初日研究所毕业后,被分发去服替代役,闲暇时就到庙里当太子爷的乩身,每天过得忙碌又充实。

    从庙里走出来,许初日伸了个懒腰,看着悬在天空的一抹弦月,朗笑的想着,明天又将是晴朗的好天气。

    【全书完】

    *想知道真正的许初晴穿越到了清朝,与痴心守候她的大阿哥深情动人的爱情故事吗?请见甜柠檬系列287双龙抢珠之《情缠桃花妃》

    *想知道火爆大姊许初霞,是如何跟旗鼓相当的另一半杜轩怀擦出爱的火花?请见甜拧檬系列302合拍夫妻之一《恶夫自有恶妻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