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巫灵罪妃 第十七章

罪妃 第十七章

作者:巫灵书名:罪妃类别:言情小说
    “你不相信也得信,王是这么吩咐我的,要不然……我也不想抢走你的孩子,给自己揽这么个苦差事。”蕊妃状似无奈的苦笑。

    冯慕妍心一寒,心里开始动摇。她在宫里的这段时间,蕊妃总是帮助她,甚至在她被宫人们欺负时,也是蕊妃出现制止他们的无礼,她没有理由对她说谎啊。

    所以蕊妃真的是奉命来带走孩子的?她不懂……尉鞅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种决定?“为什么?总该有个理由吧?”

    “因为你是席国人,是杀他的刺客,你是逼不得已才替仇人生下孩子的,难道你还会爱这个孩子?”蕊妃苦笑说,“所以,王为了防止你对孩子不善,或拿孩子做为要胁,才决定由我接手养育孩子。”

    “不,我不会这么做的!”她激动的反驳,她没有逼不得已,她是心甘情愿生下孩子,她深爱着孩子呀!

    “无论如何,王的命令已下,我也只能照做。”蕊妃甩开冯慕妍抓住她衣袖的手,抱着孩子转身离去,“妹妹,很抱歉,孩子我只能带走了。”

    “别走!把孩子还给我、还给我—”她哭喊出声,起身下床想追过去,没想到她才一踏到地板,全身便虚软无力的跪跌在地,根本没力气追上。

    “娘娘,小心!”产婆和宫女赶紧扶起她,“您现在身子虚,得在床上好好的休息,不能下床呀!”

    “别拦我,我要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她泪如雨下的看着蕊妃将孩子抱出她的寝房,却没有任何力气阻止,一颗心都快碎了。

    她还以为尉鞅已经原谅她了,没想到这全是她自以为是的想法,他还是不信任她、防着她,硬生生的将她和孩子分开。

    不!她不甘心,她要把孩子要回来,谁都不能把她和孩子拆开!

    “我要去见王!”她激动的将产婆和宫女推开,脚步踉跄的往外走。

    “娘娘……”她们惊慌的想上前搀扶阻止。

    “谁都别想拦我,我一定要见王,求王将孩子还给我!”

    冯慕妍不顾阻拦,执意走出门去,担心的产婆和宫女只好亦步亦趋的跟在她后头,就怕她在半路不支昏倒。

    尉鞅听到妍儿已经平安生下孩子后,便急急中断早朝,马上赶往莲宫。

    他无法压抑自己兴奋激动的情绪,他们的孩子终于出世了,他真想立刻飞奔到他们母子身边,紧紧的将他们俩抱住。

    他才走上通往莲宫的渡廊,渡廊对头却出现冯慕妍不顾产婆及宫女的阻止,踉跄行走的身影,他讶异的加快步伐走过去,想不透她才刚生产完,为什么没有休息就下床了?

    “妍儿?”

    冯慕妍看到尉鞅正朝她走过来,用尽全力的想快点走向他,他赶紧伸出手扶住她的身子,就怕她跌倒,“怎么了?”

    她紧抓着他的手,激动的说:“把孩子还给我!”

    “什么?”他皱起眉,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我求你把孩子还给我!”她一边哭一边激动的解释,“我爱孩子,我是心甘情愿生下他的,求求你让孩子回到我身边,让我亲自养育他吧……”

    她无法眼睁睁看着孩子啼哭,却不能亲自哄抱安抚他,她也忍受不了孩子饿了,却不能亲自喂孩子喝奶水,为什么要剥夺她养育孩子的权力?这种惩罚比将她千刀万剐还要让她感到痛彻心肺呀!

    妍儿哭得肝肠寸断,只是一个劲儿的要他还她孩子,尉鞅听得一头雾水,干脆问向她后头的产婆及宫女,“到底是怎么回事?妍妃的孩子到哪儿去了?”

    “刚才蕊妃来莲宫,将孩子给抱走了。”产婆照实回答,“蕊妃说是王授予她的旨意,无论妍妃生下的孩子是男是女,都交由蕊妃带回梅宫养育。”

    “什么?本王根本没命令蕊妃这么做!”尉鞅讶异的皱起眉,蕊妃假传旨意将孩子给抱走是想做什么?

    冯慕妍错愕的瞧向他,“你……真的没命令蕊妃这么做?”

    “妍儿,相信我,我不曾有过这样的念头。”

    “那……为什么蕊妃要将我的孩子抱走?”稍微一松懈下来,她就全身虚软的倒在尉鞅怀里。

    “妍儿,你还好吗?”他着急的问。

    “我要孩子……孩子还我……”她虚弱的低喃,身心极度的疲累已经让她快要撑不住。

    “你放心,我会把孩子还给你的,没有人和你抢孩子。”他在她耳旁柔声轻哄着,不忍心看到她心力交瘁的模样,他一定会将孩子抱回来还她的。

    蕊妃这么做肯定有什么不良意图,他们得赶紧找到她,不然在她手上的孩子恐怕会有危险!

    尉鞅马上命令身后的侍卫及太监们,“快去把蕊妃和孩子的下落找出来!”

    “遵命!”

    蕊妃独自一人抱着孩子来到花园的大池边,不让任何人跟随,神情显得有些恍惚诡异。

    她瞧着怀中的孩子,眼眸慢慢黯了下来,语气异常冰冷,“是儿子呀……”

    为什么不是她?如果是她帮王生下孩子,不知道该有多好?她都在王身边这么多年了,是全心全意的爱着他,毫无怨尤的替他打理后宫事务,付出所有心力,却比不过一个想杀他的冯慕妍,她到底算什么?

    她好恨、好怨,这孩子一出世,王的心思肯定会完全被冯慕妍及孩子霸占住,她和其他妃子连半点都分不到,只怕得独守空闺到老。

    只要冯慕妍和孩子都不见就没事了,她可以先解决孩子,再想办法解决掉冯慕妍,她这是在为其他妃子着想,后宫纪律不该为了冯慕妍一个人被彻底打破!

    先把孩子给解决掉吧,很简单的,一点困难都没有,只要将孩子丢入池子。她举高孩子……

    “蕊妃,你在那里做什么?”

    背后突然传来男人极度温柔的询问声音,蕊妃转过身来,才发现尉鞅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她背后,两人只剩两三步的距离。

    她用着有些茫然的眼神看着他,“王,您不是还在早朝吗?”

    “已经上完早朝了。”尉鞅扬起笑容,朝她伸出手,“把孩子交给本王,咱们好久没一同散步了,要陪本王散个步吗?”

    她的神色怪异,恐怕是被刺激到,连自己在做什么可怕的事都不知道,所以他只能想尽办法安抚下她的情绪,别激怒她,才有可能平安的把孩子从她手中救出。

    “臣妾当然愿意陪王散步。”她欣喜的漾起笑,正要将手中的孩子交出来,却猛然一震,又将孩子紧抱在怀中,后退了一步,“不,孩子不能交出去!”

    “蕊妃,快停步!”尉鞅心惊胆战的看着她离池边越来越近,忍不住靠过去,“危险,别再往后……”

    “您也别过来!”蕊妃哀怨的瞪着他,“臣妾明白了,您是想把孩子救走,才不是真的想和臣妾一同散步。”

    “蕊妃,本王是真的想和你一同散步,孩子是累赘,所以本王才会要你把孩子交出来,让其他宫人抱走,这样孩子才不会吵到咱们俩的独处。”

    “真的是这样吗……”她有些动摇了,她有好久没和王独处了。

    “当然,本王什么时候骗过你了?把孩子交给本王吧,嗯?”

    尉鞅试着再慢慢向前,靠近蕊妃,但她迷蒙的神色却又突然凌厉起来,没有上他的当。“别过来,我不会把孩子交给任何人的,这孩子根本就不该出世!”

    她不会受骗的,他此刻的温柔言语都只是在哄骗她,目的只是想要回孩子,要回他和冯慕妍心爱的骨肉。

    她不会让他得逞的,无论如何,谁都别想把孩子从她怀中抢走!

    “大胆蕊妃,你简直不知死活!”来软的不行,尉鞅干脆改变计画,板起冷厉的面容,怒声斥责她,“本王要你将孩子交出来,你竟敢不交?本王的命令岂容你违背!”

    蕊妃被他突显的强硬气势狠狠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跪身求饶,“请……请王息怒!”

    尉鞅的眼神一凛,突然冲向前抢过蕊妃怀中的孩子,动作利落迅速,毫不拖泥带水,千惊万险的终于将孩子给平安救过来。

    其他躲在一旁的侍卫们见孩子已脱险,便紧接着上前将蕊妃给压制在地,不让她再有机会做出任何危险的事情来。

    “啊—王—”蕊妃被狠压在地,哀怨的瞧向退离她好多步的尉鞅,“臣妾不甘心,臣妾好不甘心呀……”

    她也想生他的孩子,为什么她就不行?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呀!

    尉鞅在确定孩子完好无缺,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后,便将孩子紧抱在怀里,小心翼翼的护着,原本紧张的心终于放下。

    “蕊妃,你太让本王失望了。”他气怒的瞪了蕊妃一眼,便偏过头不再瞧她,命令侍卫,“将蕊妃软禁在梅宫内,等候处置。”

    “遵命!”

    蕊妃犹如大梦初醒,惊慌的赶紧求饶,“请王恕罪,臣妾是一时鬼迷心窍,才会做出错事,请王再给臣妾一次机会……”

    蕊妃做得太过分了,孩子是无辜的,她竟然狠心的想将孩子丢入池里淹死,就算孩子平安的被救回来,她的行为还是不能原谅。

    但尉鞅一时之间很难平心静气的对她做出适当处置,干脆带着孩子马上离去,不想听到蕊妃继续哭喊的声音,扰乱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