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楼采凝前夫真坏 第二十章

前夫真坏 第二十章

作者:楼采凝书名:前夫真坏类别:言情小说
    用过晚餐后,安裴霓带着骆迪凯到她房里,两人站在小露台上看月亮。

    “你父母人很好,弟弟也很可爱。”骆迪凯手里端着红酒,“真后悔没有早点认识他们,过去我太对不起你和你家人了。”

    “别这么说,过去我们彼此不熟悉,当然会有误会,何况……我们家是真的拿了奶奶的钱。”她耸耸肩。

    “这事别再说了,还有,别再提钱的事,也别再把钱分期还我,知道吗?”他扶着她的肩,认真地说道。

    “不要分期?那是要一次还啰?可我没——”

    “我是说认真的,你又在跟我开玩笑了,谁要你的钱了。”骆迪凯目光如炬地望着她,“记住,以后我的就是你的。”

    “我才不要你的。”她噘起唇,“我自己会赚。”

    “为什么?”他的眉头紧蹙,直勾勾望着她的眼。

    “魔咒吧!这三年多来我被钱的魔咒给逼得经常失眠,所以就算你再有钱我也不想碰。”她勾唇对他一笑,“这是我们事先讲好的喔!”

    “老天!”他用力将她揽进怀里,牢牢搂着,“我不知道过去我的执着居然伤害你这么深,对不起!”

    安裴霓闭上双眼,泪水控制不住的滑落,“你不必对我说对不起,不是爱我吗?这样多生疏。”

    “是你对我生疏,如果我有钱会带给你压力的话,那我宁可抛弃所有财产,就当个平凡人。”他不希望自己的财势成为他与裴霓之间的一道墙。“你别胡来,我可不允许。”这样的话那她就亏欠他太多了。

    “那么你就不能再说刚刚那些话,更别拒我于千里之外,否则这样哪像夫妻呀?”骆迪凯温柔的捧起她的脸。

    “可是……”

    “嘘,我的就是你的,别再吵了,再争执的话我就把你吻到说不出话来。”他的唇赫然欺近她,在她还来不及反应时深深的吻上她。

    忍不住,她试着回应他的吻,两人紧抱着彼此,舌尖相互挑勾缠绕,激情难抑。

    他的心渐渐狂肆了,下一秒便抱起她来到床上,俯身再次吮住她的小嘴,大手抚上她的胸,慢慢解着她衬衣的钮扣。

    “迪凯!”她抓住他的手,“我……”

    “你早已是我的妻子,别怕。”他低哑的嗓音柔情似水,滋润着她的心,也挑勾着她的**。

    安裴霓就像只小猫,懒懒的倚在他身上,任由他在她身上点火。

    尽避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她害怕,但奇异的是她也为他着迷。

    炽烈的激情不断在她体内升扬,终至形成一道道热浪,逐渐淹没他俩。

    安裴霓当晚住在家里,隔天一早准备去上班,她正要出门时,被母亲唤住。

    “裴霓,等等。”

    “妈,有什么事吗?”她笑道:“是不是要问我今晚回不回来?我有案子要做,这个礼拜都不会回来的。”

    “妈知道你工作忙,不是问你这个。”

    “那么是?”她疑问道。

    “听裴弟说骆海集团已转移到美国,那你以后是不是要跟着迪凯去美国呀?”

    安母不舍地问。

    “这……”她敛下眼,“我不知道。”

    “不知道?这种事应该要问问才是。”安母叹口气,“如果你真要去美国,我也可以先做准备。”

    “妈,这事还久得很呢!何况我在台湾也有工作,怎能说丢下就丢下?所以您别想太多了。”她向母亲道别后便坐上车离开。路上,她开始想着母亲的那番话,其实她也想过这个问题,不过她与骆迪凯才刚重新开始,想太多只是自找麻烦。

    来到事务所,潘希燕一看见她就开起玩笑,“哟,昨天下聘了吗?”

    “下什么聘呀?你别开玩笑了。”她皱起双眉。

    “我听竹野岗说骆迪凯昨天去你家了?”

    “他是去我家,但竹野岗不也去过你家,难道他也下聘?”安裴霓回敬道。

    “竹野岗和骆迪凯可不同。”潘希燕抿唇一笑。

    “有何不同?”安裴霓翻开卷宗。

    “因为骆迪凯比较急,他现在就待在会客室里等着你。”潘希燕压低嗓说。

    “你说什么?”安裴霓站了起来,随即冲进会客室。当她看见骆迪凯,笑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啊!”他不避讳地道,站起来圈住她的腰。

    “你还真不害臊呢!这样子怎么回去?”她摸摸他的脸庞,眼底带笑语气却不舍,“我知道你在台湾一定待不住。”

    “怎么这么说?”他眉一蹙。

    “连竹野岗都说过你是个工作狂,在美国的时候经常睡在办公室,这次会待在台湾这么多天已是奇迹。”

    “你是担心我回美国后,就要与我分隔两地?”他微眯起眸子。

    “我……我不担心,你尽避做你的事,有空的时候我会去找你,你也可以来找我。”她不爱缠着男人,更不想让他看轻,只想做个独立的女人。

    “昕你这么说,好像一点也不会想我?”他拧起眉望着她。

    “想你又如何,你……你难道不离开吗?”她敛下眼,逸出一丝苦笑,“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他深吸口气,拉着她的手往外走。

    “你要带我去哪儿?”

    走到大楼外,他让她坐进自己的车子,而后他也坐上驾驶座,发动车子,“先别问,到了你就会知道了。”

    “你还真会搞神秘。”她噘嘴。

    他扬起魅惑的微笑,“这种事当然得装神秘,因为我想看见你惊喜的表情。”

    “你这么说让我好期待喔!”就不知道会有什么Surprise等着她.该不会是他临别前的礼物吧?

    他不再说话,笑着开车往前行驶。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到达目的地,车子停了下来。

    安裴霓看看这处陌生的地方,不禁好奇地问:“这里是哪儿?我没看见惊喜呀!”骆迪凯先步下车将她牵了下来,走向旁边一栋优美典雅的别墅,“喜欢这栋房子吗?”

    “好漂亮的房子,这是谁的家?”

    “我们的家。”他撇开嘴角。

    闻言,安裴霓倒吸口气,“你说什么?”

    “这是我们婚后的家,离你家也不算太远。走,我带你进去观赏。”他抿唇一笑,牵着她的手将她带进去。

    安裴霓第一眼就喜欢上这屋子,但是怎么都没想到这里会是她的家……她梦寐以求的家!

    捂着脸,她忍不住热泪盈眶,“这一切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屋里都还没布置,只等女主人来规划,随你爱怎么装潢就怎么装潢。”他柔魅的笑声与低沉磁性的嗓音围绕着她,让她沉溺在幸福里,好怕这不过是场梦。

    “这么说你也会住在这里?”如果只让她一人住,那她宁可不要这么漂亮的鸟笼。

    “当然,我怎么可能放你一个人在这里?”就算她愿意,他也做不到。“可你的事业都在美国呀!”她眨着眼问。

    “我可以将事业转移回台湾,这不过是手续的问题,况且骆氏集团的事业很稳固,到哪里都不成问题。”看她那副兴奋的神情,骆迪凯相信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我好开心!”安裴霓搂住他的颈予,“我虽然嘴里没说,但其实我心里好怕……怕我们得分隔两地。”

    “傻瓜!我明白你很喜欢律师的工作,好不容易才有今日的成绩,绝不可能舍弃的,那就由我来配合你啰!”他圈住她的腰,吻了下她的额头,“知道吗?我好爱你。”

    “我知道,这么一来我爸妈也可以放心了,他们很舍不得我离开呢!”她开心地在空旷的客厅里转着圈。

    他走近她,搂住她的肩,瘩咽地问道:“我想知道你是哪时候爱上我的?”

    “我也不是很确定,但我想是在三年前……可能那时候我就爱上你了,爱上你的酷、爱上你的霸气,却也讨厌这些,我是不是很矛盾?”她偏着脑袋望着他,“那你呢?”

    “应该也是在那时候吧!我被你的执着和不服输的个性所吸引,这么说来我们可以算是一对闷葫芦了。”

    “对,那我以后就喊你闷葫芦。”她开心地笑。

    “别忘了你也是。”骆迪凯将她压在墙上,咬着她的耳垂轻声问道:“那你哪时候要帮我生小葫芦?”

    “你讨厌啦!”她害臊地推开他,爽朗和清脆的笑声传遍这间名为“幸福”的屋子。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