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黑潔明月光 第七章

月光 第七章

作者︰黑潔明書名︰月光類別︰言情小說
    新婚前幾天,她還真有點不太習慣,一切都好像假的一樣.

    床是新的、化妝台是新的、馬桶是新的、浴缸是新的,牙刷、漱口杯、毛巾是新的,連浴室牆上的磁磚也是新的。

    憊有,她的老公也是新的;當然,她以前也從來沒有舊的老公就是了。

    不過,因為從沒和男人一起住過,剛開始,她不習慣床上有別的物體存在,還常因為在夜里翻身踫到他而醒來,然後就會忍不住臉紅心跳的盯著他熟睡的俊臉看好久,胡思亂想著一些有的沒的,直到睡意再次來襲才會睡去。

    每天早上刷牙洗臉的時候,她會因為看到洗臉台上多出來的那組牙刷和漱口杯而有些臉紅,在後陽台看到他的內褲和她的並排晾在一起,更是讓她莫名害羞。

    結了婚之後,她才曉得他睡得很少,他總是比她晚睡、比她早起,通常她起床時,他已經和海洋帶著男孩們去晨跑回來了。

    每一天,她對他就多了解一些。

    像是他每逃詡會上網,卻不愛看電視,睡前喜歡喝一杯酒。他會抽煙,但抽得很少,也只會坐在外面抽。如他之前所說的,他還真的滿會做菜的,他拿手的紅酒炖牛肉,好吃得連桃花都稱贊。

    他對她很好很好,不只真的下廚煮飯給她吃,還陪著她整理店面、一起逛街。

    這兩天,因為過年放假的關系,街上到處都是人。

    「你們中國人過年,一向都這麼熱鬧嗎?」難得看到這小城有那麼多人,街上的人多到都從人行道上擠到馬路上了,馬路上的車子則塞得動彈不得,他看得有些驚訝,難怪她說要出門到市區時,放著他租來的車不開,還特別跑去和桃花借了小國車。

    「嗯,其實還好,只是這里是觀光城市,大家放假就全擠到這邊來度假啦。」如月牽握著他的手,笑著走進一條巷于,巷子里人沒大街多,他松了口氣,卻被她拉進了一家客人不少的服裝店。

    「你覺得這件怎麼樣?」她拿起一件咖啡色的毛衣,在自己身上比了比。

    「還好。」他笑看著她挑著衣服,比給他看。

    「這件呢?」她拿了另一件紅色的毛衣比畫。

    「白色的好了。」他拿不同款白色的給她。

    「小姐,喜歡的話可以試穿,我們後面有試衣間。」店里的小姐一邊招呼其他客人,一邊微笑提醒她。

    「謝謝。」如月抓著毛衣,回頭看著莫森,「抱歉,你等我一下。」

    「沒關系。」他微笑陪她走到後面的試衣問,坐在椅子上等著。

    她進門換了衣服,沒多久就走了出來,轉過身看著試衣間門上的鏡子,有些羞怯的透過鏡子問著身後的他︰「怎麼樣?會不會很怪?」

    「不會。」莫森起身,微笑從一旁的櫃子上拿了條紅圍巾,替她圍上,「加上這個就很完美了。」

    「不會看起來很臃腫嗎?」她轉過身來皺著鼻子問.

    他輕笑出聲,抓著圍巾將她拉到身前,偷親了她一口,笑著說︰「一點也不會。」

    沒想到他會在大庭廣眾下親她,如月羞紅了臉,心里卻又有些莫名的甜。

    「真的嗎?」

    「-看。」他把她轉個身,從後環抱住她,指著鏡子微笑道︰「-連我都擋不住呢,怎麼會臃腫。」

    她嘟囔著說︰「我要是擋得住你,就不只是臃腫兩個字可以形容了。」

    他薄唇輕揚,在她耳邊低聲說︰「沒關系,我每天晚上都會努力幫-做運動,保證-沒有任何臃腫得起來的機會。」

    她羞得用手肘戳了他一下。

    他挨了她一記肘拐,卻仍沒放開手,只是笑不可遏的補了一句︰「喔,對了,懷孕除外。」

    她滿臉通紅的透過鏡子瞪他一眼,他卻只是環抱著她笑。

    招呼完客人的店員看見這一對,忙走了過來,拿了另一件同款的白色毛衣,微笑建議道︰「這款毛衣也有男生穿的,先生要不要一起試試?」

    莫森還沒回答,就听如月道︰「好啊。」

    她掙脫他的懷抱,拿了店員手里的毛衣塞到他手里,推著他進試衣間,「你進去試穿看看合不合身,穿好要記得出來給我看喔。」

    要買衣服的不是她嗎?

    看著試衣問的門被關上,他好笑的看著手里的毛衣,只好乖乖脫下身上的外套,換上新毛衣。

    毛衣是套頭的,克什米爾的羊毛,穿起來十分溫暖舒服。

    「莫森,好了嗎?」

    「好了。」

    他打開門,走了出去。

    不用照鏡子,他光看她的表情就曉得這件毛衣穿在他身上效果不錯。

    「怎麼樣?」

    「嗯……」瞧他那得意的樣子,她故意擰眉歪著頭,伸手繞個圈說︰「先轉個圈來看看。」

    莫森見狀挑眉,也不介意,只是噙著笑依她所言轉了一個圈。

    她雙手叉在腰上,左看看、右瞧瞧,一副挑三揀四的模樣,然後才道︰「好吧,雖然感覺有點撐不太起來,不過不是每個人都是天生的衣——」

    如月話才說到一半,就見他帶著不懷好意的笑朝她逼近,她邊說邊警覺地往後退,卻退錯方向,被他逼到了牆角。

    眼見已無路可退,他又一副要吻她的模樣,店里的店員和客人全都瞪大了眼看著他們。

    如月見狀紅著臉,忙舉手投降改口道︰「不過當然你穿什麼都好看!」

    「真的?」他揚眉,一張俊臉湊得更近。

    「真的、真的!」如月猛點頭,怕他真吻下來,忙伸手抵住他的胸膛,臉紅心跳的道︰「你穿這件很帥,帥得不得了,布萊得彼特都和你沒得比!」

    說完,她深怕他還不肯罷休,忙伸手猛揮,揚聲喊道︰「小姐,結帳!」

    莫森見狀,這才退了一步,如月松了口氣,轉身要到櫃台結帳,誰知道他卻趁她放松戒備,從後面抓住她的手,一拉一帶就將她拉回懷中,低頭還是吻了她,然後輕撫著她的臉,微笑開口,「我也覺得-穿這件很美。」

    她又羞又窘,一時間鼓不起勇氣去看旁邊的人,結果結帳時,她從頭到尾都紅著臉,躲在他背後。

    他卻故意拖拖拉拉的,除了毛衣和紅圍巾,還多買了同款的外套,而且堅持她一定要立刻換上,還請店家把舊衣服寄回家里。

    一等出了店門口,她就忍不住小跑步離開那條巷子,他跟在她身後,笑得停不下來,她被笑得有些惱,嬌嗔的捶了他一下,「你好可惡,我以後再也不敢去那家店了啦。」

    他伸手將她拉到懷里,笑著說︰「抱歉,我忍不住,-看起來太秀色可餐了。」

    她驀然又紅了臉,一時啞口無言。

    見她羞得說不出話來,他才不再逗她,微笑牽握著她的手繼續往前走。

    夜幕低垂,華燈初上。

    他陪著她逛了一家又一家的店,一起吃街邊買來的糖葫蘆、一起挑選可以放在店里的擺飾、一起選用成套的餐具和寢具、一起去逛書局。

    進了書局後,她意外發現他很喜歡看書,他就像被黏住一樣,從散文、小說、漫畫、雜志到史地科學,他每一種都有興趣,只要拿起一本翻看,他就放不下來,最後還是在她三催四請之後,才把他給拉了出來,但他還是訂了上百本的各類書籍,幸好書局願意幫忙把書寄送到家里.

    他們從書局走出來時,大街上不知為何擠滿了人,一問之下,才曉得是過年的慶祝活動,所以市政府封了街,在前面搭起舞台,請了明星來表演。

    「-要去看看嗎?」

    她搖搖頭,笑著說︰「我早過了追星族的年齡了。」

    「那我們從旁邊繞出去。」

    「嗯。」她點點頭。

    他護著她擠過人群,來到另一條巷子,這里安靜許多,不過還是滿多人的。

    天一黑,氣溫就慢慢降了下來。

    他們手牽手漫步在街上,呼出來的氣都是白的。

    看見前面路邊停著一家行動咖啡屋,他開口提議道︰「要不要喝點咖啡,暖暖身子。」

    「好。」她正覺得冷呢。

    莫森停在咖啡屋前,替她和自己各叫了一杯咖啡,一回身卻看見她整個人縮著,雙手插在口袋里,小臉被風吹得有些泛紅,看起來很冷的樣子。

    「很冷嗎?」

    「嗯,一點點。」她牙齒有些打顫,剛剛在走路還不覺得,誰知道一停下來,寒風就吹得地直汀頤。

    「手給我。」他說。

    雖然不是很想把手伸出溫暖的口袋,但一想到他的手比自己的口袋要暖很多,她立刻將手抽出來給他,原以為他只是要握住她的手。

    誰知道,他卻合掌將她兩只冰冷的小手覆住,拉到嘴邊呵了些熱氣,輕輕摩擦著。

    如月呆看著他,雖然覺得很害羞,但他那般專心溫暖她手的模樣卻更讓她莫名感動。

    沒有多久,她的手就熱了起來。

    「這樣有沒有好一點?」

    「嗯。」她用力點頭。

    他盯著她瞧,卻不是很滿意,不禁伸手摸摸她的小臉,果然她的臉還是冰得嚇人。

    「該死,-真的凍壞了。」他皺眉拉開外套拉鏈,將她拉進懷里包住。

    喔,天啊,他像暖爐一樣。

    如月嚇了一跳,本來不想在公共場趕中和他摟摟抱抱的,但一接觸到他溫暖的身體,她就再也不想放開了,小手自動環住他的腰,一張臉貼在他的胸膛上。

    她舒服的吐出口氣,卻又有些良心不安。

    「這樣不好吧?你不會冷嗎?」

    「還好,一下子就會暖起來了。」瞧她抱自己抱得那麼緊,莫森薄唇輕揚,雙手不斷摩擦著她的背。

    看著旁邊服飾店的玻璃反映著他和自己,如月只覺得心口暖洋洋的。

    她好久沒這樣輕松愉快的和人一起逛街了。

    彬者該說約會?

    其實她今天本來是想自己出來買完裝飾店里的擺飾就回去的,而在忙著將店里商品和單價傳上網的他卻特地陪她一起出來。

    罷結婚時,她原本還有些不安,但幾天相處下來,她越來越覺得自己和他求婚真的求對了。

    街上行人來來往往,她卻不再介意旁人的視線,只是偎在他的懷中,不自覺地露出幸福的微笑。

    二月初。

    農歷年剛過,懷孕的桃花,肚子開始明顯了起來。

    埃洋對桃花呵護備至,她常會看到他倆漫步在前方不遠的海岸公園。

    那兩個人結婚一年了,還是甜蜜的教人羨慕。

    縮在新架好的秋千上,如月勾著莫森的手臂,頭靠在他肩上,微-著眼,瞧著上頭的林葉。

    大葉欖仁的樹葉在上一波寒流中落了一半,幾縷陽光穿過層層迭迭交錯的紅綠葉片,在晃動的空隙間閃動。

    今天是秋千第一次試用,男人們下午才剛剛將它架好。

    秋千無聲輕晃著,像搖籃一般安穩。

    「怎麼樣?」他問。

    「不錯。」她微笑點頭。

    前些日子,他們做這秋千時,專注的討論研究著,還畫了一張又一張的設計圖,好似要建的是什麼摩天大樓似的,她一想起來就覺得好笑。

    不過,她就是喜歡這些男人事事認真的態度。

    冬陽暖暖的灑落,如月深吸了口氣,閉上眼,舒服的偎著他。

    她已經好久沒這麼放松了……

    從結婚到現在,已經一個月了,這一個月,日子真的過得好快。

    她知道他人很好,卻不曉得原來他那麼疼老婆。

    結婚前,她也交過幾個男朋友,雖然都沒進展到最後一步,但勉強也算是談過幾次戀愛,但從來沒有哪一個男人像他這般疼寵她。

    他疼她,可是不會干涉她的決定;寵她,卻不會指使她。

    遇到有不同意見時,他也總是會听完她的原因,再說明他的理由,然後和她一起想出一個折衷的辦法。

    他是擅長解決問題的高手,無論遇到什麼人,他都可以輕松搞定。

    在他的協助下,「秘密」在農歷年過完後,很快就開幕了。

    雖然一開始客人不多,有很多都是透過桃花的店介紹來的客人,但她並不在意,她知道這種事情本來就急不得,加上多年工作所得她都存起來準備當作結婚和買房子的基金,但因為阿姨把房子留給她,那筆錢因此省了下來,扣掉裝潢開店的成本,還剩下許多。

    包讓她意外的,他真的在結婚後辭掉了工作,卻在她戶頭里存了一筆金額不小的家用費,剛看到那筆金額時,她還以為是銀行搞錯了,後來才曉得是他轉匯進來的。

    「我的退休金。」

    他在她問他時,淡淡的開口。

    這一次她不敢再問他到底是做什麼,她不想听到和之前同樣的答案。

    不管那件事是真的或假的,她都無法再次問他。

    一開始,她只是想找個人陪伴,可是現在,她卻貪心的想要更多,所以她寧願什麼都不要知道。

    現在的日子,比以往在世界各地跑來跑去談代理的生活,過得要清閑許多,如果只是她一個人,她一定會很不習慣。

    但,她不再是一個人了。

    她勾緊了他的手臂,至少現在不是。

    「怎麼了?」感覺到她的不安,他握住她的手。

    「沒。」

    她睜開眼,看著落下的紅葉,開口否認︰心里的不安卻不斷翻涌。

    從來沒想過,她竟然會先和一個男人結婚,然後才開始談戀愛。

    戀愛。

    這一陣子,她真的有在談戀愛的感覺。

    他和她總是在一起,一起吃飯、一起聊天、一起顧店、一起看電影、一起幫忙當那五個孩子的臨時保母。

    他是那麼好的一個男人,就是因為如此,更讓她不安。

    像他這樣的男人,為什麼會答應娶她呢?

    為什麼……?

    「莫森、莫森——」

    听到如月的叫喚,坐在桌前的莫森從電腦前探頭,只見她開心的跑了進來,喊道︰「月亮出來了!」

    憊以為出了什麼事的他,聞言有些傻眼,訝然失笑,「月亮每逃詡出來啊。」

    「我知道每天月亮都會出來,我的意思是,它今天從海面上升起了。」她跑到他身邊,看到他在敲打鍵盤,電腦屏幕畫面顯示的卻不是店里的網頁,如月忍不住該奇湊上前,卻發現他打的全是英文。

    「你在做什麼?」

    「寫些東西。」他好笑的看著她問︰「月亮每天也都從海上升起啊,不是嗎?」

    「當然不是,呃,好啦,要這樣說也是。可是平常天氣要是不好,海上都會被雲擋住,是看不到的啊,你來啦!」她嗔他一眼,抓住他的手,硬是將他拉到了門外。

    見她堅持,莫森笑著順了她的意。

    來到門口,如月興奮的伸手朝遠方海面上指去。

    「你看。」

    他一見愣了一下,一輪明月又圓又大,圓潤清亮得有如白玉圓盤,它才剛剛從海上升起,銀白月華灑落海面,從海天交際處,直達港灣。

    「看,很漂亮吧?」她握著他的手,微笑仰頭看他,「我小時候在這里住了一年多,只看過一次而已,平常黃昏時,水氣和雲都會擋住月亮從海面升起,所以這要運氣好才看得到,不是天逃詡能瞧見的。」

    「嗯,很漂亮。」他點頭微笑。

    「可惜現在港口擴建,破壞了原有的自然景觀,現在前面停了那些燈火通明的輪船,不然看起來更漂亮呢。」她遺憾的笑笑,有些惋惜。

    見她悵然若失的,莫森握緊了她的手,卻在-那間想到一件事,一股沖動上涌,他在她額上印下一吻,笑著交代道︰「-在這里等我一下。」

    說完,他就跑到隔壁去了。

    如月一愣,不知他怎麼了,她還在奇怪,沒多久卻見他從隔壁店里拿了個籃子出來,然後拉著她就上了車。

    「莫森,我們要去哪里?」

    「野餐。」他咧嘴一笑。

    「野餐?現在?」

    「對。」

    「可是,天黑了耶。」她抱著他塞給她的籃子,被他推到車上,呆愣的看著他問︰「那店怎麼辦?」

    「曉夜會幫我們打烊的。」

    她傻傻的看著他答得如此理所當然,不禁訝然失笑。

    算了,他高興就好。

    車于沿著海岸線行進,沒多久,他開車轉進工業區後,不久又轉到一條偏僻的小路,一路上非但沒看到什麼房子,路旁芒草長得比人還高,雖然還有路燈,但燈下的小路看來更顯荒涼。

    又開了幾分鐘,他終于將車子停下。

    「到了。」他關掉引擎,拔下鑰匙。

    如月提著籃子好奇的和他下了車,一陣海風迎面而來,她精神為之一振。

    「來吧,在上面。」

    他接過籃子,朝她伸出手,拉著她走到小坡上。

    這里有些荒涼,她氣喘吁吁的和他一起爬了上去,等終于爬到坡頂,眼前豁然開朗的景象卻教她屏住了呼吸。

    銀白色的月亮,靜靜地浮在海上。

    月光下的太平洋一望無際,海風吹拂著崖上的小草,月華灑落海面,映出一道又寬又長的月光道,從海天交接處一路延伸到她面前。

    星月是如此明亮,映得海面上波光瀲濫。

    天地是如此之大,顯得自身更加渺小,眼前的一切是如此安靜又美麗,她震懾得無法言語。

    埃風揚起了她的發,他從後環抱住她。

    如月伸手覆住了他在她腰上的手,仍無法將視線從眼前的美景移開。

    「這里……」她說不出任何足以形容的話。

    他環抱著她,和她一起看著明月緩緩升起,柔聲道︰「-剛剛說可惜港口擴建,破壞了原來的景觀,我就想到這里。」

    所以他才特別帶她來這里嗎?

    如月感動莫名,喉頭一哽,眼眶莫名發熱。

    天啊,這個男人……

    月亮逐漸模糊了起來,大海也跟著模糊了起來。

    一滴熱燙的水珠滴到他手臂上,莫森微微一愣,側身將她轉過來,只見她低垂著小臉,不肯抬頭,淚水卻一直滑落。

    「怎麼了?」

    她搖搖頭,只是將小臉埋在他懷中,緊抱著他。

    她不肯說,他也不再鄉間,只是擁著她、親吻她的額際,無聲安慰著。

    夜空下,風在吹著,銀白的月緩緩爬升,水波輕輕蕩漾。

    看著眼前朦朧成一片的海月,偎在他懷中的她有好一陣子都說不出話來。

    懊半晌過去,她終于止住了淚水,卻仍舍不得離開他的懷抱。

    「你怎麼知道這里的?」

    「晨跑的時候意外發現的。」

    「你們跑到這里來?」她驚訝的仰頭看他,「會不會太遠了?」

    「嗯,還好。」見她不再哭了,他心頭一松,抬手拭去她臉上的淚痕,「餓不餓?要不要吃點東西?」

    「你帶了吃的?」她呆了一呆。

    「嗯。」莫森牽著她的手,拿起剛才放到地上的籃子,從里面拿出一盒裝著三明治和色拉的保鮮盒。

    「你剛就是去隔壁拿這些?」如月看著他變魔術似的再拿出一瓶酒還有兩個杯于,跟著又抽出一條薄毯,不禁有些傻眼,「你到底是怎麼和桃花她們說的?」

    「說我要和-到海邊約會。」

    他說得輕松,她卻羞紅了臉。

    莫森攤開薄毯在草地上鋪好,把食物、紅酒和酒杯都放好,然後一腳屈膝跪在毯子上,微笑朝她伸出手。

    「小姐,-願意和我一起用餐嗎?」

    她看著他,笑了出來,淚水卻跟著復而上涌,她一手捧心,另一手握住了他的手,啞聲道︰「是的,我願意。」

    見她眼眶含淚,他將她再度帶入懷中,開玩笑的道︰「噓,別哭了,我知道-很餓,我保證一定會讓-吃飽,絕對不會嫌-肥的。」

    可惡,她哪有肥?

    如月笑中帶淚的捶了他胸膛一拳.

    「好了、好了,-別催,食物馬上來。」他笑著拿起一個三明治喂她,「老婆大人,請用。」

    她哭笑不得,好氣又好笑的瞪他一眼,故作惱怒的撇開了小臉。

    「來啊,吃嘛,很好吃的喔。」他拿著三明治逗她。

    她被他逗得笑了出來,這才如他所願的咬了一口。

    兩人笑鬧的吃完了食物,坐在海崖上聊著天,觀星賞月。

    他對星座的知識很豐富,指著和明月一起升起的星光,告訴她如何辨認天上星座。

    星月當空,崖上海風吹拂著。

    巴如月窩在他溫暖的懷中,看著這絕美的夜景,听著他低沉沙啞的嗓音,一顆心被幸福感漲得好滿好滿。

    那瞬間,她知道,她愛上了他。

  (最好的免費小說網︰其樂小說網 www.qil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