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葉晴離婚前的床上 第九章

離婚前的床上 第九章

作者︰葉晴書名︰離婚前的床上類別︰言情小說
    繆綺萱不知道現在幾點了,但她可以肯定的是天已經亮了,而且藺遠韜並不在身邊,應該是去上班了,她緩緩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卻發現雙腿間非常疼痛。

    昨晚的事像風暴一樣再次襲向她的腦海,她真的成為藺遠韜的女人了,但那是在他意識不清楚的情況下,當他醒來看到她的時候,是不是很驚訝、是不是很後悔?

    她緊抓住蓋著自己的被單,因為這一次錯誤,他是不是更不想理她了?但是昨晚主動的又不是她,她難過地哭了起來,從今天開始,自己的日子可能會更難熬吧。

    突然房間門一開,繆綺萱警惕地看向門口,卻驚訝地發現是藺遠韜。

    「你醒了?」藺遠韜發現她坐起來,便走到床邊坐下,「還很累嗎?」

    繆綺萱臉頰紅通通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確很累,但看到他感覺更奇怪。

    藺遠韜早上醒過來的時候,發現一直被自己抱在懷里的她,說實話他有非常強烈的滿足感,昨晚就算他喝了很多,但自己做了什麼還是記得的,自己瘋狂地要了她,這或許是酒精的作用,但在情感上他多少明白了。

    喬捷和盛安說的對,愛著自己的人是她,她不求他有任何回報,但他卻想跟她離婚,

    甚至不惜傷害她,他才是那個最過分的人。

    現在他才發現,原來自己心里對她並不是沒有除了友情之外的感情,他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反正他開始意識到自己喜歡她了,這些喬捷他們可能早就看出來了,就連白薇也感受得到,但他卻自欺欺人還裝不懂。

    「你為什麼沒去上班?」繆綺萱問著,邊拉了一下身上的被單。

    他奇怪地看著她,他不去上班又不會死,而且她不會忘了吧,今天是周末。

    「今天是周末。」

    繆綺萱小臉一紅,她是忘記了。

    藺遠韜發現她臉頰上的淚痕,她剛剛哭了?他用指腹幫她擦拭臉上的淚水,「為什麼自己一個人在哭?」

    「沒事。」她不會告訴他,是因為害怕他會不理她才難過的。

    繆綺萱猶豫了一下,開口說︰「你知道昨晚的是我嗎?你……」後悔嗎?

    「我當然知道是你,早上醒來的時候就看到了。」她這是什麼問題?難道自己跟妻子上床也不行嗎?

    「那你後悔嗎?」她最後還是問出口了。

    「我為什麼要後悔?」他反問,她不會是以為他踫了她之後,就覺得自己沒辦法改變一切,也不可能跟她離婚了,但他已經不想這件事了。

    「我不是你心里的那個人啊!」

    「但你是我的妻子。」他沒有解釋自己的心里根本沒有其他人,只說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藺遠韜一直看著她,就快把她看出一個洞來了,繆綺萱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轉身看向床頭的鬧鐘,已經十點多了,她居然睡到這個時間才醒,今天花店還有很多事要做呢。

    繆綺萱看他還坐著,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你先出去吧,我要換衣服出門。」

    藺遠韜本來就沒打算把她留在床上,但在看到她轉身露出luo背時,他又感覺到異樣,他從來都不知道,原來繆綺萱可以那麼輕易地挑起他的欲望。

    「你要去哪?」藺遠韜的語氣不是很友善,難得的周末,她居然要拋棄昨晚奮斗了一夜的老公,自己出門去?

    「我要去花店,明天就是七夕了,小琳一個人忙不過來。」繆綺萱是很敏感的人,她馬上就發現藺遠韜的不同,他今天是怎麼了?和平時的他不太一樣。

    原來是去花店,藺遠韜還以為她今天又要和連邦約會,一想到連邦就想起昨天看到的事情。

    「你昨天去見連邦了?」藺遠韜用丈夫的身份質問她。

    繆綺萱一愣,他怎麼會知道?

    藺遠韜順勢把她壓回床上,今天不交代清楚,她就不能離開這張床。

    繆綺萱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你……」

    「你們為什麼見面?」

    藺遠韜雖然是以質問為借口,但實際上是他想要她了,她**在外的每一寸肌膚都在誘惑著他,讓他沒辦法自制。

    「沒有什麼呀,你起來。」昨晚他不是很清醒的時候,她還沒那麼害羞,但是現在他清醒得要命,還是大白天,她的臉早就紅得像隻果一樣了。

    「不要,你不說我就不讓你起來。」

    繆綺萱皺眉,藺遠韜從什麼時候開始居然會對自己耍賴了?

    「你現在不生我的氣了嗎?」

    「當然生氣,你沒看出來嗎?」他以為她說的是連邦的事情。

    「可是你變得不一樣了,讓我覺得你好像在吃醋,但你明明就很討厭我破壞了你的一切。」說著繆綺萱又有些難受,從眼角滑落出淚水。

    藺遠韜心疼地看著她的模樣,這段時間她應該也很傷心吧,要不然怎麼會說著說著就哭了?

    「誰吃醋了,我只是說你身為一個已婚婦女,就不該和別的男人太親近。」他不敢承認,雖然知道自己傷害了她,但他還是不敢承認自己對她的感情。

    是這樣嗎?原來還是自己自作多情,不過他還真是過分,只許州官放火,不準百姓點燈,他自己還不是有婦之夫,還和別的女人在一起。

    白薇的事情始終都是她的痛,她可以不管白薇,只單純享受他對她的改變嗎?

    「我和他沒有什麼,他只是拿上次在泰國拍的照片給我而已。」她解釋說,但她也刻意忽略了連邦七夕的邀請。

    藺遠韜定定地看著她的眼楮,確實不像在說謊。

    「以後不許再見他。」他嚴厲地說。

    為什麼?那是她的朋友啊,她的臉色顯露出不滿。

    「不準不高興,我不準你見就不要見。」說完藺遠韜吻住她的唇,不讓她有任何異議。

    七夕當天,繆綺萱的店很忙,小琳也忙得團團轉,一直到晚上七點才有空閑。

    「萱姐,你不去吃情人節大餐嗎?」小琳一坐上椅子就不肯起來了,看到繆綺萱還在算賬就覺得奇怪,難道她老公沒約她出去吃大餐嗎?

    「不去。」不是不想去,而是藺遠韜沒有約自己。

    本來想藺遠韜昨天還有些改變,今天就不見人影了,或許在這個重要的日子,他必須去安撫白薇吧,畢竟他喜歡的是白薇。

    「這是你……婚後的第一個情人節,不約你去吃飯好像有些過分了。」小琳並不知道繆綺萱家里的狀況,一直以為他們兩人相處得很好。

    繆綺萱也很想和他一起過第一個情人節,但那實在是太異想天開了。

    「好了啦,如果你要去約會的話,那就去吧,接下來的事情我自己會弄好的。」繆綺萱讓她先下班。

    小琳卻不肯走了,「不要,現在滿街都是情侶,我又沒有男朋友,這麼早下班也是自己一個人在家吃泡面,還是算了,我在這里陪你。」

    繆綺萱微笑,「需要我替你介紹嗎?」

    「真的嗎?什麼類型的?」小琳興味盎然。

    繆綺萱想了一下,什麼樣的人比較適合小琳呢?

    「萱萱。」听見這聲音,繆綺萱看向走進店里的人,是連邦,她都忘記了,今天她和連邦約好要去看煙火的。

    「你怎麼這麼早來?」

    「想和你一起去吃飯啊。」連邦穿戴整齊地站在她的面前,今晚是一個特別的日子,總不能太隨便。

    繆綺萱覺得很尷尬,連邦這樣讓她覺得他可能是在追求自己,但是她已經結婚了,這件事她一直都沒有告訴他,不是故意不說,而是沒有機會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小琳在一旁偷偷地笑著說︰「原來萱姐也有備胎啊。」

    繆綺萱把小琳推開,示意她不要鬧。

    連邦沒有听到,還是微笑著問她,「現在方便嗎?」

    「我……」繆綺萱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真的要和連邦一起去看煙火嗎?昨天藺遠韜才說不能再見他,但是他今天就出現了。

    「繆綺萱。」想曹操,曹操就到,藺遠韜馬上就出現了。

    眾人聞聲同時看向大門。

    「遠韜?」

    藺遠韜瞪著連邦,話卻是對繆綺萱說的,「我昨天跟你說了什麼?你那麼快就忘記了。」

    「不是。」現在是怎麼回事,兩個男人居然同時出現,但藺遠韜是來做什麼的?小琳幸災樂禍地說︰「有好戲看了。」

    連邦不懂氣氛怎麼會變得那麼奇怪,但也明白藺遠韜出現或許是要來搶人的,「藺先生也是來找萱萱的嗎?但是萱萱已經答應我今晚一起看煙火了。」

    什麼?在七夕這樣的日子跟別的男人看煙火?她昨天還說沒什麼事,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約定。

    「繆綺萱,你怎麼可以答應他?」

    繆綺萱覺得很委屈,誰知道他今天會出現嘛。

    「我怎麼知道你今天會來找我,我以為會自己一個人過,既然有人約我,我為什麼不答應?」她也是女人,這樣的節日一個人過難道不心酸嗎?

  (最好的免費小說網︰其樂小說網 www.qile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