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伍薇就在那一夜 第七章

就在那一夜 第七章

作者︰伍薇書名︰就在那一夜類別︰言情小說
    江虹雙冷眼看著一切,這里是「金地」企業形象廣告拍攝現場,導演剛剛宣布休息半小時,所有工作人員皆松了口氣,有的休息、有的聊天,而男主角耿介朋耿大少爺,他可沒閑著,正與坐在腿上的女主角光明正大的談情說愛。

    她就想不通,怎麼會有人精力如此旺盛?工作一整天了,他還有力氣跟女人調情親熱?更何況他都快結婚了!

    「你不吃醋?」江虹雙問著站在身旁的小紀。

    紀慧蓮輕輕搖了搖頭。她是吃醋,是難堪,心甚至在滴血,但這又有什麼用?

    既然決定跟他了,她就必須忍受這一切!

    江虹雙杏眼圓瞪,不可置信,世界上竟然會有這種女人?能有這麼大的肚量,看著自己的男人和別的女人胡搞亂搞?

    「男人難免有些需要……只要他的心里有我就好了,我就當他是逢場作戲,不去多想就行了。」

    江虹雙簡直快抓狂!「我真搞不懂你在想什麼?他現在能這樣,婚後不就更囂張!小紀,你確定這是你要嫁的人嗎?雙姊知道你很愛他,但單方面的付出對婚姻的持續力是沒有幫助的!府不只是佔有,而是雙方真心對待,他這樣對你,這並不是愛的表現。」

    「我愛他,我不能沒有他。真的,雙姊,我會忍耐,我一定會忍耐等著他玩膩的一天,真的,我可以忍耐。」紀慧蓮的這番話像是在說給自己听一般。

    江虹雙真不知該如何是好;到底耿介朋是存著什麼心要跟小紀結婚?這段感情究竟會如何發展下去?他們的婚訊已經讓所有人跌破眼鏡,會不會有更令人驚訝的事發生呢?

    「雙姊,你會祝福我吧!我真的很愛他,他能娶我我就心滿意足了。我相信他也許有點花心,但他不會騙我的,我還想請雙姊和倩姊當我的介紹人,雙姊,你會答應我吧?」

    能怎麼說呢?她怎麼忍心再用言語粉碎小紀的美夢?也許這一切都是她多心了,耿介朋也許沒有這麼差勁。

    「當然,我和倩一定當你的介紹人,你一定要做個美美而且快樂的新娘。」

    江虹雙動容地將小紀摟進懷里,這麼好的女人,希望耿介朋能夠珍惜。嗯,為了小紀,她真的必須找個機會和耿介朋談談。好,就今天吧!這種事無法再拖了。

    「小紀,你要不要先去楊淮那兒試禮服?不要再等耿介朋了,他不知道還要拍多久,導演才會放人,不如你先去楊淮那兒好了,女人的衣服比較難選,楊淮今天剛好有空,可以幫你的忙,等這邊結束了,我再叫耿介朋去那里和你會合,好嗎?」她試著支開小紀。

    紀慧蓮考慮了一會兒,望著耿介朋的方向,他正在親那個女人的脖子,她的心狠狠地被抽了一下。「好,那我先過去,再麻煩雙姊同他說一聲。」

    江虹雙目送小紀離開。這麼單薄的身子竟然能隨如此大的委屈?真讓人為她心痛!

    她深吸口氣,走到耿介朋身旁。「我能和你談談嗎?耿先生,‘單獨’!」

    雹介朋慵懶地笑笑,和女主角熱吻一番之後,才請她離開。

    他帶著玩世不恭的笑容看著江虹雙。「請坐,我的演出,江小姐滿意嗎?」

    江虹雙冷冷哼了一聲,坐了下來,雙手交纏在胸前。

    「你的演技完美無缺,完美到令我看不出任何破綻。」

    雹介朋點燃了一根煙,嘴角輕扯了一下。「語帶玄機。」

    「明人不說暗話,我們就干脆挑明來談,我想知道你為什麼要娶小紀?」

    「這不關你的事。」

    「那我猜猜好了。一、你終于玩膩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想娶一個賢淑的女人當妻子,你已經大徹大悟了,只想過平靜生活。二、或者只是娶個可以當女佣,而你仍然能夠繼續在外面花天酒地,都不會限制你的女人作妻子。」

    「還是更惡劣的,三、你只是想報復,借此打擊宋倩,因為你男人的自尊心作祟,不容許失敗,又加上宋倩是促成你和小紀在一起的主因,你利用小紀是最能狠狠傷害宋倩的……三選一,你選哪一個?」

    他吐了一口煙,保持著淺笑,但臉上盡是嘲諷之意。「不愧是做企劃的,想像力真豐富。不過,今天我想娶誰、有什麼理由,好像都沒你的事,不是嗎?」

    江虹雙恨得牙癢癢的,氣得七孔冒煙,但耿介朋說的是實話,她的確奈何不了他!

    「你只會傷害她,我不相信你會去珍惜她愛她,你有這麼多的女人可選,就放過小紀好嗎?」

    雹介朋冷冷一笑,聳聳肩。「哦!這麼說來你是鼓勵我毀婚嘍!該啊!我是無所謂,但是你可別忘了,帖子都發了、教堂也訂了,酒席也安排好了,我是真的無所謂啦!但小紀那邊會怎麼樣我可就不知道了!」

    江虹雙真恨不得一刀殺了這個沒心沒肺的冷血男人!她挫敗地想,沒錯,小紀這麼愛他,那麼期待這場歸禮,如果她真的阻止了這場歸禮,她自己該如何去面對小紀?

    「你會善待小紀吧?我渴望听到你的保證,也衷心希望你能克制自己的濫情!不要太過分了。耿介朋,小紀是個好女人,你行行好,對她好一點,也給自己積點陰德!」

    雹介朋仰頭大笑,捻掉手中的煙。他站起身,打趣地看著江虹雙,臉上充滿不屑。

    「我未來的老婆都不敢要求我保證什麼了,也沒希望我改變什麼,你這個外人更沒資格要求這些!」說完,轉身離去,留下一臉呆愣的江虹雙。

    事情似乎已沒有任何的轉機了……再過五天,小紀將會嫁給耿介朋!

    *9*9*9

    這是一個笑語喧騰、衣香鬢影的華麗宴會,參加的人皆是一些紳士名流、名媛淑女、商界巨賈。

    宋倩無奈地望著一切,總覺萬分不自在,她任由左宗忻摟著她的腰,介紹給所有對她好奇的人。她就只能不斷寒暄微笑,覺得臉上的肌肉都笑僵了,昏亂的腦子根本就不記得他們的姓和名。

    「覺得如何?」趁著空檔,左宗忻低頭附在宋倩耳旁輕問。

    「頭好昏。」

    左宗忻憐惜地望著她,懷里的人兒面露蒼白,顯得虛脫。「走,我們去陽台透透氣。」

    陽明山的夜,很迷蒙很淒美,伴著山下的點點燈火,有種遠離紅塵的感受。

    晚風輕拂,不但不能吹醒宋倩昏亂的腦袋,反而令她覺得更加的陶醉。左宗忻將她擁在懷里,她很自然地靠著他的胸膛,听著他平穩的心跳聲,思緒飛得好遠好遠……

    從何時開始,她對左宗忻所有的一切都覺得理所當然?似乎他們一起吃飯、一起參加宴會,會見雙方父母都是天經地義的事,但這只是個約定啊!愈沉醉在左宗忻的柔情里,自己愈是迷惘,那種被愛、被呵護的感受,她該用何種心情去面對、去釋懷,不再讓自己感動,而能讓自己在游戲結束後坦然接受那種無助的失落感?

    左宗忻吻著她的額頭,將她喚醒。「想什麼?一臉的苦瓜?」

    宋倩輕搖著頭,雙手不自覺地撫摸著纏在腰上的大手,對于左宗忻的懷抱、親吻好像已經成為一種習慣,她實在無法想像失去這些她該如何?

    屋內傳來一首柔柔的音樂,左宗忻將宋倩輕轉個身,挑起她的下顎,宋倩眼里閃爍著淚光,他輕輕在她眼瞼上落下一個吻,然後擁著她,隨著音樂緩緩搖動,宋倩反手摟著他的腰,臉埋在他的寬胸里,覺得心被勒得好緊,自己好難受,仿佛透不過氣來。

    當游戲結束後,左宗忻必能瀟灑地離去,畢竟他是個情場老手了。而……自己呢?似乎……會很難受的……

    「我們什麼時候結束?」她輕輕地問著。宋倩察覺到他突然的僵硬,而後松弛。

    「我還舍不得你。」

    他真的是舍不得,如果結束與否由得了他決定,他絕不會讓她離開他!這場游戲會永遠持續下去!

    這……是愛情嗎?他不了解,只能說對于宋倩他仍覺得新鮮。這……應該不是愛吧!只是他愈來愈無法說服自己了……

    今晚的她身著一襲黑色絨綢的禮服,訂的剪裁、合身的設計,雖然簡單卻能勾勒出她玲瓏有致的曲線。她把長發梳成一個發髻,耳垂掛著一個和項鏈同系列的碎鑽,整體感覺相當雍容華貴卻不失性感嫵媚,會使得男人迷失在她的魔法之中。

    當他將宋倩介紹給所有人時,她眼波迷離、儀態萬千,不時對他嫣然一笑,一副熱戀中的模樣,不得不讓他醉死在她的柔媚里。

    音樂結束了……左宗忻輕撫宋倩的臉頰,依然將她擁在懷里。「有沒有好一點?」

    「不要對我太好。」

    左宗忻打趣地看著她,宋倩皺著眉,一臉哀怨。「怕愛上我?」

    「你少自大了。」

    「那為什麼這麼說?」

    宋倩掙脫出他的懷抱。「反正不要對我太好就是了。」

    他一手將她拉進懷里,安撫她掙脫的身子,直到她妥協乖乖地待在他懷里。

    「左宗忻,我們應該有些距離的,這只是個協議,摟抱親吻好像都不在協議之中。」她語氣充滿懇求。

    「我們要營造親熱氣氛,外人才會相信我們是情侶,況且,你也喜歡我抱你親你啊!」左宗忻笑道。

    這話實在侮辱人,他言下之意好像她挺不配他的。

    「先說清楚,我是被‘逼迫’的,我才不喜歡你抱我親我呢!構有,既然你覺得我們不搭,干麼不去找別人,外面腰高腿長眼楮大的女人多得是,你不是最愛這種的嗎?」

    宋倩吃醋的模樣可愛極了,臉脹得紅紅的,嘴翹得嘟嘟的,他可是從來不覺得女人打翻醋壇子可以用「可愛」來形容。

    「我現在換口味了,而你正好是我目前想要的,人矮志氣卻很高,吃醋的時候很可愛,身材 NB23E 縴合度抱起來很舒服,更重要的是,和你斗嘴相當過癮!」

    宋倩瞪著他,氣得無法應話。目前,他說目前,她心里一陣絞痛。

    外人的介入打斷他們之間的談話,兩人同時看向來者,宋倩一臉驚訝。

    「小倩?」

    他的稱呼引起左宗忻的不快,他護衛地環著宋倩的肩。看著宋倩開心的表情,左宗忻心里泛起一股酸意。

    「王偉易?」

    「答對了!該久不見,看來你過得不錯。」他望向一旁的左宗忻,伸出右手。

    「左先生,久仰大名,我是王偉易,小倩大學同學。」

    左宗忻禮貌性地和他握手,還是一臉戒心。宋倩已經離開他的臂彎,和這個姓王的快樂地聊著彼此的近況。他們好像很熟,兩人都很開心,甚至還約定時間要一起吃個飯!高!當著她「男朋友」面約她?他膽子也太大了點!

    一會兒,宋倩帶著笑意,目送王偉易進屋。

    「人都走了還看!」左宗忻語調酸溜溜的。「他是誰啊?」

    「人家不是自我介紹過了嗎?他是我大學同學啊!」

    「你看到以前的朋友都是這麼熱情激動嗎?」

    他發什麼飆啊?剛才快樂的心情全被他破壞無遺。「你管得太多了吧!」

    「在你還是我的情人時,我不希望你和別的男人過于親熱!免得外人閑言閑語,希望你遵守我們之間的協議,約束一下自己!」

    「你莫名其妙!聊聊天這也叫親熱啊?」宋倩氣極了,為什麼他說話總是這麼傷人?「你當真以為你是我‘真的’男朋友啊!搞清楚,你沒有資格限制我的,我今天愛跟誰親熱是我的事,你管不著!」她心中生起的那股無名火全都傾巢而出。

    「你知道嗎?偉易是我的初戀情人,大學時代我們就在一起了,就算現在已經分手多年,如果他和我有緣能夠再續前緣,告訴你,左宗忻,我們的狗屁協議就玩完了!」宋倩氣得大吼道。

    突地,左宗忻猛地將她拉進懷里,一只手抓住她的雙手,讓她靠在他身上動彈不得,無法掙脫。

    「放開我!」

    不顧宋倩的掙扎,左宗忻俯首吻住她的唇。

    宋倩氣壞了,甩著頭左右閃躲,她死命抵抗不但無濟于事,反而激起左宗忻更深的怒氣!他的一只手仍鎖住她的雙手,一只手撐著她的後腦勺阻止她的閃躲;他的吻帶著粗暴且充滿報復性地……但,一會兒,慢慢地轉為挑逗而纏綿悱惻……

    宋倩無法控制自己,她摟著左宗忻的頸子,接受了他的蠱惑,讓自己盡情釋放在他編織的情網中……待這個吻結束後,她腦中還有一片空白無法思考。

    左宗忻放開了她,手指輕撫過她紅腫的櫻唇,動作溫柔,臉上卻帶著譏嘲。「你確定你可以和他舊情復燃嗎?如果能的話,記得提醒他,要他感謝我把你訓練成一個熱情的女人。」

    宋倩臉色一下刷白,顫抖地倒退數步,手捂著嘴無法言語,她為自己剛才回吻他的反應感到羞恥!

    「記得告訴他,我親愛的情人,小倩?」左宗忻再度譏諷道。

    她放下捂著嘴的雙手,強迫自己學習他的世故及嘲諷。宋倩冷眼看著他說道︰「我會記得的。」

    左宗忻眼中閃過一絲憤怒,而後馬上恢復冷漠,他伸出右手,對宋倩冷冷一笑。「我們出來太久了,還有很多人想看看我的新情人,我想你也該休息夠了,希望你能好好表現。」

    宋倩努力壓抑內心的哽咽,深吸口氣,艱難地往前走兩步,將手放在他手心上,兩人一起走進屋內,再度扮上一臉笑意。

    *9*9*9

    宋倩一邊接听電話、一面看著桌上的報紙。左宗忻摟著一個艷麗的女明星參加一場昨晚的慈善晚會,兩人很親密,非常的親密。

    台北社交界的另一震撼!「金地集團」小開左宗忻情人再度換人作作看……

    前不久才對外宣布擁有了「今生最愛的女人」,沒多久卻又交上新的女人,這場協議真的會讓她身敗名裂!宋倩嘆了口氣,揉揉疼痛的太陽穴。

    「好啦!我知道……媽,我還要忙,回家再打電話給你好不好,再見。」

    幣上電話,宋倩將桌上報紙一掃全揮落在地上,她靠在椅背上無奈極了。

    罷剛她老媽竟然說︰「女兒啊!哪個作大事的男人不需要逢場作戲?你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算了啦!像宗忻這種有錢有勢又英俊有魅力的男人,被別的女人‘纏上’他自己一定也無可奈何,媽媽認為,你就去跟她搶啊!如果放棄了,你這一輩子甭想再找第二個條件這麼好的男人!」

    天啊!她自己的媽媽竟然要她的女兒有這種寬宏大量,還要她宋倩去搶男人!

    天啊——

    認識左宗忻的那場歸禮的新郎新娘,他們夫妻皆拍胸脯保證。「小左絕對是愛你的,我們可以保證,報紙都亂寫,那不過是個巧合罷了!」保證?愛?巧合?他們懂什麼?

    左媽媽和左爸爸替他們的兒子解釋。「哦,那是我們新認的干女兒,是左宗忻的干妹妹。小倩啊,你可不要誤會了!」天啊!這麼離譜的謊言他們也編得出來!

    敏琳要她靜觀其變,不過不可以解除協議。連自己的最要好的朋友胳臂都向外彎,敏琳最了解實況還這麼說!

    包絕的是,周遭的親朋好友沒有一個人替她講話、替她伸張正義,站在她這邊,似乎男人在外花天酒地都是應該的。唉!只能怪自己自掘墳墓了,怨得了誰?

    江虹雙敲敲門才走了進來,在宋倩面前放下一杯咖啡。「怎麼,想殺人嗎?」

    「好想,但怕坐牢。」她指指地上的報紙。「真想砍死他。」

    江虹雙斜斜坐在辦公桌的桌角。「有沒有打電話罵罵他?要他和媒體解釋一下?」

    「不用了。」宋倩啜了口咖啡。「但我會打電話給他,告訴他一切結束了,要他少煩我,我再也不怕他那些狗屁威脅了!」

    「你想他會答應嗎?」

    宋倩聳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江虹雙笑笑,她是了解宋倩的,所以才能在她毫不在乎的外表下找到哀傷及憤怒,宋倩並不是對這次的事真的不在意,只是她拒絕承認自己有多在乎左宗忻。

    「那明天小紀的婚禮你打算一個人去?」

    「我本來就是一個人啊!他又不是我真的男朋友,現在事情變成這樣,我反而輕松,不用每天等候他的召喚到處去騙人。」宋倩聲調中有明顯的自憐之意。

    「那明天你不要忘記時間了,早上九點在新生南路真理堂。」

    宋倩點點頭,江虹雙離開她的辦公室。

    她趴倒在桌上,覺得渾身不舒服,頭痛得要死。這一切都要感謝左宗忻的恩賜!當然,也要怪自己為何要屈服在他惡勢力之下而無半點反擊,干麼怕他呢?上報又有什麼關系?反正她現在不也成為緋聞界的大紅人了?

    對!更正錯誤永遠不嫌晚,她決定——不玩啦!

    下定決心,她坐直身子,按了八個電話鍵,直通「金地」總經理辦公室。她緊握著話筒,手掌因而泛白。電話那頭傳來左宗忻低沉而威嚴的嗓音,宋倩清清喉嚨,一個字一個字清清楚楚用力地說︰「我是宋倩。」

    「我知道,有事嗎?」

    「一件事,特地來告訴你游戲結束了。」

    「你確定舍得我的擁抱和親吻?」

    「男人多得是。」

    「你不怕我向媒體招供一切,听說你現在紅得不得了。」

    「拜你所賜。不過,我現在要求還我平靜的生活,所以請你帶你的威脅去死吧!」

    不等他回應,宋倩掛上電話,努力深呼吸平緩狂亂的心跳。

    但……仿佛覺得心好像被掏空了一般……她應該高興、痛快的不是嗎?怎麼自己……反而覺得心傷?

    *9*9*9

    一月二十三日,天空飄著綿綿細雨,由于不是黃歷記載的良辰吉日也不是星期天,所以今天新生南路真理堂結婚的新人只有耿介朋和紀慧蓮這一對,來賓陸續到場,清一色都是女方的親朋好友。

    禮堂以花朵和氣球布置得非常喜氣,唱詩班的小朋友正唱著快樂的聖歌助興,離典禮開始的時間只剩十五分鐘。

    楊淮關上行動電話,皺眉看著一旁焦急的江虹雙。「家里沒人接電話耶。」

    「會不會被塞在路上?你打他的大哥大看看,或找你的朋友幫忙找他,都幾點了還不來,有沒有搞錯!」江虹雙快急死了,典禮就要開始了,卻還沒見到新郎的影子。耿介朋早上打了通電話給小紀,要她自己先過來不去接她了,然後就無消無息。

    「大哥大也不通。」

    「天啊!怎麼會?你再試試,我先進去看小紀準備好了沒,如果找到他,要他快點趕過來,自己大喜的日子都能遲到,真服了他!」

    江虹雙正要轉身離去,就看見宋倩一臉焦慮的迎面而來。

    「怎樣,找到人了嗎?」

    江虹雙搖搖頭,絕望地抱住宋倩,渾身無力。「倩,幫幫我!告訴我這是一場夢,我是因為反對他們結婚,才會夢見這場新郎缺席的夢,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是在作夢吧!」

    宋倩拍拍她的背。「沒事的,他會來的,也許路上塞車了吧!我們先進去看小紀。」

    她們留下楊淮繼續找人,然後一起走到後面的休息室。

    門一打開,就看見小紀站在窗戶前,頭上的頭紗已經拿下,整齊的發髻顯得凌亂不堪,頭紗則像是被大力扯下似地縐成一堆,扔在地上。她一臉的冷漠,不帶一絲先前的喜氣和快樂。宋倩及江虹雙兩人看得面面相覷。

    宋倩走向前撿起地上的頭紗。「時間快到了,怎麼把頭紗拿下來呢?來,我幫你戴上。」

    「你不要踫我。」

    「什麼?」

    「我的婚禮沒了,你很高興吧!」

    小紀對她的態度極度不善,宋倩愣了一下,隨即用笑容掩飾慌張。

    「你怎麼這麼說呢?你結婚我最高興了,你在氣老公遲到對不對?不過不要緊的,可能是塞車了,我們再等一下,要有耐心嘛!來,我先幫你把頭紗戴好。」

    宋倩走近小紀,小紀連忙避開,正好露出一直藏在背後的右手,那里的血紅嚇壞了宋倩和江虹雙,她們尖叫出聲。

    「小紀——江,快叫救護車!」

    「不——」小紀阻止她們的動作,她緩緩抬起右手,那里的血液正快速染紅她身上的白紗。

    這件是江姊特地為她挑選的,白紗上綴滿珍珠,每個人都說這件白紗禮服很適合她,但是,為什麼沒有一個適合她的婚禮呢?

    「他有打電話來,用倩姊的行動電話。倩姊正好出去,所以我就順手接了,他要我轉告倩姊說‘游戲結束’,我不知道為什麼他要這麼說,但我知道我的新郎不會來了,我的婚禮結束了!倩姊,什麼是‘游戲結束’?他是不是故意嚇我的,他明明很愛我的,他說要跟我結婚的……為什麼?」

    「倩姊!你知道嗎?我沒有他就活不了的,為什麼你要破壞我的婚禮?為什麼……你是不是喜歡他?你不能喜歡他的!他很愛我的,不會去喜歡你的!你叫他回來好不好,叫他回來……

    宋倩無法置信,她的眼淚一顆顆迸出眼眶,身子無力地滑落地上,這一切像是五雷轟頂!小紀的恨意、小紀的指控令她無法招架。

    紀慧蓮發出一陣歇斯底里的狂笑聲,哽咽地哭喊著︰「我一直求他、一直求他!我哭著求他!我用死威脅他,我割腕給他看……他不理我,他都不理我……為什麼……他要這樣對待我?為什麼……我做錯了什麼?你們為什麼要欺騙我!為什麼要耍我?一個是我最敬重的人,一個是我最深愛的人!老天!我做錯了什麼……」

    紀慧蓮跪在地上,雙手握著拳槌著地板,鮮血不斷地噴灑在四周。

    江虹雙沖向小紀,握住她的雙手,阻止她的動作。小紀死命地掙扎,她殷紅的鮮血點紅了江虹雙的衣裳。

    「住手!小紀,你會害死自己,宋倩,叫救護車!不要——小紀!你不要這樣!宋倩!快叫救護車!」

    宋倩慌亂地看著眼前兩人的動作,趕緊打行動電話求救。

    「放開我!不要踫我!」小紀用力將江虹雙甩開,拿起茶幾上沾血的水果刀,指著自己的心口,人已經顯得搖搖欲墜,臉上盡是狂亂。

    「不要理我,我要等他,我說過我會死給他看,如果他還有一點在乎我,他會來……如果他真的不來,我也沒臉活在世上讓人看笑話!」

    楊淮聞聲趕來,被這種情況嚇了一大跳。「怎麼回事?」

    「有沒有找到耿介朋?小紀要自殺!她已經割腕了!」宋倩答道。

    楊淮搖搖頭,設法幫江虹雙奪走小紀手中的刀子,可是只要一有人接近她,她就把刀子指往自己心口。

    「小紀,不要這樣!倩姊真的沒有對不起你,你不要這樣子對我!我受不了的!」宋倩大喊道。

    「小紀,听雙姊說,放下刀子,有什麼事我們慢慢商量!」江虹雙勸誘道。

    危急的情況一直僵持到救護車來到,救護車的警鈴聲,引起外面賓客的一陣騷動,也引來小紀的父母親友。大家激動、擔心、著急地勸阻小紀,但即使父母老淚縱橫,小紀也不為所動!

    在紀慧蓮狂亂的世界里只有一個念頭——她要等到他,一定要等到他,她寧願用死來下這場賭注,而且絕不後悔!

    鮮紅的血液緩緩流出體外,紀慧蓮覺得天旋地轉,似乎可以看見眼前一片閃著黑點的白霧,她忍住 眩站直身子,用意志力不斷克制著,她要支撐下去等到他!

    不見他一眼,她心有不甘!即使死亡,也絕不瞑目!

    終于,意志力撐不住虛脫的體力,紀慧蓮人一軟,倒臥在地。

    救護車火速開往三軍總醫院,留下一片混亂的真理堂。一場咕應圓滿的婚禮,卻以這種方式收場,怎不教人感到惋惜。

    江虹雙整個人無力地靠在楊淮懷里,楊淮緊摟著她在她耳際輕聲安慰,順便用紙巾擦拭江虹雙沾到血滴的臉龐。

    「我先去醫院。」宋倩拿了皮包穿上外套,交代一聲,便茫茫然地離開教堂。

    宋倩到醫院時,小紀還在急救中,她坐在急診室外一旁的椅子上,環臂抱著自己,卻無力祛除由心底升起的一股寒意。她渾身不停顫抖著,連牙齒都打起顫來了……這股心寒令她無法承受,她迫切想要一份溫暖。

    宋倩拿出行動電話無意識撥了一組電話……「我在三總,小紀自殺了,婚禮沒了,我快承受不住了!」

    宋倩只听到「馬上到」,眼淚就失去控制奔流下來。但,她無法否認,當她最心亂最無助的時候,她只會想到他!竟然只有他最能排除她的慌亂、恐懼!

    不到十五分鐘,左宗忻火速地趕到醫院。宋倩看到他,他也看到了宋倩,兩人突然一起動作,宋倩由椅子上跳起來,左宗忻大步走向她;他將她拉入懷里,她緊緊地抱住了他,臉埋在他寬闊的胸膛,大聲哭了出來,左宗忻安慰地撫著她的長發、她的背脊。

    「我好害怕。」宋倩哽咽地說道。

    「沒事了,我來了。」

    懊長一段時間,宋倩除了哭和緊緊抱著他之外,什麼話都無法說,看來她的情緒受到相當大的打擊。懷抱著宋倩,左宗忻覺得狂跳著急的心漸漸平緩,他不斷飆車就是希望能早些趕到她身旁陪著她。他吻著宋倩的發絲,心痛她所遭受的事情。

    「沒事了。」

    「都是我的錯!」宋倩抬起滿布淚水的臉龐說道。「如果我不極力湊合他們就不會發生這種事,全都是我太自以為是了,小紀會自殺都是我害的!」

    左宗忻將她的頭按回胸膛,緊緊抱著她,希望自己的力量能傳輸到她體內。

    突地,急診室的布簾拉開,他倆和紀慧蓮的親屬一同走向醫生。

    「病人的傷口已經縫合了,還在觀察中,我們會將她轉進普通病房,請家屬先到櫃台辦住院手續。現在要注意的是,病人的情況是已經穩定下來,但情緒上還很難平靜,你們要預防她第二次傷害自己,如果有需要,可以請精神科醫生幫忙協助。」醫生點點頭,然後離去。眾人皆放下一顆高懸的心。

    左宗忻摟著宋倩坐回椅子,一手握著她的手。宋倩倚偎在他懷里,徐緩地述說起紀慧蓮和耿介朋的事情。

    「虹雙曾經告訴我,耿介朋不是以真心在對待小紀的,我總認為是她瞎操心。

    「萬萬沒想到他真的會把自己的終身大事當作手段,將愛情和婚姻當成游戲。我真的搞不懂他的心態,我對他沒有任何感覺,他犯不著拿小紀來刺激我!如果他真的用這種方式打擊我、報復我,他倒是真的做到了,我恨死他了,我真的恨死他了,幸好小紀沒事,不然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宋倩嘆了口氣,紊亂的心也已經恢復平靜,對于在慌亂中把左宗忻找來,突然間,她覺得是個錯誤,她的脆弱在他面前展現夠多了!她坐直身子離開他的懷抱。

    「謝謝你來陪我,我那時真的是慌了。」宋倩笑笑,理理身上的衣物。

    左宗忻十分氣憤宋倩的武裝,他挑起宋倩的下顎。「你又在我們之間架設屏障了。」

    她聳著肩。「我們就像永不交集的兩條路,設再多的屏障也沒什麼差別,不是嗎?更何況我們之間也沒有任何關系,就當仍是朋友好嗎?我還真的慶幸有你來陪我。」

    氣氛陷入一片沉默,兩人各有所思。

    宋倩不敢正視左宗忻,試圖忽略那咄咄逼人的目光。

    是該結束了,總是要結束的,不如早點為自己找個台階下。報上都說他交新的女朋友了不是嗎?唉!該是結束的時候了!

    江虹雙和楊淮的來到打破這寂靜。「倩,小紀情況怎樣?」

    「沒事了,她已經送進普通病房,我正在等你一起過去看她。」宋倩立刻起身領著大家往病房走去。

    眾人一起走向小紀的病房,在病房外,左宗忻抓住了宋倩,讓江虹雙和楊淮先進去。

    「你干什麼?」宋倩轉頭問道。

    「只是朋友?」他的臉逼向她,呼吸急促地吹在她臉上。「但那絕不會只是單純的友誼,我們還會有其他感情存在,記住這點,而且永遠別想在你我之間劃下距離,懂了嗎?我親愛的倩。」

    他伸出手指,輕輕撫觸她微微顫抖的雙唇,眼中閃閃發亮,帶著篤定、堅決地落下一個吻,像是宣誓一般,然後翩然離去。

    宋倩撫著唇,呆望他離去的方向。

    「宋倩,你怎麼了?左宗忻呢?」江虹雙從病房出來問道。

    宋倩回過神來,笑了笑。「他回去了。」

    「他怎麼會來?你們和好啦?」

    她沒有作答,但神情含著悲傷。「進去看小紀吧!」

    「別進去了,小紀說她並不想見到你,進去只是惹氣受罷了,現在的她恨死你了,醒來的第一句話就說不要見你。」江虹雙語氣盡量和緩地說道。

    宋倩整個人虛脫地靠著牆壁,淚水一滴滴滑落。「怎麼會這樣?」

    「她認為你是個破壞者,耿介朋不會這樣對她,一定是因為你的關系。」

    「我和他……我和他沒什麼啊!」

    江虹雙聳聳肩,也是一臉無奈。她趕緊握宋倩雙手,給予她精神上的支持,小紀發生這種事,宋倩是最難過的。

    「我真的不知道小紀怎麼會這麼想。她甚至還認為耿介朋會回來找她!算了,這個時候我們再怎麼說、再怎麼勸也沒用!小紀也真是的,她也不想想你對她有多好,她竟然會為了一個這樣的男人誤會你,我們能怎麼說?看來,只有等她自己想通了。我會和她談談的,你就別在意了,幸好廣告片已經拍完了,不然,這下子可真的慘了。」

    宋倩低頭無言以對,眼淚模糊了她的視線,她只覺得心痛。茫然而迷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