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米樂桃花大亨 第九章

桃花大亨 第九章

作者︰米樂書名︰桃花大亨類別︰言情小說
    「承晉,我向你道歉。」

    夏志群走進酒吧,一見到多日不見的好友,立刻上前開口向他表達歉意。

    「干麼道歉?」

    「經過我大哥說了之後,我才曉得原來你對杜霏是認真的,我不該提出什麼「魔王的游戲」,當然也不該跟天芸說,我們公司不和成益合作的原因,我真的很抱歉。」他大哥覺得他欠承晉一個道歉。

    他承認不該提議玩什麼魔王的游戲,可是天芸那件事,他覺得雖然自己有錯,但最可惡的人是天芸,虧他還把她當好朋友勒,什麼話都跟她說,結果她卻做出那樣的事來。

    「坐吧!」連承晉要他坐下來一起喝一杯。「你不需要向我道歉,跟你一點也沒關系。」

    「承晉,我真的沒想到天芸那晚會故意在杜霏面前搬弄是非,早知道她是那種陰險的女人,老早我就和她斷交。」

    「志群,整件事跟你和天芸都沒有關系。」葉天芸曾打電話來,請他原諒她,她已經決定去巴黎了。

    其實沒有什麼原不原諒的問題,他和杜霏之所以會分開,真的不關志群或天芸的事,一切都怪他自己。

    一開始他便沒有正視自己的情感,甚至自以為是的想要征服她,他無法否認這一點,當時在他的心里,玩玩的成分大過認真,只是後來每每更進一步與她接觸,他的心便為她感到更好奇,然後著迷。

    他該早一步向她提出交往要求,但他卻沒有,依舊希望她先開口求他,最後讓她對他產生依賴,臣服于他,也許是因為他已經習慣這樣的步調,去主導—切的情感。

    可說穿了,他只不過在付出情感的同時,更希望見到杜霏也是如此,只是她並不像其它女人一樣,對他深深著迷,臣服在他的魅力之下,所以這讓他更想要去征服她。

    可是他卻忘了,當初自己會被杜霏吸引,除了長相外,就是她的個性,那帶點倔傲的個性既可愛又充滿魅力,如果她跟一般女人一樣空有外貌,也許他不會對她著迷。

    記得當他向杜霏告白說喜歡她時,她臉上那抹驚訝、欣喜,讓他明白她也喜歡他,他們彼此吸引,但兩人也都在揣測對方的心意,後來他們的歡愛更加證明他的說法,那是夾帶愛意的**。

    想起生日那晚杜霏震驚又心碎的看著他,他的胸口便隱隱作痛。

    雖然他幾次想代她解釋,可是她都拒絕了,讓他束手無策。想起自己有可能再也無法得到她,他的心就更痛了。

    你要放棄杜霏嗎?這句話志樺問過他,他父親也問過他,但他不曾如此這樣問過自己,因為打從第一眼見到她,他就知道自己想要她,也許她會是他這輩子唯一想要的女人。

    不過他也很清楚杜霏的個性,看她寧願失去公司也不願接受他的資金援助就知道,她不會原諒這個非常惡劣的游戲,她不會原諒他的!

    「承晉,既然你和杜霏之間已經結束,我看你也別想太多了。」夏志群看得出來好友是真的不怪他,因此他開口勸著,「天涯何處無芳單呢?就拿這酒吧來說好了,正妹一堆,而且超過一半以上都看著你,我相信只要你一開口,一大票正妹立刻跟你走。」

    「我以前都像你現在說的這樣嗎?」怪不得杜霏會對他的追求考慮,最後甚至不給他解釋的機會。

    他突然想起父親曾說過,他是否有讓她看見他的真心?

    「這樣?什麼意思?」夏志群听不懂好友的問題。

    「沒事,我們喝酒。」

    「喔。」他還是覺得承晉剛剛那個問題怪怪的,只是怪在哪里?他以前都這樣嗎?不是嗎?他以前就是這樣啊!

    連承晉的手機響起,他看著來自國外的電話號碼,立即接听。

    「是我,找到了嗎?」听著對方的回答,他的嘴角不自覺地微微揚起。「我知道了,我這幾天會過去。」

    「承晉,找到什麼?」好友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

    「志群,我要更正你剛剛說的話。」他臉上掩不住該心情,「我和杜霏並沒有結束。」

    「沒有結束?」可是她不是已經將公司賣給他大哥,然後人也離開台北了不是嗎?

    「沒錯,真正的「魔王的游戲」現在才開始。」

    「魔、魔王的游戲?」夏志群瞪大了眼。「不會吧,你現在還想玩?對象又是杜霏?」

    「對!」他眼底重燃起一抹興奮火焰。

    听到他又要玩那游戲,夏志群不禁同情起杜霏。「承晉,別玩了,人家杜霏的公司沒了已經夠可憐,你還要再去玩弄她?」

    「因為勝負還沒有揭曉不是嗎?」

    ************

    南部一處果園里。

    柯穎秀看著對著龍眼樹發呆的杜霏,不禁搖頭。「不是望著龍眼發呆,它們就會主動掉到你手里的。」

    杜霏回了神,動手去摘成熟的龍眼。

    柯穎秀提著桶子走到她身邊。「好了,你不用摘了,我摘的已經夠我們三個人吃上一整天了。」反正果園很近,不需要一次摘下太多,否則放到隔天味道就不新鮮甜美。

    她們來到南部投靠董事長已經快一個月了,杜霏老是心神不定,常常看著東西就發呆,她知道她不是不習慣鄉下的生活,而是她的心還未真正平復。

    「穎秀姊,對不起,又讓你—個人摘龍眼。」她手上只摘了—些。

    「你不需要道歉,你的心情我了解,只是董事長他很擔心你。」董事長對于成益轉手讓人的事看得很開,但他對女兒心情不好的事非常在意,他一直以為她是為了失去公司的事而感到難過。

    「我知道,我想我可能是因為太生氣了,所以才會一直耿耿于懷。」杜霏苦笑道。直到現在,她的心還痛著。

    「我知道連承晉他很可惡,可是你再想也只會讓自己的心情更壞,所以能忘記就試著去忘了吧!」

    「我知道。」

    「對了,你不是想出國再繼續讀書嗎?這幾年我存了不少錢,我想夠你出國讀書,你考慮一下。」她想過了,與其讓杜霏這麼樣難過的生活,不如重拾課本,也許那對她會比較好。

    「可是那是你工作很多年的積蓄……」

    柯穎秀工作存了不少錢,再加上妹妹車禍的理賠金,她的存款超過上千萬。

    「我又不是說要給你,只是先借給你出國去念書,將來你要還的,因為我還得靠那些錢養老呢!」

    她很清楚穎秀姊真正的用意,她擔心她,想讓她換個環境。

    「穎秀姊,你對我真好。」杜霏覺得好感動。

    「我和董事長都很希望你能振作,所以認真考慮一下我的建議。」

    「嗯。」

    「好了,我們回去。」

    杜霏提起放在地上的塑膠桶,準備和穎秀姊回家,結果一轉身,看見站在前方對著她笑的人後,驚嚇得連手上提的塑膠俑都掉到地上。

    「大、大哥?!」

    「總經理?你回來了?」柯穎秀也震驚不已。

    杜威走向妹妹和柯穎秀。「我回來了,對不起,讓你們為我擔心了。」

    杜霏激動得紅了眼眶。「爸他知道你回來了嗎?」

    「嗯,剛剛我已經先去別墅見過爸爸了,我還要他別太激動。」杜威長得和妹妹有一點神似,一年不見的他,皮膚黑了下少,但氣色看起來不錯。

    看到大哥平安回來,杜霏固然高興,卻也感到很難過。「哥,對不起,你回來了,可是我們家的公司卻……」

    她一直很努力要守住公司等大哥回來,不過最終還是無法替大哥做一點事,這讓她內心很難過。

    「我們家的公司怎麼了?」杜威困惑的問著。

    杜霏心里想著,大哥才剛回來,還不知道公司的事。

    「我們家的公司已經……」

    「其實我上個星期就回來台灣了,一直到現在才來找你們,就是因為在處理公司的事,真的很抱歉,也許我該先打個電話過來的,不過,我也想給你們幾個一個驚喜。」

    「處理公司的事?」杜霏和柯穎秀全愣住了。

    「我知道之前公司發生一場大火,不過在和第一保全合作之後,公司的財務問題其實沒有那麼嚴重,我會好好經營成益的。」

    杜霏微愕。大哥現在說的,給人感覺公司還是他們家的?可不是已經賣給第一保全了嗎?

    杜威不知道為何她們兩人一臉驚訝。「小霏,穎秀,抱歉,之前我不該就這樣放下一切出國,讓你們辛苦了,也讓爸爸擔心,我真的很不孝。」他已知道父親開

    刀的事。「如果不是連承晉到印度來找我,我還不知道在台灣所發生的事。」

    杜霏驚呼,「連承晉去找你?!」

    「對,他說听了你跟他提起我的事之後,便派了很多人在世界各地打听我的下落,知道我人在印度,他特地到印度來找我,告訴我你們大家為我做的事,我才知道自己有多自私,我想穎慧她也不會願意見到這樣的我,所以我回來了,擔負起我的責任。」

    知道是連承晉找到大哥的,甚至還親自飛去印度,杜霏震驚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更不知道他那樣做的用意是什麼?

    憊有,為什麼成益又回到他們家了?

    她看見穎秀姊也一臉困惑,想必這和連承晉有關……

    蚌地,她想起夏總在她離開公司之前說過的一句話。他說,他暫時替她管理公司,隨時歡迎她回到成益,當時她不以為意,現在听來,好像話中有話。

    「小霏,連承晉跟我說他和你之間有些誤會,你以為他在玩弄你,雖然他想跟你解釋,可是你不給他機會,真的嗎?」

    「那是因為他真的……」

    「小霏,一個男人要玩弄一個女人,不會費這麼大的苦心和財力去尋找她離家出走的大哥回來,也不會設法去保住她的公司,懂嗎?」

    杜霏低頭不語。

    「大哥不是因為他將公司無條件歸還列我的手上而為他說話,我是被他對你的那份真誠給感動的。他不愛你的話,不會為你做到這樣的地步。」杜威當起連承晉的說客,因為他能感受到連承晉是真的喜歡妹妹。

    柯穎秀在一旁也听得很清楚,雖然她之前也很氣連承晉對杜霏所做的事,可是此時她也認同杜威的說法,連承晉也許是真的愛上杜霏了。

    看到妹妹仍倔得不肯說話,杜威幽幽地嘆了口氣。「小霏,如果你也喜歡連承晉,我覺得你該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

    「大哥,我知道了,我會回台北找他問清楚。」她想問他,做這些事的目的是什麼?是不是又想玩什麼游戲!

    她決定明天一早回台北找他。

    ************

    杜霏搭高鐵回台北,近中午時分來到新生集團企業大樓,她讓櫃台的保全人員替她通報,她想見連承晉。

    連承晉的秘書表示,他目前在一家五星級飯店接待來訪的朋友,今逃詡不會進公司,不過連先生交代過,有重要的事可以去飯店找他。

    他今逃詡不會進公司?

    杜霏本想問完他事情之後,馬上又回南部,並不打算在台北過夜,因此決定去飯店找人。

    她不會耽誤他太多時間,她只想問清楚一些事。

    搭了計程車來到秘書所說的飯店,一走進飯店,看見連承晉坐在大廳里,她頓時停下腳步。他似乎在等人,不會是在等她吧?

    不,他們之間已經沒有任何關系,他怎麼可能會等她?再說,她也沒有跟他說今天要來找他。

    連承晉此時也看見杜霏,他起身緩緩向她走過來。

    「你是來找我的?」

    「對。」迎向他,杜霏點點頭,見到他,她的心依舊會心跳加快,她真不喜歡這樣的自己。

    他凝視著她,黑瞳里有著溫柔眸光。

    「你干麼這樣看著我?」

    「你似乎變得更瘦了。」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臉,「沒吃好?沒睡好?」

    她推開他的手。「我是胖是瘦,和你一點關系也沒有。」她才不需要他的假情假意,搞得她再度心慌意亂的。「我來找你,是因為有事想問你。」

    「可是我現在得上樓。」

    他要上樓?「你剛剛不是坐在大廳等人……」

    「這樣好了,跟我一起上樓,我們邊走邊說。」

    邊走邊說?他有這麼急苦要見客戶嗎?見列連承晉往前走向電梯,她也只好趕緊上前,把握時間問他問題,問完她就要走了。

    兩人進入電梯之後,杜霏才剛要開口,電梯就在三樓停住,見他走出電梯,她也走出來。

    「我想問你,我大哥……」

    連承晉定進高級餐廳,服務生一見到他,立刻主動上前為他帶路。

    「連先生,這邊請。」

    他轉頭看著站在餐廳門口沒有進入的杜霏,「跟我一起進去。」

    「不用了,我在這兒等你用完餐出來。」

    「你不跟我一起進去,我待會兒不會听你說話。」

    「什麼?」

    「快點走。」他上前握住她的手,牽著她往餐廳的包廂走去。

    「你快點放開我……」

    「待會兒你會見到我爺爺、奶奶,還有外公、外婆,當然還有我的幾位親戚,記住,不要太刺激我爺爺,他年紀大,受不了刺激的。」

    爺爺、奶奶、外公、外婆?搞什麼,原來今天中午是他們家的家族聚餐,那干麼要她一起進去?

    「我不要進去,你快點放開我!」杜霏想要掙開,那只大手就握得更緊,讓她幾乎要發疼了。「連承晉,你快點放開……」

    此時走在他們前方的服務生打開大門,杜霏听到連承晉說︰「讓大家久等了,她就是我的女朋友杜霏。」

    誰是他女朋友?「我才不是你的……」

    她才開口,馬上被他「強力」拉向幾位滿頭白發的老人家。「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她就是杜霏,您們之前不是一直很想見她嗎?我今天特地帶她來和大家見面。」

    「原來你就是杜霏呀,長得真是漂亮。」

    「怪不得承晉會這麼喜歡你。」

    「就是說呀,這還是承晉第一次介紹女朋友給我們幾個老的認識呢。」

    杜霏听著幾位老人家你一言我一語,瞧他們個個笑眯了眼,她突然想起。剛剛連承晉是說他外公還是爺爺禁不起刺激?

    是怎樣禁不起刺激?如果她說自己不是他的女朋友,會不會害某個老人家跟她父親一樣心髒病發?她知道那是件很嚴重又可怕的事。

    連承晉拉了下手中的小手。「杜霏,你發什麼呆?快點向爺爺、奶奶,外公和外婆問好。」

    什麼?她不敢相信的看著他,他到底想要做什麼?她不揭穿他就已經對他仁至義盡了,算是報答他找回她大哥,他還想要怎樣?

    不過當她看向那幾位滿頭白發的老人家,個個滿臉期盼的看著自己,讓她的心不禁一軟,只好開口向他們請安了。「爺爺、奶奶、外公還有外婆,您們大家好,我是杜霏。」

    「真乖。」

    「這是我這個做外婆的送給你的禮物。」

    「還有,這是我和爺爺送你的。」

    一下子,杜霏手上多出好幾份包裝精美的禮物。「不行,我不能收各位長輩的禮物。」

    她想把禮物還給幾位老人家,因為她又不是連承晉的女朋友,但他卻一把壓下她的手。

    「長輩給的見面禮,你就收下吧。」連承晉帶著她,往一旁兩個空位坐下,然後介紹他身旁的人。「這位是我父親。」

    「杜小姐,歡迎你來。」

    「連伯父,您好。」杜霏干笑著。她真的不知道他在玩什麼,為什麼硬要把她帶進他們的家族聚餐呢?

    之後她又認識連家的幾位親朋好友,一一打過招呼後,大伙才開始用餐,而她則是一臉茫然。

    「你太瘦了,要多吃一點。」

    她碗里裝滿連承晉替她夾好的菜,而他的體貼引來一些長輩們打趣。

    「你從來不替人夾菜的,看來你真的很喜歡杜小姐。」

    連承晉笑了笑。「不好意思,被你們大家給發現了。」

    「承晉,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應該快了吧?」

    「我當然希望快點將杜霏娶進門,不過也要她點頭答應。」他轉頭看著一直呆坐在位子上的杜霏。「你接受我的求婚嗎?」

    「求婚?」她幾乎是從椅子上跳起來,而她的突然站起來,讓一群長輩們看得目瞪口呆。

    她不是故意要這麼失態,而是從剛剛起她就覺得哪里不對勁,大家和連承晉之間的對話,讓她感覺他是故意帶她進來,甚至這個飯局也是他特意安排的。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事情很不對勁,不行,她不能繼續待在這里,她得離開。

    發現大家都在看著她,杜霏故意不好意思地表示,「對不起,我想去化妝室一下。」

    「我正好也想去。」連振東也站起來,然後跟著她走出包廂。

    一走出包廂,他便叫住想往電梯方向定的杜霏。

    「杜小姐,我可以和你談一下嗎?」

    她有些警戒的看著他。

    「我只會耽誤你一點時間,可以嗎?」

    杜霏點頭,然後和他走到走廊的另一端。

    「我想,你應該覺得今天的午餐不是普通的家庭聚餐吧?其實今天是承晉特別安排的。」

    她就知道,也猜到了。

    「我知道你和我兒子之間有誤會,他很想挽回你,我相信你也看得出來,他特意安排今天的聚會,把家族的長輩們全請了過來,在這些長輩中,有好幾位是專程從國外回來的。」

    杜霏的心莫名的開始慌亂起來。她可不可以不知道呢?

    「我兒子從小就很優秀,身旁的女友幾乎個個都是倒追他的,唯獨你是他唯一想要追求的女孩,我看得出來他對你已經不是認真,而是認定你了,所以他才會大費周章的請來所有家族長輩。」

    杜霏心中一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回應此刻的話題。

    她只不過是來台北找連承晉問幾句話而已,沒想到事情會變得這麼復雜,她的心再度煩亂起來,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再相信他?

    「連伯父,我可以在這里先想一下,等一下再進去嗎?」

    「可以。」連振東慈藹地笑著離開。

    懊幫的他都幫了,現在就看那小子自己的造化了,連準大舅子都給找回來了,甚至還給了他杜霏來找他的情報,看來兒子應該可以順利化解誤會。

    杜霏在後頭偷瞄著,一見到連伯父走進包廂,她一刻也不停留的立刻搭電梯下樓,一顆心跳得飛快,只希望別讓連家的長輩看到才好。

    她不知道該怎麼應付現在這樣的情況,只想趕快落跑。

    快步的往前走,她急著搭計程車離開。

    「你想去哪里?」

    「想離開……」誰在問她?杜霏轉過頭,看到連承晉出現在她身旁時,嚇得大叫一聲。「啊!你、你……」他怎麼會在這里?

    「落跑是你的慣性,我想這次也會一樣,所以我從剛剛就下樓在等你。」

    「什麼!」她好想哭喔。

    「計程車來了,我們上車。」他半推著她,兩人一起坐上計程車。「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

    杜霏沒想到連承晉所說的地方,就是她之前已經抵押給銀行的杜家大宅。

    「我買回來了,進去吧,里面跟原來你住的時候完全沒變。」

    走進打從出生就居住的地方,她沒想到自己還可以再回到這里,因為以她的能力根本就無法買回這棟大宅。

    沒錯,牆上還是掛著他們全家福的照片,所有的擺設完全一樣。杜霏拿起一張小時候的照片,她偎在父親身邊笑得好甜。

    「你不是有話想問我?」

    「我不想問了。」她放下照片,就想住外跑,但被連承晉一把從後面抱住,將她以背貼胸的抱人懷中。

    「杜霏,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

    「你什麼都不用再說了。」吸了口氣,她轉過身面對著他。「我只想問你一件事,你說喜歡我,是認真的嗎?」

    「我愛你,在酒吧第一次見到你就愛上了。」

    杜霏主動吻上他。這樣就夠了!誠如她大哥所言,一個男人如果要玩弄一個女人,不需要如此的大費周章,甚至連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什麼的全請出動了,他真的很夸張,太夸張了。

    但她卻很感動。

    不管他是不是又在玩什麼游戲,都隨他,她只知道自己被他所做的一切給感動得很想哭,想緊緊吻他。

    連承晉將所有想要解釋的話全化成一個吻,他用熱吻來讓她明白,他究竟對她有多認真。

    他猜今天他們是出不了這個屋子了,不,明天也是,有可能到後天去了……

    總之,他知道他們會這樣天天熱吻下去,再也不會分開。

  (最好的免費小說網︰其樂小說網 www.qilexs.com